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二章 不方便上工
    上午,整个滨海在清晨的阳光下慢慢醒来,阳光劳务公司门口的空地上停了很多辆面包车摩托车,很多身穿粗布衣,头戴安全帽的中年人在门口抽烟聊天,搅的这门口喧闹的像是菜市场一样。

    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来这些人的身份,他们是工头。

    所谓工头,就是工人的头,不过一般来说真正能被称为工头的,都是建筑工地上带着农民工干活的头头。

    这些工头一般都是靠着亲戚朋友介绍,把工人从老家农村带出来打工,这些人一般没什么知识文化,更没什么资质,不过优点却是方便管理,再说现在绝大多数建筑工地上也并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活,因此在整个滨海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工头团队。

    由于沈家掌握着很多工程源头,这些工头本身也是从农民工转化来的,因此除了一些家装以外,大多数活还是要从沈家的公司这边接。

    而昨天晚上,这些工头就连夜接到了公司老板的电话,要他们今天一大早过来公司这边。

    “这么大早叫我们过来搞锤子嘛!我们的工地上还有活要分配下去,我要不去那些龟儿子还不翻了天咯!”这是来自川蜀的工头。

    “这些逼老板不就是这个样子,可懂啊?整天吊的一批,就知道耍我们。”这是来自徽州的工头。

    “俺可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顶着大清早的冷风吹了那么久才到这里,可不得劲啦!”这是来自南豫的工头。

    这些工头们聊着聊着,发现公司里半天也没人出来说事,他们也渐渐的骂了起来,各种方言白话满天飞,不过这也能看得出来沈家实力一角;就这么一个普通的劳务公司,居然就聚集着来自全国各地的工头团队。

    只是这些谩骂抱怨的工头们并不知道,这并不是劳务公司的人故意在戏耍他们,只是劳务公司的人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开口。

    直接让他们罢工不做事了?

    这肯定是不行的,虽然这些工头都要靠公司,在他们这里接活,但这并不代表这些工头就是公司的人了,况且就算是公司员工也还有跳槽的呢!更别说是这些工头了,公司老板相信,只要他敢开口让他们停工,这些工头就敢去私下找那边老板私下接活开工。

    最后到了快八点的时间,门口人声鼎沸就快要拆了公司招牌的时候,公司老板才终于现身了,他是沈百世的一个远房侄子,面对门口两百多工头,让他感到焦头烂额。

    但他还是拿着喇叭对所有人说:“各位老乡工友你们好,首先做个自我介绍,我是阳光劳务公司的老板我姓沈……”

    下面马上有人说道:“沈老板我们认得你,你就说找我们来到底什么事吧。”

    有人带头说话,其他人纷纷附和起来,毕竟他们大清早就来了这里,在这里被晾了几个小时,也着实没兴趣再听沈老板这么客套了。

    沈老板只得直入主题:“各位老乡工友们不要着急,是这么个事情需要大家配合一下,就是咱们的工程方现在和公司产生了一些纠纷,他们想压你们的工钱,不过公司知道你们出来打工都是为了挣钱的,所以你们的工钱,公司可以先代为结一部分,但是需要你们安抚工友们的情绪,坚决不上工!”

    沈老板的话引发所有工头哗然一片,他们极其愤怒的挥舞着拳头。

    “什么?这些家伙居然想拖欠我们的工钱,那可都是我们老乡的血汗钱啊,我们又不是什么活没有做好,所有的活我们都是保质保量做好的,他们凭什么压我们的钱?这样我们根本没法和老乡们交代啊!”

    他们抱怨着,同时他们更是坚定的表态:“沈老板您放心,既然您那么愿意帮我们,我们肯定不上工!日他个仙人板板,连钱都不给我们还想让我们给他干活吗?做他娘的春秋大梦去吧!恶心的一批!”

    听着各个工头的方言骂句响成一片,这让沈老板放下心了,原本他以为这个事情很难办,毕竟给他们钱,还要他们停工,怎么想都是很不对劲的,不过现在看来或许是自己想多了的。

    沈老板想到这里有了底气,随后他振臂高呼道:“那么就请大家现在回去,千万不能上工啦!”

    “好!沈老板放心!”

    所有工头们互相应和着,然后离开了公司,各自回去工地了。

    不过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会存在圈子,这些工头也同样如此,通常一个地方的,或者是承包同一个工程项目的,都有可能结成各自的圈子,这种圈子也会有一个新的头,王富贵就是这么一个小工头圈子的头。

    王富贵是一个标准的徽州大汉,不仅有近一米九的高大个头,身板更是壮实,似乎只要给他穿上一身西服,就能马上变身成为保镖一样。同时王富贵还有一张朴实无华的脸,让人见到他这个人就能对他产生信任,觉得这是个老实人,因此大家都很信任他,渐渐的他也就混成了工头。

    离开劳务公司,这些圈子就会各自聚在一起讨论起来,王富贵这边也同样如此,骑摩托走在路上,旁边的工头就大声问他道:“富贵哥,你说今天沈老板这是什么情况啊?怎么又是给我们钱又是要让我们停工的,我怎么感觉这事情不对劲啊?”

    王富贵眯着眼睛叼着烟,一点也没理会这个问题,就好像完全没听到一样。

    那边的工头似乎也习惯了王富贵这样‘高冷’的表现,自顾自的接着说道:“我觉着吧,这说不准就是沈老板和那边闹了什么矛盾,所以要我们停工闹事给那边看,又或者那边什么地方得罪了沈老板,反正总之这个事情在我看来绝不简单!要不然我们回工地找张老板商量看看,要不我们私底下把活接了?”

    听他这么说,刚才还一直没反应的王富贵突然减慢了车速,同时示意那个工头也停下来了。

    车才停下来那工头就破口大骂:“弄你吗!富贵哥你知不知道这样别车很危险啊!”

    但王富贵却根本不理会,只是愣愣看着他问:“小牛,你是打算做完这活就回徽州老家,不出来打工了吗?”

    叫小牛的工头愣了一下,随即回答:“当然不是,这滨海的钱多好赚啊,我怎么可能回去呀,就家里那几亩地,我种十年也赚不了现在这多钱啊!”

    “那你说你吗个臭比私下把活接了?你自己想死别尼玛连累我们!”王富贵突然咆哮道。

    王富贵这一声吼把小牛震住了,他愣愣看着王富贵,不明白一向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富贵哥怎么突然发这么大火:“我那不是想着弟兄们有事做嘛!而且阳光劳务公司这边不给活了,我们可以去其他地方啊。”

    “其他地方?你也来滨海几年了,难道还不知道这些劳务公司背后都是一个老板吗?”王富贵满脸嘲弄的问。

    被王富贵这么个傻大个嘲弄,这让小牛很没面子,他争执道:“就算不接这些活,那我们自己当老板不行吗?不是有很多人都开始接私活,都开始自己做老板了吗?”

    王富贵脸上的嘲弄越来越重了:“你懂什么?那些私活大部分也都是从阳光这样的劳务公司里包出来的,就算有一些家装私活,那干一个月歇俩月,今天不知道明天的饭在哪里,碰到主家好能结出来钱,碰到主家不好连钱都担心拿不到,这样的事情你也想去做吗?”

    见小牛挣扎着还要说什么,王富贵冷笑着又说:“你还记得驼子那个事情,知道他为什么不来滨海了吗?”

    如果说之前王富贵的话还只是让小牛发愣,但现在王富贵提到了驼子,则让小牛害怕得浑身发抖了。

    “看来你想起来啦?驼子那时就是自作聪明,接了阳光劳务公司的活,却私下联系工程方,结果被人打断了腿,现在再也不敢在滨海出现了,而他带队的那些人,也找不到任何事情做了,只能灰溜溜的回村种那几亩破地。”

    王富贵说着上下打量小牛几眼:“所以在外面做事,人不要那么机灵,这世界上没那么多空子给你钻的,你以为就你能,你想的那些沈老板他们会想不到?你可省省吧!”

    教训完自己这位小弟,王富贵也不多说的重新启动自己的摩托车,然后重新上路了。

    小牛先是一愣,然后则一脸惨白的跟上了。

    他们很快回到了工地上,这时农民工们已经都起床洗漱完,陆陆续续的走上了工地开工了,但王富贵他们回来,却一个个把他们叫回了宿舍。

    “今天不开工,沈老板说工程的老板要拖我们的工钱,不解决这个事情谁都不要上工!”

    这个话让所有农民工们都惊呆了,也让他们愤慨,要知道他们之所以背井离乡的出来打工,不就是想多挣点钱吗?这还克扣拖欠工钱?那还上个鬼的工啊,吃屎去吧!

    可这些民工们下了工,却让工程监理不干了,他马上过来大呼小叫道:“你们怎么回事?怎么到现在还不去上工,怎么你们一个个的都是大爷,还要我抬八抬大轿请你们上工吗?你们还能不能干想不想要工钱啦?”

    农民工兄弟们毫不客气的回敬道:“可去你吗b的上工吧,你钱都不给我们还想要我们上工?你怎么不去数数你吗个臭嗨有多少毛啊,在这和我们大呼小叫什么玩意?”

    监理当时愣在那里,他怎么也没想到平时那些老实巴交的农民工们,怎么今天都这么暴躁。

    他转头看向王富贵,知道他是所有农名工的头,希望他给个答案。

    王富贵嘿嘿一笑,指了指天:“不好意思啊钱监理,天要变了,实在不方便上工。”

    监理下意识抬头看了看仍然艳阳高照的天空,不明白王富贵这话是什么意思。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