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1898章 敌援已至
    黑紫色风沙巨人化作一片虚无,寒沙堡主面色一白,双手间的沙人竟也为之溃散,当即吐出一口鲜血后也顾不得什么风度不风度,直接转身便逃。

    “寒沙堡主,你怎的如此不济事。”蜈蚣帽老者见寒沙堡主转身便逃,也是大惊失色,原本眼前这紫衫妇人束手束脚下,已经是他囊中之物,谁料到作为此次主事者的寒沙堡主竟然敌不住对方那小丫头。

    “这女子剑道神通太过厉害,再不走咱们都得交待在这里。”寒沙堡主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勿要惊慌,最多一柱香的时间,我还有援手。”蜈蚣帽老者本来是帮手的,此时战心却比寒沙堡主还要强烈几分,却是不想就此败退。

    “一柱香的时间,当真?”寒沙堡主听得一怔。

    “自然是当真,你以为我活腻了不成?”蜈蚣帽老者嘿然一声道,“撑过一柱香的时间,咱们还是有胜算的,不要硬顶,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绕着打。”

    “怕是没这个机会了。”百里飞脸上闪过一丝讥诮的笑意,虚空一指,一道不知何时陷于虚空浮去间的一道剑气如天外飞来,直接射向对面妇人的背心处。那看上去有几分丰腴的妇人顿时吃了一惊,连忙想要避让开支,百里飞如何肯让对方如愿,念头一动之下,头顶上的飞剑以千钧之势压下来,那凌厉的剑光直接压缩住妇人的活动空间。

    这妇人急忙用法宝招架住凌空斩下的飞剑,已经来不及完全闪避后面飞来的剑气了。否则前面这道飞剑就足以将她斩成两半。仓促之间,妇人勉强挡住了头顶上的飞剑,后面侥幸避开要害,可终归是被百里飞的剑气入体,顿时身体一僵,一阵针扎般的疼痛。体内法力受滞,正待她想有所反应,百里飞的飞剑已经横在她的脖子处。

    陆小天看得面色生异,看来百里飞的实力也不像他之前眼中看到的那样简单。

    这边百里飞一经结束战斗,付雨也击伤了对面的赤面老者。不过赤面老者实力也不弱,虽是受伤不轻,可终归是拼着受伤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没有像那妇人一般,直接被百里飞给制住。

    蜈蚣帽老者顿时语气一滞,没想到战局在倾刻间出现了如此大的变化,原本寒沙堡主挡不住叶子渝,而此时百里飞和付雨的对手又一伤一俘。双方的力量对比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这种情形还打个屁。

    四周观战的众修士与妖族也是倒抽了一口冷气,神虚境前辈的斗法让这些不过才化神期的小辈看得是心旷神怡,憧憬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达到如此地步,同时对叶子渝几人的手段也感到震惊。

    寒沙堡主与蜈蚣山的这蜈蚣道人的名头虽不算是如雷贯日,可各自把持一方势力近千载,也算是一方地头蛇,可如今两家势力联手,却被眼前这一波人给打得灰头土脸。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百里飞与付雨两个此时还算是节制,否则寒沙堡主与蜈蚣道人此时的处境比眼下还要尴尬得多。

    至于两只火尸,先是在那诡异的空间内伤了本元,后来被陆小天收服又累及元神。这两个家伙在陆小天一行人中实力算是最弱的,不过能在蚁群中幸存到最后,实力自然也是经受住了考验的。哪怕此时水平大跌,此时也是凶焰四射,与寒沙堡,蜈蚣山的两个神虚境修士力斗也没落下风。对方对两个家伙的尸火可是忌惮非常。

    “几位道友,我蜈蚣山与你们并无死仇,还请放了我蜈蚣山的这位长老,此事咱们就此作罢。”蜈蚣帽老者此时撤去了对那紫衫妇人的攻击,抬手招回法宝,面色阴沉的看着叶子渝几人道。

    紫衫妇人护住那对年轻男女,神色变幻一阵,她倒是有心想要离寒沙堡,蜈蚣道人远一些,只是她更清楚此时能活得这么好,还是寒沙堡主的儿子自己作死,惹到了叶子渝这一行人,否则单凭她一个早就被寒沙堡主拿下了。虽说叶子渝几个没有明确说要袒护她们,可只要有叶子渝等人在,寒沙堡主跟蜈蚣道人便不敢肆无忌惮。眼下她也没有更好的主意,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是打不过了才这么说吧,看样子,你们的救兵似乎来了。”叶子渝不为所动,眼神略过蜈蚣老者几个,看到远处流火肆虐的天空中,几道影子飞速掠来。

    两个头部尖长的毒蝇妖,一个毛发油亮,面部臃肿的通臂火猿妖。

    毒蝇妖头部通红,身体幽绿。通臂火猿妖披着一件红褐色战甲,一条看上去不知为何物所造的长链搭脖子两侧,一直垂到腰迹盘起,看上去极为怪异。

    通臂猿妖看到叶子渝时,双眼登时一亮,摇头晃脑的吟了一句,“北国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叶子渝眉头一皱,嘴长在别人身上,她自然是捂不住别人的嘴,只要不像之前那寒沙堡的少公子口出晦言,倒也懒得管那么多。

    “划下道来,是打是留,要打就快些动手,不打赶紧滚蛋。”百里飞板着脸斥道。

    “几位道友法力精深,在下深感佩服,冤家宜解不宜结,此次我们是为了火魁宫的余孽而来,若是几位能将这母子三人交出,咱们自然是化干戈为玉帛。”寒沙堡主自己死了儿子了,又被叶子渝正面击败,面子里子全失,此时挑大梁的反而是他请来的盟友蜈蚣道人。

    “这位小姐,请你切勿将在下一对子女交与他们,否则唯有生不如死。若是小姐愿意为在下几人提供庇护,在下愿意将火魁宫多年积蓄尽数交由几位。”紫衫妇人一听蜈蚣道人的要求,当即一脸悲慽的向叶子渝请求道。虽说火魁宫不是什么大型势力,宫主外出意外殒落带走了火魁宫不少宝物,可作为一方势力,毕竟有不少积蓄。紫衫妇人再是不舍,跟眼下保命比起来,却也算不得什么了。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