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一章:一日三次发作 1
    血魔告诉余北血,虽然他创的血魔功是世间第一奇功,但是却不完美。可以说有致命缺陷。凡修炼的人,不管最后修炼得到什么样的结果,身体和头脑都会不同程度遭受损害。后果血魔自己都难掌控。血魔当年就尝试寻找解决的法子。但是后来由于形禁势格也就中止了研究。

    最后血魔道:“所以我想走条捷径,薛苍澜的‘医人篇’中找到解决方法。这样我的‘血魔功’便是天下神奇最完美的武功了。”

    余北血听后这才明白血魔用意。

    余北血很激动。

    他也希望血祖能找到解决法子。

    其实血魔对余北血并没有如实相告,那就是他也饱受“血魔功”折磨。

    余北血去后,血魔抬手轻轻抚摸着自己脸上魔面,他表情似有些痛苦。他自语道:血魔功是我所创,却不由我掌握。可笑可悲。我一定会想出解决法子……

    第二日血魔见了秦定方推荐的六名魔头。

    这六人分别是,鹰湖郎西神,金翅公子冥游,九毒道人张尚、狼山石顽努、魔女解三、还有卧号蓝发雷公。

    其中三人江湖中赫赫有名的魔头。

    另外三魔,两名海岛,一名来自西域。

    血魔凭借其智慧和口才让这六个魔头相信他是血魔复活。加上大名鼎鼎的北魔和铁面神君作证,这六魔最终彻底相信了血魔。

    血魔承诺六人,只要效忠他,日后让六魔长生不老。

    这六个魔头激动万分,血魔在他们眼中无异神人一般了。六魔当场跪下高呼“血祖万岁”,发誓效忠血魔。

    应付了这六个魔头,血魔就潜心研究“医人篇”。

    血魔天资非常人可比,而且他也精通医学,血魔准备在万魔大会前参透九死神功中的“医人篇”。

    血魔将其余事都交给秦定方和左朝阳。

    左朝阳负责带人巡视四周。

    秦定方负责应付和安排陆续而来的各路魔道中人。

    秦定方还会抽空去藏着令狐族人牌位的秘室。他会对着亲人灵位声色激动地讲诉他的宏图大志和复仇计划以及他心里的秘密。因为现在除了对这些牌位能坦露心声,世界之大,秦定方竟然没有一个可以倾诉心声的人了。

    秦定方还对令狐族这些“亡魂”发誓一定杀了林屹报仇。当然,秦定方发过的誓言不知有多少遍了。

    自己都记不得了。

    但是秦定方心里始终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最后的胜利,是属于他的。

    这晚秦定方又来到北府废墟上感怀伤情。

    明月下的断壁残垣,更显得苍凉。

    秦定方兀立在一处不动,就如一根石柱,也不知在想什么。

    蓦地,秦定方转身。

    只见一条身形在明月中飘飞而来。

    秦定方又飞快朝四下扫暸一眼,除了这身影,再无异常情况。

    片刻间,来人飘落距秦定方一丈处的断墙上。

    秦定方看着这人用充满恨意的声音道:“林屹!你又如阴魂来缠我了?”

    这人正是林屹。

    东门铁胡探到血魔一族来了风翔,林屹便也到了凤翔。血魔诡异多端,计划善变,林屹想探明血魔来凤翔的真正用意。

    今晚,林屹来到北府外的梅林。

    他在梅林中徜徉,追忆过往。

    与秦定方一样,感情伤情。

    北府是秦定方的家,也是林屹的家。

    林屹出了梅林又来到废墟上,准备去当年的“家”中看看,却看到这处地方立着一个人。林屹就过来探究竟。

    原来是秦定方。

    林屹道:“定方,没想到在这里偶遇。”

    秦定方又警觉四下了扫了一眼,他怀疑自己又中了林屹圈套了。

    林屹道:“用不着风声鹤唳,就我一人。我没骗你,我们真是偶遇。”

    秦定方道:“你来做什么?!”

    林屹道:“别忘了,北府也是我的家。现在‘家’成了一片废墟,拜你所赐啊。”

    秦定方气道:“如果不是你逼我,我也不会那样做!所以,毁灭北府,也有你一半功劳!”

    林屹道:“是谁毁的,争论也没有意义。既然今晚你我都回‘家’了,我们也不要吵,也不要打,我们心平气和说说话吧。”

    秦定方道:“说什么?!无话可说!”

    林屹看向秦定方左边两丈外的一棵高大的树。

    “我倒觉得我俩有说不完的话呢。”林屹手指那棵树道:“还记得不,小时候我俩常爬那棵树。有一次,你将一根树杈弄断,又将折断处伪装好,然后放了窝鸟,你让我爬上去掏鸟。结果刚爬上去,树杈断了,我跌下来,差点摔死……”

    秦定方听了突然笑了,他道:“你小时候真的很蠢。”

    林屹也笑了,他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反过来了,轮到你蠢了。”

    听到这话秦定方的笑戛然而止了,他盯着林屹道:“小林子,不以一时成败论英雄!你真以为你能笑到最后吗!”

    林屹道:“定方,我说你蠢,不是指你输了南北之战。是指你竟然真相信血魔能恢复你身体。真能让你长生不老。”

    秦定方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屹道:“血魔一定承诺你,他能恢复变异身体,所以你才心甘情愿做了他的一条狗。实话告诉你吧,当年飞云神僧和飞渡大师二人研究两年,得出结论,血魔书根本无解。就是血魔自己也解不了。他对你承诺,都是骗人的鬼话!还有什么长生不老,更是无稽之谈!”

    秦定方真是难以接受林屹所说。

    因为接受了,自己的愿望也就无情破灭了。

    秦定方激动道:“你胡说!血魔功是血祖所创,他怎么会解不了!你想离间我和血祖!妄想……血祖一定能恢复我的身体……”

    林屹道:“定方,你骗别人,是别人可悲。你骗自己,那就是自己可悲了。血魔掘了令狐藏魂的坟,当时我很纳闷,现在想明白了,他是想研究令狐藏魂……如果他真能解,为何还要研究令狐藏魂尸骨呢?”

    秦定方突然不说话了。

    是啊,血魔为何要研究令狐藏魂的尸骨呢?

    &/div>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