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那我试试
    “破网之剑”的诞生便是起源于流街对于天网的对抗,同时其也是在都市区与流街双方间的按实力所构成的。作为隐藏于月岛黑暗世界中的维塔家族自然也不免少出力,更重要的是这家酒吧的名字是dilight,正是与当初杜鹃所在的酒吧同名,这绝非是什么巧合,实际上这里正是由杜先生与维塔家族共同创办据点,当初主办这些事宜也正是杜鹃。

    虽然夏染并不清楚雨果在流街的时候都经历了哪些事情,不过夏染也通过种种蛛丝马迹的线索知道其与杜鹃有所联系。在夏染离开的流街后其也大探查得知杜先生已将其继承者定为了杜鹃,想来这绝非是偶然的事情,如夏染所想雨果在这其中必然也起到了某种关键性作用。

    也是想利用这份交情,夏染来到了这里,其本来向用某些手段来得到“破网之剑”的端口从而进入自由之地,奈何老鸥的突然出现彻底影响了事情的走向,夏染也只能将角色从秘密入侵者转变为祈求者。

    百利道“我不知道夏染先生有着怎样的目的,但现在我们与自由之地的路确实已经完全堵死了。说来这一切还要拜你那朋友所赐。”

    百利口中的朋友自然便是指雨果。

    百利道“一周之前你朋友侵入月岛的各道网络中发表了那番惊天动地的言论,至此整个世界都炸开了锅。托他的福,原本处于半沉睡状态中的天网系统被全面唤醒了。我从一位朋友的口中打探到一个消息,现在天网的服务器已经运转到百分之七十左右,这是什么概念?若是天网运作到百分之百那几乎就是月岛在面临着末日到来。”

    “可以说现在天网对于整个月岛的所有信息都进行着严格的过滤监控,敏感词汇已添加了近万个,这种严格的网络监控是无人能够逃避得了的。”

    “‘破网之剑’虽然能够突破天网的限制,却也从来没有面对过天网高强度的运算状态,自由之地的那些人想要维持自由之地本身的在运作不被天网顺手毁灭便已是狼狈了,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与经历来制作超越天网现状态的密钥规则,人力在强终究是有限的,而天网早已不是人力所能对抗的了。”

    “不仅是你,我们也很希望获取自由之地上的信息,每一天的失联都会让我们损失极重,但相比于金钱的损失我们更看重自身的安全。”说罢百利的纤纤细指在沙发扶手上轻轻敲击着,那曼妙的动作便好似在弹奏着钢琴,只是那指法节奏无法平复夏染焦躁的内心。

    百利道“夏染先生既然说过是来玩的,那么就请你进行玩耍便是,否则着实辜负了这大好时光。无论是香蕉奶昔还是姑娘我这里都应有尽有,不需要先生你付出什么。但对于进入自由之地一事,还是请你忘了吧。”

    百利的拒绝委婉而又不容置疑,可以说其将一切的可能性都彻底堵死,不给夏染一丝机会。

    夏染凝望着百利,眼中满是凝重与复杂,此时的他也在飞快地思考着下一步大的行事对策。

    夏染打心中不相信上百利所言,他明白眼下局势的紧张,但其也明白维塔一方绝对不能割舍与流街之间的联系。但心中明白与现实处理是两码事,现在怎样说服百利才是事情的关键。

    思来想去,夏染意识到想要与百利在和平层面上达成一致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只有逼迫。

    心中长叹一口气,夏染强制打起精神,目光中多出了数分坚毅。

    “看来百利小姐这一方着实也不容易,我能够理解。毕竟现在局势足够紧张,无论是在局者还是局外人稍有不慎都会受到牵连波及,这一次如果不是有紧急事情的话我也不会来叨扰百利小姐的。”

    “我对天网很是了解,实话实话不久前的那次网络入侵便是我的手笔,那次交手让我意识到了天网的强大。但也正是通过那次交手,我也发现了天网并非是不可能战胜的。至少凭借我一人之力便达成了目的,当时的我们是位于东岛之中,网络环境很是有限,否则的话也许我还能取得更大的胜利。”为了能够说服百利,夏染也将那日的功劳全部揽在自己身上。

    百利轻笑道“夏染先生的本事世界都有目共睹,不过这里并非是废世东岛,而是繁华的第十三区,你进入酒吧前也应该看到了,巡逻治安官距离这里不足百米,只要网络定位稍有区域锁定,这里必然是被第一时间发现的,今时不同往日,夏染先生我真的无能为力。”

    最后的恳求宣告无效,夏染只能选择更为强硬的手段。

    “早先我进门的时候看到了几位这里的常客,他们的手中有着035的荔湾,不知百利小姐对这种东西熟悉吗?”

    百利淡笑道“夏染先生说笑了,我毕竟是从事这种生意的,一些尝试性的东西我还是很清楚的。035荔湾是最近新兴起的水铳填充物,具有很是良好的香烟口感,其中还含有不错的助兴物质,相比之下以前的‘樱桃’简直就是致癌物。”

    “但我这里只经营酒吧业务,每日仅靠酒水钱也能过上不错的日子。没有必要去碰那些违规产品,不过很多客人愿意在这里吸食,我们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说来我们也不是什么拥有正义感的好公民。”

    对于夏染的威胁百利毫不在乎,而是这样打太极般地划水,夏染并没有十足的证据来证明百利的手下贩卖035荔湾,即便证据确凿,这种事情对百利一方也无伤大雅,无非是丢出几个替罪羊而已。相比于触及“破网之剑”的事情这些都不算什么。

    夏染点了点头,忽然其脸上泛起了一阵笑意,这是一种自内心中释放出的笑容,其中也夹杂着嘲讽。

    夏染的这种笑容让百利看在眼中感觉颇为不爽,不过其并没有予以发作,只是保持着自我状态。

    夏染道“我相信百利小姐的承诺,虽然相识时间不算长但我能够感受得出百利小姐是个义薄云天的女性。”

    面对夏染的夸奖,百利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其只能礼貌性地微笑点头,耐心等待着夏染之后的下文。而夏染接下来的话却并没有那么友好了。

    “只是不知百利小姐对于其他朋友是否也是这样,比如说tarot的朋友”

    百利闻言神态顿时大变,先前颇为慵懒的坐姿也在这一刻赫然挺得笔直。

    tarot与维塔家族交往密切,或者说维塔家族与诸多的渎者家族关系都颇为密切,否则但是其也不可能当做是第三方充当着中间人的角色。

    但对于这些事情,维塔家族的隐秘工作做得也十分到位,行事小心的可以说堪比丝发。这也是为何当镭射体育场事件爆发后tarot等诸多渎者家族进入新维多利亚时代后,其还能够安然无事。

    “夏染先生,酒可以乱喝,话可不能随便乱说。”百利冷冷地说道。

    对此夏染却笑了起来,其身体向沙发后靠了靠道“百利小姐为何会这么紧张,现在这里可只有你我二人而已,还担心这些话被别人听去不成。”

    “你应该知道我现在的所处环境,近段时间我一直和漫研社走的很近。说来我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和一群渎者朝夕相处。不过你放心,我这个人的公私分明,不会乱讲话的,我绝不会告诉漫研社那些人维塔家与tarot的关系。想来现在的漫研社也朝不保夕,也没有什么时间去算计旧账。”

    百利道“维塔家族虽然有不少暗道的生意,但从来不会去接触新人类那些异端分子,我们的根毕竟是在月岛,我们从来不想与月岛为敌。”

    “哈哈,是吗?”夏染挑了挑眉,那神情好似再向百利发问你自己相信你自己说的话吗?

    夏染深深地伸了一个懒腰道“常言说得好,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其实百利小杰你也未必要这么快地来否定我,就像不要那么果断地拒绝我一样。”

    “在我没有接触到漫研社之前,对于渎者家族的构成以及交易习惯同样不甚了解,毕竟我研究的只是代码而非刑侦。不过在与其有所接触,并且对其运作模式有所熟悉后,我便也能推测出其他家族的运作模式情况,毕竟渎者家族从诞生道现在也不过十年的时间,应该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飞跃进步。而只要掌握了规律,并寻找到一些线索,那么很多事情都会被查出来。哈哈,毕竟现在是完全信息化的时代,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有备录,你做生意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无论一笔钱经过怎样的高手洗白处理,其终究是会被发现痕迹的,乌鸦的身上无论粘上多少白粉,本质上它的声音还是不会变的。”

    夏染的话已经说得极为露骨,而百利先前平和的神情也荡然无存,此时的百利看向夏染的目光就像是看着自己的杀父仇人一般。

    “夏染先生,事情真的要做到如此绝情吗?”

    夏染耸了耸肩道“我这个人最讲情意,怎么会说我绝情呢?”

    百利点了点头道“时间已经不早了,先生你应该早点回去休息了。”

    夏染指了指桌上的杯子道“可是我还有半杯香蕉奶昔没有喝完呢。”

    百利道“先生若是喜欢喝,我可以让人给送去。但我也提醒一下先生,晚上喝了这么多的甜品,很不健康。”

    百利最后的话也充满了威胁,对此夏染哈哈大笑道“今日有酒今日醉,明日的事情不去想。我出身流街,很多事情都看的很开。健康与否对我来说并不是很重要,我在意的是快乐。”

    对于夏染这个油盐不进的软钉子百利十分头痛,但眼下也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

    正在她内心思忖对策的时候,夏染忽然站起身对百利道“不过也许我今天确实该好好休息了,深夜叨扰十分抱歉,我现在还是告辞吧。”说罢便作势要走。

    此刻百利的心中顿时一凛,维塔家族与tarot之间的过往已被夏染知晓,无论夏染是否真的知道其中隐情还是随便说出口来诈自己都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她需要控制住夏染这个人,以免发生不测。

    “先生,请留步。”

    百利忽然开口道。

    夏染侧目看向百利道“百利小姐可有事?”

    百利道“先生身为贵客,既然光临寒舍实是我的荣幸,这么让先生离开绝是我的失礼。且这里还有你的东岛故友,不如今晚先生就留下来与老友叙旧,也让我以尽些地主之谊。”

    夏染摆手道“不用这么麻烦,我回家休息就好。百利小姐若是喜欢与我聊天我过些时日再来拜访就好,今日不叨扰了,不叨扰!”

    “先生,请留下来。”

    “不!不!我要回家了,百利小姐留步吧。”

    “先生,我坚持。”

    此时百利的声音已经变得无比冰冷起来,好似一把冰锥一般。

    夏染抽了抽鼻子看向百利道“看来我走与不走好像并不由我自己说的算了。”

    百利冷笑一声道“先生尽可放心,你在这里绝对不会比在漫研社中经受的待遇差的。”

    夏染道“待遇什么的我并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自由,在百利小姐这里,我可没有感受到自由的气息呢。”随后夏染扬了扬头道“如果我执意要走出这道门的话,你会对我怎样?”

    百利寒声道“你可以试试。”

    夏染点了点头道“我这个人还真有几分好奇心,那么我就试试?”

    百利闻言瞳孔烁然一变,其下一时间已经准备伸手入怀去取袖珍手枪。

    然而其手臂刚要挥动之时,直觉一股无形的巨力直接扼在她的手腕之上,竟是分毫也动弹不得。百利见状不觉大骇,正在其准备惊呼求援的时候,房间的之中传来一道声音。

    “夏染先生,还请你手下留情。”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