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317章 她生病了
    自君辰寒那天离开之后,宅子里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热不冷,而凌清也好似早就忘记君辰寒来过的事情,第二天,第三天,以及第n天都还是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的,和流年生活在一起。

    对于连城翊遥时不时的关心,凌清也会选择接受,不会再那么的抗拒,这倒让连城翊遥很是开心呢。

    大家也好像很是自觉的都跳开了君辰寒,曾经来到这里的那一段。

    只是今天早上的一则新闻,让还在认真吃早餐的凌清,不由得看向了流年。

    察觉到凌清的目光,流年不由得抬起了头,“凌清,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啊?”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盯着她看呢?而且那目光还有点,让她看不明白。

    “没有,就是突然看到了一则新闻,然后……”

    说到这儿的时候,凌清便抬头,偷偷的瞥了一眼对面的司律痕,见司律痕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的时候,凌清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然后什么?”

    流年不解的问道,怎么话说到一半,突然没声了呢?

    而且,“凌清,你看到了什么新闻啊?”

    她还比较好奇的是,凌清到底看到了什么新闻,还居然偷偷的看了一眼司律痕呢?

    是的,凌清刚刚偷看司律痕的时候,被流年看到了,所以流年是真的很好奇,凌清到底看到了什么新闻。

    “不是什么大的新闻,就是看到了,关于君家老宅的消息,还有君辰寒卸任君家副族长的消息。”

    是的,刚刚打开手机,这样一条新闻便突然跳了出来,还真是让她有些意外,这也让她不由得想起了,不久之前,君辰寒来到这里的场景。

    所以,她有些好奇,到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今天这样的新闻出现在大众的眼前。

    而且凌清觉得自己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些事情绝对和坐在她对面的男人,司律痕脱不了干系。

    所以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就是看向流年,紧接着再看向了司律痕。

    而且,她相信,在她说看到一条新闻的时候,司律痕就应该想到了,她所要说的新闻到底是什么了。

    还有,纵使司律痕好像知道了,但是,他表现的还是一脸淡定,无所谓,所以凌清更加确定了心里的猜想。

    听到凌清的话,流年点了点头,“哦,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啊,君辰寒卸任了吗?”

    还真的算是一条大新闻呢。

    “是啊,今天早上才出来的新闻,具体的卸任时间,我也不知道。”

    放下手中的手机,凌清耸了耸肩。

    流年再次点了点头,却没有在说什么,只是低头再次认真的用起了早餐。

    而凌清看了看流年,有好几次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口。

    坐在凌清旁边的连城翊遥,自然是看到了凌清的欲言又止。

    “凌清,怎么了?”

    连城翊遥不知道,凌清为什么在看到关于君辰寒的这条新闻,会如此的上心,好奇的同时,心里又不免有点小小的吃醋。

    虽然有点吃醋,但是连城翊遥还是很在乎,此刻凌清的情绪的,所以这才不由得开口问道。

    听到连城翊遥的话,凌清愣了愣,随即便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我们继续吃饭吧。”

    因为连城翊遥的话,流年也抬起了头,不由得看向了凌清,在听到凌清的这句话的时候,流年的眼底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随即也没有再说什么,低头继续与盘子里的食物奋战了起来。

    而自始至终,司律痕都没有说什么,双眸就只是时不时的扫过正在用早餐的流年。

    一顿早餐就这样结束了,几人走出餐厅之后,看着流年和司律痕要一起离开的时候,凌清倏地开口叫住了流年。

    “流年,你等一下,你准备去哪里啊?”

    小跑上去,凌清看着流年,不由得出声问道。

    “我去和司律痕散一会儿步。”

    同样的流年微笑着说道,随即流年便看了一眼,跟在凌清身后的连城翊遥。

    她这是多么明显的在给凌清和连城翊遥制造机会啊,独处的机会,连城翊遥可一定要聪明一点,好好的把握哦。

    话落,流年便准备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听到凌清开口了。

    “流年,我们俩也好长时间没有一起散过步了,要不我们一起去散步,让他们去忙?”

    凌清试探性的开口,一说完这句话,凌清便明显感觉到了,司律痕对着她投射过来的目光,带着冷意。

    可是凌清好像丝毫没有察觉到似的,根本没有理会,就只是看着流年,等待着流年的回答。

    听到凌清的话,流年有些愣住了,她原本还想着给连城翊遥和凌清创造独处的机会呢,现在凌清这样主动提起来了散步,那么……

    “好啊,凌清那我们一起去散步,司律痕,要不你先去书房忙,完了之后,我再去找你,好不好啊?”

    说着,流年便伸出自己的两只手,轻轻的摇晃着司律痕的胳膊。

    听到流年的话,司律痕笑了笑,随即抬手,忍不住揉了揉流年的脑袋。

    “好,那我就先去书房了,你一会儿散完步,就来书房找我。”

    对于,流年的撒娇,司律痕一直都是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见司律痕这么好说话,流年狠狠地点了点头,随即踮起脚尖,在司律痕的脸颊上落下了一个吻。

    对于流年的吻,司律痕看上去很是受用,在流年即将撤退自己的身子之前,司律痕倏地伸出自己的手,揽在了流年的腰间。

    随即,司律痕的唇准确无误的捕捉到了流年的唇。

    就只是轻轻一吻,司律痕便放开了流年。

    准确的来说,在流年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这一吻便结束了。

    “我等你!”

    话落,司律痕便再次抬手揉了揉流年的发顶,随即便笑着转身离开了。

    看着司律痕的背影,流年半响没有回过神来,直到胳膊被人不轻不重的碰了碰,流年这才回过神来。

    “你用力在笑吗?”

    知道刚刚碰她胳膊的人是谁,流年还没有开口说话,便听到了耳边传来的凌清的声音。

    “流年,你在用力笑吗?”

    就只是这样一句,倏地让流年转头看向了凌清,有些不解的看着凌清,不明白,凌清这句话里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凌清,你这句话什么意思啊?我不太懂。”

    是的,她是真的不懂,凌清怎么会突然说这样的话呢?

    “没什么,只是跟你开玩笑而已。”

    并没有直接回答流年的问题,而是这样的轻松跳了过去。

    闻言,流年笑了笑,随即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而站在凌清身旁的连城翊遥,却不由得看了一眼凌清。

    也许流年不了解凌清刚刚突然的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想,他应该是理解的。

    其实凌清刚刚说的是反话,看到流年和司律痕的相处方式,凌清从流年的脸上看到了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容。

    所以,凌清所说的流年,你在用力笑吗?其实只是一种反话,直接一点解释就是,司律痕现在可以那么轻易的让流年笑。

    自从凌西哲死了之后,流年的笑都是非常用力,非常刻意的,但是凌清却没有想到,有一天,另一个男人会让流年这么轻易的就笑了。

    而且这个男人,对于凌清来说,还算是半个仇人,所以,凌清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内心应该很复杂吧。

    知道这一点,连城翊遥却没有打算说破,有些事情处于糊涂状态挺好的。

    而且,连城翊遥觉得,就算流年真的知道了,凌清刚刚那句话里的意思,也不见得流年会开心很多。

    所以,连城翊遥只是笑了笑,却闭口不说半句话。

    “好了,流年,我们去散步吧!”

    此刻的凌清自然不知道连城翊遥在想些什么,她也没有过多的目光去关注连城翊遥。

    此刻的凌清只知道,现在她要借着散步的名义,和流年商量一件事情,一件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事情。

    她今天在司律痕面前突然,跟流年提议一起散步的目的便是这个。

    “哦,对了,连城翊遥你不是还有事情要忙呢吗?你先去忙吧,我和流年,我们俩去散一会儿步。”

    还不等流年说什么,凌清的视线便转向了连城翊遥,随即便对着他这样说道。

    闻言,连城翊遥明显一愣,可是很快,连城翊遥便笑了。

    “是啊,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那你们去吧,我就不奉陪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连城翊遥看了看流年,随即便再次将视线落在了凌清的脸上。

    盯着凌清看了好几秒的时间,随即便展颜一笑,紧接着,连城翊遥抬起胳膊,挥了挥手,随即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连城翊遥的背影,凌清愣住了,为什么刚刚会在他的眼睛里看到失落两个字呢?而且他此刻的背影也看上去会如此的落寞呢?

    此刻的凌清看着连城翊遥的背影,而流年则转而看向了凌清。

    看到凌清此刻的模样,流年一时间不由得有些愣住了,凌清现在的眼神就好像是有愧疚,还有不忍,还有什么呢?

    一时之间,流年真的有些看不懂凌清的眼神了。

    等到流年再次准备开口的时候,就看到凌清已经收回了视线,转而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愣了愣,随即流年便说道,“那我们走吧,这会儿阳光正好呢。”

    听到流年的话,凌清点了点头,随即便跟上了流年的脚步。

    “对了,流年,那次我和连城翊遥离开之后,你们和君辰寒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走了没有多久,凌清便看似不经意的开口了。

    “没有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就是君辰寒和司律痕打了一个赌。”

    流年想了想,没有将君辰寒疼的死去活来的那一段告诉凌清,现在凌清对于君辰寒的感情到底还有多少,她还不能确定,所以这件事情,就先不要告诉凌清了吧。

    所以,流年就只是将当时打赌的事情告诉了凌清。

    闻言,凌清愣了愣,随即便说道,“那个打赌不会是关于君家老宅的吧?”

    想了想,凌清觉得这种可能性会更高。

    闻言,流年点了点头,“对啊,他们的赌约就是君家老宅。”

    “啊?君辰寒居然会拿君家老宅作为赌约的筹码,他脑子是被门夹了吗?”

    不是凌清不了解君辰寒,而是太了解他了,君辰寒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主动会拿君家老宅来作为赌注的人啊?

    除非是……司律痕在这件事情用了什么手段,才让君辰寒不惜拿出君家老宅,来以此作为筹码的。

    这样想的话,就能够解释的通了。

    “这个,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不是她不想告诉凌清,只是当时的情况,她还真的是一时半会儿也无法说清楚呢。

    所以,现在凌清突然问了起来,她便只能先这样说了,等到她组织好自己的语言,再慢慢的告诉凌清吧。

    凌清点了点头,也没有去过分追问的意思。

    “那现在君家老宅,在谁的手上呢?”

    良久,凌清倏地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闻言,流年愣了愣,随即便说道,“这个宅子,在司律痕的手上。”

    虽然司律痕现在已经将这座老宅送给了她,但是司律痕告诉她,里面的有些东西他要重新布置,再过不久就会把这座宅子送给她。

    所以这样说来的,那座宅子现在应该还算是司律痕的吧。

    所以她这样说,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凌清愣了愣,随即便咬唇,望着流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凌清,你怎么了?想要说什么呢?”

    自然是看出了此刻凌清欲言又止的样子,随即流年便不由得开口问道。

    “我,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我……”

    凌清吞吞吐吐的样子,更加的让流年好奇了,什么话,让凌清这样的犹豫不决呢?

    “凌清,到底怎么了?你是想要说什么呢?”

    凌清看了看,咬了咬牙,这话她到底要怎么说呢?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