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030章 雪衣藻
    “啊,血池地狱的入口?”夏马威听到鲁比洋的这一句话,一双熊眼瞪得比电灯泡还大,看得出就算是有着“西北狼第一勇士”之称的夏马威,在面对这样子血腥的诡异场景,估计也是吓破胆子了。

    而白天娥直接就是用自己的双手交叉着紧抓自己的胳膊,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羊羔似的瑟瑟发抖,看得出白天娥被鲁比洋嘴里说出来的那一个“苯教通神巫师所说的血池地狱的入口”的恐怖传说所骇到了。

    连夏马威和白天娥这样子的主心骨都被吓得不轻,就别说探险队的其他队员了。对于眼前这血洞的恐怖现象,有人说这是雪莲山披着红色毛发的雪人搞的鬼,也有人说这是被冰封的苯教通灵巫师所施的咒语复活了

    一时间,原本圣洁高冷的雪山被一种恐怖的氛围笼罩着,各种千奇百怪、诡异离奇的大胆猜想在探险队各个队员的口中爆了出来,弄得人心惶惶,队员不是骇得面无血色,就是呆若木鸡,甚至有些目光呆滞地瘫坐在地上。

    就在整支探险队被眼前这个传说中的血池地狱入口扰得军心大乱,心神不定的时候,一句如同惊雷般的怒叱忽然响彻了整个探险队的上空!

    “都傻了吗,我们可是无所畏惧的西北狼,绝不是畏头畏尾的西北羊!”

    听到这样一句带着强烈不满的所有人都怔住了,然后不约而同地圆睁着自己的双眼朝这声怒吼的来源望去的时候,赫然发现发出这么一声怒叱的不是别人,正是探险队的队长都市兵王陈天!

    只见这个时候陈天如同战神一般屹立在探险队众人的面前,牙关紧咬塑造出刀削一般的坚毅线条,一双鹰眼里边迸射出来的都是如同匕首一般刺得人双腿发软的凌厉眼神!

    看到陈天这一副冲冠一怒的神情,探险队所有人都得说不出话来,毕竟陈天再怎么说都是探险队的头号权威,他一生气,整支探险队都跟着着火,他一打喷嚏,整支探险队都跟着感冒!

    但是探险队其他队员这个时候心里边也在暗自忐忑地嘀咕,因为那血洞里头的景象实在太吓人,太吊诡了,如果真的是血池地狱的入口,那还有谁敢下去哟?

    探险队所有队员都想到了这一点,于是一个个都眼巴巴地望着陈天,希望陈天不要做出傻事,命令这一支探险队往这个苯教通神巫师所说的血池地狱的入口里边钻。

    不料,陈天忽然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训斥道:“我说你们啊,一个个这么没出息的呀?这那里是什么血哟,这就是最普通的红雪而已啊!”

    “最普通的红雪而已?”探险队其他队员听到了这一句话,都惊得合不拢嘴。

    这也不怪探险队的其他队员惊讶,因为在我们的常识中,雪花都是洁白晶莹的,就连描述雪的形容词都会带上它洁白的颜色,像是“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原驰蜡象”等等,但此刻陈天非要说雪的颜色是红色的,难免让探险队队员感到匪夷所思。

    看着探险队队员将信将疑的表情,陈天摇了摇头,“哎”地叹了口气,这才对探险队其他队员说道:“其实这只是一种藻类植物,好像叫做什么雪衣藻没错,就是雪衣藻构成的一种青藏特有的神秘现象!”

    听到陈天的这句话,探险队其他队员都不约而同地保持着一种特殊的沉默,不是他们反映不过来,而是他们每一个人都感到极为不可思议,因为在这五千米以上冰天雪地的酷寒环境中,居然有一种叫做“雪衣藻”的藻类植物出现?

    这也太扯了吧?

    怎么可能嘛!这里可是生命的禁区,世界的屋脊,除了想玩命和不要命的人类,再没有其他生物的出现好不!

    陈天发现周围一片沉默,从探险队其他队员的表情之中不难发现他们内心的疑惑和不解,只能继续解释道:“也许你们心头中都会奇怪红雪的产生,好奇藻类植物如何在天寒地冻的雪上之上生存。其实这种雪衣藻十分耐寒,能够很好地生存在高原永久性冰雪中,分布广泛,适应力强,和其他藻类相互发生化学反应后,就形成了我们见到的红雪。”

    顿了顿,陈天又继续科普起来:“藻类是低等植物,它们具有色素,能进行光合作用。由于它们所含的色素比例不同,能呈现不同颜色。这些雪藻含有特殊的色素血色色素。当白天充足的光和热使雪衣藻的红色素迅速积累起来后,雪衣藻便在高速繁殖,大片大片地展现出红色的雪来。其实,这红雪是由无数的雪衣藻聚成的。”

    “呀,原来如此啊!”听到陈天的这句话,探险队的其他队员这才恍然大悟起来,顿时不是难堪地搔着自己的后脑勺,就是发出“嘿”、“嘿”、“嘿”的尴尬笑声,为自己刚才那大惊失色的反应感到羞愧和内疚。

    陈天故意大声地“嗯哼”地咳嗽了一下,用责备的语气对探险队其他队员训斥道:“所以呀,人要多读书,比如什么故事会、知音尤其是小学生十万个为什么!”

    头号天吹夏马威这个时候回过神来,开始无脑粉起了陈天:“队长英明,队长牛比啊!回去荣城司令部后,我绝对定完今年剩下三个季度的故事会、知音,并找我读小学的大侄子借来小学生十万个为什么恶补一下!”

    “孺子可教也!”陈天马上给夏马威竖起了大拇指。

    这个时候,粉脸带俏的白天娥款款地朝陈天走了过去,不由分说地“啪”一声搂着陈天的胳膊,劈头盖脸就是一阵娇滴滴的撒娇:“哎哟,队长啊,你知道怎么不早说呀!害得人家小心肝噗通、噗通、噗通跳个不停,不信你摸摸这里”

    我去,敢情又发花痴病了,这头小母狼啊!

    “呃这大庭广众的,不太合适吧?”陈天哭笑不得地抗、议道。

    就在陈天和白天娥拉拉扯扯的时候,小工兵鲁比洋走了过去,红着脸对陈天蠕蠕地说道:“队长,对不起我太无知了,说出了什么苯教通神巫师所说的血池地狱的入口的蠢话,还请你原谅!”

    说完,鲁比洋“唰”一声给陈天来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搞得陈天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由得伸出双臂扶住鲁比洋,连声劝道:“鲁比洋,你不要行这么大的礼呀!正所谓不知者为无罪,这事情不能怪你!”

    鲁比洋这才“唰”一声抬起了头,然后“吧嗒”、“吧嗒”、“吧嗒”地眨了好几下眼睛,这才犹豫地鼓起勇气对陈天问道:“对了,队长,我还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

    解决了“血洞风波”的陈天,此刻原本正想离开这里去瞧瞧中午饭做得怎么样了,不料被鲁比洋这么一问,不禁皱着眉头问道:“鲁比洋,你想问什么呀?说吧!”

    鲁比洋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问道:“队长,你说这红雪是这一种叫做雪衣藻的藻类植物构成的,但是这可是在五千米以上冰天雪地的酷寒环境中呀!这些雪衣藻究竟是靠什么存活的呢?”

    陈天听到鲁比洋这问话,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一边回忆一边对鲁比洋说道:“呃鲁比洋呀,你这臭小子是不是想考倒我天哥,扳回一局呀?我记得好像是说,雪衣藻周围的湿气和光线是它们得以生存的主要源泉。据说由于它们含有特殊的血色色素,能吸收短波长的紫外光和蓝色光等,提高光合作用能力,制造大量可溶性糖,降低细胞内含物的冰点,从而提高了抗寒能力,让雪衣藻类在低温的冰雪中能生活成为可能。”

    听到这,鲁比洋这才恍然大悟,叹息道:“啊,原来是这样子,实在太奇妙了!真没想到在漫长的历史演变中,这些不起眼的藻类居然获得了这一神奇的特性,成为高山冰雪的征服者。”

    “那是啊!”陈天也点了点头赞同地说道。

    可就在这个时候,鲁比洋“咦”地叫了一声,脸色转瞬之间变得极为古怪。

    陈天看到鲁比洋突然变脸,也感到十分诧异,不禁皱着眉头问道:“鲁比洋,又怎么了,是不是想到什么问题又想来考考我呀?我的天呀,我真的怕了你!”

    不料鲁比洋冷不防朝陈天来了一句:“队长,你刚才是不是说,雪衣藻周围的湿气和光线是它们得以生存的主要源泉啊?”

    “对呀,”陈天不解地问道,“然后呢?”

    鲁比洋脸上忽然露出了喜悦的神情,对陈天叫道:“湿气,湿气,是湿气啊!队长,这雪山寒冷干燥,哪里来的湿气去养这些雪衣藻呀!你想想,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陈天略作思考,也会过意,不由得眼前一亮,欣喜地对鲁比洋说道:“咦,你说得还挺对的哟,这养活雪衣藻的湿气,九成是来自大黑洞下边的!”

    鲁比洋兴奋地接过了话茬:“我也是这样子认为的!既然湿气来自大黑洞下边,就说明大黑洞肯定是联通到某个温暖湿润的地方!”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