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154章 栽赃绡纱
    当晚方晟狠狠惩罚了她,本来还想再惩罚一回,白翎连连求饶,说明天早上必须要第一时间听取两名催眠专家汇报,以决定是否调整上午的行动方案。

    如果连战两场,明早只能躺在床上打电话了。

    方晟只得意犹未尽地收兵回朝。

    白翎说帮你联系的那位帮扶对象呢,有没有见见面,喝喝茶什么的?

    方晟知她指的是乔莲,还真喝了茶,也抱过,还有过舌吻,但半个字都不能泄露!

    天晓得白翎到底是何居心。她要是真如自己说的那么洒脱,也不会看到徐璃就拚酒。

    他警告道你究竟睡不睡?要是睡不着还撩逗我,干脆再战一场!

    我睡,我睡!白翎还真怕他燃起战火,主动认输。

    第二天醒来,白翎突然想起自己从未在鄞峡过夜噢,压根都没去,为什么润泽倒来了几回,还大模大样睡一块儿?

    方晟说一方面鄞峡格局太小涉及不到反恐,另一方面本土派居心叵测,不能落下话柄。润泽虽说也是地级市,体量是鄞峡好几倍,的确有海纳百川的气势,当然也吸引了、影子组织之流。

    但润泽的好处是官场没有明显的派别,大家都低调地做生意,低调地发财,相安无事和气生财,因此没人过多关注市委书记私生活。

    这么说可以把乔莲叫来乐乐?白翎笑道。

    方晟喝道又来了,你以为我早上就吃素?

    白翎吓得连早饭都没吃就溜了。

    两位凌晨才赶到润泽的催眠专家一夜没睡,仔细看完封存监控录像后同意白翎的判断。

    催眠专家指出,位于润泽大学校门对面花坛,每周总有一至两天傍晚,五六个人在那儿吹吹打打地唱传统粤剧,表面看他们坐得随意而散乱,其实布局非常严谨,当所有人同时动起来时便形成奇特而有韵律的节奏,只须凝神多看会儿就不知不觉被其所迷惑,实际上进入轻度催眠状态。

    白翎奇道照你的说法,附近来来往往的大学生们岂不都会中招?

    催眠专家说奥妙在于他们唱的声调可以中和催眠反应,而监控录像只有图像没有声音,聚精会神盯着看,很容易被催眠,导致情绪波动大、想些负面和伤感的事、反应迟钝等等。

    白翎取出蔡阿林的照片,问唱粤剧的当中有没有他?

    催眠专家毫不犹豫点点头,说他是主要施术者,也是核心人物。

    白翎命令道把其它几个人的图像提取出来进行匹配,抽调更多人手准备抓捕!

    两位催眠专家效率很高,当然来之前施厅长反复叮嘱务必全力配合,别得罪这位女霸王来了之后穆城又警告了几句,总之就是眼下她已对申厅满腔怒火,不能再被找到碴儿。

    提取出的五个人与身份证影像系统进行匹配,很快锁定了身份,分别是在职体育老师、驾校教练、仓库保管员、宠物医院老板和白酒专卖店店主年龄从三十多岁到四十多岁不等。

    白翎看得心里沉甸甸的:本地人,潜伏多年,从事流动性强、接触社会各层次广泛的职业,都符合影子组织的风格!

    也就是说这些年来,影子组织利用分布极为隐蔽的成员不知窃取了多少重要情报!

    “分成五个小组执行抓捕行动,”白翎道,“考虑到他们身份特殊性以及都具备反抓捕和潜逃能力,事先要做足防范,防堵所有可能逃跑线路,要抓好二次、三次抓捕的心理准备!每个组都是硬仗,务必要注意安全,原则上活捉但不必须,一切以保证人民群众人身和财产安全为前提。至于具体抓捕方案,每个组集中讨论后自行确定!”

    干警们心领神会,就是拒捕可以开枪击毙。

    上午十点,抓捕行动正式开始。

    宠物店老板和酒专卖店主的抓捕最为顺利:两名干警抱了条受伤的狗走进宠物店,确定老板身份后立即将他扑倒在地,老板没反抗,只是不停地说“别弄伤狗”酒店主正在门口指挥小货车装卸一箱箱酒,验明身份后直接反铐起来塞入警车,全过程不足五秒,装卸工人转身一愣,咦,人呢?

    仓库保管员值夜班,早上交接班后晃着膀子进了附近的公园,抓捕小组在公园里兜了将近四十分钟才发现他。仓库保管员很警觉,发现几个便衣从不同方向包抄过来,当机立断纵身跳下水!

    想仗着精湛的水性和公园复杂的河道逃亡。

    五名干警同时掏枪射击,一阵枪响后河面上泛起血水,不多时尸体浮了上来,背部满是枪眼。

    体育老师正在操场带着两个班上排球课,远远见有陌生人慢慢包围上来,悄悄移动了几步,冷不丁用手臂勒住两个学生的脖子护在身前,叫嚣着不要靠近!

    但行动小组对影子组织的穷凶极恶和诡计多端有充足准备,几乎同时潜藏在围墙上的狙击手果断射击

    卟!

    六十米远距离一枪爆头!

    而那位驾校教练不知已得到消息,还是敏锐的预感,行动小组三辆车从三条路开向驾校时,他疯了似的独自驾车冲出大门,与抓捕车辆擦身而过,径直逃往附近的高速路入口。

    上了高速,以他的驾驶水平如同鱼入大海,几乎没希望抓捕!

    白翎会同市局领导立即通知关闭高速出入口,附近两条交通主干道全线管制,超过二十辆警车呼啸着加入追捕大军!

    驾校教练凭着娴熟的车技不断地在包围圈里突破、冲击,然而路越开越窄,警车却越来越多,铺天盖地响着令人心烦意乱的警笛声,使他情绪快要崩溃!

    在重重包围下,驾校教练被逼到一处偏僻农舍旁。在刚才追击中轮胎已被打破两个,他手臂也被弹片刮伤,流血不止。

    尖利的刹车声、警笛声此起彼伏,警方以农舍为中心形成多重包围,狙击手纷纷进入掩体紧张地捕捉目标。

    没有喊话。

    白翎认为影子组织经过长期洗脑都顽劣不化,与其浪费时间劝降,不如找机会一枪崩掉!

    面对黑压压的枪口,还有无形中感受到的肃杀,驾校教练两腿发软,头一回体会到自己、自己效忠的组织是多么无知,为什么要对抗这样的正府、这样国家呢?

    人总是惜命的。

    多年来驾校教练跟在蔡阿林后面混,与其说信奉影子组织“推倒重来”信念,不如说贪图刺激和每年不菲的经费,真正要以生命代价去证明所谓信仰,在他看来过于空洞。

    “我我投降!”驾校教练叫道。

    现场指挥威严地说:“把枪扔出来!”

    “好,我扔,我扔!”驾校教练依言把手枪扔到屋前。

    “把携带的其它武器、裤带抽掉都扔出来!”

    驾校教练一一照办,紧接着干警们一拥而上将他压到身下

    三个活口在手,供口供并不是问题。从驾校教练主动投降来看,这几个都只是外围或随从,影子组织在润泽的骨干只有一个,那就是蔡阿林。

    根据招供,当天傍晚白翎亲自率队搜查了仓库保管员在城乡结合部的农家小院,从地下室救出奄奄一息的大丁!

    至此基本理清从鱼小婷受伤到大丁小丁失踪的整个脉络。

    鱼小婷受伤是独立事件,从头到尾与大丁小丁没有交集但两拨人马同时调查到同一个目标,即影子组织!

    鱼小婷识破蔡阿林在院里的圈套并将他活捉,虽然之后几度追杀之下负伤累累,毕竟没落到影子组织之手。

    失去主心骨,剩下几个成员都有点慌,偏偏这时大丁小丁来到润泽大学附近,发现这个地带情况不对劲,直接调阅监控,结果意外中招!

    因为大丁主要看监控画面,被催眠程度比较深,没怎么费劲就被诱到院里被五花大绑小丁则经过激烈搏斗,全身多处负伤。

    眼看小丁伤势严重,组织成员不愿这么个累赘砸手里,讨论扔到偏僻地点让他自生自灭。

    这时大丁在深度催眠下透露两人刚从绡纱夜总会过来,觉得那里乌烟瘴气肯定有问题,等回去要向有关部门通报。组织成员们灵机一动,何不让绡纱夜总会背小丁的锅?全润泽都知道其后台非常厉害,狗咬狗也是很不错的。

    于是临时叫来经常帮绡纱夜总会接送客人的黑车司机黄二,把小丁扔到北郊养老院后墙。

    然而这当中出了两个意外,一是黄二不知听了谁提醒居然逃出润泽二是市局内部有人故意掩盖痕迹,居然没能把黄二与绡纱夜总会联系起来。

    而更大的意外是鱼小婷顽强地活了下来,揭露出影子组织的存在!

    弄清影子组织试图栽赃给绡纱夜总会的真相,接下来审讯组集中火力追查一件事:

    被他们活捉的我方五名特警,还有两名特工在哪里?!

    驾校教练、宠物医院老板和白酒专卖店店主众口一辞答道:不知道,真不知道!

    影子组织在润泽有两条管理线,蔡阿林只是其中一条。院内设伏时另一条管理线也参与了,本着风险分散原则,被俘的七个人当时就被转移到别处。

    等到大丁被活捉时,唯一的联络人蔡阿林落到鱼小婷手里,只得将他关押到仓库保管员家地下室,等待进一步通知。

    原来影子组织管理线也采取双线并行方式,白翎深吸口气,觉得事态愈发复杂了。

    作者:紧急通知:断更随时可能发生,为及时发布和沟通续篇等消息,请书友们尽快加微信号:s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