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推敲战法
    “嘿,我要是攻不下草海大营,到时候不用你们说,我自己让出前锋营的将令。”呼察冬蝉傲然娇叱道。

    诸将也便熄了再和呼察冬蝉争抢的念头,几将又瞧向洪钧。洪钧急忙叫道:“也别和我抢,还是郡主那句话,要是不服,咱们就在营前当着营中弟兄的面手底下见真章。”

    “大将军,不如让末将去吧。”袁骏并没有和谁争抢,沉声说道。

    袁骏沉稳,精芒内敛,帐下无人敢轻视,都齐齐望向李落,不知道李落是否会赞同袁骏讨令。

    李落摇了摇头道:“战必攻先,如此一来我才有颜面让营中袍泽随我一起冲锋陷阵。

    还有你肩上的担子也不轻,除了审时度势随机应变之外,你早年在太师帐下听命,自从我进了西府起你就一直在牧天狼营中,跟随我的时间不短,我信你领兵作战的才学,如果我出了什么事,北征大军由你来指挥,务必将来犯敌军驱回漠北。”

    “大将军……”

    “好了,诸位的心意我明白,恕我狂妄,战场上杀得了我的人怕是不多了,且看这一战是我斩杀的敌将多还是你等胜我一筹。”

    诸将见李落心意已决,劝阻无效也就只好作罢,心中感慨万千,这一战追随李落闯一闯鬼门关,也不枉到世间走上这一遭了。

    议定出兵之策,剩下就是点将。除了攻杀敌阵的三支骑兵各由李落、呼察冬蝉和洪钧三人率领外,其余十部领将分别为袁骏、班仲、习尤洪、关河、钱义、金屈卮、杜渐、桂显侯、应峰和曲子墨。

    其中牧天狼占了半数,官山大营及卓州附近抽调的将领占了半数,皆是勇猛善战之将。

    此来北府九死一生,敢来能来的都不是滥竽充数之辈,要是胆小怕死或者蠹虫贪财之辈,早早就打点了路子躲到别处去了,凑足这一十三将倒不算太难。

    点将分营之后并非就诸事完备了,剩下的事才更加耗费心力。

    诸将商议了大半天,无论是应变还是趁势,或者首尾兼顾都细细说了一遍。

    李落不厌其烦,数番推敲,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就算想的再是周到,到了沙场上瞬息万变,计划往往没有变化来得快。再者战场战机稍纵即逝,便是想到了,倘若抓不住也只能望之兴叹。

    说到最后,还是要看每营领将的造化了。

    一番推敲琢磨,反倒是李落、呼察冬蝉和洪钧三营的变数最少,所求者只要锋芒难挡就好。

    李落不说也罢,这般直来直去的攻杀的确很合呼察冬蝉和洪钧的胃口,两人一脸得意的瞧着苦颜肃容的众将,一点也不加掩饰,更不会在意诸将忿忿不平兼又诽谤的神色,反正只管杀敌就好,用不着记下那些个一瞧就让人头晕眼花的变化。

    诸事议定,大军修整待发。李落传下将令,这两顿饭营中有什么就吃什么,犒赏三军将士,不过却没说到了第二天满营将士,连同李落在内只能带三天的干粮上阵。

    营中上下将士欢呼,有酒有肉,酒虽少,但饭的确很是丰盛,只是到了明个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能笑的出来,不过那个时候木已成舟,除了杀敌求粮怕是也没什么好法子了。

    各营将领向麾下将士口若悬河的说着此战过后的赏赐,这可是大甘朝廷少见的大手笔,就算有人心生怀疑,但说这话的是当朝赫赫有名的定天王,谁会怀疑,也没道理怀疑。转眼间整个军营就沸腾了,营中兵将都红了眼,恨不得现在就出兵攻讨。

    上阵杀敌保家卫国那是学究里的老夫子骗人时说的玩意,营中的确不乏心存国和家的将士,但都是为了混口饭吃,有心搏个功名的也不在少数,不过多半还是想存些饷银,不敢说自个一定回得去,但至少让家里的亲人能在这个世道上活下去。

    这样的厚赏,活下来的将士自然有银子拿,而且死了的将士也不会薄待,除了抚恤银钱之外,斩杀草海敌将的人头依旧记录在册,如果不幸阵亡,这些钱财由后军点清,分毫不差的返回故里亲人手中,这便是了结了身后事,心中少了牵挂。

    以往军中时常有克扣军饷抚恤之事发生,但这次不同,定天王已传下了死令,凡军中有人故意克扣将士粮饷银钱者,杀无赦。

    这道将令是为了安抚不是出身牧天狼帐下的将士心思,如果是牧天狼营中的士卒就不会有这样的疑虑。

    在牧天狼,中饱私囊还不算什么,但倘若有人胆敢动将士用血换回来的饷银,不管什么来头,也不管克扣的银子有多少,十有八九难逃推出营门斩首的结局。所以在牧天狼,将士用心的多,用命的更多。

    群情激昂,人不轻狂枉少年,也许许多人从军的时日不短了,但能有这样张扬的时候还只是首次。

    有人唱起了军中的曲子,七嘴八舌之后渐渐混在了一起,不说音律,只觉得一股冲天而起的气势,似乎在抒发心中的乡愁和思念,似乎又在感慨世道不公,声嘶力竭中透着嬉笑怒骂,放纵一场,看看身边的人,下一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聚首了。

    李落静静的看着营中将士,轻轻的低声跟着吟唱起来,让身旁呼察冬蝉好一阵侧目咋舌。

    二十万大军,数数人头,就算杀个精光,战马一匹不留的都擒获下来,也不出二十万两银子,就让营中将士这般欣喜若狂,这些银子当真算下来尚还不及商正衙门贪腐一案亏空银两的零头。

    二十万两银子对于寻常人家而言的确是一笔想都不敢想的巨款,只是放在卓城里的富商巨贾眼中,这些钱都不足以伤筋动骨。

    都说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就是如此,而乱世之中的将士更加被人轻视,就算是营中有品级的武将,恐怕也未必有大户人家会愿意将自己女儿许配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