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十三鬼将
    白新晴哪里还会不明白,这是班门弄斧,徒然惹人笑话。白新晴脸色微微一变,急忙说道:“民女无知,请将军恕罪。”

    清秀将士摆了摆手,叹息一声道:“你不用这么怕我,营中将士救了你们就不会置之不顾,同为大甘百姓,你和我没有什么分别,暂且安心,明日就有人护送你们离开此地。”

    在白新晴愕然的眼神中清秀将士长身而起,扬声呼道:“来人。”

    只见两将急匆匆跑了过来,抱拳一礼道:“大将军。”

    “给这些被擒的百姓腾出些营帐让她们住下,再找些干净些的衣裳来,咱们自己穿的就算了,那味道实在是不敢恭维。另外传令桂将军和应将军,着令二人明日率营中将士护送百姓避开此地,先去阳关府一带,让府县衙门暂且妥善安置,等战乱平息之后再行回归故里。还有,每人发放二两银子的盘缠,”清秀将士顿了一顿,略一沉吟,接道,“三两吧。”

    “末将遵令。”两将齐声领命道。

    “白姑娘,晚间也许会有爆炸的声响,不妨事的,安心就好,只要我们还在,便不会让你们再遭劫难。”

    看着清秀将士和善中带着一丝腼腆的笑容,白新晴两人脑海中一片空白,没想到这个随意随和的将士竟然是位大将军,虽说两个女子对军营之事一知半解,但称得上将军的也许能找出一些,但冠以大将军为名的,一营之中绝不会有第二个。

    清秀将士轻笑颔首,捡起身边的长盒背在背上,一手持枪,一手收拾了吃完的碗筷,向大营一侧走去。不甚起眼,如果没有人叫破,任是谁也想不出这样一个人竟然是一位大将军。

    “两位姑娘,吃完了就早些歇着,晚间别出营帐。”两名将士甚是和善的说道。

    “将军,民女不知道该不该问……”

    左侧将士苦笑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别问了,回去歇着吧,日后你们自然会知道。”

    右侧将士回头看了一眼渐渐远去的清秀将士的背影,沉声说道:“民心不以军为苦,这是大将军的告诫,等我们哪一天为惨死的大甘百姓报了仇,那个时候再问大将军的名号吧。”

    白新晴二人百感交集,半晌说不出话来,只得先回了营帐。天渐渐暗了,夕阳落的很快,似乎也不愿看见千疮百孔的牧野军营。残烟还没有散尽,如山的尸骸仍旧堆在营外,大甘战死的兵将尸首已经收好了,怎也不能让自家兄弟死后不得安生,择一处风水好些的地方安葬,带着骨灰的却不多,谁知道下一刻自己还能不能活着。至于草海将士的尸首,趁夜挖个大坑埋了就是,换做是大甘将士,只怕草海兵将未必能有这般好心。天凉了些,尸体腐烂的没有盛夏时那么快,血腥味很重,但尸腐的臭味倒还好些,只是蝇虫秃鹫还是招来了不少,围着尸山打转,赶也赶不走。

    营中幸存的大甘百姓就在担惊受怕和委屈凄然中熬过了这一夜,前半夜提心吊胆,坐立不安,谁也不敢闭眼。好在每个营帐门口都有两个守夜的将士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虽是无聊,但听着说话声渐渐让帐中百姓安了心。

    下半夜,众女困乏难忍,刚刚闭上眼不久就被营中传来的厮杀声惊醒,一个个噤若寒蝉,求神拜佛的不在少数,只愿苍天怜悯,能让众人逃过一劫。还有几人祈求上苍降下神兵力士,附身在大甘将士身上杀敌,各种各样的许愿乞怜都有,让人听过之后既觉得好笑,又觉得无奈伤情。

    喊杀声来的快,去的也快,喧哗吵闹了一会,忽然间仿佛凭空消失了一样,四周安静的可怕。帐中女子一个个瑟瑟发抖,不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事,却又不敢出去查探,有胆子大些的女子跑到营帐边上掀开一道小缝隙向外张望,帐外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阴恻恻的极为渗人。

    过了好久,就在一众女子险些要被吓疯的时候,帐外又传来守卫将士的说话声,依旧还是那般闲闲散散,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一般。

    固然这些女子心中生出了十二万分疑问,但帐外有人守夜,至少是说大营并没有让草海恶贼夺了回去,眼下还是安全的。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出了营帐一看,惊呼声此起彼伏,诸女睁大了眼睛望着身处之地,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几乎以为是在梦中。除了身后诸人出来的营帐,眼前诸女能看见的,除了两支大甘骑兵外什么都没有。昨天还在的草海军营,那些数不尽的营帐,如山的尸体都不见了,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

    就在诸女错愕失神之际,两将策马而来,环目一扫,一名英气逼人的年轻将领沉声问道:“多少人?”

    “回应将军,共计两千七百一十二人。”

    “好,给她们每人准备三两银子的盘缠,少时动身,前去阳关府。”

    “末将遵令。”将士领命行事,有条不紊。

    两员将领聚在一起说着什么,没有看见身后这些大甘百姓敬畏害怕的眼神。此去阳关府之后,掖凉州便流传了一个传说,草海大营一夜之间消失了,还有那些宛若鬼神一样的大甘将士,似乎是从不属于这方世间的地方借来的天兵鬼将。一时间,涧北城以南,便开始流传起十三鬼将的传说,这十三个鬼将带着从地府中借来的鬼兵鬼卒,可以日行千里,夜行万里,四处索草海敌寇之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流言传的沸沸扬扬,战乱之中,百姓颠沛流离,这些传言便如生了翅膀一般,不单是在掖凉州,鄞州、秦州,昆江对岸的卓州也听得见了。

    而这十三鬼将之首的李落并不知道自己如今又有了一个新的名号,那天夜里,草海残军果然不出所料杀了回来,正中大甘诸将下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