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斗兽场
    那个还没有打开牢门的石牢之前,只是不知道让李落过去有什么用意。

    英挺男子眉头一皱,不满说道:“扎卡,这个小兄弟还只是新来,你让他过去不是白白送死么?”

    “哼,会说蒙厥话难道就是你们蒙厥的人?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能不能活下来还不一定。”

    李落见诸人惊惧的模样,心中一沉,低声问道:“那间石牢中到底关的是什么?”

    英挺男子嘴角微微抽搐,沉重说道:“一会你就看到了。”

    英挺男子一番回护,让扎卡暂时熄了让李落孤身离众的念头,不过神色并不友善,不过是看在英挺男子的面子上罢了,若是一会出了什么变故,李落不会怀疑,此人定会第一个将自己置于人前。

    李落没有回身,只是后背却有几道嫉恨的眼神,委实何苦来哉。不过倒也看得出来这个英挺男子在此行诸人中颇有地位,看似只在扎卡之下。

    吱咯一声,几人对面的牢门动了一下,撩动了山腹之中众人的心弦,不管是上面的人还是下面的人都是如此。看台上只剩下窃窃私语,没有人高声喧哗,无数只眼睛都紧紧的盯着那间石牢。与头顶众人的兴奋狂热不同,李落周身数人固然也在紧紧的盯着缓缓打开的石牢牢门,只是神情却极为紧张惊惧,紧贴李落的几人身上都传来颤抖之意,实难想象这间石牢中到底收押了何等凶兽,能让人惧怕成如此模样。

    牢门大开,石牢内没有声响,时间一息一息的过去,格外漫长,也格外折磨着此刻山腹最底处众人的心神,便是李落也被身旁诸人紧张的心绪所引,神色渐渐凝重起来。

    约莫半盏茶的工夫,一个歪歪扭扭的影子从石牢中半走半爬的出现在众人眼前,看台上惊呼连连,有一种扭曲的快意。

    一个,两个,三个,一直到第八个才止住身形,石牢牢门又再缓缓关上。单以数目而论,比李落这侧少了一个,不过显出踪影的模样却让李落心中一凉,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八个身影,有高有低,有壮硕亦有细弱,身无寸缕,浑身上下长满了长毛,乍一眼望去便如人形猿猴一般,身上的毛发有黑有白,亦有黑白相间的颜色,自然不少了灰黄之色。若是毛色稀奇倒还好说,只是这些毛发上却沾着不少血迹,大多都凝成了黑紫之色,灯火映照下分外可怖。

    人形模样的怪物脸上也长满了长毛,比身上的短些,有些脱落,东一撮西一撮,露出毛发下猩红的皮肤,望之可憎。浓密毛发下的眼睛也是猩红一片,看不见瞳孔,只有血色茫茫。

    李落双目一紧,石牢最底不过数十丈方圆,在这些人形怪物踏出牢门的瞬间,就算李落诸人离得远也能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这些人形怪物刚从石牢中出来,似乎还有些茫然,不过待看见场中另一侧的李落诸人,一个个便耸动着鼻子缓缓靠了过来,仿佛面对的是可口的饭菜一般。

    扎卡怒喝一声,声势倒是足够了,不过怎么瞧都有些色厉内荏的意味。

    人形怪兽缓缓逼近,扎卡众人随之缓缓后退,不多时就退到了岩壁下,避无可避,退无可退。

    扎卡眼中闪过一丝狠色,转头厉喝道:“都别怕,怕了就是死路一条。”说罢啐了一口,骂道,“没卵蛋的种。”

    这一句扎卡并非是呵斥李落,而是李落身后那个纤细瘦弱的男子,却被人形怪物吓得牙齿咯咯作响,双腿发软,尿湿了裤子。

    众人背靠岩壁做出防御姿势,扎卡和英挺男子站在人群最前端,虎视眈眈的盯着靠过来的人形怪物。李落原本是在人群中间,却在后退中被人推搡了出来,此刻身处左侧最外。推李落的几人中旁人李落没有在意,只是一只手中还攥着石块,此间除了羸弱男子之外再没有其他人了。

    退到穷途末路的境地,不单要防备这些异类,还要闪避从头顶落下来的杂物,诸如酒坛、口水之类。李落抬头望去,只见顶上人头攒动,指着李落几人破口大骂,虽是夹杂着许多李落不解其意的话语,不过想来必是不愿看着李落诸人龟缩在一起,不敢出去和这些异鬼一决生死。

    这是一处斗兽场,只不过斗的是人命。

    人形异类越靠越近,口中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还有形似化脓的口水流了出来,倘若是心性胆小之辈,多半看上一眼就会腿脚发软,站不起身来。

    扎卡不停的怒吼着激励身边众人,虽不知道这些异鬼有什么厉害之处,不过倘若形单影只,怕是不出片刻就要被这些怪物撕成碎片。

    扎卡的怒吼稍稍减缓了人形异类的步伐,不过只是昙花一现,不出数息,这些异鬼便又踏了过来。除了李落,每个人脸上都渗出冷汗,夹杂着一股骚味,此际湿了裤子的不单只有那个瘦弱男子。李落神情幽冷,背上当关还在,鸣鸿刀自然也在其中,倘若擒出鸣鸿刀,斩杀这些似乎没有神智的异鬼并非难事,只是李落心头不知何故萦绕着一股奇怪难辨的心绪,一时间不愿狠下杀手,将这些异类格杀当场。

    一个身躯庞大的人形异类忽然直起了身形,朝着岩壁下的几人怒吼一声,李落眼神微微一凝,在人形异类张开的血盆大口中李落真真切切的看到人的牙齿,不会有错,这些异类怪物赫然是和李落一般无二的人,只是不知道怎会变成现今这个模样,神憎鬼厌。

    吼声刚起,几个人形异类便即扑了过来,口中呼喝有声,张开双臂,凶狠的扑向扎卡和英挺男子。扎卡不甘示弱的迎了上去,与一个人形异鬼战成一团。英挺男子也接下一个人形异鬼,脸色凝重非常,出手狠辣迅捷,身手看似还要胜过扎卡一筹。

    李落这侧暂且没有异鬼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