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护她周全
    我们草海姑娘向来就是这样,敢爱敢恨,不信你问他。”吉布楚和一指李落,振振有词的说道。

    李落眼皮一跳,眼角扫过钱义似懂非懂的神情,好一阵无语,自己与吉布楚和清清白白,倒让她说的这般不清不楚了。

    不过李落没打算让吉布楚和再说下去,说得多了,无风都会起浪。

    “钱义,抛开之前恩怨不说,如果酒娘姑娘你只是初见,你觉得她如何?”

    钱义沉吟不语,酒娘脸虽然还转在另一边,不过却已经竖起了耳朵仔细聆听,让吉布楚和好一顿暗自诽谤,真是脸皮薄,自讨苦吃。

    许久之后,钱义才沉声回道:“她很好。”说罢微微一顿,有些赧然的接道,“我配不上她。”

    酒娘回过头来吃惊的看着钱义,只见钱义歉然一笑,有些无奈,又有些莫名的感激。

    李落阻住吉布楚和的质问,轻轻一笑道:“这并非敷衍之词,想必酒娘姑娘已经知道我二人的来历,出身行伍,一生戎马,说不定哪天就会战死沙场,就像现在,往生崖外的数万大甘将士皆是我们的同伴,后有追兵,虽说到不了朝不保夕的地步,但也凶险非常,有些时候,我们这些人没有喜欢一个人的资格。而且,现如今大甘与草海交战,姑娘出身草海,我们却是大甘将士,你会喜欢一个手上沾满草海族人鲜血的南人么?”

    “草海是草海,往生崖是往生崖,他们不是一回事。”酒娘倔强的说道。

    “那就好。”李落看了一眼还没有从震惊中醒过神来的钱义,和声说道,“不管日后怎样,我们都要多谢酒娘姑娘,姑娘光明磊落,至少我们也该坦诚相待。不过世间情字,从来都是强求不得,我们对你所知不多,你对我们也知之甚少,这样吧,等出了往生崖,你可以留在营中一段时间,看看我们到底是什么人,如果在这之后你还喜欢他,他也喜欢你,那结一段良缘最好不过了。如果不喜欢,我们也不会强留姑娘,到时候任凭姑娘去留。”

    酒娘看了一眼吉布楚和,一时还没察觉到李落话语中的其他含义。吉布楚和微微点了点头,倒也觉得这个法子还算差强人意。

    “好。”酒娘干脆的应了下来,该说的话,不该说的话都说了,反而没有起先扭扭捏捏的的羞涩模样。

    “钱义,酒娘姑娘到了营中之后你要多加照应,她在往生崖护你周全,到了外头,你便要护她周全。如果人家姑娘不喜欢你了,到时候莫要纠缠。”李落含笑说道。

    钱义此刻脑袋里还有些发蒙,哦了一声,呢喃自语,将信将疑的说道:“怎么可能会喜欢我?”

    酒娘盯了钱义一眼,果然是个榆木脑袋,李落说的一点也没有错,不过还是轻轻说了一句:“那把剑。”

    “剑?什么剑?”钱义一脸茫然,不知道酒娘说的剑是什么。

    李落心中一动,想起从黑水脱险之后遇到的那处山洞,两人曾在那里偶然发现一把神兵利器,形如子母日月剑。李落两人被擒后这把剑就不知踪影,如今看来,酒娘和这把剑定有什么隐秘的关系。

    酒娘看了钱义一眼,皱了皱眉头,轻声说道:“以后我再告诉你。”

    “嘿嘿,嘻嘻。”吉布楚和促狭的笑声着实让酒娘不自在,还是李落解了围。李落拍了拍钱义肩头,笑道:“情字一事外人无法插手,凭本心就好。不过缘来缘去,也许有时候就在旦夕之间,切莫等到错过了才追悔莫及。”说罢,李落自嘲一笑道,“说起来还是我食言了。”

    “咦,怎么?”

    “当初我曾对酒娘姑娘说过此生莫要再见,是我孟浪了。”李落温颜回道。

    酒娘一愣,连忙摇头,轻声说道:“是我不对……”

    “好啦,什么对不对的,这不就是皆大欢喜么,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吉布楚和甚是大气的说道。

    李落摸了摸鼻尖,暗自失笑,这好像和吉布楚和没有太大的关系吧,再说这句话也该李落说才对。当然李落不会出言纠正,约莫说上一句,吉布楚和会想出十句百句的说辞来。

    “不过,我的确有一件事要问酒娘姑娘。”李落神情一整,肃容说道。

    看着李落郑重其事的模样,显然有什么事关重大的疑问,钱义也回过神来,凝重的望向李落。

    李落轻咳一声,平声说道:“酒娘姑娘第一眼见到我们两人,为何会对钱义一见钟情,莫非钱义的模样要比我好看么?还是说难道真的是因为一把剑?”

    钱义呆若木鸡,酒娘更是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只有吉布楚和的脸颊不停的抽搐着,李落如此郑重其事竟然问出这么一句,委实让人惊掉了下巴。

    良久之后,酒娘才扑哧一声娇笑出声,百媚丛生,让钱义这块榆木脑袋也看花了眼。好像这个人也没有那么不好相处嘛,酒娘掩口轻笑,眼神里少了几分生疏,多了几分惬意。

    桌间尴尬的气氛被冲淡了许多,吉布楚和嗤嗤娇笑,眼冒金星般瞧着李落。只要事不关己,钱义的眼神就灵动了许多,瞧瞧李落,又看看古里古怪的吉布楚和,一副道貌岸然的忠厚模样。

    酒娘巧笑嫣然,心里的枷锁卸去了许多,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恢复了几分当日的神采。只是好景不长,酒娘忽然想到什么,脸色一黯,笑容僵在脸上,有些萧索的说道:“可是,还不一定能离开往生崖……等等,刚才你说过什么?”酒娘猛然惊醒过来,看着李落惊呼叫道。

    吉布楚和冷哼一声,极是不满的说道:“你呀,一路过来就跟丢了魂似的,这会才想起我们说了什么吗?羞不羞。”

    酒娘俏脸一红,难以置信的看着李落与吉布楚和。钱义尚还不知道黑山引的秘密,亦是好奇的看着李落。

    “不过话要说在前头,这可不算聘礼。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水刃山,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