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同往幽州
    比起钱义诸人的冷眼,斛律封寒倒是洒脱的很,抱臂含笑,腰间长刀松松垮垮的摆在一旁,示意自己并无恶意。泊肃叶斜斜靠在旗杆下闭目养神,听到李落出来的声音,只是微微睁眼瞥了一眼,便也不再留意,倒是斛律封寒抱拳一礼,笑道“王爷,许久不见了。”

    “还好,不算太久。拨汗呢”

    “去那边了。”斛律封寒一指左侧一处营帐,笑道,“能让拨汗这么生气的,天底下怕是只有王爷一人了。”

    李落摸了摸鼻尖,和声回道“这是称赞”

    “反正不是什么坏话。”

    “又要北上草海,这一次你我是敌是友”

    “我只是一把刀,不分敌友,王爷与拨汗是友,那我便也是友。”

    李落展颜一笑,道“看来你我很难是朋友了。”

    泊肃叶猛然睁眼,冷冷的看着李落。李落微微一笑,看着钱义说道“酒没有喝完吧,取两坛来,送给斛律将军他们。”

    “属下遵令。”

    “却之不恭,那就多谢王爷美意。”斛律封寒笑道。

    “好说,请告诉拨汗一声,歇息半个时辰,我们往幽州去。”

    “王爷不多歇歇”

    “不了,人都齐了,早些去,早些回,再者说了,不是时日无多了么。”李落微微一笑,看了看微微变色的斛律封寒,自去朝中使臣的营帐商议北上诸事。

    下一处停留之地,幽州,华海。

    去三章府的这一路谷梁泪走的很不痛快,身边莫名其妙的多了这些人,虽说她们好似都很有眼力,规规矩矩,有事无事的也不会在谷梁泪眼前晃荡碍眼,但总归是心里的一根刺,拔也拔不得,留也留不得,格外叫人心烦。

    到三章府的这段路程多丘陵,地势起伏不定,没有险山,没有恶水,田垅分明,层层叠叠的,水清山绿,花红鸟鸣,再添上几头黄牛和几个蓑笠翁,确确实实是一副顶好的田家小憩图。到了这里,谷梁泪的心绪才好了些,脸色渐柔,微露喜色。

    一行诸人各怀心思,谷梁泪心思聪慧,虽然没有挑破,但也能猜个八九,归根就里都在柔月身上,让谷梁泪好奇的是便是到了如今之时,柔月依旧没有完全信任李落,向李落隐瞒着什么事,或者身在一个更大而且更加隐晦的棋局当中,柔月到底想要的是什么,谷梁泪暂且没有想明白。说谷梁泪没有想明白,倒不如说谷梁泪不愿多想,前日,柔月不该让那书生和左姓大汉留下来的,便是这一留,在谷梁泪与柔月之间生了芥蒂。谷梁泪偶尔会多瞧一眼那个看样子已经忘了身处困境,只会对着美景摇头晃脑,吟诗赞美的书生,源在柔月,结在书生。

    柔月的心思谷梁泪并不想知道,只是李落让她将柔月平安的送到盟城交给琮馥,谷梁泪便送了,至于言心和那个自称皖衣的姑娘,谷梁泪固然吃惊,却也无惧,相处的好当然最好,交恶也没什么关系,总不能强求什么人都是友非敌。这般心思本是寻常,但面对着江湖上最顶尖最神秘的两个地方出来的传人,实则很少有人能如谷梁泪这样淡然处之。谷梁泪自己没有觉得什么异样,却是仓央嘉禾心细如发,多会留意一举一动自然而然的谷梁泪,这才肯定谷梁泪当真未曾将言心和皖衣放在心上,仓央嘉禾不免暗自诧异,这位出身红尘宫的大甘王妃,如果不是目空一切,那就的的确确不能等闲视之了。

    言心救下的紫衣女子业已醒转,醒来之后脸上的迷离之色一扫而空,整日沉默寡言,冷若冰霜,只有言心和她说话的时候才会稍解脸上的戒备之色。重泉好奇心很重,偷偷跑到左姓大汉和书生那里打听了几次,刚开始两个人闭口不谈,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过实在耐不住重泉的孜孜不倦和旁敲侧击,左姓大汉只好告诉了重泉始末。原来这紫衣女子近三年来在江湖上很有些名气,被江湖中人称之为雪神仙子,与天一堡景余琼并列为好事之徒列出的江湖七美当中,排名犹胜景余琼,位列第三。这位雪神仙子名叫古丽苏如,出身西域大雪山,似乎是个名不见经传的门派,至少重泉就没有听说过,难怪那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重泉就觉得这个古丽苏如好看是好看,模样怪怪的,直到此刻才明白古丽苏如不是大甘人氏,而是有着西域异族血统的外乡人。

    一个行走江湖的女侠,还是个单身漂亮的妙龄女侠,不用想就能知道这一路上会碰到多少觊觎的眼光,尤其是三章府这样有天无法的地方。古丽苏如一向谨慎,自己这幅容颜是自己行走江湖的一件利器,称之神兵也不为过,但是很多时候也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很大的麻烦,所以古丽苏如一向很小心,但是再小心也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等到古丽苏如察觉出来之后中毒已深,而且中的还是历来被江湖中人最不齿的淫毒,下毒之人其心不言而喻,就是为了劫色而来。

    古丽苏如一边御敌,一边伺机逃走,不过下毒的人是个中老手,封住了古丽苏如逃往三章府的方向,慢条斯理的将古丽苏如赶往深山之中。进了山,失身事小,能否再活着出山也难以预料,别看江湖上这些淫徒之辈贪花好色,更有甚者还以怜花自居,一旦发泄了兽性,下手狠毒犹胜旁的凶徒大盗,在他们兽欲之后,这些美丽的皮囊还不如鸡犬诸物,至少还能果腹驱寒。

    就在古丽苏如迷失在淫毒之中,万事皆休之际,书生和左姓大汉从天而降,确切的说是左姓大汉从天而降,解古丽苏如之危于倒悬之中,拦住两个正要淫辱古丽苏如的歹人。一番争斗,古丽苏如神智已失,不知道自己的救命恩人其实应该是左姓大汉,而那大汉也没打算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