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九十章 袁骏领兵
    “此次出兵三将以袁将军为首,诸位可有异议?”

    袁骏知兵善战,能守能攻,若论全才,在牧天狼军中竟仅次于李落沈向东云无雁三人,若假以时日,迟立也能一较高下,不过眼下而论,却还是稍逊袁骏一筹。

    三将以袁骏为首亦是情理之中,不过邝立辙成名时久,却不知会否有什么想法。

    邝立辙见诸将瞧着自己,哑然失笑道:“都是自家弟兄,难道你们还不放心我。

    大将军,沈先生,云帅,尽管放心好了,末将知道轻重,如果想和袁将军争功,也是在沙场之上,末将无异议。”

    李落轻笑颔首,望着呼察冬蝉,温颜唤道:“郡主。”

    呼察冬蝉正在盘算如何行军,很大气的回道:“这有什么,凡事我多和袁将军还有邝将军商议就是了,再说我还有星宿剑呢,若要出兵,让给我最好不过啦。”

    李落一愣,摸了摸鼻尖,让呼察冬蝉手握星宿剑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呼察靖急忙喝道:“星宿剑非同小可,不要鲁莽行事。”

    呼察冬蝉出奇的不曾辩驳,嗯了一声。

    沈向东哈哈笑道:“郡主蕙质兰心,不会出什么事的。

    不过要记得,为将者,谋定而后动,若动,就要有雷霆万钧之势,此乃将军授命郡主前往卓州本意。

    郡主得圣上眷顾,又有太后钦点赐福,卓州行事方便之处犹在袁将军和邝将军之上。”

    “多谢先生指点。”

    “大将军,袁骏若去卓州,漠下城该由谁固守?”

    “云将军怎么想?”

    云无雁看了帐下诸将一眼,沉声说道:“迟将军。”

    迟立眼睛一亮,跃跃欲试,李落和沈向东点了点头,李落看着迟立,和颜说道:“迟将军?”

    “城在人在,城亡人亡,末将定不辜负大将军。”迟立朗声回道。

    “好,漠下城就交给你了。”

    “末将遵令。”

    诸事议定,李落看着云无雁,沉声说道:“先是东府平乱,再加之卓州立营,刘将军远在鹰愁峡,周将军驻守新野,牧天狼四散天下各处,贯南大营不过十余万将士了,云将军,呼察将军,石将军,丁将军,狄州就托付给几位了。”

    云无雁长笑一声道:“大将军,倘若狄州丢一城,末将提头来见。”

    李落轻轻摇了摇头,含笑道:“这倒不用,失个一两城,未必是件坏事。”

    云无雁一愣,转念醒觉过来,极是佩服的看着李落,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行军诸事安排停当,众将领命自去各营传令安排,三日后启程。

    漠下城等迟立到后,袁骏即日动身,邝立辙与呼察冬蝉在天水州相候,聚齐之后一同前往卓州。

    宫中禁军不日将至天水州,随牧天狼诸部入卓州,接应沿途诸事。

    待众将离去之后,沈向东看着李落,沉声说道:“老夫有一事想和将军商议。”

    “先生但说无妨。”

    “军中练兵皆以骑兵为重,但骑兵诸营粮草战马消耗极大,粮草暂且不论,单是战马便有些左支右绌。

    军中战马这几年征战下来俱有损耗,朝中划拨的要么老迈不堪,要么不堪大用,往往只有十之四五。

    这在大甘诸部之中也算是很好了,西戎每年都进献战马,但只怕不是长久之计,狄州马场刚具雏形,不过要想得良驹,还须个三两年。

    老夫想回錾既然开了商阜,不如多做些战马生意,留备日后不时之需,再者营中骑兵操练或许可慢上一些,欲速则不达,也好让将士和战马调养一番。”

    李落仔细聆听,抬头看了沈向东和云无雁一眼,笑道:“先生和云将军早有此意吧。”

    云无雁尴尬一笑,轻咳一声道:“大将军不在时军中诸营练兵都是很苦,没有大将军军令,末将不敢妄言,只怕各营领心高气傲,有心较力,有些过犹不及了。”

    李落清朗笑道:“我或有几分兵谋,但军中张弛之度不如你们,有先生和云将军这样说,不会差的,若我不在营中时,先生和云将军酌情行事即可。”

    “末将遵令。”云无雁心中一热,沉声应道。

    “留二位在此是为了巡检暗探一事,三日后我和沈先生一道东行,天干诸组还要先生照拂,不过战场上难有万全,沈先生,云将军,今日我将枢密院暗记交予两位,若我不在,两位可凭此密记与卓城巡检司接洽,暗中行事。”

    沈向东和云无雁接过暗记,仔细看罢,随即毁去。

    此记倘若落在敌党手中,势将酿成大祸。

    “这次去东府,初阳州南下便是苍洱州,沈先生,可要去看一看?”

    沈向东脸色一变,略微抽搐,望向李落,只见李落目光澄澈,坦然相望。

    沈向东苦笑一声道:“将军何苦迫我。”

    “李落言语无状,请先生见谅。”

    沈向东叹了一口气,怅然说道:“一切随缘吧,老夫不愿强求。”

    李落微微一笑,不再多言。云无雁岔言道:“东府之事会否与宋家有关系?”

    “不好说,不过圣上传旨让牧天狼东去东炎初阳两州,恐怕其中少不了宋家推波助澜。”

    “这道圣旨,嘿。”云无雁话到唇边又咽了下去。

    李落哈哈大笑道:“皇上信我牧天狼,自然怨不得再信别人,便依了先生方才之言,一切随缘吧。”

    朗日,碧空,远山如黛,绿叶含霞。

    栅门,刀斧,烽火毒烟,残肢断节。

    山中山谷,碧幽葱葱,山崖仞而秀,似是两只手臂,将臂下山谷拢在怀中。山谷虽不大,除了斑驳陆离的秀美,却是险要出奇。只有一条小道可通山谷内外,山道崎岖不平,谷中高出谷外不少,咽喉之处立有一个栅门,隔开了内外,谷外还算宽阔,咽喉处却是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地。

    原本秀丽如画的幽山静谷,此时栅门处星火点点,草木深绿,火未燃起,带出滚滚浓烟,映得这诗情画意一片惨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