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八章 李落故交
    巡检一事自从李落下落不明后就乱成了一团,李落不在朝中,巡检一途遇到了不少阻拦。

    杨万里和章荣政不敢锐意从事,虽有巡检,但还没有向朝中禀报。

    章荣政韬光养晦,游刃其中,杨万里秉性耿直,这段日子得罪了不少人。

    好在李落余威尚在,监法司对巡检司也颇多照顾,外有牧天狼诸军遥遥呼应,就算磕磕绊绊,一时半刻还没有刀光剑影。

    不过李落如果回来的再迟些,恐怕就不好说了。

    李落重入中书令衙门,首要之事命杨万里和章荣政报上巡检奏章,一旦贪赃枉法的事证据确凿,即刻传书监法司,按罪论处。

    狄杰受命太师,没料到卸甲归田之时还摊上这么大的权责,暗地里没少责怪李落。

    不过狄杰心在朝堂,老骥伏枥,如果有巡检司报上来的案卷,都细细查看,不敢有半点疏漏。

    监法司中还有太傅凌疏桐和大理司卿聂奉鸿,只是这两人都藏在狄杰身后,极少出面。

    凌疏桐还好些,位尊三公之一,加上又是中书令掌令之人,平日里公务确实繁忙,有借口可找,但聂奉鸿畏手畏脚,惹得狄杰盛怒,好一顿斥责。

    大理司原本就有监法之职,等看到巡检司呈上来的结党营私、贪赃枉法的奏章,惹得狄杰火起,指着聂奉鸿鼻子骂了起来。

    聂奉鸿有苦难言,唯唯诺诺,不敢有半分异色。

    李落翻出巡检司传上来的案卷,入目触目惊心,朝纲不正,百姓朝不保夕,李落虽然心中已经有所准备,不过看在眼中亦不住的倒吸凉气。

    当日明言巡检有四,行伍首当其冲。

    可是如今看来,不单只是行伍之中,州府官衙、巨贾豪强,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牵一发而动全身,巡检一途举步维艰,只有到真正要做的时候才能感觉到其中的艰难。

    不过既然立了巡检司,李落也不愿就这样半途而废,能做一事就能给天下百姓多一分公道。

    案卷之中也有牧天狼天干地支二十二组报来的消息,与杨万里和章荣政探查的事遥相呼应,大同小异。

    不过官场中的尔虞我诈,剥丝抽茧之事确不是牧天狼所长,比起章荣政私下整理出来的头绪还要差上些许。

    好在行在暗处,处事不必枯守规矩,也能探知一些表面功夫下的文章。

    此次李落东海遇险,牧天狼明处纹丝未动,兵权皆归于万隆帝,没有得到万隆帝圣旨之前,牧天狼诸军没有分毫异动。

    李落暗暗松了一口气,身处卓城,实在风尖浪口之上,牧天狼此举恰巧应了李落本意。

    李落回返卓城数日后牧天狼才传来密报,当日李落出使东海,牧天狼诸部明处未动,但暗地里有些布置,在漠上城与蒙厥骑兵过了几招,战事似乎不甚有利,失了一两座小城。

    战报告急,西域草木皆兵,万隆帝再是不愿勤于朝政,这等事关朝廷兴亡的大事也要关心关心。

    引得不少人思虑都放在了西府一带,朝廷更是留心李落行踪,只盼李落早日回来重振西府军威。

    不过等到李落回城的消息遍传天下,这战报便和缓了许多,失守的城池又再夺了回来。

    李落看在眼中暗自失笑,好一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计谋,沈向东与云无雁的才能俱可堪大用,只是平日里李落名声过盛,两人反而不甚起眼。

    军中传信还有一事,李落瞧在眼中一时还猜不透,沈向东言道得高才相助,还是李落故交,只是没有说姓名。

    李落仔细想了想,猜不出是哪一位故交仗义援手,不过见沈向东卖了个关子,也就一笑置之,能得沈向东赞誉总归是不会错的。

    中书令中,李落上奏朝廷,有意重建大甘水师。

    当日东府所见所闻,李落据实禀报,论功行赏,给足了顾陆两家面子,顾惜朝的名字也放在了上奏万隆帝的奏折中。

    如今李落起意重建水师,顾陆两家自然暗中帮了李落一把,算是还李落一个人情。

    万隆帝听到东府官衙虚报水师数目,贪图朝廷军饷,龙颜大怒,借顾惜朝此番有功,命顾家彻查此事。

    无意间将顾怜影绑在李落这艘船上,却让李落始料不及,不过现今之时有利而无害,乐得做个顺水人情。

    顾怜影虽说不见得诚心相助,不过万隆帝正在气头上,也不敢拂了帝君的兴头,躬身亲为,省了李落不少工夫。

    水师重建是一件大事,万隆帝虽说没有什么常性,不过此事交给了李落督办。

    朝堂上下议论纷纷,谁人出任水师都统众说纷纭,连着数日在朝中争论不已,都不想让李落独美,执掌大甘精锐牧天狼之余,又再插手水师之中。

    李落不言不语,冷眼看着朝中重臣争权夺利,似乎有些置身事外的打算,看在旁人眼中倒有些莫测高深的意味。

    朝中诸派争论不休,太师太傅没有表明立场,大甘六大世家中除了唐宋两家不见踪影外,其余四家都奔走谋算。

    后宫之中,万隆帝耳旁自然少不了枕边风,左右摇摆不定,今日有意此人,明日又换成了另一人。

    每逢如此,李落只好诚颜应下,不过没有奏请万隆帝下旨,暗中揣摩宫中权利脉络。

    朝堂上百官份属不同,宫中几个皇子隐身在后,各有喉舌在朝堂上激昂陈词,谁也不愿弃之不顾,只是大甘水师向来积弱,仓促间确实找不出一个可用的水师将领。

    也不知道是谁暗中运筹,半月之后,虞子略的名字终于出现在李落手中的奏章中,李落执意不允,作势欲在大甘军中搜寻一个良才出任水师都统。

    李落如此做法,引得不少谏官搬弄是非,群起攻之,传言李落用人唯亲,后宫中也多有诟责。

    李落暗暗好笑,只是心中却也无奈的很,戍守一方的整军卫国之事,竟然只是朝堂上这些皇亲国戚、百官重臣搏权争利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