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四十二章 与我一战
    唐众一惊,莫非唐潇如此模样是老祖授意,一时不好多说什么,恭敬应了一声。

    “七叔,王爷确有要事,不是……”唐梦觉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唐潇冷喝道:“大人说话,小辈插什么嘴。”

    唐梦觉脸色一变,强压下心头怒意,垂首不语。

    李落瞧了瞧佛堂中几人,唐潇张狂,方才引众人进来的唐家九叔公一脸漠然,冷淡的很,唐家老祖仿佛入定一般,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李落淡然一笑,心中生出一股傲然之意来,朗声笑道:“前辈邀见本是大事,只是晚辈记挂的事关人命,不敢耽搁,如有得罪之处,晚辈日后定当上门请罪。”说罢恭敬一礼,长身而起,便欲离去。

    唐家老祖没有应声,此刻动也没有动上一分。唐潇冷叱道:“小辈无礼!”

    “唐潇。”唐众霍然站起身来,寒声喝道,“佛堂重地岂容你撒野,我是唐家家主,唐家的事还由不得你指手画脚,退开。”

    唐潇大笑道:“你这个家主的名号未必能让我信服,是你又如何?”

    “你!?”唐众怒气渐盛,苦于唐家老祖喜怒不知,若不然只怕就要出手教训唐潇了。

    李落轻轻抬了抬手,唐家家事不该李落说三道四,不过唐潇咄咄逼人,李落也有些不耐烦,清冷说道:“我在这里,唐前辈想说什么就说吧,在我眼中,唐家家主的确是唐众前辈,如果不是今日前来唐府,我还不知道世间有唐前辈其人。”

    唐潇杀气一显,冷冷说道:“好狂妄的小辈。”

    李落轻轻一笑,淡淡说道:“说晚辈狂妄的人多了,想必晚辈当有这个狂妄的资格。”言下之意却是唐潇的狂傲之态不知所云。

    唐潇脸色一寒,冷声说道:“听说你师出魔门枯寂岭?”

    “这个江湖中人多是知道的。”

    “你承认就好,魔门中人奸诈无耻,堂堂大甘皇子与奸险小人为伍,岂不叫天下人耻笑?”

    “那又如何?”李落淡淡一笑道。

    唐潇脸色数变,李落戎马半生,也经历了不少风浪,眼下境地还不够让李落进退失据,喜怒于色。

    “哼,练就大罗刀的人心性能好到哪里,你出身皇室,为祸更烈。”

    “原来如此,前辈看来对魔门素有成见,不过说的也是,晚辈自修习大罗刀以来,杀人无数,就算同宗长辈也有丧命我手的,若说奸险,晚辈倒还反驳不得。”

    “你还算有些担当。”

    李落哈哈一笑道:“我既然已经练成大罗刀决了,难不成前辈还要废我的武功么?”

    唐潇一滞,阴冷瞧着李落。

    李落洒然接道:“前辈言语讥讽,想来和枯寂岭有什么过节,不用遮遮掩掩了,晚辈既然师承枯寂岭,自当该有担当才是。”

    “好,明人不说暗话,我的左臂就是被端木恶贼所断,既然你承认师承枯寂岭,今日我就要再领教领教大罗刀法。”

    唐众眉头一皱,冤有头债有主,和端木沉舟的仇怨牵连到李落身上,实属不智,倘若李落只是寻常江湖中人也就罢了,碰巧还是权倾朝野的大甘皇子,如此做法,置唐家于左右为难之中。

    随即沉声喝道:“唐潇,你技逊端木,输了就是输了,这样纠缠岂是唐家中人该有的模样,传出去平白惹人耻笑。老祖,此事万万不可。”

    唐家老祖没有说话,唐潇只当作没有听见,冷声喝道:“你敢不敢应我一战?”

    唐众脸色阵青阵白,纵然再好的涵养也难忍唐潇如此放肆,厉声喝道:“好,既然你不把我这个大哥看在眼里,不如就先和我一战,胜过我再领教王爷刀法不迟。”

    “众儿。”唐家老祖突然扬声唤道。

    “老祖。”唐众压下心头怒气,平声应道。

    “潇儿邀战,是他和枯寂岭的过节,你插手做什么?退下吧。”

    唐众心中一寒,唐潇这样恣意妄为看来确是唐家老祖授意无异了。

    李落淡淡一笑,难怪见到唐潇进来时唐众父子面有异色,原来还有这番江湖旧事,随即和颜望着唐众,轻声说道:“多谢前辈美意,自古父债子偿,也不是没有道理,既然要战那便战吧。”

    “好,的确有大甘皇子的傲气,我也不占你便宜,这里有两把刀,你任选一把,省得说我借兵刃之利。”唐潇似乎有些担心李落反悔,疾声喝道。

    堂中老者从屋外取来两把精钢长刀放在两人身前,外表看来一模一样,只是寻常利器,看来一早就放在这里了。

    “你先挑一把,我们出去外面切磋切磋。”唐潇傲然说道。

    “不如就在这里吧。”李落轻声说道,翻手一引,地上一把长刀突跳而起,窜入李落手中。

    唐潇瞳孔微微一紧,冷声说道:“擒龙引凤?难怪有这般傲气。”

    “前辈,三刀为限,三刀之内,倘若前辈留不下我,请恕晚辈不奉陪了。”李落抱拳一礼,虽是无奈,此时此刻礼数却也不缺。

    “王爷,小心。”唐梦觉低声唤道,欲言又止。

    唐潇瞪了唐梦觉一眼,冷冷说道:“少说话。”

    李落冷啸一声,清冷说道:“多说无益,请。”

    唐潇也有些料不到李落说战便战,竟然还是在唐家老祖面前动武,看了唐家老祖一眼,寒下心来,势必要一雪前耻。

    唐潇取刀在手,冷喝道:“好。”长刀斜着横在前胸,姿势有些古怪。

    李落视若无睹,战意突显,没有多说一个字,长刀急闪而出,以刀身为界,一面为阴,一面为阳,一出手就是大罗刀中阴阳一决,没有半分留手。

    唐梦觉眼睛一亮,李落的刀法比之当日在扬南城与宋家公子一战时更见锋锐。

    唐家老祖轻轻咦了一声,自言自语道:“阴阳刀决,好高的悟性。”

    唐潇脸色微变,没想到李落出手便是杀招,似乎比早年的端木沉舟手中大罗刀还要凶厉几分。

    想当年唐潇苦练刀法,少年意气,行走江湖时端木沉舟的大罗刀已名声鹊起,心有不服,随即登门挑战,端木沉舟哪管来人是不是什么大甘世家中人,手下不曾容情,断唐潇一臂。

    唐潇败走之后,引为奇耻大辱,这些年苦练独臂刀法,业已大成,就是想洗刷当年残败在端木沉舟手下的屈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