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六十一章 惊世妖颜
    李落借着蓝光和手中的火折子,打量了打量此间四处。

    铁链很多,机关连轴错综复杂,几乎没有道路。李落沿着空隙绕过蓝色巨石,突然看见在蓝色巨石的背后放着一个白玉长盒,长三尺,毫光毕显,竟是一块少见的美玉。

    李落心中一动,在这里放下这只玉盒,该是极为重要的东西,说不定就是鬼船的起源来由。

    玉盒没有锁,看似可以轻易打开。李落驻足端详,暗自沉吟是打开还是避而远之。

    就在李落沉思之际,一个声音,一个本不该有的声音从暗门处传了过来:“如果是我就不会碰那个盒子。”

    这一声人语出现的极为突兀,如果是平时,纵然是李落只怕也要惊的魂飞魄散。

    不过见过了鬼船中诡异难测的壁画和船舱中没有声息的白衣女子,似乎李落都有些麻木了,虽然吃了一惊,但并没有刚才的失态。

    闻声抬头看了过去,纵使心中已经有所准备,但依旧倒吸了一口凉气,骇然喝道:“你醒了?”

    暗门前站着一个白衣身影,正是李落刚才看到的白衣女子,此时双目已经睁开,不含一丝感情的盯着李落。

    女子宛若没有实质一般飘了下来,站定之后扫了一眼李落手中的鸣鸿刀,眼中少有的闪过一丝波澜,随即消隐不见,淡淡问道:“你是谁?”

    李落闷哼一声,轻声回道:“大甘李落。”

    “大甘?大甘是哪里?”

    李落一怔,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姑娘不必装神弄鬼,我的确看走了眼,但绝不相信有人能死而复生,姑娘年岁与我相仿,不会不知道大甘是什么。”

    “是么。”女子轻轻拂了拂发梢,忽然身形一淡,竟然从这些杂乱繁复的机关锁链中直直冲了过来,一只手直取李落双目。

    李落只觉得眼前一花,女子的手已到了身前三尺外,这些横七竖八的机关连轴竟然不能阻挡女子分毫,仿佛这名女子的身体是云烟凝结而成,可以穿过这些实物。

    李落一惊,此女身法之快平生仅见,比之楚影儿还要胜过一筹,举刀应变已经来不及了。

    李落松开火折子,左手扬了上去,以从道观天书上领悟的绝学斗转星移对敌。

    女子快,李落却也不慢,咫尺方圆,眨眼间两人已交手数十招。

    李落心中寒意渐盛,此女招式辛辣诡谲,又带着几丝若有若无的灵气,无孔不入,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更见得心应手。倘若不是李落习得斗转星移的绝技,只怕就要饮恨收场。

    十招过后,女子飘然退了出去,这次李落才看清女子的身法,身子宛若无骨,可以从任何匪夷所思的空间角度辗转腾挪,倘若眼力稍稍差些,恐怕就要以为这是鬼魂之体。

    女子退的很轻松,方才一番试探,确是这女子占了上风。

    女子打量了一眼船底四处,幽幽说道:“难怪敢只身来到这里,果然艺高胆大。”

    “你到底是什么人?”李落沉声问道。

    火折子已经熄灭了,但蓝光依旧,船底并不暗,只是有些妖异。

    蓝光萦绕下,女子的惊世容颜更显妖艳,如果她真的是一个鬼魂,那李落还能好受些,但这活生生的人站在这里,更叫李落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人?嘻嘻。”女子轻笑出声,没有接言。

    “姑娘的内功武学是我生平仅见,但我向来不信鬼神之说,或许我的武功不及你,但姑娘若想以鬼神自居,还是省些唇舌吧。”

    “你该信的。”女子淡然应道,不再理睬李落,呢喃低语道,“没想到困在这里这么久了。”

    “你如果没有别的事,那我先行告辞。”李落沉声说道。虽说不信鬼神之说,但这样一艘装满隐秘的鬼船,再加上一个神秘莫测的女子,李落神色不变,实则心里也是惴惴不安。

    “走?你能去哪里?”女子漠然说道。

    “从哪里来,自然从哪里出去,莫非姑娘还要强留我不成?”

    “来的容易,出去却已无路,如果你能轻易走出这天罡鬼船,那我倒是佩服的很。”

    李落心中一紧,女子神色并不像无的放矢,果然应了自己的猜测,鬼船之主让人进来未必安了什么好心。

    “你在上面看到了什么?”

    “咦,姑娘不是在这里困了很久么,难道没有看到?”

    “我被困于此,并不是我可以自由出入,这鬼船之中对我有诸般禁锢,如果我能看到就不必问你了。”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只是原来如此么?”

    李落淡淡一笑道:“姑娘此时不再说你是鬼非人了么?”

    女子轻轻一笑,并没有生恼,淡然说道:“天罡鬼船不是依靠人力航行在大海之中。”说罢,女子一指蓝色巨石,缓缓说道,“这块大石也不是这个天地中该有的,而是天外之物。”

    李落一惊,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身旁的蓝色大石,难怪这么迷幻怪异,原来是天外陨石。将这块巨石放在这艘鬼船上,不知道鬼船之主有什么用意。

    “这块巨石能感应星辰变化,带动这些机关,让鬼船按照固定的轨迹航行在大海中。”

    李落闷喝一声,难以置信的看着白衣女子,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是说鬼船是借助星辰之力?这怎么可能!”

    “你还是不信?”女子讥讽的看着李落,摇摇头道,“古辈圣贤的手段你又知道多少?不过是井底之蛙罢了。”

    其实女子说起鬼船借助星辰之力的时候,虽是匪夷所思,但已经不由得李落不信了。

    鬼船以天罡为名,恰有三十六数,与船舱壁画上的星点不谋而合,再加上沿海传闻,鬼船并非只有一艘,相互印证下来,就算女子所言有些夸大,但正如她所言,前辈圣贤的手段自己又能度测出几分来。

    女子见李落一脸震惊骇然之色,神情稍缓,轻声说道:“这些鬼船出自一位至圣先师之手,此人惊才绝艳,千年难得一遇。

    建造了三十六艘鬼船,以天罡星宿为名,设计三十六张星图,每一艘都按照天上的星象轨迹航行在茫茫大海中,常人可遇而不可求,只要天上的星辰不落,这些船只就会一直漂流下去,直到船身腐烂沉入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