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0章 一会诸位看老夫的脸色行事
    第560章

    足足过去一刻钟的功夫,赵煦等人的心情这才渐渐地平复下来,然后就是坐在殿中,眼巴巴地看着那高滔滔有啧啧有声,有滋有味的在那里欣赏着那份厚实的军报。

    “难怪哀家之前还疑心一份军报而已,为何苏卿家偏要弄得这么厚,现在方才知晓,若是他不将作战历程尽述于这份军报之中的话,少不得哀家还得遣人往陕西路去追问详情……”

    “皇祖母,您看完了吗?”一直在旁边急不可耐,可又不好意思去抢自家皇祖母捧着的那军报的赵煦忍不住追问道。

    “你呀,都快要成亲的人了,怎么还这么跳脱,行了,哀家给你……”高滔滔意犹未尽地抬起了头来,看到都快要抓耳挠腮的学猴子的大宋天子,哭笑不得的把那份堪堪看完的军报递了过去。

    “多谢皇祖母,孙儿一定会变得沉稳起来的,您就放心好了……嘶,咱们大宋的虎贲到底为啥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了?自己居然才损失了不到三千,就取得了这样前所未有之大胜,这实在是……”

    高滔滔则是笑眯眯地看着凑在一起一面看军报,一面还不停的开口评论不已的这对皇族兄弟。

    “果然跟王巫山有关,乖乖,居然还真是……”当看到了围剿西夏军队的谋略正是出自于那王洋与折可适之手后,赵煦不由得两眼放光,一脸的深以为然。

    看罢之后,赵煦心满意足地拍了拍自己的这份军报,递给了身边探头探脑的赵佶之后,走到了高滔滔跟前深施了一礼。“看来呀,多亏了皇祖母您,若不是您开口相劝,孙儿怕是不会愿意将王巫山派到那边塞之地去的。”

    “行了,莫说好听话了,这些日子,怕是咱们的官家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牢骚话了吧?”高滔滔似笑非笑地道。

    赵煦的脸不禁有些微微发烫,赫然一笑,这些日子,赵煦倒还真是在心底报怨过皇祖母干什么非要劝自己允许王巫山离开来着。

    “如今看来,还是皇祖母您高瞻远瞩。孙儿觉得,我大宋能赢下这样前所未有之大胜,应该祭拜太庙,以告慰诸位先祖在天之灵,不知皇祖母以为如何?”

    “嗯,是应该拜祭一番,可惜现在已近深夜了,不然,哀家倒想与满朝文武一同分享一下这个好消息,看样子,只有等明日朝会之时再行宣告了。”

    #####

    第二天清晨,早朝一干朝庭重臣入得大殿,乘着天子与太皇太后还未抵达,已然在互相的交头结耳,窃窃私语。

    虽然军报的内容尚未传出去,但是,消息灵通都却也知道了一些大概的消息。

    “现在只是知道我大宋胜了一仗,只是具体情形如何,王某也不太清楚……”枢密院直学士签书院事王岩叟一脸无奈地双手摊开,朝着那些围拢于身边的旧党大员们解释道。

    “胜了一仗……苏学士什么时候也懂得兵事了?”朱光庭砸了砸嘴,一脸的疑惑,就像是看到了一头地下行走的家畜,居然多了一双翅膀,可以在天空飞翔。

    “想来应该与他苏某无干才是,毕竟韩忠彥乃是知兵之人,而那环庆经略安抚使章楶更是一位久驻边塞的干才,有这二位在,又多了朝庭派去的近十万援军,想要不胜上一仗怕是都难……”

    “话不能这么说吧,半月之前,传来的消息可是说西夏出动了至少三十万大军,杀气腾腾,一副意欲要夺我大宋环庆的架势。”

    “西夏虽小,但是却兵精将悍,常年扰我大宋西北之地,使我边民不得安宁,我大宋自西夏立国以来,数次兴兵伐夏,无一不是折戟而还……”

    “……此番我大宋虽有防备,但是,西夏却几乎是举国而伐,这场胜利,怕也就是他苏某人担心朝庭觉得他到了陕西路之后毫无建树,故以小胜而充大胜,以慰娘娘和陛下之心吧。”贾易不阴不阳地分析道。

    一干旧党大员听到了贾易的分析,可谓是纷纷深以为然。

    “等一会诸位看老夫眼色行事,若是他苏东坡真的敢慌报军报,我等定然要站出来申张正义,让半点不懂事军的苏东坡领军,倒还真不如让那韩忠彥主持军务。”刘挚抚着长须沉稳地道。

    朱光庭眨巴眨巴眼,忍不住道。“那样一来,岂不是又等于让他回到朝中捣乱,坏我等之团结?”

    “当然不会,到时候我等当可举茬他往成都府路去经略安抚,前段时间,那些西夏诸蛮不刚好闹过事吗?”刘挚意有所指地道。“他苏某人向来不服输,相信就算是娘娘不太愿意,他也会亲自说服娘娘同意。”

    而就在这个时候,宦官匆匆入内,高声大喝,太皇太后与大宋天子驾临。诸多臣工这才各自归位。

    而天子亲自搀扶着那太皇太后来到了她垂帘后的位置之上,这才回到自己的御案后边坐定。

    看到了这一幕,满朝文武皆不禁有些错愕的面面相窥,心说这太皇太后与天子之间的关系可真是越来越显得亲密了,大家都是知道,可是今天这一幕,绝对是高滔滔与赵煦第一次当着满朝文武在这朝会上第一次这么展示他们亲密无间的关系。

    少年天子,乃是支持其父皇变法的顽固份子和死硬份子,而太皇太后,却是坚决的反对变法派。

    可是这小半年以来,似乎变法派不再那么的显得死硬,而娘娘这位保守派似乎也不再显得那样的坚决。

    这样的变化,还有两人脸上洋溢着的那种几乎是不加掩饰的欢快,让满朝的旧党大员们都隐隐地查觉到了一丝危机。

    “众卿平身,今日,哀家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诸位,乃是事关于陕西边路与西夏之战事。”

    刘安世呵呵一笑,站出了列班一礼之后很是虚伪地问道。“娘娘,莫非是咱们的苏学士小胜了一仗?若是如此,倒也理所当然……”

    “理所当然?”高滔滔听得此言,不禁两眼微微一眯,意味深长地问道。“刘卿的意思是,苏卿若是能小胜,自是不会出乎于刘卿的意料之外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