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五章 完美的刺杀?
    虽然说不清这一刀一斧用的何种功法,但只看那刀斧之上的威势至少有一甲子的功力。

    “还是没有沉住气啊!”

    看着全力一击的两具尸神傀,九渊长叹了一口气。

    在他看来,萧澈这么早便露出了底牌,无疑是给了那西狱鬼王防范的机会。

    不过身处刀锋之下的萧澈跟陈太阿两人脸上却没有什么变化。

    “鸦九!”

    而就在那一刀一斧眼见就要劈下时,只听陈太阿忽然猛喝了一声闪到萧澈身前。

    随即只见他又是一式紫清仙鹤认巢来迎着那两个巨大的身影刺去。

    只不过这一次出剑之后,整个天地间忽然涌出一道浩然古意,那鸦九的剑身更是发出一道极其夺目的光华,这一剑的威势丝毫不逊色于那两具尸神傀。

    看到这一剑,就算是西狱鬼王也不得不感慨:

    “假以时日,此子必为阎狱大患!”

    一念至此,顿时心中杀意大盛。

    几乎在同一时间,正当西狱鬼王的视线被陈太阿吸引过去的时候。

    只见萧澈身形借着两具傀儡的影子,诡异地在冰面上划出了一道圆弧,随后犹如一道流光般绕过了这两具尸神傀。

    “不自量力,若是你爹用这一剑还差不多。”

    而那身处夜色之中的西狱鬼王却丝毫未觉,她只是满是杀意地又是讥讽了一句,然后操控着那两具尸神傀毫不留情的杀向陈太阿。

    “找到你了。”

    令她完全没想到的是。

    就在她这话刚落音之时,一个冰冷着带着一丝兴奋的声音出现在了她的耳畔。

    紧接着她便看到,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而下一刹,手中的长剑已然刺穿了自己的胸膛。

    “你?!”

    西狱鬼王双目圆睁。

    这少年自然不是别人,正是那萧澈。

    原来这萧澈,自始至终盯着的都不是那两具尸神傀,更不是想要拖延什么时间。

    他自始至终眼中盯着的,都只有这两具傀儡身后的鬼王。

    他自始至终都十分清醒地知道,唯有杀死这鬼王才能真正阻止那两具尸神傀。

    而他爷爷萧长歌封印在了他的记忆,让他对于阎狱的鬼王早就有所了解。

    这西狱鬼物虽然神魂强悍,但身体却极其脆肉,只要能找到其本体藏身之处并将其杀之,这两具百炼尸神傀便不会有任何威胁。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那西狱鬼王满脸惊愕。

    闻言萧澈没说话,只是抬手露出了手背上那只白色的小蜘蛛。

    借着月光,一根极细的蛛丝正连着那鬼王的一处衣角。

    “绮罗蛛?!”

    那鬼王满脸骇然。

    这绮罗蛛乃是是萧家的宝物,任何事物只要沾上了一缕蛛丝,哪怕是在千里之外这绮罗蛛都能够发现对方,并且再次吐出一道蛛丝与其相连。

    “什么时候放上去的。”

    他仍旧很是不甘心地问道。

    “在你的脚迈进那间破庙的第一步起。”

    萧澈道。

    看着面前的这张脸,萧澈心底不由得暗自庆幸,当日自己留的这个心眼。

    此时站在他面前这张女子的脸,正是当日紧随九渊其后进入破庙的女子。

    当日萧澈虽然并未看穿女子的身份,但却还是将一缕绮罗蛛的蛛丝放在了女子头发中。

    虽然下山之后,萧澈一直都知道那女子也在这附近,但直到那白头鹫咬断拘魂锁的前一刻,萧澈才最终通过女子的声音跟她控制那两具傀儡时周身真元的异动确认,这名女子正是那同样一直隐藏在暗处的西狱鬼王。

    而为了让这西狱鬼王彻底地放下戒心,萧澈不惜解开萧长歌封印在他身上的力量,做出与其一决胜负的姿态,最后又让陈太阿豁出性命地帮他挡下那两具尸神傀的一击,这才完成这最后一剑的刺杀。

    直到此刻亲眼看着断水刺入这女子胸膛,萧澈那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下。

    他这冒险的刺杀,但凡走错一步,不光是他自己,就连身后那陈太阿也只有死路一条。

    毕竟两具三阶以上的百炼尸身傀,以现在陈太阿的实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还好,一切结束了。”

    他不顾那鬼王的哀嚎一把抽出断水,跟着一剑斩下了那女子的头颅,随即这才放心地转头看向身后的陈太阿。

    鬼王本体一死,两具尸神傀不过是个摆设,对陈太阿造不成任何威胁。

    “喂,没事……吧?”

    萧澈嘴角勾起笑着冲身后的陈太阿摆了摆手,但马上他的笑容便僵在了脸上。

    只见身后的不远处,那两具原本已经停了下来的百炼尸神傀忽然身形迅猛地动了起来,随着一声刺耳气爆炸声,陈太阿那不算高大的身形倒飞而出,而那具握着巨斧的尸神傀几乎在同一时间高高跃起,然后一斧正对着陈太阿的胸膛当空劈下,连着那厚厚的冰面都一斧劈裂。

    这一切发生在转瞬之间,萧澈甚至没来得及收起脸上的笑容。

    “我说过你太小看了我阎狱了。”

    萧澈身后忽然再次传来那鬼王魅惑的声音。

    他转过头,只看到一具无头的女子身体静静地站在他面前。

    那无头的女子一手托着一颗断头,一手贴着萧澈的胸口。

    只见那被女子托在手上的头颅咧嘴狞笑道:

    “我可是鬼王,我可是阎狱仅次于阎君的存在。”

    她那满是血污的手轻轻地拍了拍萧澈的胸脯。

    “你以为你找到了的我,其实不过是我让你找到了我。”

    她咯咯一笑。

    “我明明杀了死了你的真身……”

    萧澈声音有些颤抖道。

    闻言鬼王咯咯一笑,她笑得十分渗人。

    而当她笑声停止之时,萧澈只感觉到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威压扑面而来,此刻的他就像是巍峨高山下的一株野草,弱小且微不足道。

    “谁告诉你这便是我的真身?又是谁告诉你,只有真身才能控制这尸神傀?”

    随着这一声,一股巨力伴随着道道鬼气从女子掌心涌出,只听砰地一声闷响,随后就看到萧澈的身体好似箭矢一般向后飞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