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653章 我师父李白
    只见那坐在李云生对面的许悠悠,此时正怀抱自己的那盒白棋,目光专注而凌厉地死死盯着李云生准备落子的手。

    此刻的她完全像是换了个人一般,身上再无一丝方才的怯懦,就仿佛是一名久经沙场的将军。

    不止是李云生吓了一跳,第一次见许悠悠下棋的敖广跟东方璃他们此刻也同样目瞪口呆。

    “不愧是我许慎的孙女。”

    剑佛则对众人的表情十分满意,他捋了捋自己的长须笑意盈盈地看着许悠悠在心理道。

    在愣了一刹之后,李云生嘴角勾起,随后捏住棋子的手指“啪嗒”一声落子。

    而几乎在他落子的同一时间,许悠悠手中的白棋犹如一道白光那般,也跟着“啪嗒”一声落在棋盘上。

    许悠悠这份上位者的威势,就连敖广看了都感到心惊。

    不过开局的几手两人都还算正常,许悠悠的棋除了下得快,每一步也并无异常之处,李云生更是稳扎稳打地在布局。

    而正当敖广跟东方璃他们看得有些兴致缺缺时,面色冷冽的许悠悠,忽然在白棋的第十二手,下出一手大斜。

    这一手看得众人再次心头一紧。

    只觉得身旁瓷娃娃般的少女,忽然变成了一头张开了獠牙的老虎,开始对着面前的李云生咆哮起来。

    而这一手大斜,直接将原本平和的局面,拉入了一场奇诡莫测的凶局。

    “你家丫头的棋,怎么杀气这么重!?”

    敖广一脸愕然地传音给剑佛道。

    “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吗,她前年与祖州棋王顾鸿光那一局,直接杀的棋王当场吐血而亡,替我长州棋手大大出了一口恶气。”

    剑佛无比得意地传音道。

    “这顾鸿光竟是这么死的,不是说重病不治吗?”

    龙皇显然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情。

    “谁还不想留点脸面。”

    剑佛十分不屑道,只要说起他孙女,他这脸上的谦和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由于许悠悠那一手,接下来棋盘上的局面变得无比复杂,双方对杀争斗的局面,看得一旁的几人简直喘不过气来,就连这方才还平和安逸的小竹林,此时气氛都变得无比肃杀。

    “不行……我要出来喘口气。”

    看着棋盘上许悠悠白子那密不透风的凶狠袭杀,敖广摇了摇头,小心地站起身来,而剑佛也紧随其后站了起来。

    他只觉得眼前棋盘上的局面,比之他自己与人交手来得还要刺激,对敖广这类修为已至十州之巅的修者来说,已经很少有对手能让他们体验这种生死之间的感觉了,这也是棋士在十州如此被各方势力尊崇的原因之一。

    “幸好你这小孙女不喜修行,否则十州只怕又要出一个女武神了。”

    敖广喝了口酒然后传音道。

    “这下棋跟修行又不一样。”

    剑佛摇头。

    他们所在这凉亭地势比那竹林要高些,正好能看见竹林中棋盘上的形势。

    “不过话说回来,你拿孙女攻伐如此狠辣,这云生兄弟却依旧能冷静应对,真是难得。”

    看着棋盘上在白子凶猛的攻伐之下,依旧能冷静落子的李云生,敖广不由得赞叹了一句。

    “唉哟,这一手是怎么回事?”

    他话刚说完,李云生就下了一手怀着,引得许悠悠的白子又是一阵疯狂的屠杀,一下子棋盘上的场面变得更加复杂起来。

    而接下来李云生又连连下出两手“臭棋”,直接让原本还算稳固的腹地彻底失守,战局顿时由四角的实地蔓延到了棋盘的中腹。

    一时间局面变得更加复杂了。

    “这也太乱了吧。”

    如果不是神魂之力强大记忆超群,敖广很可能已经看不清棋盘上的棋路了。

    而近距离观看这场对局的敖解忧跟东方璃此时额头都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现在的黑棋每一步都像是行走的刀尖上一般,稍有差池就会死于白起“屠刀”之下,这完全就是一场近距离的肉搏战,拳拳到肉刀刀见血。

    “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

    但很快敖广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发现在局面变得复杂之后,许悠悠的白棋反而开始陷入泥潭,而李云生的黑棋则游刃有余地开始在“刀尖”上起舞。

    “李云生刚刚那几手‘臭棋’是故意的。”

    剑佛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故意的,这没道理啊,谁会故意将自己到这般复杂的局面?”

    敖广的棋力远不如剑佛,眼前棋局的复杂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他能理解的范畴。

    “因为他对自己的棋力非常自信,他自信自己的棋力,能够应付这复杂的局面,所以才故意将这盘棋带到这种局面跟小悠一决胜负。”

    剑佛面色凝重。

    而接下来的局面,就如同剑佛刚刚说的那样,许悠悠的白棋在李云生的黑棋面前,就像是黔驴技穷了一般,无论她如何挣扎黑棋都能轻易将它收割。

    “准确来说,这是一盘指导棋。”

    剑佛叹了口气道:

    “自始至终他都在试探小悠的棋力,他先是让小悠露出獠牙,然后一步一步测试她獠牙的锋利程度,然后再画一个以小悠现在能力无法触及到的圈……恐怕此刻他已经连悠悠每一手棋能推演到第几步都算出来了。”

    “悠悠可是烂柯榜排名第三的棋手,那这云生兄弟棋力究竟到了何种地步。”

    敖广一脸愕然。

    “就算是烂柯榜第一的秦诗冷,也没办法在我家悠悠面前做到这一步。”

    剑佛摇头道。

    而就在这时,下坡竹林中,许悠悠捏着一颗白棋的手迟迟没有放下去,她那有些纤弱的身体开始不停地颤抖。

    看到这一幕剑佛有些担心地一步跃下,眨眼间出现在许悠悠的身后。

    “悠悠……”

    “徒弟输给师父,可一点都不丢脸。”

    剑佛刚想去安慰许悠悠,却只见李云生忽然站起身,伸手拍了拍许悠悠的小脑袋道。

    “师父?”

    泪眼朦胧的许悠悠抬起头,一脸不解地看向李云生。

    但马上她的眼睛的瞳孔慢慢放大,随后睁大了眼睛站起身来,一脸惊喜地看向李云生道:

    “你是我李白师父?!”

    “是我。”

    李云生笑着点了点头。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