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恶魔的诱惑
    饱受摧残的沸水城还没来得及休养生息,就惹来了这两个凶神,可谓是多灾多难。

    而且,沸水城除了主城区之外,城外之后很有限的陆地,面积只有城市的一半不到,可以说整个沸水城就是一座岛也不是不可,而沸水城和外界的联系,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庞大的运输舰队。

    物资,还有人,都是通过庞大的运输舰队来回运转。

    星空中的柱形石碑,大部分的功能是抵挡潮汐,至于能量漂流这种东西,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使用的,特别是在沸水城这种情况极为特殊,大部分人都是非富即贵的老爷这样的地方,他们可不会使用什么力量,只是依靠财富巩固着自己的地位而已。

    现在,残破不堪的沸水城已经变成了修罗场,和这两个凶神对沸水城的破坏程度相比,先前瑶瑶的破坏只能算是小菜一碟,根本不值一提。

    浓雾子大海中升起,将沸水城吞没半边,巨大的黑影在浓雾中穿梭,钢身铁鳞,所过之处无论人畜房屋,全部被碾的粉碎。

    巨大的火神像矗立在城市另一头,散发出熊熊烈焰,将近乎半个城市的浓雾全部逼散(通常模式,有没有不同的),同时也将火力覆盖范围的一切烤焦,那些富豪显贵们大多已经被烤的晕倒,下属家臣们正满头大汗救护着主人飞快逃离这片火海地狱。

    而另一头,是无尽的森寒彻骨,与巨大神力的无情碾压。

    “无能小神!”

    火神像迈动脚步,开口说话,话音仿佛带着灼热之气,所到之处燃起熊熊火焰,对面的浓雾寒气顿时被逼退了两分!

    “蜗居穷乡僻壤,不懂得卑微求存,竟敢冒犯神威!”火神像发出怒吼,满城火焰飞卷而起,汇集成巨大火蛇,嘶吼着扑向浓雾中的黑影,火焰波及之处,浓雾悉数融化退散,露出雾气深处的巨大鱼怪真身。

    这长着细长的脚,丑陋恐怖的鱼怪瞪着巨大的死鱼眼,仿佛惊愕于对方的力量,一时间竟愣住了。

    火神像发出嘲弄的哼声,那火蛇猛然张开巨口咬向鱼怪。

    “砰!!!”

    那鱼怪庞大的身体在一瞬间移动起来,细长的脚踩的地面爆开一串大坑,火蛇一口咬空,转眼鱼怪已经消失在雾气更深处。

    雾……波动起来。

    只听见雾气之中传来尖厉的鸣叫声,波动的雾气随之发出万鬼哭嚎之声,猛然间闭合!火蛇深陷雾中,刹时间没了踪影。

    火神像吃了一惊,五指隔空虚抓,想要收回火蛇,但浓雾翻滚不断,却不见火蛇从中出来,倒是传出古怪的嘶鸣吼叫声……

    忽然间,火神像手臂上的火焰急速暗淡下去,如一道黑色的烙印出现在那里,正好呈现出蛇形。

    火神像颤抖一下,手臂的火焰随之复燃,但他不再前进,停在原地凝望浓雾,显然谨慎了许多。

    浓雾中,庞大的黑影再次浮现,猩红的眸子注视着火神像,尖锐的嗓音从中传来,“烛神火像,哼!只是个女人的假身,就算真身到了这里,一样不是我的对手!”

    随着这话,浓雾汹涌而起,无数裹着寒气的冤魂从雾气中飞扑而出,笔直撞向巨大的火神像。

    现在,天闲这个导火索完全成了旁观者。

    “那条臭鱼想耗死这个烧火棍!”瑶瑶现在精神了很多,躲在天闲身边,看热闹好不开心。

    天闲可没时间看热闹,现在这两个凶神大打出手,沸水城遭殃不说,自己的目的也一并岌岌可危了。

    阿穆隆特的下落,白水池中的宝物,在这这么长时间,最后要是因为忽然杀出个程咬金而竹篮打水一场空,那可是亏大了。

    想着,天闲心中多少有点懊恼这个忽然出现的女人,自己只是不小心撞见她和别人密谈,连到底是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甚至这个女人是哪里人都不清楚,结果就被一路追杀到了这里,现在还大打出手,沸水城几乎已经要被扫成废墟。

    而随之而来的,是之前所有的布置都化为泡影。

    如果大领主伊万落败,那么之前安排的一切都或许都将毫无意义,而这个女人要是落败退走,倒是完全可以接受,甚至是非常理想的结果。

    说起来,这女人的力量虽然刚猛无比,但看起来似乎并非她自己的力量,就像那簪子中蕴含的力量一样,这个火神像缕缕火焰飘飞消散,虽然不是很明显,但天闲对火焰力量极为敏感,现在它的力量已经有所减弱了……

    从出现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不断的衰减……

    就好像一根蜡烛,越烧越短……

    显然,大领主伊万也发现了这件事,所以他根本不打算硬碰硬,而是打算将对方耗死,这万千冤魂一出,虽然对于火神像的杀伤力有限的很,但却可以用森寒之气极大的削弱火神像的力量。

    大领主伊万占据了上风,要不要帮帮他呢?

    天闲觉得这次大战,最终还是大领主伊万会取胜,那个女人可能会遭遇接连的战败。

    但是,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原来的女人,这让天闲心中十分有些过不去。

    总之,静观其变吧!

    “走!”天闲拍拍瑶瑶的脑袋,当先离开。

    瑶瑶正看热闹,不由奇怪的问:“走……我们去哪?”

    “他们一时半会儿不会打完,谁知道是不是还有什么恐怖的招数,我们离远点,还有我们去找老贝伦,他应该比较了解现在的情况。

    瑶瑶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藏身的废墟,跟着天闲迅速离开,而这是无数冤魂已经缠上了火神像。

    尽管火神像释放出几米长的火舌,把周围的空气烤的吱吱作响,但是在近乎无穷无尽的冤魂攻势下,依旧可以看出力量在一点点的衰减。

    而且看起来,这个女子根本无法让这火神像长时间的维持下去,她现在完全是拿来现成的力量使用,但是一旦这火神像的力量耗尽,也就没有什么火神像,她依旧还是她自己。

    单单是这个女人的话,那是万万斗不过大领主伊万的。

    天闲深呼吸,安慰自己,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依照现在这种走势,大领主伊万取胜只是时间问题,这个女人只能再次退走。

    那么在这之前的时间里,自然是赶紧去找正主儿!

    贝伦家族的老宅处在浓雾之外,正享受着极端高温的炙烤,现在城内许多房子都已经燃起大火,人们四散奔逃,但是天闲知道老贝伦这里绝对没有问题。

    因为这里有沸水城数一数二的能量防御阵守护。

    天闲猜测,老贝伦很有可能躲在他的秘密研究室中。

    直接发动恶魔之力,凭借一双恶魔双爪直接撕开了能量防御阵,天闲拉着瑶瑶飞奔向低下研究室。

    现在,沸水城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但是这里却仿佛与世隔绝,根本看不出这里有任何被外界战斗影响的迹象。

    好像这天就算塌下来,那也砸不到老贝伦的头上。

    天闲猜的一点没错,老贝伦就窝在这个秘密研究室,只不过天闲看到他的时候,不由得一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这研究室内的书籍和杂物更加混乱了,老贝伦一个人坐在角落的书山上,正一面啃着水果,一面专心致志的看着某一本书。

    吃着水果,看着书,享受着宁静的思考时光。

    外面却已经是人间地狱了!

    天闲怀疑,这沸水城就算是被大海给淹没了,可能老贝伦也不会知道,躲在他的地下研究室中,躲在他的能量防御阵中,永远也不用去担心今天要吃什么这种事情。

    “嗯?你们两个?”

    老贝伦原本在啃着水果,简单天闲顿时一愣,手里的水果也一起跌落,然后他用一种堪称神奇的目光望着天闲,上下左右前后,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最后大笑了起来!

    “小子!你可真是可以,现在你是咱们沸水城头号红人了!”

    “头号红人?”天闲走进研究室,看到了角落里那幼龙的灵魂正缩在那,它周围有一圈金属栏杆,犹如一个囚牢一样把她关起来。

    “当然,全城通缉!”老贝伦的声音顿时高了八度,“你今天不该回来的,现在这个城市都疯了,人疯了,就连动物都疯了,到处都在找你,谁要是找到你的话……一辈子吃喝玩乐都不用再愁了。”

    “这么说,我现在十分危险。”

    “岂止是危险。”老贝伦耸耸肩膀,样子非常的轻松,“你现在就好像过街的老鼠,谁见到都想要去踩一脚,你这样两次三番的给沸水城带来灾难,可以说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还想要受到那样的待遇几乎是不可能了。”

    “那你怎么看我?”天闲忍不住的问,这个老头儿呆在那里,嘴上虽然说着什么非常严重的话,但是字里行间,眉目之中可是没有丝毫紧张的意味。

    老贝伦不由得笑了。

    “我说的的确都是实话,但那些实话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这也是一句实话?”

    “和你没有关系?”

    “是的!”老贝伦指了指周围,“你看,就算这城市上方发生了再大的灾难,可是对我却没有丝毫的影响,就算大海吞没了沸水城,海水也不会进入到我的秘密的研究室中。”

    说完,老贝伦不由自得的笑了两声,“人类都是贪得无厌的,这个地方就算被毁了,可是也立刻会有新的人来到这里,重新建立起另外一座沸水城,而我总是会出现在这,我永远也不会因为城市的兴衰而受到任何影响。”

    天闲有点诧异的上下打量了两下老贝伦,确定这个老头的确没有喝醉还有精神状态也十分正常之后,问道:“难道你是再说……不论沸水城怎么样,都和你没有关系吗?”

    老贝伦沉声说道:“啊……小子!你忘记了吗?我原本也不是沸水城的人,甚至不属于这一片星域,我的故乡在十分遥远的地方,只是……我现在也记不得我的故乡到底在什么地方了,总之实在非常非常遥远的,并不是这片星域的什么地方。”

    “那么……废城区的那个老太婆呢?”

    天闲简单直白的问题让老贝伦稍微愣住了。

    “她对于你来说也无所谓吗?一样不是这里的人,甚至不属于这一片星域,你们一起来到这里,现在过了一百多年的时光,你已经……不再觉得从前的日子是多么珍惜的东西了吗?”

    天闲静静的望着老贝伦,“现在沸水城一片废墟,废城区遭到了什么样的破坏现在还不得而知,她的生死……你难道没有考虑过吗?”

    老贝伦听了呵呵的笑了笑,“没关系的,她的话……没有关系的!到了我们这个时候,死亡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甚至于对我,对她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天闲暗暗摇头,今天的老贝伦似乎有点不那么对劲儿,这些话……天闲自己又是摇了摇头,自己对于这个老头儿的了解也是有限的,并不能现在就说他说什么是对的,而什么又是错的。

    “那么你的其他朋友和亲人呢?你的部下呢?你在这沸水城……”

    “我并不在乎!”这一次老贝伦非常直白的给出了答案。

    天闲十分吃惊,“你……你不在乎。”

    “是的,我并不在乎……那些只是我必须生活在这里,必须活下去的必须品!”老贝伦的口气十分平稳,“想要活下去,就不要变成大多数人中的异类,这是我用了很长时间才学会的道理,小子……你现在就是异类,这很可能会让你功成名就,但是记住,更可能让你万劫不复。”

    天闲皱皱眉,心中有些不舒服,索性停止了这个话题。

    “我今天来,是想问一下城内的具体情况,我离开的这些日子,好像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还有……我希望给找两个人。”

    老贝伦呵呵的笑了起来,“年轻的小子,你要找的人……早就已经被关在某个地方了。”

    天闲眸子微微闪了闪,“被关起来?”

    “没错,在一个特别的地方!”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