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我也无可奈何啊,奉命行事,你以为我愿意啊。”

    苏离染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人家也是好心,总想着给你减轻负担啊。”

    一个大男人能够比女人还女人,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位男性,以女性角度出发看问题。

    “得了,你呀就是上天派来折腾我的,再这样就把你们丢街上,我凭什么要管你们。”

    狡诈的笑容从脸上略过,屋子里那淡淡的药香味儿,真是让人觉察不出丝毫的紧张和惊心动魄,明妃的嘴角依然微微上扬,“我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你都能够看得出来,本宫怎么会让他得逞。”

    “主子是有意的?”

    这嬷嬷自打明妃入宫就跟在她身边,那是衷心的很,她明白抱团才能够取胜,她更明白自入宫跟了明妃就是明妃的人,她只能够祈求自己的主子得势,其他的都是虚妄的。

    所以她凡事都是替明妃考虑的,在她的心里头十分清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

    “那倒也不是,是他逼我这样做的。”明妃伸手,嬷嬷递过去一盏茶,刚才她生气的时候,嬷嬷也是十分紧张的,她没有明妃谋略多,见明妃发怒自然是知道事情棘手,但现在看到她气定神闲的样子,心里头也是踏实了不少。

    “他这个人最滑头靠不住,可是本宫又不舍的丢弃其它的卒子,只好选他了。”

    明妃饮了一口参茶,此时如释负重,“他想要事发之时,拿着本宫的玉佩保命。若是本宫不能够保他一命,他便是捏着本宫的把柄,自然是要将本宫供出去的。”

    “是呀,是呀,老奴也是担心如此。莫非主子已有对策?”

    那嬷嬷很是着急,更是好奇到底是不是有了什么绝妙的对策。

    “哼,还记得前阵子本宫的白玉簪丢了吧?”

    明妃轻飘飘地一句话,倒是好像答非所问。

    “记得呀?”嬷嬷纳闷,这与那玉佩有什么关系,这玉佩可是王上亲赐,那玉簪也不过是随便赏赐的些物件,比起玉佩来说倒是没那么珍贵了。

    “可是那与这件事儿有什么关系啊?”

    嬷嬷不知道事情的重点,她真是担心主子是不是太过于掉以轻心了。

    “关系可大了。”

    原来这太监入宫前曾和一个女子相好,只是无奈家中贫困,女子最后也没能嫁给他,入宫做了个宫女,而他却也阴差阳错的入宫做了太监。

    只是入宫重逢之后,二人依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宫女便是偷了明妃白玉簪的人,而白玉簪运出宫去,典当后的银票竟然最后到了这太监的家人手上。

    她的白玉簪虽然不是什么王上御赐,但是却也是她喜欢的,所以东西一丢,她便派人去追查下落了,想必是不能够还在宫中,因为她发现的时候已经过了一段时日了,那个时候只能够去派人在外头的当铺寻寻,还没想到,真让他们寻着了。

    那个去查案的太监发现了这个秘密,回来之后,原本是想要直接处死那个宫女的,但是那几天事情多了,这事儿倒是还没来得及做,没想到现在就遇到了这样的机会。

    “原来是这样啊,这可真是天助啊。”嬷嬷恍然大悟,原来主子早有后手,害的她白担心一场。

    大牢里一片阴沉,腐朽的气息充斥着整座牢房。

    昏暗中,破旧牢房一角关着一个孤独的身影,他呆坐在那已经踩的稀烂的,被用来当做他们床被的稻草上。

    背后是一堵厚厚的墙,他靠着墙整个人都没有精神。

    原本进来的时候,他反抗过,想要一个结果,一个公平的结果,但是等来的是一些嘲讽冷笑。

    他希望王上能够想通,他不会做出那种下三滥的事,是明妃陷害他。

    可是那是明妃,是妃子,他怎么会做出惩罚妃子的决定呢,慢慢的他失去了希望。

    几个儿子也不指望他们了,只希望王上看在他们杨家人还能用,还能够保家卫国的份儿上,不要伤害他的家人。

    最后,他彻底的失去了希望,只希望王上能够不要伤害他的家人。

    他一个人死,死在贵妃的手上,他就担心自己的孩子遭受牵连,这个贵妃难免怕他儿子报仇,将来对他的孩子下手。

    这些天他待在牢中,已经不去想自己怎么解脱了,而是在替自己的孩子考虑将来。

    他也在面对生死的时候,仿佛看透了人生,活着功名利禄,辛苦营造,可是死的时候什么也带不走,自己什么也留不下。

    这一生为朝廷领兵打仗,立下无数战功,到头来也抵不过小人暗算。

    他不求什么功名利禄了,只希望王上还有一丝理智,还念旧情,如此便也能网开一面,到时候护他杨家的血脉。

    “叩叩……”

    有人在书房的门口站着,敲完门,窃窃私语声没了。

    “皇兄,臣弟求见,有重要的客人。”苏离染嘴角上扬,这苏南歌四处找寻欧阳和月他不是不知道,因此刚才见到她的时候,也差点急忙拉她见他。

    只是杨凯在身侧,又听他们的遭遇,觉得事情不简单,唯恐打草惊蛇,这才不敢张扬。

    一双清凉的眸子,目光清澈的

    “这饭可真是不错,好久没有吃这么好的米饭了。”叶子一边吃,一边唠叨着,将她这一路上吃的苦都说了,“你可不知道,我和哥哥找不到你,又不能够回家,害怕你出事儿,就想要找到你。我们为了省钱,什么都吃过,就差吃树叶了。”

    “好了,你少说几句吧,不是都过去了啊。”

    木桑夹了一筷子菜塞到了妹妹的嘴里,堵住了她一直喋喋不休的嘴,“我和哥哥还真的以为你丢了呢,没想到找到了你。”

    “好了,说说你们怎么会被人贩子绑了,木桑哥不会把他们都打趴了,怎么会给他们机会?”

    木桑是不允许入境的,这一切好像都是个骗局,一定有人知道结果和真相的。

    可是牺牲木桑这也不是明智之举吧。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