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宗主
    “英雄出少年啊!听公子一曲,仿佛自己平白蹉跎了数十年岁月。”大长老谷长风摇头,幽幽一叹,仿佛瞬间老了十岁。

    “仙乐妙音,仙乐妙音啊,想不到我公孙云裳有生之年还能听到如此引人入胜的乐曲,真是不枉此生,此刻即便死去,也了无遗憾了。”

    “唉,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谷长风这辈子算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

    “玉儿,蓝玉晶金令!”乐亦狂热的目光凌星辰,他看着眼中冒着小星星,脸上写满了崇拜之色,看着凌星辰,向一旁伸出左手道。

    “师傅,金令……”如玉听到团长的话一愣,心中一紧,她下意识地朝凌星辰一眼,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长老们也一愣,没想到团长的蓝晶金令竟然这么早就已交给了玉儿。

    “对,快拿给为师。”乐亦语气急促,转头不解看着自己的乖徒儿,平日里精灵无比,怎么今日……

    “乐大人口中的蓝玉晶金令可是这个?”凌星辰在如玉看自己那一眼时,便意识到所谓的蓝晶金令,就是昨晚临别时她塞给自己的那块令牌——朝凤令了。

    凌星辰伸出右手,只见一道蓝金色光芒从眉心飞出,化作一块黄金镶蓝玉晶的令牌浮在掌心上方旋转,光华流转,璀璨夺目。

    不单是团长乐亦,长老们更是如同被雷电劈中似的,直接炸毛,蓝玉晶金令竟然出现在凌公子手中,而且还是从眉心飞出来的!?

    信息量太过庞大,他们的大脑仿佛瞬间短路。

    “紫陌红尘歌舞团第十九代团长拜见宗主!”乐亦向着凌星辰单膝跪地,垂首抱拳大声道,随即头微微一偏低声道:“诸位长老,玉儿,还不快拜见宗主!”

    “啾啾啾”

    “扑棱棱……”

    “嗖!”

    玄禽玄兽被乐亦这一嗓子吓得四散而逃,留下打着旋下落的几片羽毛与凌乱的众人,诸位长老与如玉一愣,脸上写满了不解与迷茫,这是演的哪出戏啊?

    别说他们,就连凌星辰也大脑短路了,一脸懵逼,看看团长乐亦,看看如玉,看看大长老谷长风等人,不禁暗道,介个什么情况?什么宗主?难不他们想扶持出一个傀儡宗主?

    他想起了电视剧侠客行里长乐帮军师贝海石扶持石中玉当傀儡帮主接赏善罚恶令的剧情,不觉提高了警惕,星月之舞运转,准备随时拿他们试招。

    “还愣着干什么?都聋了吗?不记得组训了吗?”乐亦偏过头冲他们低吼,在回过头,却低的更低道:“他们还未反应过来,还望宗主恕罪!”

    “拜见宗主!”

    一段尘封的记忆苏醒,他们一哆嗦,下饺子似的单膝跪地,不知是激动还是害怕,竟然身体颤抖,老泪纵横。

    “等等,你们认错人了吧?快,快,快起来。”凌星辰“嚯”一下子站起来,看着手中的蓝玉晶金令,已经猜到了七八分,他一脸错愕道:“我不是你们的宗主。我叫凌星辰,我们才第一次见面。”

    走过最长的路,便是别人的套路,这剧情谁导演的?把导演拉出去大刑伺候。凌星辰心里万龙咆哮!

    “启禀宗主,这蓝玉晶金令乃是我们朝凤宗的无上圣物,据记载,能得到蓝玉晶金令认可之人为副宗主,得到传承者为宗主,金令竟然能进入宗主的身体,明显是宗主得到了传承,那自然是我朝凤宗宗主了。”

    “团长所言甚是,不过由于年代久远,朝凤宗迟迟没有宗主,早已败落,别说外界,宗门传至如今,甚至我们几个老骨头都快忘记了朝凤宗的存在了。”

    “是啊,苍天有眼,今天总算找到了宗主。”

    “……”

    “诸位请起。”凌星辰立刻上前就要扶起他们。

    这几人能当自己叔叔阿姨甚至爷爷奶奶了却跪着自己,这不是要折他阳寿的节奏吗?

    “只要宗主答应做我们的宗主,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对,我们只听宗主的!”

    “……”

    “诸位何必如此?在下不过一介武夫,籍籍无名,如何做得朝凤宗宗主?而且你们对我一无所知,如玉也才见过我第三次而已,随便找一个陌生人做宗主,关乎宗门存亡,诸位大人不觉得太过草率了吗?”

    “何况一块令牌也说明不了什么,之所以一直没有人得到朝凤令的认可与传承,只能说明你们的方法不对,或者境界不够罢了,做不得数的,我现在就将获得令牌传承的方法告诉你们,如玉天资聪颖,令牌传给她好了。”

    凌星辰郑重其事地开口,一本正经地说道,态度真诚,没有丝毫做作,直接将蓝玉晶金令向如玉递过去,一点也不矫情。

    “不可啊宗主!”

    众人以为凌星辰以推辞来考验他们,心中慌乱,直接双子跪地,俯首不从。

    “宗主有所不知,这朝凤令有灵,乃是朝凤宗第一代宗主南宫朝凤所制,相传器灵出自神鸟凤凰一族,乃是血统高贵的一对蓝凤凰的灵魂,只有得到两位大人的认可,方能成为副宗主,得到传承方能成为宗主。不过已有千年未曾有人得到这朝凤令的认可了,皇天不负有心人,今日我们终于找到了宗主。”

    团长乐亦抱拳讲述着,眼里说不出的自豪渐渐被落寞取代,老泪纵横。

    “是啊,我们只是千年前朝凤宗一位弃徒随从的后人,丢了祖宗的脸,一直未曾找到能引动朝凤令之人,更遑论得到认可甚至是得到传承了。今日终于完成了先祖的遗愿,我们总算此生无憾了,就算今天魂归幽冥,也无悔了。”大长老谷长风激动地声音颤抖,说出了众人的心声。

    完成了夙愿,众人悬在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却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年。

    一块破令牌有器灵,还是神鸟凤凰,和华夏神话有一拼,那出现青龙白虎玄武朱雀穷奇大鹏鸟,岂不是很正常?

    凌星辰觉得这个世界远比他这段日子所了解的更加神秘可怕,看来回地球的难度又增加了不少,但是希望却也提升了不少。

    听完他们的讲述,凌星辰风中凌乱了。但是目前来看,自己还算幸运,起码得到了一块不知品阶的法宝。

    “诸位起来说话吧,得到了蓝玉晶金令的传承,我们也算有缘,就叫我星辰好了,我会帮你们找到你们真正的宗主,不会令朝凤宗断了传承。”凌星辰帅气的脸上写满了无奈,郑重承诺道。

    “不可啊宗主,直呼宗主名讳有违宗规,我等怎敢?”

    五长老崖柏惊呼,众人纷纷附和。只是如玉拽了拽团长乐亦的袖子,回头看了诸位长老一眼,他们立刻从如玉的目光中恍然大悟。

    “宗主,只要您做我们的宗主,那您说什么便是什么,您要我们向东,我们绝不会向西,而且团长与长老们都一把年纪了,这么跪着也不合适对吧?”

    如玉对着凌星辰说完,还朝他挤眼色,意思是:笨啊,先答应他们解决目前的尴尬再打算啊。

    “这?”凌星辰自然读懂了如玉眼神表达的意思,反过来一想也对啊,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关键时候脑子秀逗。先答应他们,再将宗主之位传给如玉不就行了吗?

    凌星辰眼神一变,心中哈哈大笑。

    这一幕被如玉捕捉,她眸子闪过一丝慧黠的光芒,大有阴谋得逞的得意。

    “对对对,如玉说得对,只要您做我们宗主,一声令下,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甚至去死,我们也绝不含糊!”众人纷纷表态。

    “既然如此,那我以宗主的名义命令你们,立刻起来。”凌星辰眼中满是无奈。

    “拜见宗主!”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狂喜,激动地无以复加,不约而同再拜。

    “不必多礼,起来吧!”

    “是!”

    “朝凤宗覆灭千年,我所料不错的话,仇家却依然鼎盛,我们不易暴露身份,对外还是紫陌红尘歌舞团,叫我公子就行。”凌星辰示意他们落座继续道。

    “是,公子!”

    “本公子的话,你们听吗?”凌星辰问道,平和的眼神里却充满威严与不容置疑。

    “绝无二话!”

    “那好。我志在武道,而非音乐。反观诸位,视音乐为生命,尤其是如玉,更是天资聪颖,琴艺超凡,舞艺超群,我现在宣布,宗主之位传与如玉,”

    凌星辰说着以凌厉的眼神制止起身要跪地反驳的众人继续道:“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先听我说完再反对不迟。乐亦团长任命为副宗主,诸位长老依然是长老,还望尽心辅佐如玉。”

    “我会将蓝玉晶金令传与如玉,助她得到传承。十大名曲的曲谱交于你们,并将我对音乐的理解感悟也一并交于你们,倘若有一天朝凤宗需要帮助,你们可以来找我。”凌星辰看着他们如坐针毡,心里也很是无奈,不过他的路注定崎岖坎坷,还是不要连累他人微妙。

    “公子,如玉何德何能?曾经的如玉,一心只想这不辜负师傅与诸位长老的期望,成为最好的琴师,最好的舞者,希望有一天能弹奏自己谱写的曲子,跳自己的舞蹈。”

    如玉震惊,内心惶恐,慌忙起身,接着“噗通”跪地,娇躯轻颤,声音也颤抖道:“现在有了宗主,如玉愿为朝凤宗肝脑涂地,为宗主倾尽所有!”

    “砰砰砰!”

    “轰隆!”

    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响彻城主府的同时,问剑阁也一阵摇晃,令众人一惊。

    “凌公子,诸位大人,城主府突遭敌袭,没事请不要出来,我等定会以性命护得诸位周全!

    站立不稳,接着银甲剑卫的喊叫从外面传进来,众人踉踉跄跄地纷纷向凌星辰靠拢,将他护在中间。”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