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公学
    没过几日,李来亨一行沿着中西伯利亚宽敞的官道,直抵辽东铁岭的祖家,铁岭卫如今升格成了府治,正是枝叶繁茂的阶段。

    铁岭李氏如今之显赫冠绝大明,想来李成梁也可含笑九泉。

    这便是大家族的好处,天启年间早已经势微的铁岭李氏,只是出了一个五服外的李争鸣李大帅,便又飞黄腾达了。

    他的长子这一回乡探亲,整个铁岭府都轰动了,当晚设宴款待,美酒佳肴尽有。

    翌日,祭祖。

    李来亨便如同个木头人一般,大清早铁岭老宅吹吹打打了起来,只见四个武士抬着一架肩舆,肩舆上遮以雪白的帷幔,暗夜里看不到帷幄中人,有四个小婢提着灯笼前导,四个武士紧跟在后。

    肩舆停在阶辉下,便有两个小婢将帷幔左右撩开在灯笼光映照下,李来亨盛装打扮了起来,服饰极华丽,但无人关注其服饰。

    只有那张嫩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李氏族人们不禁惊呼出声。

    “好扮相!”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抬肩舆的四个武士调转方向,四个婢女赶紧走在前边举灯笼照路,又有武士殿后。

    行至李氏祠堂,便听一个老迈的声音道:“落舆!“李来亨木头人一般被人摆弄来,摆弄去,心中虽不悦却也只能苦忍着,他有些明白父亲大人为何要远远的躲到西伯利亚去了。

    祭了祖,归了宗,这一路一路回去李来亨意甚不平,总觉得他被亲爹坑了。

    七月初六,李来亨终忍无可忍,领着几个心腹随从,溜了。

    这一路从铁岭府马不停蹄赶到了沈阳,他要投奔孙元化孙大人。

    递上名帖,李来亨有些好奇的站在沈阳公学大门外,瞧着高大门厅熠熠生辉,不免有些兴奋雀跃。

    却忽见公学内一阵骚动,一个满脸血污、气息恹恹的男子由两个人抬着跑了出来。

    “马车,马车赶过来!”

    众人一通手忙脚乱,不由分说霸占了李来亨的马车,将那满脸血污的男子抬了上去。

    “驾!”

    几个穿着公学生服的男子不由分说,抢着马车便走,四轮马车高速往医馆方向去了。

    李来亨一来公学就被人抢了马车,正目瞪口呆时,又有一群公学生簇拥着一个老农模样的教授,跑了出来。

    教授瞧着地上的血迹,张嘴便骂:“何事吵闹,害得我不得安生!”

    “炸了,炸了!““青阳摆弄的那些染料,又炸了!”

    教授便骂骂咧咧了起来:“死了么?”

    “没死,没死。”

    “没死就滚回来!“一转眼教授瞧见了李来亨,眉毛一挑不悦道:“那搔首弄姿的小辈,又是什么人?

    ““不认得。

    ““那小辈,问你话呐!“李来亨不免目瞪口呆的结巴了起来,觉得大开眼界了,这便是他一心向往的辽东公学么,怎么瞧着像是一伙疯子呐。

    他有些结巴,忙道:“末学后进……“话未说完又被人抢了过来,匆忙说道:“李来亨,山长请你进去说话。

    ““走走走!“一群公学生来的快,去的也快,一窝蜂似的急匆匆走了,可怜李来亨被人拉扯着急匆匆走进公学大门,心里越发迷糊了。

    这些人急匆匆来,急匆匆去,到底急个什么呐,瞧着个个都不太正常呀。

    进了辽东公学大门,那伙疯子急匆匆跑了,一眨眼不见半个人影。

    走在绿树成荫的公学里,瞧见树下正在埋头苦读的莘莘学子,李来亨这才觉得正常了点,原来这公学里也是有正常人的。

    “兄台,这边请!“一个斯文的男子在前面引路,几人行走在幽深僻静的青砖路上,不料又经过一间房舍,将李来亨吓了一大跳。

    这件房舍也太惨了点,似乎刚刚才发生了一场爆炸还冒着青烟,房门窗户都被炸的七零八落,小半个房梁竟然不翼而飞了。

    “这……属实,属实可怖。

    “李来亨又觉得有些忐忑,这恐怖的景象,该不会就是那伙疯子闹出来的吧,他仿佛觉得进了龙潭虎穴,竟有些欲哭无泪了。

    前头引路的斯文男子,还好言安抚着:“不妨事,不妨事,他们时常如此,下回小心些便是了。

    “李来亨一呆,只得赔着小心:“他们……时常如此?

    “斯文男子温和的笑着道:“化学科的,弄出来的动静是大了些。

    “李来亨瞧着冒青烟的那几间房舍,觉得眼冒金星,怎么读书求学还有生命危险呢,这未免也太,也太离谱了。

    不久,斯文男子将他领到了馆舍前,通报了一声也一溜烟的不见了。

    李来亨一眨眼不见了人,顿时觉得脑后生风,身上也凉飕飕的,总觉得这地方有些阴森。

    定了定神,李来亨朗声道:“末学后进……”门厅里传来一个声音:“进来。”

    不免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李来亨着实有些别扭,这公学和外头的世界简直格格不入。

    他习惯了一步三摇的做派,却连个名字也报不出来,或许这里的人压根不在意这些。

    等到他进了门厅,一抬头便瞧见一位大员,四十许人,正低头摆弄着一架显微镜。

    “末学……”“晓得了,你爹还好?”

    “好。”

    “天文乙科,去吧。

    “两三句对答,李来亨便被山长打发了,晕头转向的走了出来,三两句话他便成了辽东公学天文乙科的插科生,这未免也太儿戏了一些。

    李来亨带着行李住进了空荡荡的校舍,才回过神来,敢情这公学从上到下,连老山长孙元化都是如此做派,也怨不得公学生们都是如此了。

    外头,传来一个高调的声音:“铺盖,衣物都拿走,下人也走!““不许奇装异服,下人不许出入校舍。

    “咣当,房门打开,一只手将一堆制式衣物塞了过来,那只手很快又缩了回去,李来亨面色不由得十分古怪。

    从门缝里瞧着随从被打发走了,总觉着有那么点不自在,毕竟是自幼锦衣玉食养大的。

    咣当,房门又打开了,那只手将一堆书籍塞了进来,李来亨傻傻的看着一大堆书,忐忑的心情终于平静了下来。

    当下翻看着这些公学教授们编撰的教材,很快便精神一振,全然忘了身外事。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