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千三百六十七章设计特殊拜帖
    “你不用老气横秋的跟我讲大道理。因为你要说的话,我都明白。可是面对她们,我硬气不了。因为她们太强大了,随便扔出几百万米元,要了我的命,谁都查不出来。”

    韩澄黎不屑的冷哼道。不过她越发享受张振东的同情和慈爱了。张振东微微一笑,心想你就喜欢老气横秋的男人,因为你从小没有生父的庇护,还要被养父恶心,你其实有很严重的恋父情节的。我若是不懂你,又何必跟你老气横秋

    ?

    当然了,张振东也不是在跟韩澄黎演戏。

    因为面对这个可怜的,没有安全感,一条腿已经跨入地狱的丫头,张振东真的会对她萌生怜爱和慈爱。

    时时都会想,如果这韩澄黎的是我张振东的女儿,她不至于变坏!

    女儿,还是不能穷!

    尽管张振东也比韩澄黎大了几岁,可张振东对此女就是有慈爱。

    总会在不经意,用魅力熟男的语气跟这丫头说话。

    “你有这样的委屈,为什么不告诉我呢?”赵萍萍眼圈发红的看着韩澄黎。

    身为养母,赵萍萍对韩澄黎还是有爱的。

    见韩澄黎有这么多委屈,赵萍萍心里顿时就不舒坦了。

    在这个时候,她几乎忘了这丫头要弄死自己,要分得自己三分之一的财产。“跟你说有什么用呢?在这个家里,我有什么地位?养父恶心我。义兄对我图谋不轨我也是知道的,可是为了自保我只能装傻。甚至我早就知道了,你在这个家里的地

    位也岌岌可危。我靠不住你。”韩澄黎摇头道。

    “呵呵,这可真是孤儿的思想啊!你不相信任何人,甚至是养育你的赵萍萍。”秦氏莲开始为了姐姐鸣不平了。

    “我不相信任何人,我只相信自己。毕竟在我看来,连亲生父母都靠不住!不然,我也不会成为孤儿。”韩澄黎冷酷的笑起来。似乎对这世道,对人性,她都不相信!“看来这么多年来,我养了个白眼狼啊!你觉得我靠不住,就不把自己的委屈告诉我,这个窝囊气我吞得下。可你早就知道那两个家伙要对付我,也不提醒我!我就算

    是养了一条狗,回家的时候它也会蹲在门口迎接我吧。”赵萍萍眼圈发红,用疼爱又失望的眼神看着韩澄黎。“好了。姐你也不用再为这丫头生气了。毕竟她是十二岁的时候才来你家的,都那么大人了,怎么习惯把你当母亲?并且在这里,义父和义兄都恶心她,都对她有威胁

    !如此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过了六年,她怎么敢轻易相信他人呢?”

    张振东开始为韩澄黎说话了。毕竟这丫头如今是他的女人,而且她是值得可怜的那种人。“如果我猜的不错,在跟你之前,这丫头就对世上的人失去信任了。”

    “是这样么?”黄姆蓉同情的看着韩澄黎。因为她如今也才二十二岁,跟韩澄黎年纪相仿。并且她的出身也不好。所以两人是有共鸣的,也是心心相惜的。“嗯。我三岁的时候,父亲就丢下我和母亲,跟别的女人跑了。然后母亲性情大变,经常虐待我。在我九岁那年,她也跑了。然后我就被孤儿院收留。”韩澄黎点点头。

    面对韩澄黎的问题,她是愿意回答的。

    “你母亲是跟人跑了呢?还是失踪了?”张振东苦笑问道。

    “肯定是跑了。”韩澄黎笃定的冷哼道。

    “你怎么确定?”张振东笑问。“她杀了一个上门用暴力欺负过她多次的男人。然后还把那男人的尸体埋在了屋后。过了段时间,她依然害怕警察找上门来,就告诉我说,要出去躲一段时间,然后就

    再也没回来。”韩澄黎看着地板说。

    “这个事情我知道。后来警察挖出了那男人的尸体,且有证据证明她母亲就是凶手。”这个时候,赵萍萍也点头附和道。

    “你们看,我没说错吧。这丫头跟着你之前都苦命。她能相信什么人?”张振东苦笑着摇头道,看韩澄黎的眼神就显得更加怜爱了。

    “也对。”赵萍萍点点头。

    “哼,我才不需要你们的原谅。”韩澄黎虽然很喜欢张振东处处袒护自己,理解自己。可她却嘴巴强硬的,假装不稀罕。“这样吧,我给你一道拜帖,你回学校的时候,拿着拜帖去见一个人。我保证那两个男生和两个大小姐不敢欺负你了。如果他们还欺负你,你想办法将他们骗到这里来

    ,我帮你把他们训练成你的奴才。”张振东想了想,忽然开心的拿着韩澄黎的手,再次将她抱在怀里。

    “可恶,你,你放开我”韩澄黎俏脸冷酷的去推张振东的胳膊。

    可是发现自己推不动张振东,她立刻就停止动弹了,而是眼神犀利的赖在张振东的怀里。

    见这丫头口是心非的样子,众人忍俊不禁。

    因为她太嫩了,就算是拼命演戏,也会暴露真实的内心。

    “谁身上有笔和纸。”张振东又看向赵萍萍她们。

    那黄姆蓉为了巴结张振东,立刻跑到房里,拿出铅笔和画册。

    “趴下吧,背对着我。”张振东对黄姆蓉淡淡的吩咐道。

    此女立刻四肢着地,趴在张振东的面前。

    张振东便把画夹放在她背脊上,开始用铅笔,画一些东西。

    “你个没良心的男人,昨晚还抱着人家甜言蜜语,现在居然这样对人家。”看到张振东这样对待唯一能跟她说上话的黄姆蓉,韩澄黎顿时就有了兔死狐悲的感觉。“因为我要抱你啊,所以只好让她给你行个方便了。”张振东把腿往前伸了一些,使得黄姆蓉的腚可以放在他的小腿上,如此她趴着就不吃力了。然后张振东的手,飞快

    的画着一些东西。

    才十分钟过去,张振东就画了四幅图画。

    “好了,你可以起来了。”张振东一手拿起画夹,那黄姆蓉这才爬了起来。

    众人立刻围过来看,就见张振东画的是拜帖的前后封面,以及封面里面的一些花纹。

    前面的封面,上面有南越的文字和英文。翻译过来,就是拜帖两个大字。

    后面的封面,是一幅画。

    画中是一颗开满桃花的桃树,有一群蜜蜂,围着那桃树飞舞着。

    而在桃树下面,还拴着一匹小马。

    然后前面的封面的里面也有春暖花开,艳阳高照的图案。

    后面封面的里面,就是拜帖的内容了,纯英文的。大概就是,什么时候,上门拜访。但在拜访者和被拜访者那两栏上却是空白的,张振东画了横线。

    “这是我随手设计的拜帖。韩楚君你拿出去让人做出来,做漂亮一些。”

    张振东神秘的笑道。

    “好。”韩楚君点点头,就立刻出去了。

    “这拜帖上的图画,有深意吗?”赵萍萍本能的觉得,张振东并不是在随手画东西。

    如果可随手设计拜帖的图案,他不用亲自动手。

    像他这样的大人物,随便动动嘴,有的是人给他设计专用的拜帖。“当然有深意。”张振东哈哈笑道:“那桃树既代表了我,也代表了我的根基桃花城。那些围着桃花飞舞的蜜蜂,代表的是那些跟我关系不一般的女人。她们围着我采蜜

    ,就跟你们一样,都在我这里采蜜。至于那匹马,是我的生肖。虽然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生日具体是哪一天,但我身份证的上对应生肖就是马。”

    “这么说来,正封面里面的太阳也是你了。那些争芳斗艳的花,也是你的女人?”韩澄黎厌恶的冷哼道。

    “不错不错,你真聪明。”张振东哈哈笑道。

    “你设计这个拜帖,是专门给那些熟悉你的女人的吧?他们看到那些图案,猜得到是你吗?”赵萍萍好奇的问道。“当然猜得到。因为蜜蜂采蜜,百花向阳,是我经常跟她们相处的时候,开的玩笑。”想到自己每一次跟郑文玉,秦音,刘氏彩月她们相处。都会跟她们说一些有意思的

    话,张振东心里很是舒坦,也颇为自豪。“对了,你在那拜帖上设计的英文水印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年轻又爱慕虚荣的黄姆蓉想到了那四张图案上的英文水印,她忽然脸红了。因为年轻,因为虚荣,所以

    她很前卫,平常接触到的一些东西,也极为时尚。赵萍萍没有猜到的意思,她却是隐约感受到了。

    “那些英文水印翻译过来是什么意思?”张振东看黄姆蓉的眼神,忽然变得贪婪起来。

    “以我为食。”黄姆蓉猛然低头,不安的扭着手,紧张的回答道。

    “这具体是什么意思呢?”张振东好笑的看着黄姆蓉。

    黄姆蓉抬起头来,勇敢的看着张振东,抿了抿嘴,然后局促的问道:“你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问吧。”张振东点点头。

    “我之前吃了你的某些东西,然后就感觉到自己变得更强壮,更健康了。这不是我的错觉吧?”黄姆蓉眼泪瞬间下来了。

    因为想到离开韩澄黎的张振东,当时很狼狈。

    所以这个时候她很委屈。

    何况她吃的,不过是韩澄黎剩下的残羹!

    “这当然不是你的错觉。”张振东点点头,严肃起来。

    想自己的一根头发,都能入药,都带有极强的滋补元气。所以自己可浑身是宝的。有些东西,可是万斤都不能卖的。

    “所以,如果那些人,也经常把你当食物,当壮大自己的药!那她们是知道以我为食的意思的。”黄姆蓉抹掉眼泪,抬头微笑道。看张振东的表情,充满爱慕和讨好。

    “如此说来,只要拿到拜帖,哪怕拜访者没有署名,她们也知道这拜帖是你的了?”

    赵萍萍等人,恍然大悟的问道。

    同时她们看张振东的眼神,也变得贪婪起来。

    因为在她们眼里,张振东不是人,而是神。

    所以别人能享受的待遇,她们也要享受。

    关键是,黄姆蓉刚才的意思她们也明白。

    张振东昨晚肯定是醉的没能力强化她,可她还是变强了,这实在是令人羡慕的机缘啊!

    “不错。”张振东表情平静的点点头。

    其实他的心,却是被这柔柔弱弱,凄美无比,又充满取悦的黄姆蓉给搅乱了。

    所以他的呼吸,他的体温,他拥抱韩澄黎的力度,都有了些变化。

    甚至韩澄黎还感觉到,正有烙铁一般的存在,挨着自己。不过她并没有动弹,一来是胆怯,二来是害羞,其次是想到了昨晚,她很喜欢此时的温暖和宽厚的怀抱。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