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灰白气流
    高三七班、下午第一堂课。

    “咕咚。”

    韩东悄悄咽了口唾沫,桌上摊开语文课本。但他所有心思尽皆集中在自己的身体上,心生惴惴。

    “那一丝灰白颜色的气流,进入到了我的身体里面?”

    “苍天在上,我才刚刚重生,该不会就此少年早逝?”

    韩东暗暗抿嘴。

    天可怜见!

    灰白气流究竟是什么东西?

    韩东右掌攥着黑色碳素笔,左手时而掐掐大腿,时而摸摸肚子,生怕自己忽然发生异变,成为怪物……亦或是当场暴毙。

    “咦。”

    “身体与以前一样。”

    韩东摩挲了好一会儿,暗暗颔首,心中松了口气。他最担心的就是灰白气流对他的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唔。”

    韩东眯着眼睛,思绪飞转:“我重生以来,身上并未发生其他的奇怪现象。显然这丝灰白气流,特定条件之下,才能出现。而这枚铜币便是所谓的特定条件。”

    啪嗒。

    韩东拔出黑色碳素笔的笔帽,又轻轻扣上,敏锐思维开始迅速转动着,思考目前的状况。

    这一丝灰白气流,乃是铜币蕴涵的神秘东西,而他韩东则是具有吸扯灰白气流的玄奇能力。

    至于灰白气流的作用,韩东暂时也不清楚。

    他只觉得自己似乎精神了一些,精力更为饱满,似乎体能体力达到了最巅峰的状态。

    “可是。”

    “这枚铜币蕴涵一丝灰白气流,难道因为铜铁物质?还是因为传承百年,亦或其他原因?刚向谷元亮再次要来铜币,其内不再有灰白气流……可以肯定,铜币与之前相同。”

    总而言之。

    这丝灰白气流,绝非铜币内的物质,而是一股神秘能量,蕴含在铜币内部的玄奇能量!

    叮铃铃。

    下课铃声惊醒了韩东,也让他心里迅速整理,梳理出了目前亟待搞清楚的两点。

    其一,其他类似的铜币是否也蕴涵灰白气流。

    其二,灰白气流的作用。

    他却并未察觉……讲台上的语文老师,目带责怪地瞥了眼他,随后一句话也没说,摇了摇头,离开教室。

    须知。

    站在讲台,可以轻松观察整个教室。

    这一节课,韩东全程都在神游天外,根本没有认真学习……语文老师看的清清楚楚,但她念在韩东的成绩比较优秀,也就不想当着同学们的面,呵斥韩东。

    过了一会儿。

    靠窗最后一排的武术生孙辉揉了揉脑袋,他刚刚睡着了,酒红色的头发有些乱糟糟,但他也懒得整理。他站了起来,喊道:“韩东,该走了啊。”

    “我差点忘了。”

    韩东急忙站了起来,示意谷元亮让一让……他刚刚满脑袋思绪,全是灰色气流以及铜币,差点忘了下午还要去武术测试!毕竟灰白气流着实太玄幻,让他有些心思混乱。

    孙辉走到第三排旁边,忍不住一乐:“我看你是学习学疯了,这也能忘。”

    周围有些安静。

    所有同学,包括谷元亮……尽皆没想到看似好好学生的韩东,竟然与孙辉这么熟悉,似乎关系很好。

    “幸亏你提醒我。”韩东笑道。

    “嗨!你就说怎么感谢我吧,说这些没意义。学校后门新开了一家麻辣烫嘿嘿……”孙辉锤了锤韩东的肩膀,嘿嘿乐道。

    韩东脸色微变,毫不留情的拒绝:“麻辣烫不行!”

    虽然他是重生人士,节操什么的……早已在大学里面碎了一地,可他总归是一个纯洁的孩子,岂能接受麻辣烫这类羞耻交易?

    头可断,血可流,麻辣烫不能吃!至少不能与孙辉吃!

    孙辉可没想那么多,一把搂住韩东肩膀,走出教室:“拒绝无效,不行也得行!”

    他与韩东并肩离开。

    ……

    高三教学楼的对面、绿荫操场的另一侧——健体活动楼。

    韩东与孙辉并肩同行,走进楼里。乍一进楼,即是宽阔的正厅,左侧有着一扇半掩着的门,可以清晰听到里面武术生们说话的声音。

    “进去吧。”

    孙辉低声道:“这是我们高三武术生的练习时间,大约有七八十个武术生,其中也不乏学习成绩好的。”

    说着。

    他们推门走了进去。

    韩东跟在孙辉身侧,打量了一眼门内的习武场地。

    映入眼前的是一座圆形擂台,显然用于切磋武术。而在擂台周围则是平整的水泥地面,似乎有些粗糙……约有数十位武术生,集结在擂台的另一侧,与韩东他们隔着一座擂台。

    “咳咳。”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正背对着韩东,靠在擂台边缘。

    孙辉拍了拍韩东的肩膀,低声道:“你先在这等着,我跟宁老讲一下。”

    “好。”

    韩东道。

    时值此刻,原本有些紧张忐忑的韩东,反而冷静无比。先是历经重生,然后碰到了灰白气流,这是对心境的洗练。

    咯吱。

    韩东身旁的门忽然被推开,有两三个武术生背着书包,相互低声闲聊……他们瞥了眼韩东,很是眼生,也有些好奇地打量了一番,然后才绕过擂台,走到聚集队列里。

    这时——“韩东!”

    与白发老者说了几句话的孙辉,隔着擂台,向韩东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韩东心中一喜,急忙绕过擂台,走了过去。

    ……

    擂台另侧。

    数十位武术生的目光,聚集在韩东身上,或是好奇瞧着,或是一副看热闹的神态……他们听到了孙辉的请求,心里免不了生出各式各样的情绪。

    一个高三学生要习武?想测试自己能否练习武术?

    一位武术生眯着眼睛,与同伴低声议论道:“这韩东是哪班的?倒是很有勇气。”

    “不清楚。”

    “孙辉是七班的,估计这韩东同学也是七班学生。”

    一些武术生饶有兴趣地望着。

    “哼!”其中一位身材魁梧的寸头男生,哼了一声。他惬意嚼着口香糖,摇头嗤笑:“距离高考还有九十九天,这时候测试武术?他想做甚?”

    “他以为武术很好练习?”

    “他不可能完成基础测试动作……这些好学生真是学习学傻了,以为自己无所不能。”

    寸头男生摇摇头,不看好韩东。

    可也有武术生轻笑道:“说实话,能来这儿参加测试,就已经让我们很佩服了。韩东同学的勇气,值得称赞。”

    寸头男生不屑道:“武术九品。七品以上,才能考入大学!距离高考还有九十多天,他基础再好,了不起也就八品。”

    想凭借武术,增加考进学府、大学的成功率?简直痴心妄想。

    吧嗒。

    吧嗒。

    寸头男生嚼着口香糖,无声嗤笑。

    韩东也走到了擂台这一侧,站在孙辉旁边,略有恭敬地看向白发老者、宁老。

    宁老,具体姓名不知、年龄亦是不详。但他乃是掌管市实验高级中学所有武术生的指导教师,负责武术的练习。且这位宁老脾气有些怪异,即使脾气再暴躁的武术生,也不敢在宁老面前放肆。

    “韩东同学是吧。”

    宁老慢条斯理地开口道。

    他穿着老旧的黑色皮衣、漆黑裤子,脸上皱纹非常明显,好似弱不禁风的老者。但他阴翳的脸庞,耷拉的眼皮,却渲染出一股古怪凶残的气势,仿佛随时扑杀猎物的猛兽,让韩东心里一凛。

    韩东急忙道:“是的,我是韩东。”

    宁老抬了抬眼皮,哼了一声。他掏出口袋中的香烟,拿出一根,自顾自地点燃香烟,深深吸了口气,才道:“孙辉,上擂台,给他演示一遍基础动作。”

    呼。

    宁老吐了口烟,淡淡瞥了眼韩东,指了指背靠的擂台:“孙辉演示之后,给你半分钟思考时间,再上擂台摆出基础动作。”

    “好的。”

    韩东道。

    孙辉长出了口气,腿部发力,跳上约有一米多高的擂台。这让其余武术生暗暗称赞,相互议论。

    “孙辉有五品了吧?”

    “五品再进两步,就是三品,就能轻易考进学府。但武术品级越往上越难提升。我们这届暂时还没三品武术生。”

    ……

    擂台上。

    孙辉缓缓摆出三个标准至极的姿势,看似简单容易,但皆是考验筋骨韧性、检验身体力量的困难动作。

    半分钟后。

    假装沉思的韩东,结束思考状态,径直走到擂台边缘,双掌拄着擂台爬了上去。

    顿时间,全场哄笑。

    先是孙辉的轻松蹦跳,后是韩东爬上擂台的笨拙样子……仿佛珠玉在前、陋石在后,形成了强烈鲜明的对比,让在场的武术生们止不住笑意。

    寸头男生嚼着口香糖,更是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要笑出来。

    太搞笑啦!

    他都不忍心鄙视韩东了!

    刚刚爬上擂台的韩东,脸庞发烫。他刚在假装沉思,估摸半分钟到了以后,也就径直爬上了擂台……爬,爬上了擂台!

    “咳。”

    宁老咳嗽一声,全场恢复安静,但欢乐氛围是止不住了。他吸了口香烟,转头看着韩东,开口道:“韩东同学,开始吧。”

    “恩!”

    韩东点了点头。

    他早上已经练习了数十遍,估计没什么问题。况且……既然他能短时间练习成功,也就证明自己确实有些习武天赋。

    “呼。”

    韩东深吸了口气,两腿立正,上半身倾斜。

    这是第一个动作,以腰部为枢纽,上半身与下半身呈现直角状态……其实很多学生皆能做出这一动作,但身体的细微状态却瞒不了习武者。颤动程度,决定动作是否标准。

    “第一个动作。”

    韩东回忆着早晨的练习,心有衡量。若是缓慢下落,也就间接增添了难度,最好是一鼓作气,直接形成直角状态。

    下一刻。

    韩东腰部微微发力,向下一沉——咔嚓!

    一道清脆的骨骼脆响,响彻擂台,回荡在空旷安静的场地内,也传彻在所有武术生的耳里。

    韩东的上半身竟已是低于腰部水平线!

    这不是直角,而是比直角更大的角度!

    “呃?”

    韩东深深吸了口气,不敢动弹……他抬起目光,迎上一道道愕然目光,尴尬欲绝道:“我,我腰扭了?”

    他自己也不敢置信!

    早上分明不是这样!他用力一落,就能堪堪达到标准线,根本不能够再往下沉落!

    啪嗒。

    嚼着口香糖、等着看笑话的寸头男生,嘴巴张的老大,口香糖砸在他的黑色布鞋上。

    啪嗒。

    不规则形状的口香糖,自布鞋面滚落地面,烘托出了一股寂静的古怪氛围。

    寸头男生咽了口唾沫,盯着韩东:“还,还有这种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