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寻找 上
    属于韩东的卧室内。

    “六品到五品,算是一个门槛。”

    韩东盯着台式电脑屏幕,嘴角勾勒轻笑:“但有灰白气流在,强行增加身体全方位素质,这门槛对我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须知。

    灰白气流的全方位增强,不止是肌肉、气血,也是筋脉、骨骼。因此只要灰白气流充足,五品门槛压根谈不上阻碍。

    “半月有余,便是六品。”

    “目前是三月中旬,高考是六月初旬,还有七十多天的时间,练习至五品的武术品级,应该不是问题。”

    韩东盯着电脑屏幕,内心洋溢喜悦。

    考进普通大学,已经不再是他的目标……他要考进重本大学,要以五品的武术品级,直接考进重本!

    “当下之急,还是尽可能地找出更多灰白气流。”

    “再瞧一瞧今日的目的地……苏河市市级博物馆,只需凭身份证即可网上预约。”韩东皱了皱眉:“我一直以为博物馆都要收费,这居然是免费的。”

    他沉吟了一会儿。

    免费参观的博物馆……总感觉有些不踏实,但总归是一座市级博物馆,里面应该有不少历史物件。

    “算了。”

    “准备出发。”

    韩东也不磨蹭,收拾了一番桌子,顺便清楚了浏览器的所有浏览历史,然后才穿好衣服,活动了两下身体。

    叮!

    搁在枕头上的手机,忽然一振。

    韩东随手拿起,解锁手机屏幕。

    这是一条来自‘张朦’的QQ消息:‘昨晚怎么没回我啊……刚写完数学作业,呜呜,你们武术生难道不用写作业吗?’

    跟着还发了一个猫咪扯被子的哭兮兮表情。

    韩东回复道:“昨晚练武忘记了。武术生确实不用写作业。”

    恩。

    他暗暗颔首,对自己很满意。这句话蛮标准的,既解释了昨晚没有回复的原因,也回答了张朦的问题。

    发送!

    他轻轻点击。

    过了十几秒,张朦回了一个吃瓜猫咪的表情:“这么好哦~”

    “确实挺好。”韩东标标准准地道。

    又过了十几秒,张朦回了一个柯基发呆的表情:“武术生平时习武不累嘛,你倒乐在其中嘛。”

    “不累,习武让我幸福。”韩东坐在床上,微微一笑,望向窗外的初春景色,发自内心地回道。

    “…”

    张朦回了半截省略号。

    显然是有些崩溃,她也没想到当面沟通很友善的韩东,居然是一个话题终结者。

    这让她怎么聊,强行尴聊?

    韩东随手回了一句,将手机揣进口袋里,打开卧室门。

    恰巧。

    老妈陈淑正在外面擦桌子,见到韩东起床,不由笑道:“小东,怎么起这么早。今天周日,多睡会儿。”

    唰唰。

    她一边询问,一边擦着餐桌。

    “不了,睡觉让我痛苦,只有学习才能给我快乐。”韩东一本正经道:“而且我跟同学约好了,今天去他家里复习,加强学习效率。”

    陈淑摇头笑道:“你这孩子,去吧,记得早点回来。”

    “恩恩。”

    韩东严肃地点了点头,正要走向防盗门。

    啪嗒。

    旁边的卧室门缓缓拉开,露出妹妹小茜的圆润脸蛋,她屁颠屁颠地跑向韩东,嘴里喊着:“哥哥,晚上好。”

    “哈哈。”

    韩东瞬间捧腹而笑,勉强伪装的认真态度,当场烟消云散。

    “小茜,这是早上,是早上好!”他摸了摸小茜的小脑袋,心情宛若蔚蓝天空。

    “哦,可,可是……”小茜咬着手指头,脑袋歪着,有些疑惑。

    “怎么了?”

    韩东关切问道,右臂一揽,抱起小茜,捏了捏她的小脸蛋。

    小茜掰着手指,清脆童音响彻客厅:“早上,晚上……他们有什么区别嘛?反正都是上。”

    嘶!

    韩东脸色一凝,勉强咽了口唾沫。

    隐约间,他仿佛感到了背后来自老妈的两道杀气目光。

    ——

    苏荷博物馆。

    堂皇厚重的馆口,虽然已临近中午,可入口仍有不少排队的。右边是一片葱葱树丛。左边则是游客服务中心,用以领票。

    韩东领完门票,安静排着队。

    前面是一对情侣,正在相互闲谈,讨论着等会进馆的路线,以及哪区域比较适合拍照。男方手里还拎着一个单反相机。

    “这……”

    韩东脸色一黑。

    他越听越沉重,心里沉甸甸的……譬如女方正说着:仿古建筑的格局适合合影,一些文物复制品可以亲手触摸。

    该死!

    他却忘了,贵重古董都不允许随便触碰,更何况这些隶属华国珍宝文物的博物馆?

    韩东脸色难看,仅能静静排着队。

    约有十分钟后,他终于通过场馆门口,缓步走进场馆内部。

    乍一进门,便是宽敞无比的场馆,陈列着一件件瓷器,一直往前走即可前往下一区域。

    “糟了!”

    韩东脸色微变,心里如同石头沉落大海。

    清晰可见,这些瓷器基本皆有着方形的玻璃护罩,而一些随意摆在台案上的瓷器,显然仅是复制品、仿照品。

    苏河博物馆。

    韩东脸色漆黑,默默转着瓷器场馆。

    最终。

    他驻留在前往下一区域的通道旁边的瓷器,静静看着。

    透明的玻璃护罩内……呈现荷叶状的托茶之底,上面搁着光滑细腻的茶杯,颇有些古老破旧的韵味,在其玻璃护罩上有详细介绍,这茶杯托底的配套约有三百年历史。

    “十一丝。”

    韩东勉强咽了咽唾沫,恋恋不舍地搭着玻璃护罩,恨不得敲碎这里所有的玻璃,吸扯这些灰白气流。

    天可怜见。

    假如能让他碰一下……碰一下瓷器就好!就碰那么一下!

    这一场馆内足足有着十一丝灰白气流,可他却只能观看,不能触摸吸扯灰白气流!

    啪嗒。

    啪嗒。

    一个个游客轻步路过韩东旁边,前往下一区域。

    沉默良久。

    韩东深深吸了口气,安慰自己:“这也实属正常。那些贵重古董以及这些珍贵文物,我暂时还没资格碰触。”

    “况且。”

    “身体也有承载上限,一下子融入这么多灰白气流,估计也承载不了。”

    这么一想,韩东心里舒服多了。

    若是灰白气流太多,他也不可能全数融入,否则极有可能造成身体的损伤。而且他理应庆幸,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多灰白气流。

    无非是暂时拿不到而已。

    等日后达到一品、或者成为武者,恐怕能接触到更广阔世界,也可以想办法接触到这些蕴涵灰白气流的珍贵文物。

    反正也没谁与他抢,急什么。

    “暂且不急。”

    “单单是这苏河市里的灰白气流,便不计其数。我何必因为拿不到芝麻而烦恼?只需尽力找到目前能得到的灰白气流,便已足够。”

    韩东暗暗道。

    他回首扫视了一遍瓷器,将能触摸的瓷器、台案、角落,通通碰触了一番,可惜毫无收获。

    “下一区域。”

    韩东跟着游客流动的方向,相继转了一圈摆列古画的区域、金属制品区域、近代文物区域、仿古代的建筑区域。

    甚至。

    他还看到了一些动物骨架。

    但在碰触后,却无有灰白气流……显然也是仿制品,只是用来展览的物件。

    直到最后一个区域。

    此乃雕塑区域,搁置一座座融合华国古代元素、以及近代艺术的各式各样的雕塑,有金属雕塑,也有白漆漆的雕塑。

    “咦?”

    “这些雕塑……倒是很有意思。”韩东随意碰了碰第一座动物形状的石质雕塑,其内并无灰白气流。

    这也在预料之内。

    实际上,当走到最后一个区域,韩东便已经不再抱有任何无意义的期望。这里有很多灰白气流,可惜他吸扯不了。

    “下一个。”

    韩东看向下一个雕塑……这也是石质雕塑,但形状却是一个披着长袍、留着长须的老者。

    他轻轻碰了一下。

    “咦!?”

    韩东面色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