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五品
    时间流逝。

    转眼便是一周有余,距离高考还有五十九天。

    四月初旬,气候渐渐回暖,普照大地的阳光,洒落在市实验中学的校园里,弥漫懒洋洋的温暖。

    此时乃是正午时分。

    有些刚刚吃完午饭的学生,自校外返回校园里,准备回教室午睡一会儿。也有在学校订餐的学生,趁中午时间闲逛校园。

    一处偏僻区域。

    这里是校园的东北角落,移植了许多树木。一是为了美化、绿化校园环境,二是可以阻挡校外道路的车辆声音。

    “小朦,下午有数学测试,你准备的怎么样。”

    “还可以。”

    “哼哼,你们这些好学生都太谦虚,明明成绩好的不得了,偏要这么谦虚。”

    两个女生并肩闲逛。

    她们正是高三十二班的张朦,以及张朦的同桌、齐耳短发女生,逛一逛校园,缓解学习压力。

    “嘻嘻。”

    张朦捂嘴轻笑:“咱班那位大才子,语文成绩年级第一,每次考试只丢三四分,可他怎么评价自己的语文成绩来着?”

    短发女生一怔。

    只见张朦停住脚步,摇摇头,轻叹一声,装作萧索的样子:“这次考得太差。”

    “哈哈哈。”

    短发女生捧腹而笑,扶着张朦的香肩,笑的脸颊泛红,差点笑出了眼泪。

    张朦抿嘴一乐。

    她只是正常谦虚而已,她们班那位大才子才是过分谦虚。

    “上次摸底考试,他语文成绩147分,满分才150分!他还在那念叨自己失误严重。”短发女生止不住笑意,撇了撇嘴。但她眼角余光划过树荫角落,却是一怔。

    “咦?”

    “那柳树后面站着一个人。”短发女生踮脚望了两眼,低呼道:“似乎是你那位韩东。”

    韩东?

    张朦一怔,急忙看了两眼,连道:“什么我那位……喂喂,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

    短发女生嘻嘻一乐,望着柳树后面。

    这片树林有些茂密,那柳树在树丛深处,任她们驻足观察,也始终看不清柳树后面的人影。

    “走,小朦。我们近距离观察。”

    短发女生眼眸一转,拉着张朦往树林里走了二十多步,自柳树的侧方位,便可清晰望到韩东的清秀侧脸。

    甚至能看到韩东脸庞上,滑落一滴滴汗水。

    “他,他在练武!”

    张朦与短发女生相视一眼,忽然生出莫名复杂的情绪。

    这一幕,让她们本想上前打招呼的脚步,登时止住,仿佛遭到了心灵冲击

    值此高三之际,哪怕她们发奋学习,刻苦努力,但中午时分也没心思苦学,必须要下楼闲逛校园,以此缓解压抑情绪。

    这已形成了她们的习惯。

    可身为武术生的韩东,哪怕短暂的中午时分也不松懈,在这偏僻角落里独自练习武术。

    “韩东。”

    张朦怔怔望着韩东。

    她难以想象,独自练武已是不易,更遑论短暂的中午休息时间也不浪费,仿佛重新认识了霸气绝伦的韩东。

    “小朦。”短发女生抿了抿嘴,低声道:“我先回教室了……你回不回。”

    张朦摇摇头。

    短发女生目光复杂地看了看韩东,转身离开……原本不太瞧得上韩东的武术生身份,可眼前这一幕,击碎了她的所有否认。

    ……

    哗哗。

    微风吹拂,繁茂树叶发出轻微声响,再加上远处传来、模糊的笑闹声音,显得此地颇为静谧。

    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洒在地上,形成光斑。

    张朦站在韩东左侧,约有十余米的距离。她静静注视韩东,不忍心打扰刻苦练武的韩东,美眸更闪过一丝钦佩异彩。

    “我还以为……”

    她抿了抿嘴,轻吐了口气:“是了……武术生也有区别。原来你还有这么努力的一面。”

    ……

    另一侧、柳树后方。

    韩东的练武位置,比较隐蔽,少有学生来这儿闲逛。哪怕有些情侣溜达校园,也不会选择这么僻静的角落。

    咔咔。

    骨骼脆响,连续传出。

    嘀嗒。

    韩东的脸颊、脖颈、手臂,乃至浑身上下……满是汗水。

    时值此刻,他已经练习了足足两个半小时的阳极桩,只觉得脑袋里混乱不清,身体渐趋疲惫状态,几乎维持不了站桩状态。

    呼哧…呼哧…

    韩东能清晰听见自己的喘息,更能感到心脏的有力跳动。

    可他的精神愈加昂扬紧绷,盯着前方松树上的松果,那颜色颇深的松果,占据视野,让他心无旁骛地全神贯注。

    即使张朦注视自己,也不曾察觉。

    “坚持!”

    “再坚持一会儿!”

    韩东心里发狠,暗暗默念。

    他隐约感知到体内气血的急剧流动,好似鼎沸河流,翻动着狂猛力量,促进体内力量增涨、加强身体灵活性与坚韧性……仿佛即将抵达极限状态。

    咔咔咔!

    一连串的骨骼脆响,噼里啪啦的传出。

    “快了!”

    “六品锻炼骨骼,五品磨炼筋骨!单纯地锻炼骨骼,仅能增强骨骼发育。可磨炼筋骨,是筋脉与骨骼齐齐并进,相互促进!”

    嘀嗒。

    一滴汗水,缓缓滴落眼眸,令他眼皮一颤,差点松掉阳极桩。

    韩东紧咬牙关。“今天必成五品!”

    他眼眸流露昂扬气势,双掌维持简易手印,身体嵌合阳极桩的标准状态,继续让气血翻腾。

    他能感觉到。

    体内筋脉一颤一颤的,紧绷着,即将与骨骼相互配合,开启‘武术五品、磨练筋骨’的过程。

    “五品!五品!五品!”

    韩东脑海里只剩这么一个念想,无有一丝一毫的杂念!

    也许过了两三分钟、或是二三十分钟——正在竭力维持阳极桩的韩东,浑身猛然一抖,仿佛宁静河流、忽然涌动浪潮。

    哗!

    体内气血骤然加速!

    咔咔咔咔咔!

    气血勾动体内筋脉,令筋脉与骨骼相互磨合,登时发出激烈无比的摩擦声音,响彻体内。

    “五品已成!”

    韩东嘴角轻轻一扯,泛着激动喜悦的神态。

    灰白气流全方位增强身体素质的奇效、配合阳极桩的练习,宛若天配组合……让他练武四十日夜,便达到五品的武术品级,更可顺利考入重本大学。

    须知。

    武术六品、锻炼骨骼的阶段,要么等待身体发育完毕,要么以卓越的资质提前完成骨骼发育。

    武术五品、磨炼筋骨的过程,仅能静候身体素质的增强,一点点磨合筋骨与骨骼,臻至圆融。

    武术四品、打熬气血的时期,必须气血满溢,仿似潺潺溪流,达到妥善控制气血流动的状态。

    武术品级的中三品、属于一个漫长的过渡期。

    六品锻炼骨骼、五品磨炼筋骨,四品打熬气血,三者循序渐进,直到四品巅峰,即是气血充沛浑身上下的极限状态。

    “每一步皆非易事。”

    韩东缓缓松开阳极桩,活动了一番手脚:“六品最难完成,这一品级困住了绝大多数的武术生。可五品与四品也绝非易事。”

    他摇摇头。

    五品要令筋骨相合,只能依靠身体素质的增强。

    呼哧。

    韩东喘息了两口气,平复激荡心绪。

    蓦然间,旁边传来一道清脆声音:“韩东,给你擦擦汗。”正是穿着蓝白校服的张朦,递出自己的清风牌纸巾。

    这一小包纸巾,刚刚拆封。

    “张朦?”

    韩东一怔,回过神来,向四周看了一圈,然后接过带着薄荷清香的纸巾,擦拭脸颊汗水。

    其实他自己也有纸……但都是皱巴巴的卫生纸。

    “喂。”

    张朦脆生生道:“你练武这么累,怎么自己不带纸呢。”

    韩东止住擦拭脸庞的动作,有些困窘地掏出校服口袋里的一大团卫生纸,讪讪一笑。

    “……”

    张朦眼睛都看呆了,小嘴微张,错愕地盯着那团卫生纸,上前一步抢了过来,两只小手扒拉了两下。

    韩东继续擦拭脸庞,闻着薄荷清香,脑袋困乏都缓解了少许。

    “这,这也能用嘛!”张朦攥着这团卫生纸,啼笑皆非:“你真是一只糙汉子,纸巾送你啦,以后记得带纸巾。卫生纸只能……恩,反正是不能擦脸的啦!”

    韩东摇头:“没钱。”

    这可是实话。

    伴随武术品级的提高,他日常饮食也渐渐增多,至少是正常高三学生饭量的两倍!况且四处寻找灰白气流,经常乘坐公交、地铁,也是一笔开销。

    他的生活费已是捉襟见肘,根本买不了其他东西。

    张朦一愣,捂嘴轻笑:“真的假的?一包纸巾多少钱……不过你这么辛苦的练武,估计每天要用三四包纸巾呢。”

    “是啊。”

    韩东随口道,一边擦拭着脸庞,一边与张朦走出僻静树林:“已经到了午休时分,你怎么没回教室。”

    张朦矜持道:“看你在这儿练武,正好当面道谢,感谢你上次的帮助。”

    “哈哈。”

    韩东露出笑意,摆了摆手。

    两人并肩走出树林,沿着砖面道路走向高三教学楼。正午的阳光洒照和熙,校园里弥漫静谧。

    朝着高三教学楼走去。

    走着走着,韩东脸上始终挂着笑意,不曾衰减。

    “哎。”

    张朦眨巴了两下美眸,轻声试探道:“你好开心的样子,有什么好事儿?”

    韩东嘿嘿一乐:“武术品级有了小小的提升。”

    “哇,几品?”张朦眸光一亮,顿时来了兴致。经过上次韩东的帮助,她也小小了解一番武术生的概念。

    七品、五品、三品,依次对应普通大学、重本大学、一流学府。

    张朦看着韩东,等待回答。

    她估计,韩东怎么也得有七品,甚至六品也说不准。至于五品应该不可能,全校只有四位达到五品品级的武术生。

    韩东淡笑道:“目前是五品。”

    “呀!”

    张朦捂嘴低呼一声,眼眸溢彩。

    ——

    重本啦!撒花撒花!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