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钱高
    五月十三日、中午时分。

    那条废墟区域的街道,空无一人,却停着一辆黑色奥迪A6L。

    道路右侧,正是那汪静谧小湖,左侧是楼房废墟。和熙的夏日阳光洒照大地,略微有一些初夏的炎炎日光,但又带着一丝凉意。

    啪嗒。

    啪嗒。

    韩东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趁着午休时分,自道路尽头而来,四周打量了一番。

    “这已是正午十二点半,也不知那‘小宇宙’到底来不来?除非他能找到数百人,把道路堵得水泄不通,否则根本威胁不到我。”

    “但是。”

    “这小宇宙到底是谁?”

    不管是谁,今天都休想安然离开。

    韩东冷漠转动念头,大步流星地走着,紧跟着便看到这辆黑色的奥迪A6L,微微一愣。

    咔。

    主驾驶的车门,忽然打开,一位穿着黑色运动服的中年男子,讶异地望着韩东:“小东?”

    他,正是张罗宇。

    “张叔!”

    韩东眼睛一亮,走了过去,正待开口,却下意识地道了句:“我刚好中午回家吃饭,张叔你怎么也在这儿?”

    张罗宇关上车门,随意道:“我正在这儿等一个混账小子。”

    韩东一怔,脸上微笑有些僵硬:“怎么回事,需要我帮忙?”

    张罗宇叹了口气,狠狠抽了口烟:“你张叔辛苦养了十八年的小白菜,被一个眼瞎的混账给嫌弃了……昨晚刚加上他QQ……”

    “哦。”

    韩东连忙附和应着。

    后面的话,他已经没心思再听。

    苍天在上!

    他以为‘小宇宙’是高扬或者那钱兴,没想到居然是张罗宇!对自己有重恩的张罗宇叔叔。

    与此同时。

    车里副驾驶上坐着的一位健壮青年,眉目冷厉,透过车窗看了看韩东,带着审视的意味。

    他手掌搭在车门上,暂时没下车。

    显而易见。

    这瘦削羸弱的少年与张罗宇认识,应该不是张罗宇让他狠狠教训的小男生。

    冷厉青年冷哼一声,盯着窗外的韩东。

    “这社会简直扭曲……偏偏热衷瘦弱小白脸,简直可笑。这小子如此瘦弱,估计随便一阵风就能吹倒。【】”

    “无非脸庞清秀了些。”

    他撇撇嘴,最瞧不上这些羸弱男性。

    他是宏卢武馆的武术总教练,以他的地位,自然有藐视的资格。

    若非他与张罗宇关系不错,根本不可能自掉身价,来寻一个不知姓名的小男生的麻烦。

    ……

    车外。

    夏日暖风,吹拂这条道路,暖烘烘的。

    “张叔。”

    韩东皱眉,正色道:“这男生肯定是张朦的同班同学,恐怕他不想耽误张朦的学习,您可千万不能冲动。”

    张罗宇沉声道:“张叔自然明白,那孩子很有自知之明,不耽误小朦的高三学习,是个不错的孩子。”

    韩东赞叹道:“还是张叔想的透。”

    “可问题是……这混账胆敢瞧不上小朦!”张罗宇继续道,脸色阴沉:“小东,你给评评理。小朦品学兼优、长相也很美貌,这混蛋小子居然瞧不上你张叔辛苦养了这么多年的小白菜?”

    “该不该打?”

    “你说说,该不该打!”

    张罗宇沉声问道。

    韩东一怔,义正言辞道:“打!该打!必须打!”

    话音落毕——咔嚓。

    副驾驶的车门打开,那冷厉青年走下车,瞥了眼韩东,嘴角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

    “张哥。”冷厉青年轻笑道:“这位小兄弟长得蛮秀气嘛,倒很有志气。”

    “这是张叔带来的帮手?”

    韩东瞥了眼冷厉青年,啼笑皆非。

    他与张朦只是普通朋友,估计张朦也如此心态,根本不存在什么早恋的萌芽,更且遑论瞧不上?

    张罗宇右掌搭在车子上,道:“小东,这位是钱高,乃是咱们苏河市宏卢武馆的总教练,上三品的习武人士,可是一位大人物。”

    他不可能自己独自前来。

    昨天夜晚,匆匆地翻了翻聊天记录,张罗宇也清楚‘寒’自称三品武术生。虽然这不太可能,因为三品武术生在苏河市如同传说。

    但倘若是真的,自己可打不过。

    所以他邀请来了钱高,二品习武人士兼宏卢武馆的总教练。

    上三品?

    韩东听得一怔。

    武术九品中的三品、二品、一品,统称为上三品。这位冷厉青年钱高竟然是一位上三品的习武人士。

    转念一想。

    自己也是上三品,虽然只是最低的三品。

    钱高抱着双臂,站在车子另一侧,淡淡道:“张哥盛赞,我只是小小的习武人士,当不得什么人物。”

    说罢。

    他瞥了眼韩东,随意点点头,便左右观望了一番,显然懒得搭理一个高中生,不愿开口。

    张罗宇皱了皱眉。

    没想到自己偶遇韩东……韩东是好友儿子,练习武术,若能与钱高结识,想必极有好处,对韩东有很大帮助。

    但钱高似乎不想开口。

    张罗宇沉吟片刻,还是决定帮一帮韩东。

    “小东。”他拍了拍韩东肩膀,轻笑道:“钱教练可是宏卢武馆的总教练,武术二品呢。你也练习武术,还是武术生,还不向钱教练请教一番。”

    钱高一怔。

    他仔细打量了两眼韩东。

    虽然武术品级与身材不相关,但高中生处于身体发育期,平日里锻炼力量、打磨灵活性,免不了身材健壮。

    眼前这位清秀高中生,体型正常,不似武术生。

    “钱兄弟。”

    张罗宇拉着韩东手臂,看向钱高:“小东是市实验中学的武术生,估计快要参加武术加试,你看能否给指点一下。”

    这一番话颜真意切,钱高也不好拒绝。

    钱高斟酌了一下,随即盯着韩东:“哦?你是市实验的高三武术生?”

    韩东点头:“恩。”

    他正考虑怎么解决这场尴尬难题,没心思与钱高请教,因为三品的身体素质摆在这儿。

    诚然。

    二品比自己要高一品。但再给自己半个月时间,二品也不是没希望,没必要向钱高请求指点。

    他在考虑怎么与张罗宇叔叔解释清楚,不要造成误会。

    蓦然间。

    钱高吧唧吧唧嘴,两步走到车子前面,似笑非笑:“小孩,我首先声明一点,高中武术生练习武术,必定促进身体成长,所以武术生的体格基本都比较健硕,这是必然现象。”

    “我估计,你应该不到七品。”

    “那么,不到七品的武术品级毫无意义。说句难听的,你怕是没资格走上武术道路,还是放弃为好。”

    钱高摇摇脑袋,声音不容置疑。

    张罗宇却一愣,惊异道:“钱兄弟,如何可能?小东至少有中三品的武术品级。小东,你……”

    他扭头看向韩东,正待询问。

    “不必问了。”

    钱高嘴角勾勒一丝嗤笑,摆摆手,打断张罗宇的言语。他指了指韩东:“你用尽全力朝我打一拳,我就可以判断你的武术品级。”

    恩?

    韩东皱了皱眉。

    他正在思考解决方案,却被三番五次的打断!他可不是温善的好脾气。

    “我打你一拳?”

    韩东扭过脑袋,淡淡注视着钱高。

    钱高颔首:“小孩,不用担心。对我而言,你那点力气怕是一阵微风而已。”

    韩东一乐:“好。”

    钱高晃了晃脑袋,四平八稳地伸出右臂,舒张右掌,浑不在意地看了眼旁侧的小湖:“往掌心打即可,若能让我右臂动弹一丝一毫,便是中三品的最好证明。”

    “但这很难,做好失败准备。”

    钱高嘴角噙着淡笑,风轻云淡般。

    他一副架势,配合夏日暖风、炎炎日光,渲染出了一股巍峨高山的气势。

    韩东眯着眼睛:“我,全力打上一拳,你真的没问题。”

    钱高不耐烦了,眉毛一掀:“收起你那无意义的担心。”

    这时。

    靠着车子的张罗宇,担忧地看了看韩东,正色提醒道:“韩东你切勿大意,小心反震力,不要伤到自己,钱教练乃是二品品级。”

    “恩。”

    韩东微微一笑,迈出一步。

    “咦?韩东?这名字……难道是弟弟与我提过的那位?”钱高却脸色巨变,眸光缩紧了数分,欲要细细观察韩东的长相与体型。

    可为时已晚。

    咚!

    韩东右脚肌肉骤然绷紧,宛若定海巨柱般落在柏油地面上,发出振颤之音,体内力量瞬间爆发!

    哗啦!

    气血瞬间翻滚,竭尽全力!

    这一下,便如同猛虎终出樊笼!张罗宇甚至隐约感觉到韩东的蓝白校服里面,好似传出风浪,鼓满校服。

    小东?

    张罗宇下意识地后退半步,靠在车子上,仅能呆呆注视着韩东右拳搁在腰间,紧跟着打出了一记狂暴直拳,校服袖口发出抖荡之音!

    “打!”

    韩东以右脚为基点,踏地生力,气血全数爆发,再通过腿部、腰部、肩部,传导力量且凝成一股,打向钱兴的右掌心!

    “韩东?”

    钱兴面色狂变,一双冷厉眼睛瞪得溜圆,内心情绪宛若静谧大海骤然转为汹涌海啸,忍不住暗骂一声。

    哪里是中三品?

    这分明是上三品,上三品的武术生韩东!

    武术九品的品级显态特征很模糊,难以辨识。况且有灰白气流的全方位增强,韩东不需力量锻炼与灵活性控制,身材不算健硕,乍一看去,与武术生搭不上边。

    “这位就是韩东!”

    钱高眼皮狠狠一跳,右臂稍微弯曲,不敢硬接这一拳。

    韩东与他同为上三品的习武人士,毫无准备之下,若是硬接韩东这一记直拳,肘关节都要遭到损伤。

    蓬!!

    韩东右拳打在钱高的右掌上!

    仿佛翻滚怒浪,摧毁了巍峨高山,这股狂暴的力量顿时打的钱高右臂跌回胸前,向后暴退了十数步,差点跌倒在地。

    死寂!

    死一般的寂静!

    唧唧喳喳的鸟儿,仿佛不存在了。暖烘烘的初夏微风,好似也不再吹拂。

    “小东?”

    “这是小东?钱教练可是二品习武人士,怎么可能?”

    张罗宇目瞪口呆地注视这一幕,难以置信。

    这一记直拳,太可怕。即使张罗宇并非习武人物,但也能察觉到其内蕴涵的狂猛力量。

    另一侧。

    “韩东同学!”

    暴退十数步的钱高,仿佛表演变脸绝活般,瞬间换上了一副真挚无比的笑容:“慢来慢来,我是钱高,钱兴的哥哥钱高。”

    韩东一怔:“钱兴的哥哥?”

    钱高笑意热烈,热情道:“恩,我正是钱兴那小子的亲哥。韩东兄弟,我早就听闻你天资绝伦。今日初见,却是见面远胜闻名。”

    早就听闻?

    韩东眸光一闪,心念电转,登时有些了然。

    当初钱兴的误会,恐怕正是源于眼前这位钱高!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钱高产生误会,并且警告钱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