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69章 改朝换代(四)
    霜容公主安安静静地做着手上的针线活说:“孙女不喜欢凑热闹,孙女只想陪着皇祖母。”

    齐雅道:“哪有年轻的女孩子不喜欢凑热闹的。是朕这个老太婆给你圈住了。出去走走看看吧。外面好玩的很呢。”

    霜容公主没再答话,而是把手中的绣品展示给齐雅说:“皇祖母,您看看,孙女这件寝衣做的如何?”

    齐雅拿过那寝衣仔细看了一遍说:“这料子是不错的,只是这针脚不够密,看来是你小时候皇祖母太纵着你了,让你没打好基础。”

    霜容公主道:“那又如何皇祖母以后有大把的时间教导我呢。”

    祖孙二人说笑着,清雨轻轻推开门进来了。她脸上不喜不悲,道:“陛下,咱们该准备准备,马上要迁宫了。”

    齐雅道:“该收拾的你们自然是收拾好的,就我这把老骨头一动,完事皆休。”

    清雨不知说什么才能让齐雅高新一点,索性就不说话了。

    霜容公主不忍看清雨为难,便说:“孙女还没去过行宫呢,听说那边修得可好看了,孙女早就想去看看了呢。我陪着皇祖母一起去。”

    清雨此时也说:“是啊,是啊,那边可美了呢。听说是个漂亮的地方。皇帝还为了能让陛下住的舒服一些还特意命人重新整修了一番呢。而且那里冬暖夏凉,很适合修养身体呢。”

    齐雅笑了笑,心道,看来她的时代终究是过去了,自己的儿子给她找了个养老的地方罢了。以后这朝堂上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呢。管不了,管不了喽。

    齐雅由霜容公主和清雨二人搀扶着,站起来。她看了看周围的她再熟悉不过的这些陈设,这些都不是她的了。她走出院子,看了看头顶上的那个四方的天,终于她要离开这里了。只可惜一切都晚了。

    这时候佩儿匆匆忙忙跑进来,她似乎是没心没肺的,她欢快地说:“陛下,都准备好了,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呀?”

    霜容公主觉得这是个该沉默的气氛,不该有这么活泼和无知的声音。她道:“佩儿,又没规矩了。这是在宫里,说话要谨慎些,怎么能如此大呼小叫的?”

    佩儿有些失落,她以为她的鲜活气息能给人带来点乐趣呢,没想到竟然招来了自家公主的一顿责骂。她有些不开心,却不敢表现地太真实,只好委委屈屈站在一旁,说了声“是”。

    齐雅并未发怒,她看到佩儿只觉得高兴。就像是看到她曾经那个最忠实的奴婢,和她最信赖的朋友又活过来一样。还是那么年轻,那么可爱,有时候还有些莽莽撞撞。

    她招呼着佩儿到身边,仔细看了看。又让霜容公主也站在自己身边仔细看着她们,说:“像,像,真是像。”

    佩儿道:“陛下,您说像,是像什么呢?”

    霜容公主赶紧拉着佩儿,对齐雅说:“皇祖母,您别怪她,她这些日子少进宫,还不懂宫里的规矩。”

    齐雅道:“你们呀,就是太小心了。朕不会怪你们的。”她又看了看佩儿说:“若你不愿意,朕可以放你出宫去,回齐家,或是找个好人家嫁了,都好。”

    佩儿听了眼里差点就流出了泪水一般,道:“陛下,您这是要替公主赶着女婢走呀。奴婢不想回齐家,奴婢也不想嫁人,奴婢就想在宫里。”

    齐雅道:“齐大人虽然不是你的亲生父亲,可你回了到底也是齐家的嫡出小姐,他自然会对你好的。齐家如今虽然不如往常,可也是能保着你的金尊玉贵的。更何况,在外面做一个正经的嫡出大小姐,总比在宫里做个奴婢好吧。若是以后再找个门当户对的婆家,也是个好日子。”

    佩儿急得跪在地上说:“陛下,别让奴婢走,别让奴婢走。奴婢想陪着公主,想一直陪着公主。”

    齐雅问:“为什么呢?”

    佩儿道:“不为什么,只是奴婢从小到大一直都在公主身边伺候着。公主走到哪,奴婢就跟到哪。奴婢生是公主的人,死是公主的鬼。”

    霜容公主看出佩儿的忠心,也不免跟着掉了两滴眼泪。

    虽然佩儿没说出什么大道理,但是清雨最能理解佩儿的心思。同佩儿眼里只有霜容公主一样,清雨的眼里也只要齐雅。无论她是女皇还是太上皇,或没有任何封号。在清雨眼里,她都是入神明一般,永远高高在上。

    清雨赶紧拉着佩儿说:“你这丫头,越说越不像话了,在陛下面前说什么生啊死啊的,都不怕有忌讳的吗?”

    霜容公主见状也说:“皇祖母,佩儿愿意跟着就跟着吧。大不了我少吃一口,就有她的吃了。”

    齐雅听了哈哈大笑说:“你这个调皮捣蛋的,怎么,朕这宫里就养活不了这一个丫头了?朕还偏偏要给她一份月例银子,免得让你省下饭来给她吃。”

    霜容公主听了赶紧给佩儿使了个眼色,佩儿也很是乖巧,连忙道:“多谢陛下。”

    清雨犹豫了一会,还是说了:“陛下,早晨来的消息。胡杰大人,在昨日,没了。”

    齐雅愣了一愣,说:“朕终究是没有看他一眼啊。传旨下去,赐胡杰配享太庙,谥号‘忠义公’。”

    “是。”

    在新皇的授意下,太上皇迁居到行宫。

    无论是规格还是仪仗,照旧有着太上皇该有的排场,让人不敢小看太上皇的余威。

    所有的人都把禅位想的太简单了,他们以为只要有一纸诏书在,还有一队人马在就可以轻松夺过来权利。

    他们得到了皇位,可是仍旧没得到皇位之上该有的权利。

    他们惊恐了,慌了。

    众朝臣们似乎是不相信这个皇帝一样,若是碰到了大事小情,他们宁愿舍近求远去往行宫去请求太上皇的旨意,也不愿意去问下当今陛下的意见。

    太子妃,如今的皇后,她总以为她可以力挽狂澜,可是她有那样的野心,却没有那样的本事。她的本事只限于在宫中无限次和皇帝吼叫和质问。

    皇帝却不在乎她说什么,总想着,奏章嘛,太上皇批阅了总是好的,中比自己强。

    皇后不能容忍。

    从前在封地她还怕,她忍了,她不敢面对女皇的淫威和压迫。可现在,她是皇后了,这天下最尊贵的女人了,她竟然还要受那个人的压迫,她忍不了了。

    终于有一天,她要好好的爆发一次,她想去教训教训那个人,让她知道,这天下究竟是谁的。

    她气势汹汹,摆足了架子,带了一大队的人给自己撑腰,就为了好好去宣誓一下自己的权利。

    “陛下,皇后娘娘请见。”

    可当皇后到了行宫的时候,她仍旧不敢直接冲进去,还是要恭恭敬敬停在外面,等着里面的人出来通报才行。

    皇后想着,这是皇家的颜面,还是要给的,可进去以后就不一样了。她如此安慰着自己感觉好受了一点。

    齐雅从一堆由朝臣送来的奏章中抬起头来,说:“她来做什么?”l0ns3v3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