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752章重点保护动物
    张永光知道孙红叶怀孕了的事儿,孙红叶唐静私下里和王静也算是好朋友,总有来往。

    其他人第一次见面,关于老板家里的事儿也不好问。

    “彦明,你和孙总,你们住在这边?”

    “嗯,我家就在后院儿,我爸妈都在这边。”

    七个人除了严小怡都是第一次过来,对这边的情况还不熟悉,也没有概念。

    “这一整块地,从西边胡同到后面的胡同这么一块,都是彦明和孙总买下来了的,边上的酒店也是咱们公司的,还有后面的饭店。”

    严小怡给其他六个人介绍了一下:“还有再往后一百多米那个王府,是酒店的二部还有会所,也是买的全产权然后修复的。”

    “王府也可以买卖吗?”尹国清提出了疑问。

    大点的老宅子这个还可以理解,一整座王府,这个有点太夸张了吧?光是那些产权什么的想弄明白怕是都不容易,除非是国家动手。

    就像当初恭王府,持有产权的就有七八个单位加上两百多户人家,光是户口本就接近三百本。

    国家前后花了十几年时间才把这事弄明白,就这样还划出去好几块地方归了别人:宗教问题。

    按理说京城这么多大型府邸,怎么保存下来的这么少?主要就是这个原因,最后被拆改的面目全非,然后就消失了。

    说一归糟还是房子不够住。那时候也没有人把这个当成什么大事儿,有点钱都拿去搞现代化搞城市美化什么的,盖大厦换办公楼。

    还有为了保护而保护的:把老建筑拆了盖新的。这个相当高,比猪和母狼还高。

    “这边是分几次买的,不算是有名的历史建筑,那边的产权也比较单一,我算是捡个便宜吧,从军区手里换过来的。这种事儿可能以后再想也没机会了。”

    “牛逼。”齐军高高的举起粗大的大拇指。

    “牛逼。”张小悦有学有样,唐豆豆也举出大拇指,然后看了看张小悦:“那是脏话,要说牛皮。你忘了老师说的啦?”

    齐军就有点不好意思,在小朋友面前说错话了。

    “红叶感觉周边有点乱,就把这两条胡同边上的地块都买下来了,全部修复改造成现代化的四合院,再有几个月也差不多要完工了。

    在我们这边工作,高管满三年拿管理股,五年可以购买一定的公司股份,十年就可以申请一套四合院,你在公司干到退休,那四合院就归个人,可以传下去。”

    “如果干不到退休,用钱买下来不行吗?我是说假如。”

    “不卖,我手里有点院子,都不会卖,就拿出来奖励。如果你贡献够大甚至不用等到退休。”

    四合院虽然在这会儿还没按亿计算,可也不算便宜了。

    张彦明那会儿就是下手够早,就是这么一两年的时间,这年刚过完,四合院的价格已经翻了几翻,具体原因谁也不清楚,反正就是牛起来了。

    单方价格已经上万了,吓人不?这还是刚进2000年。要说这事儿没有些人在后面捅估张彦明肯定不信。

    很多人并不知道,这只是四合院价格腾飞的一个开始,到08年单方均价四万,到18年四十几万,上天了。

    当然,不是所有的四合院都这么贵,指的就是皇宫这一圈儿,而且要是这种完整度高保存的好的才行,杂院儿值不上,位置偏了也值不上。

    而且那会儿普通楼房都十几万均价了,也就不感觉四合院有多贵了。反正都买不起。

    “你挺有钱哪。”孙红叶看了看齐军。

    别看这会儿房价在后世来看像白捡似的,在这个年头敢说在京城买房子的都不是一般家庭。

    “没有。就是我爸,说来京城工作了,那就稳当点,买套房子把户落了,以后就老实儿过日子。我没钱,我爸手里有点,前几年家里弄点买卖多少攒了点。”

    京城的普通步行楼房这会儿,龙潭北里均价五千一,天坛南门三千三。关键是这边这会儿算是偏远地块,去哪说理?

    “你爸给你准备了多少钱?”张彦明笑着问,手上给小丫头重新扎头发。

    这丫头的头发太厚了,又黑又亮,发丝顺滑,扎起来没一会儿动一动又松了。

    “三十万。我爸打听了,说三十万能买一套五六十个平方的,够我住了。”

    “有点小,位置什么的不说,这个价格都是那种四五层的老楼。要不你和你爸商量商量,再加二十万,我给你弄一套新的,电梯。”

    “不行,我还有个弟弟呢,也不能我一个人把钱造光了。说句实话要是依着我,我连这三十万都不想要,大老爷们家家的自己挣呗,房子还不是早早晚晚的。”

    “嗯,到是,你在公司好好干,房子车什么的确实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能早点买我还是劝你早点买,实在不行去办个贷款。”

    其实这个时候买房子,贷款不好办,国有银行的条件相当苛刻,申请很难,一直到04、05年才算放开了。

    张彦明这边手里的楼盘贷款都是走的东亚那边,算是居中担保了一下,这才看起来简单了不少。

    这会儿的老百姓买车买房都是砸全款,老狠了,只有国家公务人员才可以办贷款,还得看级别和年限。

    “我和家里商量商量,这么大事儿,我也不敢做主。”齐军笑了笑。

    张彦明也没在意,关外的孩子和关内的不一样,普遍来讲家教都特别严,有点封建家长的意思。

    给两个小丫头把头发重新扎了一遍,张彦明看了看时间:“走吧,吃饭。你们也尝尝咱们食堂。”

    “哦,吃饭饭喽。”两个小家伙叫起来,跑去穿自己的小棉袄。

    “妈妈,你快点儿,你要把大衣穿上。”

    “就是,奶奶说二婶是,重点保护动物,得看着。”

    原来唐静和王佳慧先后怀孕,这两个孩子印像都不算深,平时也不生活在一起。现在孙经叶怀孕了,最高兴的就是她们两个,应该感觉好神秘好神奇吧。

    大家起来穿大衣套外套的,一起出来去食堂。

    “哎呀,有阵子没在这边吃饭了,还挺怀念的。”张永光嘟囔了一句。

    “你才几天?我都走了半年了。”仙媛看了张永光一眼。

    “都是一样的吃饭,听你俩说的好像你们那边食堂有多惨一样。”

    “那肯定不一样,没有这边这种感觉,那种,热闹感觉。在那边就是吃饭,人又多,大都不认识。”张永光伸手给唐豆豆正了正围脖。

    “就是,我也感觉这边舒服,可是我离的太远了,像发配似的。”仙媛噘着嘴赞同。

    “那你还搬出去?我妈不高兴了好几天。”孙红叶白了仙媛一眼。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