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86章:明天带你去希晴家,上门道歉
    第886章:明天带你去希晴家,上门道歉

    这一次是有惊无险,是万幸。

    万一下次,遇见坏人了呢?人贩子?还有骗子?

    怎么办?

    “胜安,”时乐颜轻言细语的问道,“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知道了。”

    “下次还会再犯吗?”

    傅胜安摇摇头:“不会了。”

    “如果想去玩,你应该要怎么做?”

    “我要跟爸爸或者妈咪说一声,最后是爸爸妈妈带着我一起去,不能一个人到处乱跑,不能带着别的小朋友一起乱跑。”

    “对。”时乐颜说,“不然的话,所有人都在找你,都在为你担心,还报了警,叫来警察叔叔找你们。”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妈咪。”

    时乐颜还想说什么,傅君临按住了她的手,顺势包裹在掌心里。

    “错了就要改正,还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他说,“你现在在罚站,那就老老实实站好,时间到了才可以恢复自由。”

    “……好,好吧。”

    时乐颜倒是想起一件事:“真的是希晴先给你糖果,先和你打招呼的吗?”

    “对啊,妈咪。”

    她想笑,又觉得这个时候笑的话,不太合适。

    可是自己又憋得太辛苦。

    想来想去,时乐颜只能靠在傅君临的肩膀上,偷偷的躲起来笑。

    傅君临看了她一眼,眼里是显而易见的宠溺。

    可怜了傅胜安。

    “我下次要是和希晴妹妹去玩的话,我肯定会先告诉你们,再跟希晴妈妈说一声,她同意了,我才可以跟她玩。”傅胜安说,“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到希晴妹妹啊?”

    傅君临回答:“……不清楚。”

    “啊?为什么?你没有留希晴妈妈的电话吗?”

    “我给她我的名片,她如果想要希晴和你继续玩的话,会打电话的。”傅君临说,“如果没有接到电话,那……”

    傅胜安一脸失望:“啊……希晴妈妈不喜欢我,不想让我和希晴玩吗?”

    傅君临反问道:“你把人家的女儿带走,招呼没打,一声不吭,差点弄丢,你觉得,人家妈妈会喜欢你吗?”

    “我这不是认错了,以后也会改正……”

    傅君临挑了挑眉:“你真的这么想和希晴妹妹一起玩?”

    “嗯嗯呢!”他不停的点头,“是的!”

    “可以。”

    “哇!真的?”

    傅君临看着他:“我像是说到做不到的人吗?”

    “不是!老傅最棒!老傅威武!老傅天下第一!”

    “明天带你去希晴家,上门道歉,”傅君临说,“其余的……就看你自己发挥了。”

    机会他是给儿子创造了,能不能把握住,那就不关他的事情了。

    “你不是没有希晴妈妈的电话吗?你怎么找到她的家里在哪啊?”

    “这就不用你管了,”傅君临指了指他,“站好。”

    傅胜安马上立正站好,抬头挺胸。

    时乐颜笑够了,抬起头来,清了清嗓子,小声问道:“真要去希晴家?”

    “谁让儿子喜欢?”

    “可是我感觉……”时乐颜想了想,“希晴的妈妈,似乎对我们家,没什么好感。”

    她记得十分清楚,傅君临递名片的时候,希晴家有人认出了傅君临。

    但,希晴妈妈的神色未变,不卑不亢,不悲不喜,没有巴结,甚至,还有些淡淡的疏离意味。

    正常来说的话,有人递名片给自己的时候,是要回一张自己的名片的。

    或者,主动的自我介绍,留个联系方式之类的。

    这是最基本的社交礼仪。

    但是……希晴妈妈没有。

    “明天去了,就什么都清楚了,”傅君临说,“让易城去查查。”

    “好。”时乐颜应着,看了一眼时间,“已经罚站了四十分钟了……真要站满一个小时啊?”

    “这是让他长记性,下次不敢轻易再犯。小孩子的忘性大,下一次再这样的话,那要怎么办?”

    傅君临都这么说了,时乐颜也不好求情了。

    她总是心软。

    一个小时到了之后,傅君临才松口:“可以了。”

    傅胜安却还是笔直的站在原地。

    “怎么了?”他问,“还有什么事?”

    “我……明天几点去希晴妹妹家里?”

    傅君临都差点没绷住,要笑场了。

    他手握成拳,放在嘴边轻轻的咳了咳:“上午。”

    “几点?”

    “十点。”

    “好的爸爸。”傅胜安甜甜的喊道,“我回房间睡觉了,爸爸晚安,妈咪晚安,我爱你们!”

    一边的佣人这才上前来,领着小少爷上楼。

    “为了去见他的希晴妹妹,嘴巴就跟抹了蜜一样。”傅君临按了按鼻梁,叹气,“这是有多喜欢?”

    时乐颜回答:“说明他比你会撩女孩子啊。看来,以后,他找老婆这件事,不用我们发愁了。”

    “这是一件好事?”

    “起码比你的情商高。”时乐颜哼道,“他是对希晴念念不忘,但是你没发现离开的时候,希晴也很依依不舍吗?”

    说明两个人都喜欢彼此,很玩得来。

    “明天登门拜访,道歉,顺便去了解一下情况。”

    时乐颜不太明白:“了解情况?什么情况?”

    “京城里但凡有些名气和财气的家族,都不一般。”傅君临回答,“不摸清底了,怎么能放心的让胜安和希晴来往?”

    时乐颜忽然就不说话了,只是看着他。

    傅君临伸出手去,轻抚了一下她的脸:“怎么了?”

    “我觉得……你好可怕啊。”

    “可怕?”

    “对啊,”时乐颜说,“连小孩子之间的来往,你都要精心计算一番。”

    “所以,你觉得,夜夜睡在你身边的我,心思深不可测,让你感到害怕?”

    “有一点。”

    傅君临叹气:“原来,我让你害怕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微微垂眼,神色淡漠。

    时乐颜猛然一惊。

    她刚刚在说什么呢?这些话,多么的让他伤心啊!

    字字句句,简直比刀子还锋利!

    反应过来之后,时乐颜马上伸出手去,抱住了他。

    “我怎么会怕你呢?”她说,“我知道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我都清楚的。”

    傅君临喉结滚了滚,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