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第一支蜡烛
    “那些孩子都在哪儿?”尤利尔把剑架上奥兰德的肩膀,没给他夺路而逃的机会。,即便不用银刃,他也浑身颤抖,因为长剑已经划破了他的皮肤。

    学徒紧握剑柄的手指充满令人胆颤心惊的力量感。任何人都能看出他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怒火。

    这个问题虽然重复,但奥兰德没有点破。“他们在二楼,楼梯左侧走廊尽头的房间里。”炼金术士急促又小心地喘息。“我没伤害他们,净釜采用的是成品,我在飞鹰城的黑市弄到一些。回到尖啸堡后,主人波西埃男爵给我提供材料。我根本没见过他们!”他希冀地望向米斯特洛克。“就是这样。”

    你知道这句话吗?如果羊肉不进厨师的口,他就于羊的灵魂无罪指环尖锐地指出。那究竟谁有罪过呢

    吃肉的人。尤利尔在心里回答。索伦的担心没有必要,他不会听奥兰德的辩驳。“你的解脱不该用无辜者的生命为代价。”话音刚落,他感到魔力的波纹从炼金术士奥兰德的荡漾开,直冲向米斯特洛克。尤利尔一把拎起他的领子。“让你的家人见识见识你做的好事,如果你认为这值得的话!想知道你儿子怎么看待你么?那就看看他真正的想法。你明知道魔法带来的只有扭曲的意志,丢掉自由不是丢掉脑子。奥兰德,你还要欺骗自己多久?”

    炼金术士的魔法中止了。于是所有人都看到,米斯特洛克摇了摇头,后退一步。尤利尔早知如此。血裔们是为除掉奥兰德而来,他们在潜入城堡的一瞬间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成功刺杀奥兰德后逃脱,要么服用“索维罗”与他同归于尽。

    “我们原来也是凡人。”面对父亲痛苦的目光,米斯特轻声告诉他,“吸血鬼掠夺我们的牲畜和幼儿,最终将我们都诅咒成血裔。我们会在地狱里重逢,父亲。也许那时候的处境会比现在更糟糕但唯一的好处是我们的灵魂都将属于自己。”

    奥兰德无法理解:“我不明白。”

    “你永远也不会明白。”血裔战士悲哀地说。

    惊恐浮现在奥兰德的脸上,这位称得上杰出的炼金术士试图挣扎着妄图反驳,但尤利尔早已料到他的辩词。“只有你的良心才会被这种拙劣的借口说服。”他告诉奥兰德,“在场的所有人都比你更了解事情的本质。你骗不了我们。”尤利尔割开奥兰德的喉咙,冰霜给予炼金术士干脆的死亡。

    他听见身后有人发出一声啜泣,便没有回头。城堡守卫的脚步纷至沓来,转眼近在咫尺。山谷的夜风吹熄两盏蜡烛,尤利尔提剑打开门,潮涌般的魔力化为森白的剑光,覆盖住楼梯间蜂拥的吸血鬼守卫。他再关上门,一踏门框,冲锋和神术同时发动,让尤利尔的身体几乎追上魔力的剑刃。当先两个守卫被拦腰切断,他也撞上他们的躯体。,他们的血是冷的,学徒一早就知道。

    即便知晓血族的弱点,尤利尔还是选择了长剑。所幸冰霜之剑的神秘度足够压制血液中的魔力活性,而面对敌人轻捷小巧的武器时,庇护所的存在足以使他的安全得到保障。

    剑光冰封住一个人的脚,尤利尔打开守卫挥动刺剑的手臂,一剑削掉他的脑袋。两根长矛带着魔法光辉击向腰和左肩,学徒侧过身让一支长矛的尖头在屏障上滑开,转动手腕砍断另一支的铁杆。斩剑实在太长,即便他的目标是对方的武器,第二个执矛人的手臂也被一并切下。他的信仰使他一贯在杀人时从不犹豫,这是学徒对敌人仅存的怜悯。然而再次看到如此惨烈的场面,尤利尔竟不觉得有什么出奇。

    断臂的守卫厉声尖号,声音震掉了远处挂着的一幅画像。尤利尔低头躲开魔力的波纹,即便它在肉眼中是不可见的。周围的守卫们也纷纷躲开,只探出武器向前。庇护所的光芒黯淡后又重新亮起,但守卫的声音却不是如此。当魔法终结时,他一剑穿进那根爆发出狂躁音波的喉咙,确保它彻底安静。

    尤利尔继续向前。这次他躲开一片神秘凝聚的灰影,寒霜冻结碰到剑刃的所有东西。又一把纤细的剑冲向他握剑的手,正趁着神术被更多人的攻击消耗掉大半力量的间隙。这名守卫可能借助短暂的思考断定学徒挥舞长剑的轨迹很难瞬时改变,但尤利尔的力气是他没想到的。他立刻为他的自以为是付出了代价。学徒将手臂往后一拉,尖刺戳中寒冰,再也动弹不得。然后他借助廊道的立柱绕开掷来的长矛,那个没及时松手的倒霉鬼失去重心扑倒。尤利尔手臂落下,斩剑的尖头扎透吸血鬼的后背。剑刃摩擦骨骼,血溅在衣袖和领子上。学徒拔出武器,借助片刻的休战喘息。

    地形不是他的优势,守卫们迅速绕过障碍而没有撞在一起。尤利尔踢倒一具空铠甲,被撞得后退的守卫顿时刺歪了剑,他扭身一剑划过,对方失去了半张脸和一只耳朵。吸血鬼用惊愕且怨恨的目光瞪着他,然后倒下。

    死人的目光无法令尤利尔动容忽然飞来的血焰命中身体,尚未开始灼烧便已熄灭但某个施法者的愚蠢却做到了。他回过头面向那个环之阶的白痴,金色神文化为锁链把对方拉扯到身前。这家伙的表情恐惧到狰狞。尤利尔先是扔出短刀击退一个不小心撞上书房门板的蠢货,再双手握剑,给这个被迫冒入霜刃长度范围的家伙一记腰斩的教训。在这个环之阶的神秘生物死后,有人开始畏死求饶,但尤利尔不为所动。我若是羊,厨师和食客都不放过。当他就这么用剑将最后一名守卫连人带矛砸飞到墙上时,属于羊的怒火才稍微退却。

    整个尖啸堡终于陷入了安静。守卫的吸血鬼们要么跳下窗自寻死路,要么已经死于冰中。潮湿的夜风涌进空旷的走廊,满地冰霜莹莹散发微光。一只被鲜血洗净的头盔掉在尤利尔脚旁,它开口仰面向天犹如破烂的铁釜,其中盛着破碎的银月。忽然砰得一声,陷进墙里的守卫尸体也滑到地上,带起一片刮落的碎石。他的身体逐渐被白霜覆盖。

    你不累吗索伦写道。

    尤利尔摇摇头,随手扯下一截窗帘擦掉脸上的血,再将依旧莹白剔透的长剑收入剑鞘。他踢开阻挡在书房前的血族尸体,而后轻轻转动门把。

    房间中似乎比离开时更温暖,也许是由于寒霜之刃在门外的走廊里大肆屠戮的缘故。窗边的烛台皆告熄灭,但丝帘和织锦也被风吹开。碎月的光辉浸透木棂和地毯,充满神秘而幽暗的魔力。此刻,尖啸堡的麻烦都已处理完毕,他身边只有奥兰德死不瞑目的尸体

    以及几座冰冷的石像。

    他们的灵魂燃尽了指环说。

    或者已在天国中与罗顿沃斯重逢。尤利尔缓步走到窗边,点燃了每一根熄灭的蜡烛。盖亚教会祭祀时不用考虑灯光,但信仰晨曦之神埃尔文斯的种族相信白蜡烛会带来好运。流水之庭的生灵都这么相信,就连血裔都不例外。他们在被诅咒的那一刻就失去了盖亚或露西亚的眷顾,但人总要有东西来支撑自己不被生活压垮,给灵魂归处。

    神术的火焰没被吹熄,于风中笔直地亮起。灵魂会被燃尽,他心想,但意志和向往却不会。它们恒久地燃烧,仿佛夜幕中群星辉映。当尤利尔走过米斯特洛克身边时,果然在血裔少年的脸上看到流泪的痕迹。我遵守了诺言。在路过罗顿沃斯的石像时,他又想到。

    在黎明到来以前,尤利尔将从仓库带出来两个还活着的孩子装上一辆板车,随后在吊桥边念颂赞美盖亚女神的诗歌。人类的孩子不过两三岁,在旋律中熟睡,安全又宁静。但当火焰升起、山谷被点亮成一片橘红时,他仍未感到满意。

    接下来去骑士海湾么?我看你不想再找盖亚教会的麻烦了。找也没用。不用苍穹纹章,主教压根不会见你克洛伊塔的名头会将事件升级。

    不是不想。“我答应桃乐丝找到她的儿子,这是首要目标。”尤利尔回答它,“如果净釜毁掉了那些孩子,我就是杀光参与交易的神职者也无济于事。等我完成了约定,就从巴恩撒的修道院开始一个个找这些混蛋算账。一个都跑不掉。当我将罪魁祸首的脑袋送到福里斯特主教面前时,他会见我的。”

    经过原野时,希塔里安很惊讶。

    “我不知道这里会这么大。”她告诉牵马的北方人,语气有种欢快的惊奇。

    “到了威尼华兹,田野都是白色,会比现在更广阔。”威特克说,“一望无际直到天边的雪白。你的视野有尽头,但山脉和云没有。大地和雪山是不分彼此的,但如果恰好晴天,你可以分辨出莫里斯山脉与天空的界限。”

    希塔里安想起某个霜之月的清晨。她望见街道和土路铺满白雪。露丝高兴得发疯,在雪堆里蹦跳。她却冻得瑟瑟发抖,只愿意在床铺里打滚。那天到街上的人少得可怜,去教堂的人也同样。连人都没有,小偷们只得饿着肚子回家喝凉水这也不容易,水井凝固,瓦罐也冻上一层坚冰,她竟要拿石头把它们敲碎!冰块的冷硬更胜岩石,而且饱含肉眼可辨的杂质。雪倒要好些。除了寒冷,希塔里安对霜之月没有其他更深刻的印象。露丝喜欢雪,好在她很幸运,不那么容易被疾病困扰。当时希塔里安因感冒和初次的月事委顿在床,而她的小伙伴列森偷了裁缝准备过冬的干柴,为她熬一锅卷心菜热汤。

    四叶原野在微风中泛起波浪。然而金色的原野她曾在城门外瞥见过,但雪原和冰峰它们几乎超出她的想象极限。“山脉与天空很好区分。也许他吹牛了吧,有人到过山顶吗?”她笃定他会撞在天空的玻璃上,因此质疑起威特克的形容。对于天空是层厚玻璃的说法,希塔里安倒是深信不疑。

    “现在还没,或许将来会有。不,没人偷懒,冒险者们尽了全力。但雪人族群住在山里,吃掉每个试图征服雪顶的家伙。”

    “雪人?”露丝的玩具?

    “是的,但与你认为的那种不同。它们是会动、会进食和叫喊的、由雪做的奇妙生物。雪人浑身洁白,因为这些家伙不穿衣服。只看外形的话,它们的身量比孩子们堆的小玩意大得多,没有四肢和脖子。一对宝石般的黑眼睛镶嵌在脑袋里,是珍贵的神秘矿物。”威特克绘声绘色地描述,“雪人大都群居,生活在莫里斯山脉最南端的高原。那里就是冰地领尽头的雪人苔原。据说雪人也是一种精灵,不过却是悼亡女神苏维莉耶的从属种族。但有人见过冰地女巫跟雪人们分享村庄,于是学者们认为,一部分雪人是后天诞生由冰地女巫的祖先赫妲丝的巫术创造。”

    “赫妲丝也会堆雪人?”

    “而且比所有人堆得都好。她的巫术与冰雪有关,赫妲丝本人也是冰地领的神秘生物。有传说她是雪人跟人类的后裔,一个混血亚人。亚人没几个好东西你听说过亚人吗?”

    “不完全是人类的人?”希塔里安猜测。

    “对了一半。一些人本来是人类,但受到神秘的影响,自身的血脉火种出现了改变。这类人也属于亚人。”北方人告诉她,“当然,亚人不是人类。他们只是与我们拥有共同的祖先。这类生灵基本都是混血,人与精灵,兽人与人类,或者各种奇奇怪怪的种族杂交出来的家伙。其中也有魔法造物。赫妲丝创造雪人不完全是谣言,她利用巫术和雪人的某些神秘特质,创造了能在烈日下生存的雪人。”11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