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两百八十八章 芳心微颤的蔡文姬
    吴启哲打量着对面的才女,此时遇到蔡文姬,可以说是最好的时候。

    历史上的蔡文姬,命运不可谓不坎坷。

    她是东汉大文学家蔡邕的女儿,蔡文姬为人博学多才而又精通音律,早期嫁给河东卫仲道,卫仲道早亡,二人又没有子嗣,于是蔡琰回到自己家里。

    兴平二年,中原先后有董卓、李傕等作乱关中,匈奴趁机劫掠,蔡琰被匈奴左贤王掳走。蔡琰在北方生活了有十二年之久,并生下两个孩子。

    建安十一年,曹操向来喜爱文学、书法,常与蔡琰的父亲蔡邕有文学、书法上的交流。曹操见蔡邕没有子嗣,用金璧从匈奴那里将蔡琰赎回来,并将蔡琰嫁给董祀。

    而后董祀犯了死罪,蔡琰去找曹操给董祀求情。当时曹操正在宴请公卿名士,对满堂宾客说:“蔡邕的女儿在外面,今天让大家见一见。”

    蔡琰披散着头发光着脚,叩头请罪,说话条理清晰,情感酸楚哀痛,满堂宾客都为之动容。

    但曹操却说:“可是降罪的文书已经发出去了,怎么办?”

    蔡琰说:“你马厩里的好马成千上万,勇猛的士卒不可胜数,还吝惜一匹快马来拯救一条垂死的生命吗?”

    曹操终于被蔡文姬感动,赦免了董祀。

    蔡琰回家后伤感悲愤之余作《悲愤诗》二首。此后再无蔡琰相关记载,卒年不详。

    吴启哲心中感叹,如此一位坎坷曲折的奇女子,又有才,又有貌,又通音律,更有气质,秀外慧中,优雅迷人,他怎么还能让她重蹈覆辙呢。

    红颜薄命,颠沛流离,联想到她的悲惨遭遇,真是叫人不胜唏嘘。

    当然,现在有了吴启哲的出现,一切都不同了。

    此时的蔡文姬待字闺中,还没有嫁给卫仲道。

    这般才貌双全的绝色佳人,吴启哲又怎能任由她从身边溜走呢。

    吴启哲完全不在乎有王允和蔡邕这两个电灯泡,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蔡文姬看。

    蔡文姬被看的俏脸晕红妩媚,有些羞恼的瞪了吴启哲一眼,却并没有真的有多生气。

    河东的卫仲道虽然早有婚约,她却并不喜欢,而且还是一个病秧子,曾经听市井流言提起,说这卫仲道,娶她就是为了冲喜,以他的身子只怕要不了两年就一命呜呼了,到时候还得守活寡。

    至于吴启哲,蔡文姬仔细打量了一番,不得不说这样貌自然是一等一的,对方的身份还是大将军,虽然她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女子,但谁又不希望自己能嫁个各方面都优秀的如意郎君呢。

    她知道,王允和父亲蔡邕的计划。

    以王允袁隗为首的文物百官,他们一心只想搬倒吴启哲,但为了就真的是为天下百姓好嘛,为的不过是手中的权利。

    蔡文姬作为一个聪慧睿智的才女,有些东西她是看的很清楚的。

    至于父亲蔡邕,也是得到司徒王允的承诺,什么事成之后给他高官厚禄之类的。

    但他也不想想,这是自己女儿的幸福啊,虽然蔡文姬并不是一个小女子,她无双乱舞神技甚至比起很多征战沙场的将军都要厉害,但这并不代表着她就甘心成为权力争夺的牺牲品啊。

    如果她真的嫁给了吴启哲,秋水一般的眸子扫了眼对面的男子,如果真是那样,吴启哲成了她的夫君,她又怎么可能害自己的夫君呢。

    当然,虽然样貌她十分满意,蔡文姬还打算在考验一下吴启哲。

    宴席开始,因为又蔡文姬在,自然不适合莺歌燕舞,大家一边进食,一边相互探讨一下当今的时政。

    不多时,王允和蔡邕就以身体不适为借口离开了前厅,留下了蔡文姬和吴启哲独处。

    离开前厅的王允和蔡邕又是一阵激烈的争论。

    蔡邕是觉得自己不能出卖自己的女儿,为自己谋取高官厚禄。

    王允劝慰蔡邕,吴启哲也不差啊,一表人才,更是当今的大将军完全配得上你女儿啊。

    蔡邕吹胡子瞪眼,如果仅是如此也就罢了,那河东的卫仲道家,他即便是拼着失信于人,悔婚就是了,但偏偏女儿嫁给大将军吴启哲一开始就抱有不良目的的。

    他们要女儿文姬监视吴启哲的一绝一动,甚至把他的起居饮食都告诉他们,狼子野心可谓是昭然若揭,到时候真的害死了吴启哲,自己的女儿不一样守活寡。

    感叹他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大学士,又不能反抗王允和袁隗一行人。

    这边厢,看着吴启哲不发一言只是盯着自己看,略微有些羞涩的蔡文姬主动找话题道:“不止大将军对诗词歌赋可有涉猎。”

    “诗词本来是触景生情,妙句偶得...”吴启哲停顿了一下才说道:“但我今天一见到文姬姑娘,却不禁文思泉涌,产生了想要为文姬姑娘作词一首的冲动。”

    蔡文姬莞尔一笑:“小女子洗耳恭听。”这就是她对吴启哲的考验之一,想看看吴启哲在诗词方面有没有什么天赋。

    当然她也不是要为难吴启哲,只要对方能做出一首完整的诗词她就很满意了,并不需要很深的意境。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吴启哲装b又富含感情的念完了整首词。

    初听时就给蔡文姬眼前一亮的感觉,听到后面,尤其是众里寻她,以及灯火阑珊处的时候,她的一双美眸已经放在吴启哲身上挪不开了。

    这般意境又有韵味的诗词,说是流传于世也不为过。

    尤其对方的诗词中,所表达的意思,让蔡文姬更是一阵脸红心跳,她是在当着自己的面,像她表白吗?

    本就是才女的蔡文姬,自然希望自己的未来夫君是个诗词歌赋无一不通惊才绝艳的奇男子,而吴启哲刚刚那首词,悄悄挠了她心痒处,俘虏了她的芳心。

    “文姬,刚刚这首词可还和你心意。”吴启哲笑问道。

    蔡文姬俏脸晕红,娇羞妩媚的白了一眼吴启哲,虽然没开口,但很显然对吴启哲刚刚所念之诗词,可谓是非常满意。(请大家多多支持,希望大家今后都能来起点订阅,起点才是首发正版,作者能分到的收益也最多,求订阅,求推荐票,求打赏,求收藏,求书评,谢谢大家,最新书友群:830704323)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