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三章 卯兔的逆袭 下
    “天呐,我看到了什么?相位投影啊,竟然是相位投影!难道我出现了幻觉?”

    “你没有出现幻觉,因为我也看到了。那是只有分神期修士才可以使用的相位投影。”

    “上帝啊,请告诉我,这真的只是金丹期修士的比赛吗?”

    “现在我强烈怀疑,有分神期大能混入到了参赛的选手之中。”

    “打都打不到,这还怎么比赛啊?”

    “心疼布罗迪一分钟。”

    “傻瓜,你以为布罗迪没有办法吗?”

    ……

    不知道是不是夏平自己的错觉,他好像听到了有人说分神大佬混入到了比赛选手之中。

    默默地将目光投到夏灵身上,却发现此时的夏灵正一边若无其人的吹着口哨,一边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不过,即便卯兔的表现如此惊艳,夏平对她的比赛依然不太看好。

    相位投影的确是好技能不假,尤其是针对物理职业,那更是可以称得上是神技。

    但就算是神技,那也要看什么人用。

    夏平可不相信,作为箭神的布罗迪连应对空间能力的方法都没有。

    事实上,相位投影只有在分神期的手中才可以称得上是神技,而卯兔用出来却依旧有被破除的可能。

    而接下来也印证了夏平的猜测。

    只见布罗迪的第一根羽箭直接刺穿了虚空,而第二根羽箭却变成了虚幻的投影,单单看上一眼就可以感觉到灵魂上的颤栗。

    至于第三支羽箭,奇怪,第三支羽箭去哪了?

    “噗嗤!”

    身处于相位投影之中的卯兔本应该十分安全,却不想卯兔忽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噗!”

    随后,还未等卯兔缓过神来,一根无形的羽箭透着血光从卯兔的背后穿心而过。令卯兔再次受到重创。

    “投降吧,第三箭会直接取了你的性命。”

    布罗迪望着远处的卯兔沉声道:“不要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裁判身上。第三支命箭是我最强的一箭,现在已经完全锁定了你的气息,到时候就算是裁判也不一定救得下你的性命。”

    “你的实力已经得到了我得尊重和认可,所以你没有必要强撑下去了。我不想亲手毁掉一个人族的天骄。”

    “呵呵,你在说些什么?该投降的不应该是你吗?”

    只见浑身浴血的卯兔忽然轻笑了起来,完全没有一点即将落败的失望。或者说,她本来就没有想过自己会失败。

    “冥顽不灵!”

    不知为何,看到卯兔的笑容之后,布罗迪的心中心中察觉到了一丝不安。

    可以现在的情况,卯兔无论如何都翻不了盘,那么自己的不安究竟来自什么地方呢?

    尽管找不到值得怀疑的地方,布罗迪仍旧相信自己的这种不安的感觉。毕竟自己以前凭借着这种敏锐的直觉躲过了很多生死危机。

    无论如何,只要尽快将卯兔淘汰出局,就可以避免那种不安的直觉。

    想到这里,只见布罗迪大手一挥,一直消失不见的第三支羽箭忽然突兀的出现在了卯兔的金丹位置,双方的距离甚至不足一公分。

    怪不得布罗迪有自信,就算是元婴大修士也不一定能够在自己的第三支羽箭之下救下卯兔。现在看来,在如此距离之下,裁判还真的反应不过来。

    更要命的是,第三支羽箭瞄准的是卯兔的金丹,金丹期修士最致命的部位。

    本来金丹期修士的生命形态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就算是心脏受到重创,只要治疗及时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但金丹就不一样了,它是金丹修士所有修为和生命精华的结晶,只要被破坏掉,金丹期修士甚至连接受治疗的机会都没有。

    “不好!”

    当看到布罗迪的第三支羽箭出现的那一刹那,周围的几名裁判不由得心中一惊。因为就连他们也没有察觉到这第三支羽箭的踪迹。

    当然,也不能说布罗迪的实力超过了在场的这几名元婴裁判,只是因为布罗迪针对的只有卯兔一个人。而前两只羽箭都是在为第三支杀箭做铺垫,耗费了这么多的心思射出的第三箭,裁判们一时之间察觉不到也算正常。

    但真正让他们惊慌失措的,则是他们似乎真的无法阻止布罗迪破掉卯兔的丹田。

    而卯兔的败亡,责任必将会算到他们的头上,招惹到华国的沧溟派,他们就算是不死也要脱层皮啊。

    和那些裁判一样,场下的夏平也是大惊失色。

    别看夏平平日里对卯兔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但实际上,夏平早就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妹妹一样照顾。

    毕竟,卯兔可是自己亲自从阳组织里面拉出来的,自己就必须要对她负责才行。

    只不过,当夏平转过头来想要对师父求救的时候,却发现夏灵竟然在笑,而且还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微笑。

    可自己的师父绝对不是那种幸灾乐祸的人,更何况她对卯兔的感官是非常好的。再怎么样也不会笑起来,除非……

    “看起来你说的没错,这丫头的确是天赋秉异。”

    夏灵对着身旁的贝思笑道:“只是我很好奇,空间异能的进化形态究竟会怎么样,总不能像你的圣光一样,是毁灭和创造吧。”

    “当然不是,”只见圣女贝思在此刻忽然面色严肃的看着远方的卯兔道:“在我的传承记忆里面,对于空间异能的觉醒只有一句话:空间为王,时间为尊!”

    几乎就是在圣女贝思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布罗迪的第三支羽箭已经刺入可卯兔的丹田之中。

    可是得手之后的布罗迪却并没有听到自己获胜的消息。

    看来预感还是应验了。

    前方的卯兔并没有因此倒下,布罗迪就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脚下瞬间发力,像一道流光一般离开了原地。

    “轰!”

    几乎就在布罗迪离开的那一刹那,刚刚布罗迪站立的地面突然崩裂。整个地面就像是被一把巨大的砍刀划过一般,狰狞的伤疤清晰可见。

    这是继吴馨予和贝思之间的战斗后,黑曜石擂台第二次被破坏,也意味着布罗迪和卯兔的攻击层次已经来到了元婴期。

    “不可能!就算是第三支羽箭落空,那你的心脏依然被贯穿,这种伤势怎么可能还能发挥出这么强大的力量。”

    “空间为王,时间为尊!”

    卯兔的前半句话还在布罗迪数公里之外的远方,但后半句话却突兀的出现在了布罗迪的身后。

    被人悄无声息的摸到背后,布罗迪吓得亡魂大冒,不等看清身后的来人,直接对着身后挥了一拳,然后身形极速的后退。

    直到后撤了数百米之后,布罗迪才看到完好无损的卯兔不知何时又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没错,就是完好无损。

    如果不是因为卯兔的嘴角还就有一丝未擦拭干净的血迹和胸口被撕裂的衣服的话,布罗迪恐怕会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

    “时间,是时间?不可能,时间异能只是存在于幻想当中的产物罢了,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你肯定是在骗我,你是在故弄玄虚!”

    说到这里,布罗迪的全身肌肉再次暴涨,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穿着紧身外套的绿巨人一般。

    “很多人都觉得我的外表只是为了迷惑对手,所以在面对我的时候,很多人都会选择直接跟我近身战。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我最厉害的不是箭矢,而是近身战!”

    “选择跟我近身战,绝对是你做下的最错误的决定。”

    说到这里,布罗迪不等卯兔开口,直接握紧拳头对着卯兔打了过去。

    “不要以为你用相位投影我就拿你没办法。事实上,早在开赛之初我就仔细的研究过你的空间异能。想要破除你的相位投影非常简单,只要以力破巧,强行破开眼前的这层空间就可以了。”

    “看来你还是没有弄明白我想要表达的意思。”

    看着热血沸腾的布罗迪,卯兔不禁摇了摇头。

    随后只见卯兔轻轻地打了一个响指,然后布罗迪就像是个被按下了暂停键一样无法动弹了。

    而且,这并不是定身术那样简单。因为布罗迪的眼球根本就没有在动,也就是说,此刻就连他的思维都停止住了。也就意味着,他的时间被卯兔永远的给定格在了这一瞬间。

    看到这种情况,就连台上的裁判都不由得有些面面相觑。因为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形势转变的太过诡异,以至于他们到现在都无法确定布罗迪是否会像卯兔一样备有先手。

    终于,在十分钟之后,百无聊赖的卯兔这才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对着裁判道:“裁判,我都已经等了十分钟了,现在可以宣布比赛结果了吗?”

    “好,好的,本次比赛的优胜者是来自于华国沧溟派的卯兔!”

    “呼~”

    当听到裁判宣布完比赛结果后,卯兔这才像是松了一口气般放松了下来。

    因为她控制布罗迪的极限就是十分钟,如果再多过几秒钟,布罗迪就可以再次恢复活蹦乱跳的状态。

    而自己现在由于刚突破的原因,气息有着不稳,所以最好还是速战速决。

    最后,不管怎么说,自己赢了,而且不光是赢了,更加令卯兔找回了自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