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鬼谷灭门(求票票)
    嗡!

    虚空震颤,一束精纯至极的纵横捭阖之气流转,演化一卷道图,沉浮于鬼谷师徒二人的头顶,拦阻那道大手印。

    彼此相触,捭阖逆转,顷刻间,那由空而落的黑色大手印消散于无形之中,四周虚冥溃散诸般能量余波,激荡至远方。

    “嗯?”

    “这股力量……,再来!”

    苍璩那俊朗的神容上,一双闪烁玄光的明眸微微眯起,万物波动一体,刚才那道纵横捭阖的乾坤之力虽强。

    可却有些怪怪的。

    的确是玄关的力量,也的确很强。

    然则,只是用来防守?

    自己可不怕!

    双手掐动印诀,心随意转,便是万物一体的波动力量扩散,所过之处,虚空震颤。

    只是……那鬼谷师徒二人仍旧一卷道图护体,只是防守。

    万物一体,波动无间,碰触道图,极力寻找那相似的契合力量,天地间,就没有波动不能够破开的存在。

    那卷道图也是一样。

    任何一种力量都只是波动,只是波动的层次不一样,波动的水准与深度不一样。

    种玉功修炼如此,虽未可水火无垢,虚空一体,然道图的防御亦是有高低,玄功极力运转,灵觉极力催动。

    嗡!嗡!嗡!

    万物一体波动震颤,同此刻护持鬼谷师徒二人的道图碰触,极力攀升,极力运转,极力寻找。

    “不愧是玄关的力量!”

    “虽难……仍可碰触。”

    心神有觉,面上微微一喜,那种熟悉的感觉越发滚动于心,如同开启一扇尘封的大门。

    试验了诸多把钥匙,如今,快要将最终的钥匙试验出来了。

    只要将最终的钥匙试验出来,道图于自己便不是拦阻。

    轰!

    当其时,一道凝练至极的纵横剑光从鬼谷子的手掌挥洒而出,直接虚空凝练,落在苍璩的头顶。

    “剑罡同流!”

    传承至杨朱一脉,种玉功虽强,闲暇之时,传承仍有修行,以本源玄功,炼出内外罡气。

    虽不若玄关层次的道理化入天道之力,已然极强。

    头顶顿显三尺黑色玄罡,硬撼那道纵横剑光。

    “找到了!”

    “这股力量……似乎和先前的你不太一样?”

    踏空而立的身形陡然挪移十方,影迹重重,鬼谷子出手的瞬间,那卷道图为之波动。

    刹那间,万物一体的波动之力探入。

    随即,苍璩眉目又是骤起,先前也和鬼谷子交手过,虽为胜,却对于对方的力量有所感知。

    同此刻自己所碰触的力量有所不同。

    “鬼谷真罡!”

    玄妙之力护体,察觉外力入侵,心神有损,调动一丝力量,顷刻间,又是一道坚韧之力笼罩在道图之上。

    “你……你走吧。”

    着鬼谷阴阳道袍,踏立在一座高耸的巨石之上,双手背负身后,道图护体,真罡不侵,看向不远处的杨朱一脉苍璩。

    他……所修诡异。

    竟然可以破开……不,是融入道图的力量,若非大日阴阳咒印,此人早就被镇杀。

    然则,现在的话,唯有令对方知难而退了。

    从楚国而出,一路北上,前来辽东塞外不咸山,由着这里酷寒的天候,身上阴阳家东君焱妃种下的咒印被削弱了三层左右。

    简单能够调动些许力量,否则不足以动用鬼谷秘宝。

    上次前来辽东塞外不咸山,所寻为千年雪莲,一路之上也未有好好一观,并未有所得。

    如今,从辽东入塞外,加持自己数十年来杂学旁收的堪舆家、奇门遁甲之术,循着天地星辰,循着水火地脉。

    越发能够感受到不咸山内蕴的神秘!

    决然是一处大大的宝地。

    半个时辰前,仰观天地星辰,映照山川地势,观溪流潺潺,察觉这个方向有水火共济之妙,便是前来。

    谁曾想……这里碰到了苍璩。

    “让我走?”

    “这么好心?”

    苍璩周身仍旧真罡护体,闻鬼谷之言,哑然失笑,这算什么?

    如今胜负未分,或许自己不敌,但这般一语,是轻视自己吗?

    就算当年自己实力未济的时候,都未曾胆怯,而今,所修有成,何惧鬼谷?何惧纵横?

    “你可以选择不走!”

    鬼谷神色平静,看向远处踏空而立的苍璩,能够做到那般地步,说明己身所修玄功与众不同,更是说明对于虚空之道有足够参悟。

    小庄暂时不是他的对手。

    自己实力尚未恢复。

    所依仗者唯有鬼谷秘宝,那般秘宝非关键之时,自己不想要动用,果然对方执意求死?

    殊为奈何?

    语落,借助鬼谷秘宝,便是一股精纯至极的纵横之气显化于面前虚空,顺而演化鬼谷至高剑术。

    一道阴阳内蕴的横贯八方豁然透空而出,直接出现在苍璩跟前,所过之处,虚空封镇,避无可避。

    “我……为什么要走?”

    “不咸山是你们鬼谷的?”

    剑罡同流,玄罡护体。

    万物一体波动几近运转,力场涌动,汇聚己身,一掌打出,一道黑色的光幕径直出现在那道剑气的正前方。

    以万物波动之力,加持波动力场,快速旋转,快速震颤虚空,削弱、磨灭这道鬼谷至高剑道。

    蹬!蹬!蹬!

    噗!

    以本源玄功凝练的波动光幕坚持不过个呼吸,便是在那无比锋芒霸道的剑气下溃散。

    碰触玄罡,震颤脏腑,血气上涌,嘴角不自觉流淌些许鲜血,虚空的身形更是接连后退。

    三元已然有损。

    随其后!

    又是一道玄理迥异的剑道显化,一语悠扬的空语龙吟弥漫,纵横捭阖,百步无双。

    透空而出,直逼身前。

    “波动护体!”

    “剑罡同流!”

    挥手一招,远处的山峰石壁上,便是一道剑光划过,虽为虚空,不过留下些许影迹,一念之间,数十道剑气挥出。

    顺从壬丙之道,迎合子午真罡,化入万物一体波动,一道道剑气之上的磨灭之力数倍增之。

    承影无形,虚空有形。

    轰!轰!轰!

    彼此相触,碰撞而出的强劲能量余波扩散,整个这处山谷上空斑斓之色再起,十多个呼吸之后,苍璩的身形再次退后,浑身更是颤抖。

    三元受创,神容有些苍白,然双眸深处却是越发有神。

    “素有闻第一代鬼谷子曾向道家祖师问道,得天地阴阳演变之妙,而后纵横捭阖,乾坤无极。”

    “你这一剑!”

    “我……很喜欢!”

    “再来!”

    翻手服下一粒丹药,玄功运转,快速恢复修为,对于鬼谷的剑道,昔者,自己以种玉功从卫庄身上得到过横剑术的玄妙。

    鬼谷至高剑术,虽划分横剑术与纵剑术。

    实则两者本源都是一样,修炼至极限,都是一样的大道,便是鬼谷的捭阖之道,便是道化阴阳之道。

    鬼谷两位弟子,自己都曾交过手。

    盖聂的确很强!

    得承纵剑术,阴阳两仪,变化随心,剑道有成。

    卫庄,逊色不少,只是得了横剑术的霸道,未得横剑术的精髓。

    然则……刚才在碰触鬼谷子两道纵横剑气之后,万物波动一体有感,笼罩由鬼谷子亲自施展的纵横剑术。

    阴阳一体,纵横无间,虽剑道意境不同,内蕴的力量演变无二,由道生一,太极演化阴阳,进而四象乾坤,八卦无穷,九宫归元,剑道无极!

    鬼谷的修炼之道,终究还是从道家而出。

    有着深深的道家印记。

    波动之力碰撞磨灭,已然有所得。

    自己正瞅着找寻不到种玉功水中火发,至阳纯阴的契机,这就……来了?

    尤其……鬼谷子那两剑并未有足够的威能镇杀自己。

    虽不解。

    于自己无关。

    若言对方是想要放过自己?

    苍璩压根不相信。

    莫不是有其它的缘故?

    面上带着别样的笑意,手持承影,一步踏出,剑影重重,汇合万物一体的波动之力,直接斩向鬼谷师徒二人。

    “欲要饶你一命。”

    “你却不为之珍惜。”

    鬼谷子岿然不动,道图护体,鬼谷真罡涌动,一念而觉,陡然一股十倍于先前的霸道之力从鬼谷真罡上涌动。

    顷刻间!

    虚空之上,剑影溃散,万物一体的波动力场溃散。

    砰!

    一道重重的声响从远处的雪山石壁上传出,坚硬的石壁上直接露出一个奇特的人形。

    噗!

    身形从石壁上掉落,一剑横扫,剑气涌动,强行稳住身形。

    “你……你受伤了!”

    “噗!”

    “哈哈哈!”

    “今日……看来鬼谷要灭门了。”

    先前俊朗邪意,眉目非凡的神容上,已然煞白无比,周身黑色玄光若隐若现,丹田本源为之不稳。

    翻手再次服下一粒丹药。

    虽然脏腑疼痛不已,虽然灵觉为之衰弱,虽然三元受创六层以上,但那些都不算什么。

    鬼谷子有恙!

    刚才自己施展全力攻伐鬼谷子的时候,在对方施展手段之时,万物一体波动有感,鬼谷子的气息衰弱不已。

    根本不像是一位真正的玄关武者。

    尽管不知道对方为何还能够施展莫大之力,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从开始到现在,一切都可以解释清楚了。

    饶恕自己?

    放过自己?

    让自己离开?

    鬼谷可从来没有这个好心!

    若然鬼谷子受伤,卫庄非自己对手,一切便是自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