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章 预报
    夏日的天气很热。

    早朝,群臣站在大殿上,一个个热的汗流浃背。

    大家都希望这个早朝能够早点结束,然后他们就能回到自己的府上,喝几杯冰镇的葡萄酒来解暑了。

    只是,就在他们这样想着的时候,周仁站了出来。

    “父皇,儿臣有事奏报。”

    看到周仁站了出来,周贤忍住了退朝的念头,道:“太子有什么要说的?”

    “父皇,儿臣夜观天象,发现几天之后,我们汴京城会下一场暴雨,这场暴雨很大,可能要下三天三夜,到时候,整个汴京城的很多地方都会被水给淹了,所以儿臣希望朝廷能够早做打算,避免造成一些损失。”

    这话出口,众人一愣,有点被周仁的话给弄懵了。

    这晴空万里,烈日当头的,那里有要下雨的意思?

    就算是几天后,也不太可能啊。

    更别说是三天三夜的大雨了。

    如今天气这么热,他们倒是希望能下一场大雨。

    他们觉得周仁说的这些有点无稽之谈。

    周贤也是微微凝眉,太子什么时候还会观天象了?

    这个东西,不是司天监的事情吗?

    “司天监何在?”

    周贤问了一句,很快,一名官员站了出来。

    “臣在。”

    “你们负责观察天象,最近几天,汴京城可有下雨的征兆?”

    “回陛下的话,臣等一直都在观察天象,并未发觉有下雨的征兆。”

    虽然周仁是太子,但他们觉得太子你来会夜观星象,太子肯定是在胡说,如此,他们自然不敢随便附和,毕竟若是错了,他们可是要受罚的。

    他们并没有观察到什么天象,自然也就不敢说有雨了。

    司天监的人说完,周仁眼眸微微一凝,暗道不妙,紧接着就又站了出来:“父皇,天有不测风云,几天之后,真的会有暴雨来袭,儿臣请求父皇重视起来,必须提前做好安排啊。”

    周仁说着,朱圆就站了出来:“太子殿下,司天监的人都说不会下雨了,你是太子,又不会夜观天象,你说的这般信誓旦旦,实在是令人难以信服啊。”

    朱圆一直都看不惯周仁,如今投靠了周青,自然也就跟周仁成为了绝对的对立,有跟太子作对的机会,他是不会放过的。

    朱圆说完,朝中的其他一些官员也都连忙说了起来。

    “是啊,是啊,太子殿下,你好好做其他事情就行了,这夜观天象的事情,有人负责,不需要太子殿下插手。”

    “没错,我们倒真的希望能下一场大雨呢,这样我们就能凉快凉快了。”

    “这种天气,怎么可能下雨嘛,太子殿下莫闹……”

    众人说着,周仁凝眉,浑身上下隐隐有了一些怒意。

    “本宫作为储君,大周任何事情,本宫都有权负责知晓,而且,本宫预测的雨可不是大雨,而是几十年难遇的暴雨,三天三夜的暴雨,到时候整个京城都有可能被淹,不重视怎么能行?”

    周仁瞪了那些官员一眼,接着向周贤拱手,道:“父皇,三天后大雨,必须尽早做准备啊。”

    “陛下,太子这般胡闹,有违储君风范,末将以为,太子之言,纯粹是无稽之谈,当不得真,而太子这样,必须重罚。”

    朱圆似乎跟周仁杠上了,说出来的话,可谓是针锋相对。

    周仁没想到在这件事情上,朱圆竟然不依不饶,他是觉得司天监的人说没有雨,就真的没有雨了吗?

    “哦,朱将军是觉得几天后不会下雨吗?”

    “不错,几天后绝不会下太子说的那种暴雨。”

    “可若是下了又如何?”

    “你想如何?”

    周仁道:“这样吧,若是下了那样的暴雨,朱将军到时候拿出十万贯钱出来怎么样,若是没有下那样的暴雨,本宫给你十万贯钱。”

    十万贯钱不是个小数目,虽然他们都能拿出来,可却不得不谨慎一下?

    朱圆凝眉,心里莫名的有点不安,可他若是退却,就显得太没有胆量了,自己好歹是镇国大将军啊。

    “好,就这样。”

    周仁浅笑,水灾发生后所需要救助的钱财,多少算是解决了一些,朝廷的压力又小了些啊。

    “刚才觉得本宫是在胡闹的官员,可愿意跟朱将军一起,与本宫对赌一把啊,你们投多少钱进来,到时候本宫就还你们多少钱,如何?”

    周仁说完,朝中的其他官员相互张望,一时间都有点拿不定主意,他们很多人跟周仁没有多大的矛盾,若是把太子给逼的倾家荡产了,那太子登基,他们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吧?

    他们犹豫,但周青却是心头一震,有了个想法,借着这次机会,他们完全能把太子给弄的倾家荡产啊。

    太子周仁若是输了,他的那些店铺什么的,怕都得赔进来,如此一来,太子还能拿什么跟他斗?

    有了这个想法后,周青便向叶冬暗示,这种事情,他不好出面,只能让叶冬来。

    叶冬也想狠狠的教训一下周仁,在得了周青暗示之后,便立马站了出来。

    “太子殿下,我与您赌一把,我押二十万贯钱。”

    二十万贯钱,绝对是很大一笔钱了,不少官员看到这种情况,都忍不住冷吸了一口气,这太子若是输了,三十万贯钱,只怕都能把东宫给榨干吧?

    陆陆续续,又有不少人加入,最终的赌约是四十万贯钱,温家虽然没有直接加入,却是让依附于他们的人加入了。

    他们这样赌着,上面的周贤脸色有点难看,太子这是疯了,他这是把自己往绝路上逼啊。

    周贤本来觉得太子胡闹,说两句让他作罢就算了。

    可现在闹到了这种地步,他若是算了,怕也有点说不过去吧?

    太子这是自己把自己的路给堵死的啊。

    周贤很无奈。

    “父皇,早作准备,也并非是坏事,万一大雨真的来了,我们也能有所应对,请父皇准许儿臣早做准备。”

    周贤突然觉得自己很难,都这样了,他能不准许吗?

    “好吧,既然太子执意如此,那一切准备工作,就交给太子去处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