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八章 真正的原因
    “亵渎者?”紫银轻哼了一声然后说道:“神虫部族的做法还真是一点老样子啊?”

    苗野转头过来看了一眼紫银,貌似紫银这女孩的遭遇和千纤的差不了多少,都是被冠以叛徒的罪名。

    当然了,一个因为身份的原因没有直接处死,而另外一个就有点悲剧了,一直逃亡到现在才回归部族的。

    不过这条路对于许坏来说就是一条非常好的研究之路了。

    因为这里没有了守卫,所以观察起周围的一切来都是那么的容易了。

    所以他自然是左看看右看看,甚至趴在地上看。

    随后他说道:“太不可思议了,这颗大树原本没有那么大的,我就说我在古籍上看过,应该是一种东西把他催生到这种程度的,当然了那种秘宝也真是不可思议。”

    许坏根据自己的观察还是非常出一些事实来了,所以关键的是那个秘宝到底是什么东西。

    随后许坏又说道:“天命之树的智慧已经不低了,可惜你们往往还是太小看它了。”

    苗野叹了一口气回答道:“是啊?我们先祖留给我们的东西,可惜我们都没有好好的珍惜过。”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必须把这些人都拯救出去才行。”

    走了一段距离之后赵泽就让大家停留在原地,因为那时候他侦查的时候发现有几个部族武者就隐藏在这周围的一些树枝上面。

    有可能就是为了监视千纤而存在的,所以他再次进入了系统先锁定了那几个武者的位置。

    一共就有5人部族武者在不同的方位监视千纤,其中一个是5脉的武者,其余的都是4脉的武者。

    赵泽退出了上帝视角把任务分配了下去,接到任务指示的紫银和许坏等人就分头行动了。

    这时候他们也不在隐藏自己的武道水平了。

    紫银的压制境界的秘术,也是都传授给他们了,为了就是方便潜入天命之城。

    许坏率先跳到了一根树叉上面慢慢的开始向着目标移动。

    没有了魔毒藤的帮助,他的实力起码下降一半,所以他行动起来也是非常的小心。

    不过他这一次的目标都是4脉的武者,所以也不是太麻烦。

    前进一段路线之后就看见斜对面的一根树枝上面趴着一个部族武者,这人一直盯着远处的一间树屋,眼神也从来没有移动过。

    许坏慢慢的从侧面靠近他,随后直接来了一个抱头绞杀,这部族武者没坚持多久就死在了许坏的手中。

    随后许坏的一系列操作就非常的血腥了,他直接把这虫子从部族武者身体里面拽了出来,根本就不给那虫子反应的时间。

    随后他的胸前突然张开了一张血盆大口,他把在他手中挣扎的虫子直接塞到了那大口之中,随后就被大口搅碎吞咽了下去。

    尸体自然是被他随意丢弃在树枝上面了,当然了许坏前脚一走,后面这个尸体就再次站了起来。

    赵泽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尸体的,等下的突破时候还是有大用处的。

    这时候树枝的另外一边就出现的打斗的声音,而且动静非常的大。

    自然是紫银在对付一只虫人了,那个5脉的战士,被紫银偷袭了一下之后没有立即死去,而是变身成了虫人继续和紫银战斗。

    不过这只虫人的身体心脏位置已经被刺穿了,大量的绿血正在往外流淌。

    片刻之后这只虫人就倒在了树枝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紫银上去也补了最后的一剑,随后他们就一起在小树屋的外面汇合了。

    让赵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小树屋的门居然打开了,里面传出了一个非常温柔的声音。

    “你们都进来吧,拯救者们!我已经等候你们多时了。”

    赵泽和紫银对视了一眼,随后几人就走进入了小树屋里面去了。

    走进去的第一眼就看见一个头发非常长的女孩子站在入口不远处的位置迎接他们。

    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年纪看起来非常大的老者。

    苗野自然是率先走了上去做了一个标准的部族礼节,随后说道:“没有想到岚风长老也在这里,这样更好,我们可以一起逃出去了。”

    岚风在见到苗野的时候她不敢确认,她身边的千纤也是一样的,因为苗野的样貌有点改变,所以她们没有认出来也是情有可原。

    所以苗野自然也发现是自己唐突了,赶紧解释道:“老夫我苗野是也,只是潜入进来的时候画了一点装束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这一下千纤和岚风长老也震惊了,因为苗野不是被神虫部族的人给囚禁了起来吗?

    他是如何逃亡出来的?

    所以两人憋着一肚子的问题想要问,苗野哈哈一笑说道:“我们先进去找个地方坐下来说可以吗?”

    岚风这才说道:“您看我还真是失了礼数,你们快快请进。”

    树屋不是很大,一下子进入的人太多还是感觉有点拥挤。

    坐下来之后岚风抓住了苗野的手就问道:“老家伙你是怎么逃出来的,老实和我们说吧,这些人都是你们的族人吗?”

    苗野看着她叹了一口气回答道:“这过程就有点漫长了,我长话短说吧,因为时间也比较紧迫了。”

    苗野自然把他如何被神虫部族关押,之后又被转移到了白虫城的监狱,随后遇到了赵泽他们攻城的事情,都一一的和岚风她们交代了一下。

    甚至白虫城秘密解放的事情,也是顺便说了一下。

    这让岚风非常的震惊,千纤自然也是一样的。

    当然了一些细节苗野没有太多交代,反正只说命了赵泽已经是他们白虫部族的女婿了,这一点也是让岚风她们没有想到,因为巫女下嫁外族的事情还从来没有出现过。

    不过她也不是特别顽固那种人,既然神虫部族都可以乱规矩了,她们自然也要为了把文明传承下去而努力了,稍微的出格一点也不是什么坏事情。

    岚风听完之后也激动的问道:“雪银没有事情吧?”

    苗野点了点头回答道:“她很好,现在白虫城还在她的领导之下在正常的运转之中。”

    “这都多亏了赵泽王子殿下,如果我们没有了他的帮助,现在基本已经无望了。”

    苗野三句话都离不开赵泽,这也给岚风和千纤对赵泽这个王子产生了一点兴趣。

    赵泽看她们想要问些什么,他说道:”一些细节等我们逃出去在问吧,天命之树的调零,自然会给上面的人民带来灾难的,所以我们必须马上逃出去。“

    千纤点了点头说道:”这天命之树在调零之后会产生一种能量波把周围的一切事物给震碎,随后它就变成一个天然的养料了,这个养料足以给上万的虫子食用,只要食用过这养料的虫子就可以进化到一种最终的阶段,这也是我最近的研究成果了。“

    ”这种阶段的虫子完全已经不在害怕火焰了,甚至还有了一定的智慧,这样以来神虫部族就没有敌手了。“

    紫银听到了之后也是一脸的惊讶。

    随后她问道:“此话当真?”

    千纤也是点了点头,随后把非常厚的一推资料扔给了紫银查看。

    ”这是我最近的一点成果,虽然还没有证据表明神虫部族会这么做,不过形成养料的事情天命之树自己也曾经和我沟通过,当然了这养料基本就会被周围的凶兽给食用掉,当然与其让给这些野生的凶兽,还不如给自己圈养的虫子大军食用,这样它们就可以更加的强大了。“

    紫银也是随便翻看了几夜之后她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

    许坏站了起来说道:”这种古树种类,我在一本古籍上面看到过,确实是一种能量性质的古树种,在加上他经过了几百年的岁月,所以在死后它的尸体形成巨大的能量养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赵泽整理了下思绪说道:”也就是说神虫部族的人打算让这里变成了一个大型的饲养场地了?“

    ”不管是天命之树还是死去的奴工,或者是因为感觉到能量养分过来觅食的凶兽,都成为了虫子的食物。”

    ”这样以来神虫部族就可以打造一批百万的虫子大军了!”

    “而且都是进化形态的那种!”

    赵泽的这番分析也让周围的人都深表赞同,当然了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逃出去,而且还要逃的快,不然被能量波冲击到就不太好了。

    而且这过后又是虫子大军的降临,所以他们现在必须想办法顺利的逃回白虫城去。

    主要的问题是这些养分不能被虫子大军给食用掉,如果真的被食用掉了那赵泽他们也没有办法在抵挡神虫部族的进攻了。

    紫银说道:“根据我们截获的情报来看,神虫部族早在很久就开始积攒虫子了,现在他们应该是有好几个养殖场在给他们秘密的培育虫子。“

    千纤不好意思的说道:”前段时间我们篮虫部族就给他们提供过大量的帮助,当然了这些孵化场的位置也是他们秘密设置的,基本都是使用的是我们部族孵化的办法。“

    ”一段时间前曾经在天命之树上设置过孵化场所,不过好像天命之树有点不太喜欢那些虫子在这里孵化,所以就对这里的环境温度稍微的控制了一下,导致了大部分的虫卵腐烂掉。“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神虫部族的人只有把孵化场所转移出去,甚至有了把天命之树变成肥料的想法。“

    ”而且帮助他们实施这个想法的人肯定就是我的母亲了,我也不知道她一下子变的为什么这么的疯狂,至少以前可不是这样。“

    岚风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主要都怪我,我是让她加入神虫部族的,一开始她还有所反对,不过在看过了一套禁术之后她决定支持神虫部族的做法。“

    ”那就是死者复活的禁术!“

    千纤听到之后自然是瞪大眼睛看着岚风说道:”她是想复活父亲吗?“

    岚风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支持神虫部族的做法。“

    千纤气的直跺脚:“该死,难道姐姐没有阻止她嘛?这种做法违背了天地的规则,就算让她成功了,也是要受到惩罚的。”

    岚风苦笑着说道:“你姐姐根本就不会去管这事情,她之想得到强大的力量随后去帮助西塔而已。”

    千纤哼了一声说道:“她已经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了,西塔那个男人根本就在利用她而已。”

    “只是刚好她们的目标在一条线上,所以就在一起合作了。”

    “我母亲想要使用那个秘术的话,必须要大量的原生能量才行,所以献祭这天命之树对她来说是最佳的选择。”

    “所以在生命之树凋零之后她会再次来到这里吸取原生能量来启动禁术。”

    紫银摇了摇头说道:“你的母亲和姐姐真是一对痴情母女!”

    千纤虽然知道这是个事实,不过还是不服气的瞪了一下紫银。

    随后千纤说道:“我在小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我也不记得他长什么模样了,不过我母亲倒是深深的记得他,没有想到母亲为了父亲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如果让父亲知道的话,他也是不会同意此事的。”

    “对的!”岚风接着说道:“你父亲是一个合格的族长,他为了族人可以说是殚精竭虑,可惜你的母亲居然违背的他的意志,有时候人性就是这样的,选择与否也在自己的心中。”

    千纤这时候坚定的说道:“既然我姐姐选择了我母亲走过的道路,那我就选择父亲走过的道路吧,虽然这样会很辛苦,不过我愿意去尝试,哪怕我永远都成为不了一名真正的巫女。”

    岚风这时候高兴的笑了起来,随后说道:“你能这样像这就对喽,我就在等你这样有这样的决心出现,拿好这是让你成为篮虫部族巫女的最后机会。”说着她就从储物袋子里面拿出了一个兽皮的卷轴递给了千纤。。

    “这是一个不传之谜,只有我们最老的卸任巫女才有资格知道这件事情,等你安全之后你就可以打开这个卷轴了,上面有克制你母亲或者姐姐的办法。”

    ”你一定要切记收好这件东西,好了那我也可以安心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