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受伤,心疼
    此话一出陆熠也明白了,恢复了原来的冷冰冰,而凌菲菲也是如此,可是俩人的心中都很担心对方,只是没有显示出来罢了,凌菲菲虽然把话说狠了但还是很担心陆熠,晚上反反复复的检查是否出现发热等等,这一切陆熠都是知道的只是假装不醒罢了,可惜凌菲菲不是很清楚有些担心的说道:“陆熠,好在你没事,不然我真的会后悔,你说说你没事救我做什么?还弄伤了自己,值得吗?”

    看着昏睡中的陆熠,凌菲菲笑着说道:“我是有多害怕你醒着啊?陆熠,你我本身就很悬殊,更何况我也害怕,谢谢你能救我,可惜我不知道有没有可以报答你的那天,现在我多么希望你不要醒,这样你就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了,陆熠,我不得不承认一件事,我可以算计任何人,任何事,但是唯独你我根本算计不了,从你救我的那一刻起,我本以为我会报答,当我听到你说你是陆熠的时候,我特别害怕,现在你又用生命在救我”

    凌菲菲苦涩的笑了笑说道:“陆熠你是好人,希望这次回京之后,我们不再见,忘记对方好不好?可是真的好难,我本以为我这几年肯定活在复仇之中,可是当我遇到你我却想改变我的初衷,如果可以用动物来描写的话,那就是猫和老鼠,猫是天生来抓老鼠的。”

    凌菲菲的眼睛突然红了起来,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有些苦涩傻笑委屈的说道:“陆熠,你知道吗?有一只很可爱的小老鼠爱上了这个抓自己的猫,你说是不是很可笑,明知道不可为,却如同飞蛾扑火一般,陆熠,我甚至不希望你能听到我说的这些话,因为我也不敢告诉醒着的你,谢谢你,我就像这个老鼠一样爱上了不该爱的人,我还真是没出息,这次回去之后,我们也许真的不会再见了,你定要好好珍重啊!”

    凌菲菲说完拉着陆熠的手头慢慢的靠上去,静静的看着陆熠,不知不觉眼皮开始打架头慢慢的朝床边倒去,刚好靠在了陆熠的胸口上,此时闭着眼睛的陆熠醒了,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凌菲菲耳边都是凌菲菲刚说的话,心里就好像被刀割一般,左手慢慢抬起来轻轻的摸了摸凌菲菲的头,闭上眼睛休息了起来。

    翌日清晨

    凌菲菲醒来之后看着自己靠在陆熠的身上连忙坐了起来,看着眼前闭目的陆熠突然觉得很养眼,样子肖似其母,威武不足而俊秀有余,唯独那双眸子酷似其父,神色间波澜不惊,与年纪不大相称的沉稳,又多了几分清冷,此时却也觉得很美,可就在此时陆熠醒了,凌菲菲连忙将人扶起来随后松开手冷淡的说道:“伤口如何?今日能回神侯府吗?”

    陆熠看着这样疏离自己的凌菲菲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也很冷淡是的说道:“现在回去,一夜未归大家都很担心你。”凌菲菲点了点头就扶起陆熠后俩人就离开了,凌菲菲没有在扶着只是在身旁走着,看上去两人没什么交际,其实凌菲菲一直在看受伤的陆熠生怕会出什么意外。

    半个时辰后

    俩人平安的回到神侯府后,凌宇殇走出来看着身上带着血的凌菲菲有些担心的说道:“你怎么样?没受伤吧。”凌菲菲很冷淡的说道:“我没事,小伤,真正受伤的是锦衣卫的陆熠不是我,你们多关心关心他吧,我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凌菲菲看都不看就离开了,而陆熠的眼神却停在了凌菲菲的身上,刚好给走出来站在陆熠身旁的追命了然,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都弄好之后,凌菲菲正在给自己梳妆,四大名捕敲了敲门,凌菲菲只是很清淡的说道:“没锁,进来吧。”四人进去后,都没说话,追命突然想起了什么很夸张的说道:“菲菲,你知道吗?陆大人伤得真的好重啊!感觉随时都会丢掉命。”凌菲菲手上一顿只是冷淡的说道:“是,昨个晚上遇刺,他伤得确实重,如果不是救我也不会不过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追命假装很夸张的说道:“你还不信我?我们行走江湖那么久我们会看不出来?这陆熠确实伤得不轻,随时性命堪忧啊!”凌菲菲手上的动作彻底停下来了,铁手被拉着不让说话,无情看着这样的凌菲菲淡然的说道:“如果担心可以去看看他。”凌菲菲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他伤得真的很重吗?”

    追命根本不让铁手说话直接挡住有些担心的说道:“真的,你不去看看他吗?伤得真的很重。”凌菲菲刚想起身突然想起了自己说过的话就没有起身依旧坐着开始梳起头发,追命有些疑惑的说道:“你就不担心他吗?他毕竟”

    凌菲菲笑了笑有些苦涩狠绝的说道:“他重不重与我何关?他的生死也和我无关,你们也不用在这里和我说这些,你们请回吧。”追命看不到凌菲菲眼中的伤感,但是无情看到了,几人出去后铁手有些不满的说道:“为什么要撒谎?”

    追命冷笑的说道:“我根本没想到她会是这样冷血无情的人!你们说难道不是吗?”无情平淡的说道:“追命,你看到凌菲菲眼中的神情吗?是心疼是不舍是无奈,她不是冷酷之人。”

    追命冷哼了一声,无奈的说道:“可是她”冷血直接打断的说道:“有人来了。”四人躲开有一白衣女子走了出来,暗处的四人皆是一愣,追命不可置信的指着那人,来者正是刚刚死鸭子嘴硬死活不去看陆熠的凌菲菲,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径直的超陆熠所在的房间走去。

    凌菲菲走后,四人走了出来,追命依旧没有缓过神来,喃喃自语道说道:“这人怎么这样口是心非啊!”四人没有说话,连忙跟上去,而凌菲菲的目的地也是陆熠的房间,四人躲在门口看着里面的情景。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