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很是想念
    宋成暄听到禀告声之后,立即纵马前行,一人一骑眼见就要消失在众人面前。

    所有人就要跟上去。

    “急什么,”张真人道,“先去看看周围有没有危险,怀来卫有不少的人马在,若是大意了可要出事的。”

    张真人板着脸吩咐“这些都是叛军,不能让他们逃出一人。”好久没有这样吩咐人做事了,这段时日他四处奔走累成了狗,好不容易得了这个机会重新找回威信。

    不,他没有这些私心,他是殚精竭虑地为公子着想,公子定然有许多话想要与大奶奶说,他不能让人打扰了这团聚的时刻。

    “张真人。”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张真人看过去,立即看到个熟悉的面孔,那是一脸笑容的崔颢。

    “百户。”军士们立即向崔颢行礼,然后热情地靠了过去。

    张真人的脸顿时垮下来,感觉到自己刚刚凝聚起来的雄风正在渐渐消散。

    崔颢这小子已经离开燕山卫去常州了,燕山卫的军士竟然还对他如此的热情。

    张真人乜着崔颢不愿上前,他不喜欢这小子,运气好得了公子重用,还跟大奶奶攀上亲,先一步去了常州,眼见就要被升为千户了,而且喜事将近,月底就会与闫四小姐成亲。

    想到这里张真人嘴里发酸。

    崔颢上前抱住张真人“真人四处操劳,看着瘦了不少。”

    张真人看到崔颢一身簇新的衣裳,不禁夹了夹裤裆,他是愈发讨厌这小子了,这小子现在肯定忘记了孤灯下自己补裤裆的滋味儿。

    成亲这件事上,他们就不懂得要尊老吗让让他也好啊

    别人眼见做新郎一脸的喜气,他却忙得衣衫破烂四处漏风。

    真是冷暖自知。

    崔颢这一搂力气极大让他挣脱不得,张真人更有种人到暮年的感觉。

    崔颢没有在意张真人古怪的表情“李家的车马离这里不远了。”大奶奶让他们注意李家的动向,没想到李家直奔怀来卫而来。

    张真人眼睛一亮,除了那些粮食之外,可能还会有意外收获。

    “不要泄露消息出去,”张真人道,“免得吓走了他们。”

    张真人想了想,看向大奶奶所在的方向“劳烦你去知会大爷、大奶奶。”让这小子也尝尝遭人冷眼的滋味儿。

    崔颢就要前行,不过很快又勒住了马。

    “怎么”

    “等一等。”

    “为什么要等”

    崔颢爽朗一笑“真人你天生六根清净不懂。”

    张真人沉下脸来,有人站在高山,有人却永远处于低谷之中。

    崔颢道“我在常州发现了一处宅院适合真人,已经修葺好了,真人到了常州就能住进去。”

    张真人的耳朵动了动。

    崔颢道“是一处道观,前后有两任观主在那里羽化登仙,如非孤绝之人不能在此居住,但对修行的人却是个宝地”

    崔颢话还没说完,张真人已经驱马离开,马蹄疯狂地向前奔驰,仿佛逃命一般。

    “百户,张真人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啊”崔颢摸了摸头,每次他都在努力投其所好,不过张真人好像不太喜欢他呢。

    下次相见他一定会更加努力。

    蒋宗越被人拎着前行,他的脚在地上拖出长长的痕迹,不远处立着一个人影,亭亭玉立的女子,是与他一路前行到这里的梁大小姐。

    他已经断定章峰不是梁家人,梁大小姐很有可能也有问题,可他心中却还有一线希望

    随着两人越来越近,蒋宗越的目光落在女子的脸上,他的眼睛豁然一缩,身上的力气仿佛一下子被抽离。

    他期盼着一睹“梁大小姐”的芳容,他觉得那一眼定然会终身难忘。

    的确是终身难忘,只不过与他想的大相径庭,他心中不敢生出任何情愫整个人完全被恐惧笼罩。

    这不是梁大小姐,而是宋大奶奶。

    见到宋大奶奶他就知晓自己到底错在了哪里。

    原来他早就被人看穿了一切。

    蒋宗越怔怔地看着徐清欢,嘴唇抖动说不出话来,正当他不知所措时,一支箭破空而至穿过了他的小腿。

    蒋宗越再次惨叫,立即跪倒在地。

    一人一骑出现在不远处,看到这人蒋宗越面色苍白,下意识地伸出手臂抵挡,总觉得下一刻他就会绝命与此。

    骏马慢慢收住四蹄,脚步变得轻柔,缓缓踏到徐清欢面前。

    “大爷你这么快”

    徐清欢的话还没说完,宋成暄就伸出一双手臂牢牢地抱住了她纤细的腰身,将她扶在马上拢在怀中,她的声音便直接消弭在他的怀抱里。

    他的衣袍微凉,但是怀中却依旧温暖。

    徐清欢的脸颊贴在他的胸口上,此时此刻仿佛朝阳落在她肩膀上,给她温暖、安然的感觉,虽然分开没有几日,却十分的思念。

    骏马向前踏了两步,蒋宗越慌乱地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说到后面他牙齿忍不住打颤。

    马蹄扬起。

    蒋宗越忍不住躲闪,他不想被践踏成烂泥。

    “那位高见松大人已经被抓了,”蒋宗越只听得那悦耳的声音道,“是你带我们找到高见松,又到怀来卫。”

    该说的他已经全都说了。

    蒋宗越瘫在地上“我不过就是无名小卒高大人让我掌控南北商队,将来好继续向北方运送粮食。

    我我什么都没做,是他们动的手。

    高见松的得意门生是李煦,他们才是罪魁祸首,我什么都不是。”

    不知过了多久,那匹马才从他面前驰离,蒋宗越大口地喘息着。

    直到两个人走远了,章峰才将手从嘴上拿下来,他方才紧紧地咬着嘴唇,没敢说出半个字,想必大爷应该看到了他的努力,不会嫌弃他大嘴巴了。

    李家和庾家的马车停下来,庾三小姐立即吩咐人烧了热水,她亲自去给李大太太奉茶。

    庾三小姐看着李大太太略微有些苍白的脸色,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李大太太有心事。

    “您再忍一忍,”庾三小姐道,“很快就要进城了。”

    李大太太点点头“放心吧,我没事。”

    说完这话,李大太太又望向庾三小姐“可能是一路太过憋闷,要不然你来我车上,与我说说话。”

    庾三小姐立即颔首“我去禀告了母亲就过来。”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