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忆:起源(9)渊?
    这一路上,婉儿和小晴包了一套间,几乎没什么人来干扰她们休息和照顾小孩。小晴把从家里摘来的朱婉儿刚生子,体内淤血残留不少,而它具有治疗淤血的功效。

    经过了三天,空中列车在大地上奔驰,经过蒸汽升腾的工业之都,掠过茂密的树林。

    婉儿在小晴悉心照料下,陪同婴儿安全的休息着。

    “谢谢你,小晴。”婉儿经过这几天调养,已经不需要轮椅了,她默默的座在列车的座位上,看着呼啸而过的都市,怀抱着酣睡的小孩,对小晴甜美一笑。

    她金黄色的秀发如今经过几番打理,恢复了之前瑰丽的模样,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亲爱的说什么呢,分内事,我俩谁和谁?”小晴把齐肩发绑了起来,扎起一条小辫子,说到。

    她打开了自己的挂包,拿出几支补水的化妆品。

    “来,你拿着这些,记得晚上自己保养。”小晴把化妆品推到婉儿面前。

    婉儿如今是真的感动,小晴只是她一个闺蜜,其实没必要为了她而投入性命去冒险,并且还一路上照顾她。

    “以后我一定会还你这个人情的,等老祖出来之后,我会告诉她。”

    “哼哼,算了吧。让你们老祖帮我占卜,我可没兴趣,我也只是帮我一位好友度过难关罢了……你知道吗?平时啊,我一个人在家多无聊,又没什么真心朋友,难得遇上了你,当然要抓紧咯!”小晴咯咯的笑。

    婉儿也对着她真诚的微笑,眼里尽是暖暖的。

    “对了,如果龙灭空和你都出来了,灵儿怎么办?”小晴尝试转移这个看似尴尬的话题,又开始拿出研钵,帮婉儿磨花粉。

    “我出来的时候,龙灭空还没任务,在家看着……如今我想,以他的性子,肯定交给了保姆代理几天,他可不会背着灵儿工作,死要面子呢。”婉儿抿了抿嘴。

    “也不是那么说的,男人嘛,都是这样……唉唉唉,”小晴突然拿着研钵棒子对着婉儿,睁大了眼睛,“小孩流口水了。”

    婉儿急忙的拿出手帕,在他温润的脸上拭擦。

    “嗯……”小晴看着这对有爱的母子,忍不住一笑,说到:“打算起什么名字呢?”

    “不知道……这小孩虽然是我的,但龙军不知道接不接受,看看他的反应在定夺……”婉儿眼神迷离,好像是回忆起什么。

    “那些没心没肺的,都是这样,永远不考虑我们在承受什么,一昧固执的让我们听话,做他们以为对我们好的事,结果呢……”小晴听到婉儿的话语后,研磨速度放缓了,一敲一敲的。

    ……

    “龙灭空,你搞什么?!”龙傲在龙灭空身边大叫,快速点穴,动用元气帮他疗伤。

    “龙皇大人……以此作证,可否……”龙灭空咬字不清,一口气一个字。

    “胡闹!本座在和龙傲对话,你插什么嘴!”龙皇叫道,“传御医!”

    他快速站起,高大的黑色盔甲闪现到龙军面前。

    总是霸气的龙皇看上去对部下都很狠心,动不动就定罚,但是其实他的内心一直是爱才爱民,为族人做事的。龙灭空现在莽撞地斩掉自己的左手,先不说激起龙皇爱才之心,这对整个军队战力也是有所损耗,毕竟天师级的法师培养起来也是极为辛苦。

    他本来想借此惩罚一下这些“为无辜者代言”而抗命的人就算了,然后背后再考虑龙婉儿的事;如果正如他们所言,龙婉儿是为无辜,那灭世者就是跑了,他要再去寻;如果不是,龙婉儿刻意隐藏,那判死罪的也只是婉儿一人,龙灭空他们大不了蹲几年监狱,出来还是要为龙族做事。

    如今这般,他可是损耗不少,难免被兽界另外两个高级族群嘲笑。

    “本座的目的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本座只要斩杀所谓的灭世者,在绝对安全的情况下,龙族才可以长期发展!这才是皇该做的事!”龙皇生气地说,一顿一顿地,浩瀚的元气从他袖袍处挥出,包裹了龙灭空的伤口。

    龙皇对于自己的观点,他也一直很矛盾,为什么老祖预言的那个“他”,即是龙族的灭世者,又是兽界的救世主?到最后,他找到了自己的方法阻止这一切——为了龙族未来的安全,圣灾之下只有不可抗力地逃,宁可名义上抛弃整个兽界。

    “好,本座答应你留着龙婉儿的命,但是前提是本座亲自盘查过她。”龙皇见御医把龙灭空用元气抬走,一边说到,一边把在外面等待的护卫们叫进来。

    “谢龙皇……”龙灭空终于重重的闭上了眼睛。

    “龙傲,你留下,本座还有事问你。”

    龙傲从医护人员身边缓缓退出。

    “……”

    龙皇本想问什么,但突然停住了。

    “没什么……行,那你就去领双倍的处罚吧。龙婉儿一事本座自有判断。”

    ……

    圣龙地区,整个龙域的中央地带,内外环空中列轨环绕,不少架空的高速处于其间;穿梭不停的车辆,人群;高耸,风格多样的建筑,都奠定了它最高级都市的地位。

    在圣龙地区正中央,是圣龙城。

    圣龙城的占地就有气沃城十几倍大,用内外城划分。

    外城是贸易地带,也居住着不少龙族精英;内城是政治中心,龙族最高级人物的地区,龙王宫就在其中。

    整个内外城,以白金色为主格调,豪华而典雅。

    这里的建筑相比较气沃城,就会显得现代化许多,毕竟科技的发达也运用到工业设计,艺术美化上来。晶莹透彻的玻璃反射,各种样式的大厦,各类上班族出入——毕竟龙族中除了运用元气力量的有资格进入龙类高层外,不掌握元气却有一技之长的平凡人还是有很多。

    婉儿和小晴打了个快车,一会儿就到了内城城门。

    在小晴的犹豫下,婉儿摆了摆手,对着站立着的唯一的门卫微笑。

    那个门卫先是惊讶,而后左右打探,还好,在饭点,没什么人。然后悄悄放了婉儿他们进去。

    临走时,还不忘提醒婉儿别干傻事。

    “亲爱的你朋友还真多呢……”小晴看婉儿居然能让门卫使用特权,不禁说到。

    “嗨,多一个朋友多一条出路……快走吧,一会就又有人来巡哨了,我可不保证每一个都会对我好。”

    婉儿熟络的穿过马路,和小晴快步前行。

    她们其间没有做任何停留,也没有和路人对视——这里的路人都不是凡人,很多都了解婉儿的境地,怀有非分之想也有可能。

    婴儿在婉儿怀里打着嗝,婉儿也熟练的拍打,没有因此慌张,让人看出端倪。

    “到了,这里……”婉儿在一间大别墅门前停下。

    “亲爱的你家真大啊……”小晴站在婉儿身后,感叹道。

    “龙灭空的分配而已,他们战士士兵特权,和我无关。要是靠我自己,或许连外城都进不去……”

    “老祖不是对你挺好的吗?不给你买间房子?”小晴从婉儿手上接过婴儿,让她好腾出手拿钥匙开门,等她开门后,把再婴儿还给她。

    “我平时生活费包括工资都是老祖自愿给的,只要她不提,我也不强求。”

    这间三层的屋子气派豪华,每一层的房檐边界都有金色的龙镶边,整体为古欧洲建筑风格。诺大的花园因缺少打理,杂草丛生;人参树上的果子没人来收,被鸟儿叮的稀巴烂。

    在婉儿迈入门口那一刻,小晴的手突然挡到她的面前,阻止婉儿向前。

    “你干嘛?”

    “有人……”小晴盯着看似关好,其实是虚掩的大门,说到,在反侦察方面,懂点元气的小晴比婉儿要敏感。

    “不会吧,怎么快就查到家了?”婉儿正准备后退,只见大门缓缓打开,走出一位一身纯白古风衣裳的人,此人风度翩翩,手里握着一把扇子,容颜精致,犹如古装戏里的男主角。

    “谁?为什么还穿古风?小偷还是追兵?”婉儿想。

    “谁?怎么那么帅?”小晴想。

    那人淡淡一笑,从袖袍中取出一封牛皮信件。

    “龙婉芝……”

    说完,哼哼一笑,扔下信件在地面上。他没有做过多的停留,手上的机器按钮一按。

    天上掠过一部小型的无人机,那人轻轻跳起,抓住飞机下方的把手,消失在远方。

    “亲爱的你认识他吗?怎么连你的名字都叫错?”小晴的眼光还是停留在空中。

    “不……龙婉芝……是我刚出生时候的名字,老祖说是我亲父母留下的,只是后来我觉得不方便叫,才改的……”婉儿说到,呆呆的看着信件,好像想到什么了。

    “就是说,只有老祖和你知道之前的名字吗?”

    “对……我没和别人说过,也就是说,他……是老祖派来的!”婉儿吃惊一叫,迅速捡起那封牛皮信件。

    婉儿快速拆开信封,把它放在胸前看。

    这时,那婴儿也醒了过来,好奇地用手在信纸上胡乱摆动。

    只见那信上只有一个大字赫然其间:

    “渊”

    “渊?”婉儿疑惑地问到,“又是什么意思?”

    ……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