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章 钢铁之墙(求推荐收藏)
    三个小队都是近三四十年来,灵墟洞天最为优秀的弟子,特别是如魏龙这样的队长,是真传弟子的预备役。

    这次历练任务,虽然危险,但完成之后个人成长将会巨大。

    张子新他们的分析,也是想为魏龙规划一番,看看能不能争得真传之位。

    张子新他们还是有自知之明,他们在入室弟子中也许还算优秀,但想要凭此位列真传,还有一定差距。

    如果不能位列真传,那不妨加入一个真传弟子的团队。

    修行是个人的事情,但走的越远,越不可能一个人。

    法侣财地都要考虑。

    一个人怎么处理的过来所有事,这也是张子新他们七人迅速向魏龙靠拢的原因所在。

    之前魏龙和他们七个关系不错不假,但能心甘情愿做师弟的小弟。这未来长远的利益,是重中之重。

    人不能过于现实,但不能不考虑现实。

    “真传么?若是争斗太多,我不想去费劲,只想安静修炼。”魏龙道。

    张子新摇头,“师弟,这不是你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你的优秀无法掩盖,总要走到这一步。”

    “有么?”

    魏龙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自己很优秀,但也许正是把优秀当做了一种习惯,所以不在乎,但此刻被张子新一点破,还真是如此。

    他就是想低调,实力他也不允许啊!这就是强者的无聊且枯燥的生活!

    走走停停。

    在张子新七人的帮助下,魏龙的身体能量快速补充,但距离《华岳混元墟经》境界再进一步,这点能量远远不够。

    至于新出现的能够加点‘黑铁之书’的天赋,因为需要寻找特殊的能量补充,暂且放到了一边。

    无论魏龙要不要去争真传之位,这次的边关历练任务本身是要去做的。

    而且。

    其中蕴含着一些危险,所以提前补充能量储备很有必要,魏龙强则强矣,但并不会浪。

    他要稳健。

    稳一波,也许不会赚,但一定不亏。

    巨鹿城高有几百丈,连接着望之无尽的钢铁之墙,那是强者以黑铁凝练打造,并往其中注入了神异之力,这是抵挡来自不可知之地荒兽的最坚固的一条防线,也是人族疆域的守护长城。

    在无垠广袤的大地之上,那道横贯天地的钢铁长城,如同一条巨龙雄踞在苍茫的大地上。

    说不出的豪迈壮阔,道不尽的万千战事。

    魏龙一行八人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终于见到了在视野尽头的巨鹿城。

    曾经目睹过巨鹿城点燃天青烽火,更是见过黄金树和黑毛魔猿过境,然而此刻望去,魏龙依然为天地尽头的那座城池所震惊,更弗论在天地尽头那条莽莽的黑色长城。

    虽然‘钢铁之墙’只有并不高,在魏龙看来,想要阻挡动辄几丈的强悍荒兽很难。

    但并不影响其伟大。

    “这就是边关所在么,镇压不可知之地,抵御荒兽的入侵,守护背后的家园。”

    魏龙喃喃自语,有些明白了曾清如口中所说的修行者的责任。

    面对那近乎无尽的黑煞,修行者追求自身的苦海超脱。

    而作为人族的一份子,面对比人族疆域要大的多的不可知之地,以及更为适应天地本源的荒兽,他们天生具有神圣的使命。

    因为若是把洞天福地作为人族修行者的修炼圣地,那些以黑煞之力作为本源之力的荒兽,此方天地便是属于它们的洞天福地。

    人族的洞天福地,相比于无限的广袤天地,何其小。

    只一隅之地。

    魏龙能拜入灵墟洞天,享受洞天福地的好处,相比于这人族九成九的修行者来说,已经极为幸运。

    他独特的‘加点资源流’特色修炼之路,对于环境的依赖相对较小,但洞天福地本身的意义并不仅仅是漫天赤霞而已。

    还有那神奇的器物,以及其中蕴含着的长达万年的传承。

    不止魏龙,张子新七人也是怔怔望着天地尽头的大城,以他们的目力,足够看透百里。

    他们去过大荒深处,更为明白荒兽的得天独厚。

    那鬼斧神工一般的钢铁之城,矗立在一片原始的大地之上,生硬的为这个天地打上了人类文明的标记,就如同那些散落在大荒边缘的荒村。

    它们都是星星之火。

    人族文明的火种,以一种恣意的方式,顽强屹立在天地之中。

    “我不行了。”

    在一片荒林之中,两个人身穿黑色锁子甲。

    钢甲之上暗红色的血痕遍布,都已经干涸,有他们自己的也有荒兽的。

    “传云,你一定要把消息带回去!那畜生放我们从长城之外进入墙内,但绝不会让我们回到巨鹿城!”

    其中一个人裙甲碎裂,胸口溢出了鲜血,“我拼死断后,你一应要把消息带出去,我们方远营前探队的兄弟不能白死!那只老狻猊兴风作浪的背后有圣兽门影子!这个消息太重要了!”

    “队长,我一定竭尽所能的活着。”顾传云双眼通红。

    最后看了一眼队长,一声不吭的向天地尽头的巨城赶去。

    深受重伤的队长默默擦干净手中的长刀。

    他手握大燕边军的制备军武,这是伍长级别的中品宝兵,随他不知饮杀了多少荒兽的血液。

    他脚踩着大燕王朝的土地,静静擦着刀,如同二十多年来的每一场战斗。

    他,心无旁骛。

    一头接近三丈长,肩高一丈多的,遍布暗金色鳞甲的恐怖荒兽,一步步走来。

    这是一只荒兽遗种的子嗣,名为噬金兽。

    这种荒兽不是遗种,胜似遗种,以金铁为食,全身鳞甲每一片都如同宝兵一般,刀枪不入,防御强悍。

    而在那噬金兽之上,盘坐着一头乌发的女子,她英姿勃发,有着寻常女子难以企及的魅力,蛮荒大地才能凝练的沧桑之气环绕在她的身上。

    她的目光望向硬撑的眼前人,语气淡漠道,“杀了他!”

    队长红色的命轮绚烂如同一条血河。

    八道红菱般的命痕顷刻间全部碎裂,他眼角渗出鲜血,燃烧了生命,长刀如同血月一般笼罩了天空,向那女子杀去。

    轰隆!

    噬金兽践踏冲击而过,只有一团血雾爆开,而后洒落在其闪亮的暗金色鳞甲之上,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白色痕迹。

    随后。

    噬金兽鳞甲上一道头晕一闪而过,连带着身上的血水一同蒸发,光滑如初,大踏步向远天而去,只在原地留下一滩碎肉。

    “游戏到此结束。”噬金兽之上的女子喃喃自语,“时机还未成熟,把最后一个目睹者杀死,就要继续潜伏了。”

    “猫捉老鼠的游戏结束了,还真有些无聊。”

    女子是圣兽门弟子中极为优秀的存在,名为上官素雅,“靠近巨鹿城三百里就是极限,再玩就容易玩脱。”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乐子,可惜她不能继续下去了。

    “什么声音?”魏龙惊人的听觉似乎听到了惨叫声。

    他望向张子新,后者回过神仔细倾听,却发现一无所获,只是摇头。

    其他六人也是如此。

    魏龙微微皱眉,看了看远天,立在原地,不一会他指了指西南方向,“在那里!”

    逃跑的顾传云听到了身后队长的惨叫,那个圣兽门的弟子过于恐怖,能御使噬金兽,根本无需亲自出手,他们前探队十人死的只剩下他一个了。

    “快走!”

    顾传云拼命往巨鹿城跑去,遥遥望见了一行八个向他这里奔袭的人影。

    作为前探队的成员,细致的观察早已通过练习固化,只是一眼就看出这些人似乎是灵墟洞天的弟子,也顾不得这些弟子身边为何没有师长相伴。

    他大声提醒,“不要过来!我们遭遇了圣兽门的弟子!老狻猊发狂后面有他们的影子!快走!”

    赶过来的自然是魏龙等人。

    听到圣兽门,无论是魏龙,还是张子新七人,都是面色一变。

    圣兽门是一个神秘的组织,同样也是极其强大的势力。

    圣兽门崇拜强大的纯血荒兽,他们最高的追求就是让不可知之地彻底占据圣武皇朝,荒兽在其中最大程度的繁衍。

    他们追随最为强大的纯血荒兽。

    纯血荒兽已经有着不弱于人的智慧,圣兽门向其效忠,能得到独特的荒兽传承,他们有强悍的御兽本领,并且因为荒兽传承的关系,他们极为强大。

    圣兽门存在不知多少年,究竟效忠多少只纯血荒兽,或者背后有怎样强大的纯血荒兽,都不得而知。

    但这绝对是一个凶悍的组织。

    每一次出现,都没有好事。

    “给他疗伤。”魏龙对夏咏兰说。

    魏龙没有听顾传云的话离去,正因为是圣兽门他更不能逃跑。

    巨鹿城将会是任务历练的关键,也是南荒抵御荒兽的关键,不容有失。

    更何况,圣兽门已经出现,他要先了解一下这个势力到底强在哪里,

    “我是魏龙,灵虚洞天弟子。”

    魏龙拦住顾传云,望向远方那道暗金色的影子,“以你现在的伤势,逃不过那人的追赶,战斗还有一线生机,等你彻底疲劳,连一点机会都没有。”

    顾传云也知道很难逃出上官素雅的追击。

    前探队的人,大多是被其在追赶中击杀,只是当他明白过来已经晚了,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我是巨鹿城方远营前探队的队员顾传云。纯血荒兽老狻猊在大荒深处肆意暴乱,因为其凶焰滔天,行踪不定,犹如鬼魅一般,动辄引起荒兽暴乱激起兽潮,我们的任务就是通过观察荒兽反应,记录下来,寻求老狻猊的行动规律。”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