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十八章首席鼓手
    “不能滚!”杨曦大喝一声,直视贺县长愤怒的目光:“案子有疑点就得查,讳忌查案是什么意思?苏苏偷汉子被小翠发现是此案的源头,也是覃少爷作案的动机。我们应该往这个角度来调查。”

    贺知县讥笑道:“你说偷汉子就偷汉子?证据呢?”

    随即,他斥责道:“你空口无凭,捏造事实,你侮辱上官是什么意思?该当何罪?”

    “我侮辱什么上官?这件事你可以去调查!”

    “本官只讲证据,查什么查?搞半天原来你要本官重查小翠一案?此案本官已查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是不是在怀疑本官查案的能力!”

    “啪”的一声响,贺知县怒目拍向桌面,房间内顿时安静起来。

    彭同知端起茶杯,轻轻抿了口茶,“谈及偷情一事,该怎么讲?你若告诉本官是其他小妾在偷情我或许会怀疑,而苏苏不可能,覃状更不可能。这苏苏原是乡下穷苦人家,因家中欠了高利贷还不上钱,家人便用苏苏来抵账,后来我见她可怜,帮她还钱,才纳了小妾,至今未亏待于她,我有恩惠于他家人,而苏苏也是知书达理之人,她为何要这么做?

    那覃状是我侄儿,这小子心肠不坏,我和他们覃家关系亲密,我很了解状儿,可以这么讲,这小子是典型的瘾大胆子小!别说偷情,他去喝个花酒也会在家里加油打气半天才敢出门,更何况是和长辈的小妾偷情?

    你们查案要查清楚,不能忽视人的性格和生活环境,偷情固然美,但得有命玩。你们锦衣卫我了解,说吧,谁要搞本官!本官行得正,坐得直,本官不怕!”

    坐得正?那五十万两白银的事该怎么说?

    “大人。”杨曦拱手道:“没有人要搞大人,我不想有人冤死。”

    “你今天说这么多是是非非,无论如何,明天一定会传出去,我冤不冤?本官出门喝杯茶就被你戴了这么大顶绿帽,我冤不冤?本官好歹六品大员,我有脸的!”

    彭同知重重的将茶杯放下,贺知县见状当即呵斥道:“你们给老子滚出去!杨大人,你我的合作到此为止,你懂的?”

    杨曦当然懂贺知县话里的意思,以后李捕头不会继续配合他办案,哪怕是配合也需要付出大量的代价,但杨曦只犹豫了一秒钟就做出了决定,如果让无辜之人蒙冤,他要这身官服来何用?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屁股!

    杨曦道:“大人,调查不是让无辜之人有罪,法律不是让有罪之人逍遥。既然此案有蹊跷,再加上我有证据,为何我们不将事情查清楚呢?”

    “你有屁个证据,滚!”

    “请大人文明用语。”

    “杨大人,你回去吧,本官高攀不起,本官没能力和你讨论案情!”

    “大人,这不是讨论,我是在报案,请大人调查。”

    “我不受理这个案子,此案已判,当以本官的结果为准,杨大人请回。”

    话毕贺知县面露嘲讽的对彭同知道:“小旗毕竟是小旗,能耐我何。请彭大人放心,今日之事不会传他耳,当然……”

    随后,贺知县面向杨曦,厉声道:“杨大人,今日之事若传出去,本官哪怕拉下这身官服也要参你一本,就算你们卢百户也得给我一百个面子,你算老几!”

    贺知县的话没错,江北县最大的不是锦衣卫,而是知县。锦衣卫属于武职,天然比文官低三品,六品的百户见到七品的知县也要拜,更何况锦衣卫还是圣上的鹰犬,更是被文官所不耻。

    他们是被文官排挤的对象。

    杨曦拱手道:“大人,我是在报案!”

    “听不懂人话吗?我有权力结案,此案已完结,就此作罢!你的报案我不受理,本官有权力不受理。”

    彭同知表情严肃,贺知县眼露恨意,杨曦只能拉上刀疤告退。

    贺知县的话不假,他有办案,结案的权力,杨曦继续待在这里纠缠也无意义,不过杨曦有法子让此案重审。

    朝廷设有登闻鼓,还专门派一名监察御史守于登闻鼓之侧。凡是“民间词讼皆自下而上,或府州县省官及按察司不为伸理,及有冤抑重事不能自达者”允许击登闻鼓。监察御史“随即引奏”,以达上听。胆敢阻止老百姓击鼓的,死罪。

    当然杨曦不会跑往京城击鼓,但可以利用这点威胁贺知县重审小翠案。

    杨曦被衙役送至县衙外,在踏出县衙大门的时候他碰见位意外之人——李周。

    “你怎么在这里?”

    杨曦率先发问,李周这家伙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不在街上玩,在这里干什么?

    李周指了指县衙,“吃瘪了?我打探到同知也在县衙,但是你要清楚,我们调查出来的情况,说有关联也有关联,说没关联也无关联,若同知和知县不接招,事情很难办。”

    李周见杨曦点头,继续说道:“传言覃少爷胆子不大,若能让他在公堂上对质,此案有翻案的可能性。我们可以利用登闻鼓迫使知县重审此案,当然此案的重点在于能不能让覃少爷上公堂对质,能不能在公堂上威压覃少爷迫使他说出真话。毕竟捉奸在床的难度太高,若能捉奸在床,这案子也就破了。”

    杨曦没想到李周和他不谋而合,可李周不知道捉奸是很容易的事情,因为覃少爷今天必然会和苏苏通奸,他问:“你怎么知道覃少爷胆子很小?”

    “我今早喝油茶的时候,店家说的。”

    “你身为死人不是没有生理欲望吗?还喝什么油茶?”

    “我是死人不假,但我也是文人,文人吃不饱哪来精力教化百姓,我也是为了天下!”

    “鬼扯!”

    杨曦不和李周纠结,他来到鼓前,当前他要击鼓鸣冤让知县站上公堂,若知县真拒绝重审,事情很好办,去京城击登闻鼓。

    当他正欲击鼓的时候,却被一双大手拉住。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