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伏妖仙将知轻蔑,妖仙之祖终难封
    玉帝闻言,即向孙悟空问道:“孙悟空,你可愿做‘弼马温’?”

    孙悟空道:“老孙头一次上天,对这天上诸事不熟,敢问玉帝,这弼马温是个做什么的?”

    玉帝命武曲星君道:“武曲星君,你来说与他知。”

    “是陛下。”武曲星君领命,对孙悟空道:“弼马温乃是天庭天马总领,兼管天庭群仙出行,乃是一个要职。”

    “哦,要职?”孙悟空玩味一笑,道:“此职比于武曲星君你职位如何?”

    武曲星君道:“分列两司,权职不同,难以并论。”

    孙悟空道:“老孙向来好弄武艺,不好领马,不好管甚出行,我看武曲星君你颇有能耐管理天马,又喜欢左右官缺,不如你去做弼马温,老孙我来做武曲星君如何?”

    “说的什么话!”武曲星君不悦,道:“我等职分,各有其宜,乃陛下亲设,焉能你说如此,便要如此。”

    “况且武曲星君,弼马温,二者毫无关联,你我怎么代换?”

    孙悟空笑道:“既如此,那武曲星君便再给老孙找个,可以弄武的大官,实不相瞒,老孙在下界颇好吃马,穆王八骏,老孙馋之已久,如今上得天来,让老孙去管马,怕就要日吃千马,不日间,这天马也就被老孙吃绝了。”

    “胡言乱语!”武曲星君越发不想和孙悟空说话,“天马岂是你能随意生杀的?”

    孙悟空笑道:“就是知天马不能随意生杀,老孙才让武曲星君与老孙换个大官,不然老孙忍不住,到时吃了你马,岂不是不美?”

    “常言,莫使贼人看宝,以免监守自盗。老孙若去养马,却就要领马自食。”

    “你是真不想做这个弼马温了?”武曲星君冷面相问。

    孙悟空笑脸回道:“但请换个大官。”

    武曲星君道:“你有什么能耐,就想做大官?何况弼马温已经是大官了,你先做好再说,若连做好弼马温这点能耐都没有,想做别的,却是妄想。”

    孙悟空笑道:“哦,这么个道理吗?那老孙敢问,这位武曲星君,你有什么能耐,就能做这武曲星君?”

    “我有什么能耐做武曲星君?”武曲星君神眼一凝,冷光纷纷,“我的能耐,却不是你一个小小下界妖猴,可以轻言。”

    “小小妖猴?”孙悟空笑了起来,“感情玉帝请老孙来上天授仙录,却是个幌子,多谢武曲星君为老孙言明此事,老孙在花果山是妖王之王,在这却只是个小小妖猴,真是不当人子,不当人子。”

    说着,就转向旁边太白金星道:“老星,你却骗的俺老孙好苦,下面说不让老孙养牛放马,与老孙个大官,到来却要去领马,做个小小妖猴,实在让俺老孙寒心。”

    “老孙也不要什么大官了,这般便告辞了!”

    话没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太白金星连忙拉住孙悟空,劝道:“猴王勿要轻怒,我来向陛下问询,看可有他职。”

    说着便向玉帝启道:“陛下,孙悟空乃是下界万妖之祖,妖王之王,若就让他做个弼马温,却有些不合时宜,被人知道,恐惹动群妖,不好安抚。”

    “臣乞望陛下天恩,再另赐孙悟空他职。”

    “金星言之有理。”玉帝即又问询大殿群仙,道:“众卿可有职位与孙悟空?”

    满堂仙卿一时沉默。

    孙悟空方才一番,让群仙都看明了孙悟空的性子,加上孙悟空又出身妖族,且抢龙宫,闹地府,颇有前科,便无人敢授予他职。

    孙悟空道:“原是个没着落,如此,老孙自去了,老星莫要拉扯。”

    太白金星只是不放,又对玉帝道:“陛下,若无空缺,不妨另立新职,孙悟空乃妖王之王,下界妖族众多,修仙炼道着无数,早晚就要飞升上天。”

    “以老臣之见,不如封他个妖仙之祖,让他总领妖仙事宜。一来,他本是妖王之王,总领群妖,却是分内。二来,他受得陛下圣旨,上得天界,与自我修炼不同,如此也见陛下慧眼仁慈。”

    “妖仙之祖,此职颇重,怕这孙悟空,无可担当。”武曲星君在旁冷言。

    孙悟空当即怼了回去,“嘿嘿,武曲星君,你莫要说什么闲话,老孙还觉得你无能担当武曲星君呢,老孙妖王之王,都当不了妖仙之祖,难道你来做,便能?”

    太白金星道:“陛下明鉴。”

    玉帝道:“妖仙之祖,此职若设,意义重大,且需朕考量一二,便先留孙悟空在老星处,等候听宣,今日就先作罢。”

    太白金星忙领孙悟空谢恩。

    玉帝又道:“众卿可还有他事?”

    群仙又一阵沉默。

    “既无事,便就散了吧。”

    一声毕,群仙恭敬,礼送玉帝。

    “猴王且随老仙去,暂在这天上住几日,待陛下有了旨意,再做其他打算不迟。”

    群仙一散,太白金星便忙对孙悟空道。

    孙悟空笑道:“只莫是个软禁的幌子便好,老孙便就在天上等上三日,若无消息,老孙便就速回花果山了。”

    太白金星道:“陛下既然承诺,定不会欺骗猴王,猴王但请宽心。”

    说完,便拉着孙悟空一路出大殿,左转右拐,一路径到他太白金星府。

    孙悟空暂且安心住下,与太白金星早晚饮酒作乐,闲话不提。

    却说花果山上,当日孙悟空自随太白金星离去,花果山二大王孙悟澈,便遵孙悟空去时言语,以及此前两猴所论兵阵之事,开始有所谋划行动。

    他料天庭此番召孙悟空上天,定无大好事,妖仙自古仇怨颇深,难以化解,凡事需要早做准备,于是便从孙悟空言语,去了南瞻部洲大越国,去寻找深通兵法阵法之人。

    孙悟澈虽然不会地煞数七十二变,却会天罡数三十六变,加上体态如人,变个常人,却也简单。

    他来到越国,左右打听了几个月,却一直没什么收获。

    原来这越国自统一九州之后,国家昌盛繁荣,百姓安居,甚少兵事,于是这兵法兵阵之事,便少有人提及。

    这让孙悟澈多少有些失望郁闷,正要想要不要回去之时,就遇到了两个修行者当街比武,不小心打到了他的面前。

    两个修行者,一个用剑,一个用戟,明光一片,就闪到了孙悟澈眼前。

    他下意识伸手一抓,抓住一剑一戟。

    笑道:“你这两个修士,怎么当街打架,也不看人,若是误伤了别人,却不要惹官司?”

    两个修士想要抽回兵器,却觉得仿佛被大山压着,无论如何都无法撼动。

    听闻言语,抬眼去看,发现是一个普通打扮的人,不由齐齐惊讶。

    持戟的人道:“我二人只是切磋,非论生死,何况我们都是修行中人,一身武艺,收发自如,怎么会误伤他人?”

    持剑的人道:“先生你实力非凡,敢问先生大名,是哪宗修士?”

    孙悟澈笑道:“我只是个普通过路寻人的,倒没有宗门。你们两位又是什么宗门?”

    说着便放开了两人的武器。

    两人觉得手上一轻,知道眼前的人,放了他们的武器,于是连忙撤回剑戟。

    随后,持剑的道:“我是大汉宗韩信,旁边是大楚宗项羽,适来遇到,一时技痒,便就当街切磋了一番,没想却险些误伤先生,实在抱歉。”

    “韩信项羽?”孙悟澈念叨了一下两人的名字,道:“你们修为不差,只是还少欠火候,尚需历练。”

    “我也没什么事,你们倒也不必道歉。若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便和我说说,你们知不知道,哪里有人通晓兵法阵法,有一二提及,此事也便过去了。”

    “兵法?”

    韩信项羽齐齐惊声,而后相视一笑。

    项羽道:“我们大楚宗有兵法,他们大汉宗也有兵法,你要找什么样的兵法?”

    “如此说来,你们都是通晓兵法的人了?”孙悟澈闻言一喜,道:“那可否说说,你们的兵法,比之兵圣孙武如何?”

    前番孙悟空与孙悟澈谈话,将兵圣孙武的事情,说给了孙悟澈,并推崇备至,是以孙悟澈对兵圣孙武记得清楚。

    “先生此问,答案不言而明,自是兵圣离开。”韩信笑了一下,道:“我们所习兵法,多承兵圣,只是后来宗门有别,各有演绎变化而已。”

    “那你们可知,现在谁的兵法,最接近兵圣孙武?”

    孙悟澈也是直接,转口就问出了他心中最想知道的答案。

    韩信项羽一阵皱眉。

    好一会儿,项羽才道:“这却不好说,不过,我们大楚宗范增,他们大汉宗张良,都是兵法出名之人,比我与韩信,却要好上一些。”

    韩信道:“项凶此言差矣,我们四人兵法,虽不知与兵圣远近,但也各有其能。张良与我,范增与你,都是不相伯仲,再者我们两人,不独兵法在胸,武艺修行,皆是高超,张良范增,只是修习法术,一旦驰骋,恐怕便不及我二人纵横无敌。”

    “如此说来,你们二人,都是精通兵法之人了?”

    孙悟澈看着韩信自信的脸,惊喜询问。

    韩信点头,“虽未有战阵,与我二人操持,以尽展兵法韬略,但知悉我们两人者,也都不会有什么疑问。”

    项羽笑道:“我项羽好不容易谦虚一次,竟也被你拉着变成了自夸,不过你说的倒也不错,一旦驰骋,我们确实要胜过张良范增。”

    “就不知道先生你寻找精通兵法之人,是有什么意图。”

    孙悟澈道:“我家中颇有兄弟,只是向来没什么约束,难以管教,于是大哥便让我来寻找精通并法之人,以为管教。”

    “我观二位仪表不凡,武艺过人,颇有修为,不如就请二位到我家中坐坐,为我家兄弟,好生讲授一番兵法,让他们知动知静,知分知合,可以奇正相宜,行止严整,如何?”

    韩信项羽相视一眼,各见神色,随后,韩信问:“先生家在何处?”

    “便在离此不远处,二位若是同意,我这便就能,带你们过去。”

    孙悟澈不说实情。

    “先生打算请我们几日?”

    韩信又问。

    孙悟澈道:“几日便好,有个模样便好。到时定有重谢。”

    项羽道:“重谢不必,我项家不缺钱财,若是几日,我们便就去坐坐。刚刚先生你随手制住我们兵器,让我们挣脱不得,实在厉害,我们也想看看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家中又有什么奇妙。”

    “此去教授兵法,只是三言两语,倒不及知晓先生身份重要。”

    “如此说来,二位修士,是答应了?”

    孙悟澈不在意被项羽韩信知道身份,当即就要带两人回花果山。

    “若没什么他事,二位这便随我回家如何?”

    “好!”

    韩信项羽齐齐答应。

    “多谢多谢,二位随我来。”

    孙悟澈连声感谢,然后一路领着韩信项羽,往城外走去。

    出了城,到了没人处,孙悟澈便弄起神通,起风卷云,把韩信项羽,一起带上云头,往花果山而去。

    韩信项羽见状,大是惊讶,齐齐发问:“腾云驾雾,先生难道是神仙?”

    孙悟澈道:“不瞒二位,我只是一位妖族修士,不过绝无加害二位之心,只是想请二位,好生教授我家中孩儿,知晓兵阵,以为后事。”

    说着便显出了猴王模王,穿着一身威武盔甲,凛凛不凡。

    “妖族修士?”

    韩信项羽面面相觑,看到孙悟澈变回妖身,先是一惊,随之惊讶变成了惊奇。

    韩信道:“怪不得你如此厉害,原来是厉害的妖族修士,我们与你相比,确实差了太多。”

    “你如此厉害,你家中的兄弟,怕也不会太差,我们两个修为,在宗门之中,虽然屈指可数,但与你们妖族相比,怕就差了许多。”

    “到时你让我们教授他们兵法,却是不易。”

    项羽也道:“若是我们那些修士,我们两个绝无问题,一声令下,更无人敢有异议。”

    “但你们既然是实力强于我们的妖族,那便不易为之。”

    “兵强将弱,虽令难行。到时,却要你时刻在旁压阵方好,不然我们二人,无法服众。”

    孙悟澈道:“此事绝无问题。另外,二位也不必忧虑自己实力,我家中颇有灵瓜仙果,可增进修行,又有大哥留下妙诀,可以与二位学习。”

    “只要二位能够帮我,教导好我一众兄弟,二位便是要立刻成就仙体,我也有办法。”

    “此话句句属实,不是诓骗,望二位万勿有疑。”

    项羽韩信对视一眼,完了,项羽道:“既如此,那我们两个,就既来之,则安之。立刻成就仙体,这倒不奢求,便能提高我们实力,进益我们修行就好。”

    韩信在旁点头。

    “多谢二位,保证让二位不虚此行。”

    孙悟澈满眼欣喜,连连承诺。

    随后两人一猴,便直往花果山而去。

    孙悟澈虽没有筋斗云,但驾云来往,也能一去几万里,所以这路上倒也没耽搁什么时间。

    没多久,他便就带着韩信项羽,一起到了花果山。

    初进山,韩信项羽都惊了个满眼。

    不独是惊讶满山遍野的猴精,更惊讶于这些猴精,个个口吐人言,身披甲胄,往来驰突,闪转腾挪,都显精妙。

    这让他们大开眼界。

    随后与孙悟澈一起进了水帘洞,向孙悟澈问了一番山中猴精装备和武艺的事情,得知这些猴精,个个都是神装,人人尽为妖王徒弟之后,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他们有想过孙悟澈家里兄弟的不平凡,可是完全没有想到,这些兄弟,会这么的不平凡。

    这一下,就让两人心中,原本教了兵法就走的想法,有了一些改变。

    他们有些想,一边教兵法,一边在这里,修行学艺了。

    在他们两个看来,这满山的猴子,随便拉出来一个,都能打的他们两个,没有招架之力。

    更不要说领他们来到这里的孙悟澈,这个花果山二大王了。

    如果他们能在这里跟着这个二大王修行,那肯定要比在宗门修行,境界提升的快的多,成长空间也会更大。

    不过,他们也只是暂时心里想想,毕竟刚来,还是被请来做老师,若一来就掉价的求满山的猴子做老师,那以后在这花果山,就不大好混了。

    他们觉得必要先把自己的能力显示出了,这样就有了筹码,然后再去向孙悟澈说修行的事,如此才妥当。

    随后,两人便在花果山上,带着全山的猴子们,一起安安稳稳,尽心尽力的演练起兵阵来。

    时间悠然而过。

    地上一年,天上一天。

    孙悟空在天上不知日长日短,只是在太白金星府上饮酒闲话,转眼就到了第三日。

    这天日间,孙悟空正等的烦恼,计划要走,忽然太白金星就欢声来到,说请来了圣旨。

    孙悟空心中一喜,以为自己这个妖仙之祖,就要坐实。

    于是便连忙让太白金星宣读圣旨。

    太白金星不好迟疑,当即就地宣读。

    读到最后,却不是让孙悟空做妖仙之祖,只是让他做妖族仙将,美其名为“伏妖仙将”。

    孙悟空听完,不言领旨,更不谢恩,只是冷笑道:“好个天庭,到底水深,将老孙好言骗来,却是要让老孙这个妖王之王,做你们管妖的将军,为你们仙族,制约我们妖族。”

    “真是一个好好算盘,好好差事。”

    “可是这差事,老孙却做不得,老孙是万妖之王,自己亦是妖族,若是做了这伏妖仙将,岂不是要老孙自己人打自己人?”

    “大王此言差矣!”太白金星连忙劝解,道:“此伏妖乃是威服仁服,不是降服,大王乃万妖之王,又是妖王之王,做的此职,正好彰显大王在妖族中不二仁威,怎么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大王想偏了。”

    孙悟空道:“你休要再来诓我,此职不改,老孙万万不会做,若只有此职,那老孙便这就有了。”

    “天庭虽好,到底是别人家的地盘,不比自己家的舒服。我也待了几天,这便离去了。”

    说着,又要抽身离开。

    太白金星赶忙拉住,道:“大王莫急,大王莫急,以大王来看,何职方可称大王心意?”

    孙悟空道:“我也不是个官迷,但须合适老孙身份便好,前番你说的那个‘妖仙之祖’,便就很是与老孙相称,奈何玉帝不许,老孙也是没有办法。”

    “大王要做这个妖仙之祖,确实也是合适。”太白金星勉为其难道:“也罢,老仙就再向陛下请旨一番,为大王争个好职。”

    “不过老仙要提前说上一句,方才老仙领旨后,陛下便去了大罗天,一时难以回返,大王还须耐心再等些时日,等陛下回来才行。”

    孙悟空笑道:“只莫是缓兵之计,将老孙困在这里,老孙便也不妨再等一番。”

    “老星你往来奔波,老孙也看在眼里,老孙也不想你为难。只是前番那武曲星君狗眼看人,给老孙一个养马的没品官职,老孙没在朝堂与他动手,已然给足了他面子。”

    “若是别处,老孙一棒子也就打的他狗眼两黑。”

    “至于这次,这伏妖仙将,虽有名堂,但实在不合老孙身份,老孙也是无法接受。”

    “若不是见老星你如此热心,几番拉扯,不忍老孙离去,老孙早便回山逍遥去了。”

    “是是是。”太白金星连声安抚,“这次保准不让大王失望。”

    孙悟空道:“咱也不说这个保准的话,能做得,老孙便做,做不得,老孙便不做。老孙也不差这一道圣旨,封老孙什么仙将仙祖的。”

    太白金星依旧笑着安抚,然后与孙悟空一起,静等玉帝回銮。

    等了几日,玉帝才终于离了大罗天,重回凌霄宝殿议事。

    太白金星忙向玉帝奏明孙悟空事宜,言孙悟空拒做“伏妖仙将”,乞望玉帝授其“妖仙之祖”。

    玉帝道:“五仙之内,更无妖仙之说,妖仙不入正流,如何能圣旨册封?”

    “且为祖者,境界非凡,肩齐至圣,孙悟空不过下界一得道妖猴,如何能当得祖字?”

    “地仙之祖镇元大仙,德高望重,三界咸服,若今日朕册封了他妖仙之祖,他便就与地仙之祖同列,镇元大仙若在,万万不会同意。”

    “此事无须再议,他若不做那伏妖仙将,便由他去吧。若在下界再惹事端,遣神将捉拿便是,量他一小小妖猴,绝不敢如此。”

    太白金星见状,知道圣意已决,无可更改,只好作罢。

    另一边,孙悟空在太白金星府上待了几日,觉得无聊,便趁这日太白金星上朝奏议之时,出了太白金星府,在天庭四处游荡起来。

    他料定这妖仙之祖的封册,难以得到,太白金星回府,他便要离天下界,便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在天宫走上一走,好熟悉门路,以后大闹天宫,也不至于迷路。

    一路转悠,不直觉就来到了武曲星君的府邸。

    孙悟空看到匾额,心中忽然想作弄一下这个武曲星君,报一下让他养马的仇。

    于是变了一缕轻烟,钻进了门缝,进入了武曲星君府邸内中。

    他在里面跑了一圈,把一众武曲星君的随从弟子,一一催睡去,然后便在府中做起乱来——将武曲星君密藏的仙丹仙酒,以及他自己的文经武典,并武库神兵法宝,都卷了去。

    随后再飘回太白金星府上,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等太白金星回来,说明情况,告知妖仙之祖,玉帝不允,孙悟空闻言,便当即要告辞,更不想多留。

    太白金星急拉着,才拦住了孙悟空,然后劝了几句多多行善的话,孙悟空听得实在没意思,用力一挣,便挣开了太白金星的手,纵起筋斗云,直飞南天门。

    天门天将要拦路询问,孙悟空却不多说,抽出金箍棒,就硬打开了通道,飞下了界,回花果山去了。

    须臾,按落云头,回至花果山上。

    只见那孙悟澈与孙圆一等猴,并有两个凡人,在那里操演兵卒。

    孙悟空心中生疑,立刻抬眼查看属性——

    等级:280

    ……

    等级:280

    ……

    只看了两个名字,孙悟空顿时就大喜起来。

    暗道:“这两人来到这里,准是我走后,悟澈贤弟去南瞻部洲寻来,教习孩儿们兵法的。”

    “我当时只和悟澈贤弟说了兵圣孙武,并未提及他人,没想到悟澈贤弟,竟就能找到项羽和韩信两人,真就是天助我也!”

    “韩信世称兵仙,项羽世称兵霸,有这两人在,我这满山的猴儿,可是就要比天兵天将,厉害许多了!”

    想着,便远远厉声高叫道:“小的们!老孙来了!”

    这一声如雷,顿时就响遍了花果山,让满山遍野的猴子们,全都欢呼雀跃起来。

    项羽与韩信闻声亦是震惊,同时也十分期待。

    他们在花果山,待了这许多年,早就在群猴口中,清楚了孙悟空的神通广大。

    在他们眼中,孙悟澈孙圆一孙圆二等等猴精,实力已经强到他们无可想象,远超他们宗门师祖。

    而孙悟空,还是这些强大猴精们最推崇备至的存在,这就让他们更为期待。

    满山遍野的猴精闻声来到孙悟空跟前,连连叩头问候。项羽韩信,也跟在孙悟澈身旁,快速的去到了孙悟空面前。

    “恭喜大王,上界去十数年,想必得意荣归也?”

    有老猴精在猴孙中大声询问。

    孙悟空道:“果然天上一天地上一年,我也就十来日,地上就过了十数年。”

    “就是这个理。”又有猴精插嘴询问:“大王去了这么久,请问大王,官居何职?”

    孙悟空连连摆手,道:“不好说!不好说!活活的羞杀人!那玉帝不会用人,他见老孙这般模样,封我做个甚么‘弼马温’,要老孙与他养马。”

    “老孙怎能答应?当时便否了这册封。旁边那个太白金星,想是碍着对老孙的承诺,不好就此作罢,就和玉帝说,让我做妖仙之祖。”

    “但玉帝却不肯,反弄个伏妖仙将来糊弄我。老孙我妖王之王,哪会做他的看妖小将,见他不舍封赐,便就舍了天庭,重回家山。”

    众猴都道:“回得好!回得好!大王在这福地洞天之处为王,多少尊重快乐,怎么肯去与他做马夫,看妖的仙将?”

    孙悟空拨开身前群猴,道:“小的们!快去办酒来,与大王释闷。”

    众猴闻言,马上跳开,径去张罗。

    孙悟空这才向等候在一旁的孙悟澈项羽韩信走近,道:“这些时日,老孙不在,家里有劳贤弟了。”

    “大哥见外,这花果山也是小弟的家,大哥不在,小弟守家,却是应该。”孙悟澈笑着回应了一句,然后转头介绍,“大哥我来与你介绍一下,我在南瞻部洲,找到的两位兵法高人。”

    “这位是项羽,南瞻部洲大楚宗高人。”

    “这位是韩信,南瞻部洲大汉宗高人。”

    “见过大王。”

    项羽韩信听闻介绍后,连忙向孙悟空齐声拱手拜识。

    “既是高人,便不必多礼。”孙悟空笑容满面,“你们既是人族高人,智慧高深,看书观文,应是简单。”

    “我这里刚好有许多武曲星君送我的文经兵典,正愁没人能看,就交于二位高人参演如何?”

    项羽韩信两人闻言大喜,齐道:“多谢大王器重,我等必专心参演,不负大王所托。”

    “好好好,我相信你们。”孙悟空很是满意,道:“参演天书,想来破费精神法力,武曲星君也送了我许多仙丹仙酒,我也一并给了你们,帮助你们凝精聚神,保持体力。”

    说着,一伸手,一个装仙丹的白玉瓶子,就出现在了手中。

    “这里是九转武星丹,服下之后,可以提升你们先天禀赋,你们每天服用一颗,运功炼化,不用一月,便能实力成倍增长。”

    项羽韩信目瞪口呆,看着孙悟空手中的白玉瓶子,一时不知道该不该接。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