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二百九十九 生意兴隆
    “好,”江北点点头,安排道:“卖药剂的利润拿出一成当作佣金,附魔材料挣的利润留一半给索菲娅当酬劳,剩下的全投入进去。”

    江北算过账,以他炼制梦魇药水和败血毒剂的成功率,一次下来挣个三四成的利润不成问题,关键是这笔生意能一直做下去,在利益面前,谈感情是白扯,有钱一起赚雪球才会越滚越大,所以给泰利娅的佣金不低。索菲娅的手非常巧,附魔材料的产出有保证,也能挣到一笔钱,还可以支付纳德的酬劳,有钱赚,才会有积极性。

    “我越发觉得我的小甜心有眼光,”泰利娅显然也清楚,这笔生意做起来,获得的回报会很丰厚,笑起来,“看中的人就是又有头脑又大方。”

    已经说定,江北介绍纳德给泰利娅认识,想了想,说:“但有一点,泰利娅,你知道我是名僧侣,索菲娅也在里面,我不希望留下太多刺。”

    “这你放心,”泰利娅笑道,“那些人也不傻,不会给自己留下把柄,就算军情七处去查,这些东西也流通到了赤脊山那些想去燃烧平原寻宝的探险者手里,不会有任何麻烦。”

    “那就好。”江北吐了口气,江氏药剂兼附魔材料店,从今天开始就算正式开张了。

    这次来暴风城,他出发得比较早,见时间还不晚,把纳德和索菲娅留在店里和泰利娅聊天,自己去法师塔和凯瑟琳见了一面。

    除了法师之城达拉然,暴风城的魔法协会是世界最强大的法师组织之一,法师塔聚集了许多超一流的奥义**师,积累的魔法奥秘也数不胜数。

    凯瑟琳在法师塔修行,进步的速度令江北惊叹,虽然距离次见面的时间还很短,但发觉她身已经隐隐有了种内敛的气场,已然有了奥义法师的气象。

    江北和凯瑟琳在暴风城逛了逛,心里惦记着生意的事,送她回法师塔,回到泰利娅的商店,带着索菲娅和纳德又回了闪金镇。

    泰利娅的办事效率和次一样高,次日,纳德就去暴风城取回了新的材料,还带回了索菲娅的酬劳。初级附魔材料利润不高,只挣了三十金币,分到索菲娅手只有十几金币,但这笔钱相比做手工挣的多了许多倍。

    江北从十几金币中分出一半给纳德,让他拿再招募几个可靠的帮手,以便运送过程更安全,然后和索菲娅把这次的材料处理好,又让纳德给泰利娅送了过去。

    生意就这样做了起来,江北制作梦魇药水和败血毒剂的成功率很高,品质也比寻常炼金师做的好一大截,那些魔法装备他只挑两三件练手,剩下的全交给索菲娅操刀,产出也很高效,两三次后,在信誉就有了保证。又有索菲娅这层关系,泰利娅开始赊给江北药粉,按照六成的成功率出货,多余的都算作酬劳。

    纳德送货当天就能把材料带回来,流程缩短到了一天,江北炼制药剂的成功率也稳定在八成以,除了付给泰利娅的佣金和索菲娅的酬劳,剩下的利润都买成材料,雪球就这样滚了起来,还不到十来天,这条链路的人就都有了可观的收入。

    对女人来说,不管给她什么都不如直接给她钱,索菲娅也不例外,每天都有稳定的金币入手,面对江北时变得更加顺从和温柔,江北说向东走,就绝不会向西迈半步。

    纳德物色了两个从小玩到大的玩伴,还找了辆平板马车,拉些农资物料掩人耳目,建了一支送货小队,每跑一趟都能获得十金币左右的报酬,分到人头,比单纯出去做工要强得多,积极性都非常高。

    生意这么好,江北事前也没能料到,高兴之余,开始囤积败血毒剂,为配置稳定的负面能量药剂做储备,每次还会让泰利娅额外购置少量其它种类的药草,按照正统的配方练习炼金术。

    在江北看来,这点是非常有必要的,他能制作宗师级的败血毒剂是沾了观察力的光,炼金术的水平其实很差,而只有像普特雷斯那样可以根据材质的特性开发配方,才能满足日后的需求。

    时间一天一天过,一切也越来越顺利,但江北就像身具惹祸体质,毫无征兆地就出事了。

    这天纳德去暴风城送货后,没把马车驾回来,而是一个人骑马回来的,急匆匆地来教堂找到江北,说送货途中从林子里冲出来几个人,险些把货截走。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这个消息让江北一惊,问道:“马车和另外两个人呢?”

    “我们驾着马车冲过去了,货送到了,”纳德回答道,“我担心回来时再遇到那些人,材料没敢往回带,让他们两个在泰利娅那边等着,自己骑马回来报信。”

    “知道那些人的身份么?”江北有些奇怪,这笔生意只是背地里做得很火爆,但外人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为确保运送过程更安全,纳德每次接货出货都从镇外面绕到索菲娅的木屋那里,镇民们极少看到,从表面看,这就是辆拉载农物的马车,怎么突然有人去截这种马车?

    “那些人蒙着脸,不知道身份,不过肯定是冲我们来的,”纳德说,“他们没什么本事,马车冲出去时没一个人敢拦,而且身的衣服都脏兮兮的,我还看到两个人的虎口有伤疤,感觉像是……像是些矿工。”

    “矿工?”听到这个词,江北本能地就联想到了皮克,这个矿二代想报复他,倒是有可能安排人去截马车,但还是那个问题,皮克怎么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我们在做什么,我从没对人提过,包括我父母,”纳德俨然和江北想到一起了,他父亲就是位矿工,先撇清了自己,接着说:“我找同伴时也是挑得最可靠的,连莱恩我都没找,他们两个绝不会说出去,这点我可以保证。”

    “我没怀疑你,”接触了一段时间,江北已经很了解纳德,这孩子只是有些爱冒险,但为人还是比较可靠的,笑道:“别担心,我和你一起去暴风城先把东西拉回来,我倒想看看谁敢来劫我。”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