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十七章 不得执手
    千渝公主出嫁那一年年底,北齐集雕题援兵来势汹汹,聚于东胡绘伍山下,天下人皆知,这将是最后一战,胜者,得天下,败者,失宗庙。

    天下是否合一,全看此次大战。

    这些年南魏每每击退北齐人,都只是将他们逐出南魏领地,极少穷追不舍,一面是因为南魏在长远备战,尚且没有足够的实力将北齐人一击击败,还有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以和平手段拿下北齐才是上法,雨师和宇文两人最开始的设想便是如此,但多年过去,北齐人并无归心。

    此一战,不可避免。

    博端格在三日内集结了二十万大军,欲御驾亲征,将北齐一举拿下,朝野上下撼动,一方认为此举万万不可,一国之君,怎可轻易出征,另一方则大力支持陛下所为,若是此战拿下北齐和雕题叛军,则天下八方来朝南魏。

    我清楚,如果不是我那一剑,出征的将会是雨师乘歌,他绝不会允许博端格拖着虚弱的病体上战场。

    我那一剑刺穿雨师乘歌肌骨,终究伤了他的根本,他虽命大可活,未来却不一定再能拿起长枪为博端格冲锋陷阵,驰骋沙场。

    其实,即使是雨师乘歌可以出征,博端格也会同他一起出战,这是最后一战,将会见证天下的沉浮。

    我认定他不会错过这一战。

    消息传到右丞府,雨师乘歌在宏易殿外长跪,请陛下收回成命,跪了五个时辰,那日出着太阳,还下着倾盆大雨,他执意跪着等陛下出宏易殿听他劝告。

    最后还是皇后娘娘让人把他拖走了,博端格坐在殿中,把他每句话都送入耳中,却始终没有走出殿门见他一面。

    先行部队由金斋南将军带领,一路向北方行军,陛下带领的二路军将于半月后赶上先行部队。

    同样也是出战前夕,我把哥哥写给我的信拿出放入袖中,我忍不住笑,我们兄妹两人,总是在这种时刻需要作出选择。他在十多年前不知如何做出了弃我保南魏的决定,想来也是十分困难。

    希望哥哥在天之灵告诉我一声,我这样做是对是错,我把一枚方孔铜钱抛起,对自己说,正面的祥瑞兽就是留下,等到铜钱再落到我手上,我却闭了眼,没有看结果,一滴眼泪落在生了绿锈的铜钱面。

    上天帮我做了选择,可我有权利拒绝。

    晚膳吃得很早,陛下对我说,“今晚良渚城尤其热闹,是个节日。”

    “你要带我出去逛逛?”听出了他的话音,我牵住他的手。

    他轻抚我的头发,把一丝乱发别到我耳后,“可以啊,接下来我估计半年都见不到你一面,带你出去玩一趟,等我回来,下一个今日,我们再去逛一次。”

    “那我去换上便服,你也去。”我说。

    从宫中出来,我们从背崔街口下了车,一路欢闹,行人往来纷纷,无盛如此。

    我们先去了孤隐庙,就在万胜门外一里许,他问我为何要来拜菩萨,说着亲了我一下,我不许他在菩萨面前亲我,转身跪在菩萨面前虔诚地磕了三个响头,希望菩萨保佑陛下此行顺利,希望他能完成他母亲的遗命收复天下。

    从庙中出来,整座良渚城通天明亮,月色都被灯火挡住,望不见清冷的月光。

    路上各色的玩意,如球杖、弹弓、弋射之具,鞍辔、衔勒、樊笼之类,悉皆精巧,有人在南边的露台上设乐棚还有杂剧舞旋。一路走一路看。

    我虽从前在良渚长大,可从未出宫门,母亲也未曾和我说过,良渚城里还有如此盛大的节日。

    百戏开场,如上竿、跳索、相扑、鼓板、小唱、斗鸡、说诨话、杂扮、商谜、合笙、乔筋骨、乔相扑、浪子、杂剧、叫果子、学像生、倬刀、装鬼、砑鼓、牌棒、道术之类,各色有之。我和陛下走到街中央,看见有人喝了一大口白水,忽然吐出,一串烟火绽开在他手中。

    博端格扯住我不让我上前,“危险。”

    走了半路,见路上两边都是饮食,巷陌路口,桥门市井,皆卖大小米水饭、炙肉、干脯、莴苣笋、芥辣瓜儿、义塘甜瓜、卫州白桃、水鹅梨、金杏、小瑶李子、红菱、沙角儿、药木瓜、水木瓜、冰雪、凉水荔枝膏,皆用青布伞当街列床凳堆垛。

    每一样我们都只买了几口的量,我用纸包卷起几包,准备回去吃,博端格无奈,刮刮我的鼻尖,“宫里做的不好?”

    “宫外自然有宫外的味道。”我说。

    我指着远处人堆问,“那是卖什么吃食的?”

    博端格说,“好像是冰雪,你没有吃过吗?”

    我摇摇头。

    走近了看,冰雪悉用银器盛着。沙糖绿豆、水晶皂儿、黄冷团子、鸡头穰、冰雪细料馉饳儿、麻饮鸡皮、细索凉粉、素签、成串熟林檎、脂麻团子、江豆儿、羊肉小馒头、龟儿沙馅之类。

    他让我少吃一些,当心回去闹肚子,我把东西夺过来,“我要全吃完,不给你留一点。”

    他举起来,叫我够不着。

    “给我。”我踮起脚去抢。

    两个人跑起来,我跑着跑着突然停下看他一眼,那一瞬间仿佛回到了我们十几岁的时候,当年在东胡,我们也曾这样在凉州城的大街上胡闹过,还在唔绥的酒楼上碰见了杀手……

    良渚城和凉州城,街不同,人依旧。

    我不再奔跑停下来,借着他的手又吃了几口,笑道:“博端格,你在这里等我,我还想去买一份冰雪。”

    预感到接下来我的决定,他不愿意放开我。

    “我陪你一起去。”他握住了我的手腕,想要留下我。

    我摇头,忍着哭意,“我自己去就行,你在这里等我片刻。”

    他忽然抱住我的肩膀,“就让我和你一起去买,好不好?”

    不行啊,我们不能一起。

    他得向北走,我得向南行,方向不同,注定我们开始就不应该同路,这一路,都已经是一场大错。

    天亮了,他将会行军北齐,若是凯旋归来,他便是天下的王,而我始终不能和他在一起。

    有些故事,开场很简单,可结局却叫人一辈子不敢猜。

    我欺骗不了自己,也不能原谅他,更加不能原谅执着于他的即墨骄,我没有那么伟大,可以和弑兄夺国仇人日夜相对,没有办法一边恨他还对他越陷越深。

    我忘不掉过去,也忘不了他给我的痛,人一生总是要做无数的选择,而我对他的做出的选择就是远离,天下之大,我总能找到一个没有他的地方。

    可作为苏墨哈雅,我真的很抱歉,招惹了他,却又要留他一人在那冰冷的宫殿中。

    万般留恋,最悔是不该遇见。

    我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忍不住回头再看他一眼,走几步,又看他一眼,最后一次,他向我莞尔一笑,那是我见过他笑得最苦的一次。

    我猛然想到,哥哥最后一次见我的笑,是不是也是如此心痛欲碎。

    我不敢再看他,走了几步,脚步沉重,脑子里忽然有了一段幼时的记忆。

    我左右顾盼,这景色果真一如我七岁那年。

    哥哥把我扮成男孩子带出来,我记不清他用了什么法子让我从宫门里出来,但是那是我第一次在良渚城中乱逛。

    哥哥和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孩子打了招呼,我从面具的眼睛那里看到了他的眼睛,是深琥珀色的眼瞳,和我们都不一样。

    他带着我在良渚城中游玩,一路上给我买了许多小孩子喜欢的玩意,又怕马车冲撞着我,走到哪里都拉着我,我一只手被哥哥拉住,一只手被他牵着。

    哥哥离开帮我买糖饼时,我扯扯他的袖子,“你为什么要带着面具?”

    “你想看我的脸?”他问我。

    “是啊。”

    他果真把那面具摘下来。

    我走了几步,顿在原地,我认出来了,也想起来了,那个男孩子就是博端格。

    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良渚城中,冥冥之中,原来早已写好结尾,我们竟然也得从此处分别。

    我回过身去,跑到他面前,看着他那双眼睛,我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最后还是说道,“博端格,等我一会儿,我就回来了。”

    他擦干我眼角的眼泪,“我知道,不要哭。你去吧。”

    我松开了他的手,走入人群之中,再也不曾回头。

    等我走到再也看不见他的地方,终于忍不住扶住墙角,在阴暗处哭出声,他知道我这一走,便是永远,他在成全我的选择,成全我的离开。

    我每一次回头,他都在原地笑着看我,可我,终究再也看不见他的笑。

    一跃上马,正要启程,一个卖花的小姑娘挡在我马前,“姐姐,有人让我把这个给你。”

    花枝下系着一张纸条,我在马上打开,“不得执之,我亦是怅然良久。

    将纸条和哥哥的信札一齐放入怀中,我打马往城门离开,将良渚城这一场繁华抛在身后。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