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1章开药方
    也跟萧澈商量过,萧澈也很支持她。

    萧澈有问她需不需要帮忙,沈薇暂时拒绝了,她想要自己来做这件事,这样才能有成就感。

    她没什么大理想大愿望,不过却有一颗不甘平凡的心。

    她觉得她能有那样的奇遇,上天一定不会白白就让她回来占便宜享福的,相反,是想让她承担一些责任。

    她不是漫威迷,并没有看过太多,独独看过《蜘蛛侠》,到现在还记得里面那句经典的台词——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

    她的能力不大,但她仍然想要尽自己可能来贡献自己的一些力量。

    有些人在经历苦难后,会想让别人也经历同样,甚至比自己更痛苦的经历,这样她就能觉得心理平衡,而有些人则是在经历后,希望别人都不要有机会经历。

    沈薇就是后者。

    她不是一个好人,但她一直都有一颗善良的心。

    都说人善被人欺,不过那是没有底线,没有牙齿的善良,一旦自己能够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善良,那便可以手中有刀,心中有佛。

    在实习之余,沈薇着手开始整理网站改革的方案。

    她的网站如果想要做大,那势必需要找到投资。

    这才是最难的地方。

    因为大部分投资人都是男人,他们是不允许做成这样一个网站,来让女性觉醒,最后难搞的。

    不过沈薇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她一定可以找到一个能认同她观念的投资者。

    首先自然是要把方案做好,至于投资的事则需要慢慢来,沈薇已经做好准备要耗上好几年了。

    她不怕难,也不怕等,只要这件事最后能够做成就行。

    “你最近很累啊?”白月梅问到沈薇。

    沈薇放下捂着嘴的手,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嗯,有点儿。”

    她的事情的确有点儿多,白天在医院基本没有休息时间,就算不坐诊也要查房,还要跟白月梅熟悉病人的病情,白月梅特别认真,会考她的。

    晚上回家她除了要整理自己的笔记,还要准备论文。

    虽然他们最后的论文答辩还要一年多,但基本他们已经从现在就要开始准备了,b大的论文可不像别的学校,从网上复制一堆也能通过。

    现在是还没有以后的高科技,可以查重率,但是b大是什么地方,这里有着国内最好的师资队伍,还有众多优秀的校友。

    除非真的很厉害,可以保证一辈子不出现问题,否则只要一出问题,那绝对会被拉入黑名单,相当于大学这几年就是白念了。

    首先b大会取消毕业资格,就算毕业好几年了,发现了这种事,一样会取消。

    取消就算了,还会公示出来,所有校友都会知道。

    这样无论是混哪个圈子,那都相当于是被封杀了。

    因为b大的水平代表了最高水准,b大的校友都是各个圈的大佬,一提出来,那下面的人也没有人敢用。

    都说b大牛,b大还真的就是这么飒!

    其次如果涉及到了谁的,还有可能会被当事人起诉,要是情节严重,还会涉及触犯刑法。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主要是能抄到的,基本都是各个大学厉害的,人们也就都知道。

    为什么b大的毕业证含金量那么高?因为真的很难拿到。

    这其中不说犯了什么错就有可能会被开除,b大的校规校纪可不是盖的。

    而且基本不能说是走后门找人,如果敢这么做,那只会死的更快。

    b大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风气!

    b大出了很多文人,而文人的风气傲骨也体现在了b大的校规校训中。

    另外就是b大的成绩不作假,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不好可以允许重修,但是一直不好,那也得被开除。

    等熬过了各个学期的考试,拿到了毕业要求的学分,毕业还有一个论文关等着。

    还有,b大还特别看重实习成绩,如果实习成绩不行,那也得延毕。

    因为b大不允许自己的毕业生是个只会纸上谈兵的花架子,必须有真枪实学,不辱没b大的那一个毕业证。

    用b大的学长学姐们的话就是:“在学校的时候真的特别痛恨b大的各种破规矩,天天都有炸学校的冲动。”

    是的,在b大经常能听到人们哼着以前小时候哼的那个歌:“我要上学校,背着炸药包!”

    这首歌都快成为b大的学生之歌了。

    有可能一些人不会唱校歌,但绝对会唱这首歌。

    所以b大的校友们互相问候的方式也很特别,一握手下一句就是:“今天炸学校了没?”

    “但是等我离开b大,我一辈子都感谢b大!”

    这是下一句原话。

    沈薇现在还没有离开学校,已经特别感谢b大了。

    她也曾有崩溃想要炸学校的瞬间,因为b大真的严格到了变态的地步,绝对能把人给逼疯了。

    但正是因为b大的这个态度,才培养出了各行各业那么多的精英来。

    也让他们能够成为真正有用的人,而不是学了那么多年,把时间都浪费掉了。

    人生如白驹过隙,短短几十载,不过一瞬间的事。

    好似昨天才呱呱坠地,转眼间便已白发苍苍。

    沈薇还没到这个地步,但也感觉时间过得很快。

    一天天的没什么感觉,可一晃眼,月历牌上的数字就又加了一。

    来儿科一个月,沈薇渐渐适应了这边的工作。

    已经不像刚开始那么手忙脚乱了,就算她再镇定有序,但刚开始接触,肯定会不顺手。

    白月梅让沈薇试着开药方,西药的种类多,但都是固定的,什么病症用什么药。

    不像中医,是一人一方。

    沈薇最近记下了好多病症需要用到的药,每次都是白月梅写一张正式的,而她也要写一张。

    等看诊完后,她会跟白月梅的来对照。

    从一开始差异很大,到现在差异越来越小,白月梅一边看一边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张,为什么要用这个药?”每次白月梅都会这样询问沈薇。

    沈薇看了下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