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 生存 第0412章 最高的机密
    方军哭丧着脸,手足无措起来,常人的心态就是这样,同一件事情,身边的朋友和兄弟们都可以做到,偏偏只剩下自己,那种委屈和无奈包围着他,让他沉重得无法呼吸。

    “首领!我……”方军说着说着,他的眼泪差点掉下来,不要说自己不但给破手指,现在差点连手腕上的动脉都要割破了,流出的血怕是都有半升之多,储物戒指一点动静都没有。

    “祖宗在上……各位神仙保佑啊!”方军一下子跪在地上,虔诚的磕了三个响头,再磕头之后拿起储物戒指,他咬着牙再割了一刀,小心的试了试,果然……没卵用。

    “方军,再试试……”

    “唉……”

    “怎么会这样?”在场的人没有人取笑他,将心比心,谁都知道储物戒指功能的强大,眼看得见而拿不到,那种失落的感情,自然是不好怎么表达出来。

    “呜呜……”方军实在没有办法,他突然跌坐在地上,一个大男人竟然不顾形象的号咷大哭起来,那哭声如泣如诉,真的叫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呃……”这一幕,看得在场的人目瞪口呆,看着方军泪流满面的样子,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每个人的心里却是笑不起来,“倘若是自己呢?”怕也是好不到哪里去。

    “祖宗在上?”渝北川抓住了方军说得这一句话,他的心猛然跳动了起来,“混沌之灵,自己神识之上的混沌之灵,或许,对方军使用他还有机会!”

    渝北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仿佛那是冥冥之中的指引,他很确定,只要自己愿意帮助他,那么方军就会有希望。

    “要不要试一试?”渝北川心动了,倘若这个方法可行,那么应对即将到来的百族降临,他们的胜算就多上不少。

    方军眼睛泪汪汪的,泪水不停的从眼眶中滴落下来,他的眼睛已然迷糊不清,黑黑的瞳孔若隐若现,他真的伤心欲绝,痛苦的呐喊起来就在那一瞬间,在场的人仿佛听见了全世界崩溃的声音。

    “首领,对……对不起!”过了一会儿,他又开始呜咽,并再一次试图用手遮住脸,掩盖他的痛苦,他那不停的啜泣慢慢变成持续不断的低声哭泣,他眼睛紧闭着,用牙咬着自己的拳头,想竭力制止抽泣。

    “行了,男子汉的,一点小事有啥好哭!”渝北川忍不住笑了,“就为一枚存物戒指,你自己看看值得吗?”

    “首领,你不知道,我……我心里苦啊。”方军话没说完,旁边的人还来不及安慰他,他自己又放开声音大哭起来,“南……太南了,我真的太南了。”方军不断的喃喃自语。

    “唉,方军没事,不是还有我们吗?”林沛玲还有谭豪巍上前劝导,怎么都劝不住。

    “唉,方军你过来吧,我帮你试试?”渝北川发话了,方军作为一个战队的统领,倘若身上没有一枚储物戒指,平日里实在是不方便。

    听到渝北川的声音,方军大喜,赶紧过来按照渝北川的指引,盘膝坐下。

    一股混沌灵气进入了方军的精神世界,渝北川发现,方军的神识世界像是一团迷雾,仿佛是天地之间混沌未开之时样子,“难道,那就是强化者没有神识的原因?”

    渝北川猜想,他是进过不少人的神识之中,方军的这种情形,是第一次看到,其实渝北川是猜对了。

    随着渝北川混沌灵气慢慢的的输入,方军的整个迷雾世界动荡起来,慢慢的如同开天辟地般,混沌灵气把整个迷雾世界撑开了一个小小的空间。

    “不行了,消耗太大了!”渝北川暗暗叫苦,这种强行打开神识的办法,确实是比较吃力,需要的混沌灵气数量不少。

    “可以了。”渝北川只能帮助方军,把他的神识世界撑开,维护到一个房间大小的空间,就再也难以为继。

    “看来,他的神识世界,仅限于此了。”渝北川明悟了,迅速退出了方军的识海中。

    看到渝北川满脸疲倦,退了出来,在场的人担心不已。

    “老公,你没有事吧?”江春月赶紧过来,扶住了渝北川。

    “还好!”渝北川对着江春月笑了笑,“自己的实力不高,倘若实力突破到上一个阶段,或许就容易得多了。”渝北川心里想。

    “方军,快试试看!”林沛玲还有谭豪巍看上去比方军还要着急。

    “哦……”方军拿出匕首,这一次他直接在掌心划了一个口子,鲜红的鲜血涌了出来。

    “哈哈,我成功了!”方军大喊大叫像个孩子一般,有了神识,接下来的滴血认主当然是顺理成章了。

    “谢谢首领!,首领大恩大德方军做牛做马必将回报!”方军推金山倒玉柱的跪了下来,对着渝北川诚心诚意的磕了几个响头。

    “这,是什么操作?”在场的众人很惊异,接下来他们兴奋起来,这说明什么,说明渝北川首领有量产进化者的能力!

    这个能力逆天了,只要本身是强化者,那他就有机会成为修真者!成为这个传说中的修真者。

    “好了,你们别看我,其实真的要做起来不容易,”渝北川苦笑着解释,单单帮助方军开辟识海,自己已经损失了一丝的灰色雾霭,而且是永久性的损失。

    “除非能找到大量的东西,增加灰色雾霭,这个办法行不通。”渝北川自己下了定论。

    “首领,是损失你自己的实力为代价?永久性损失?”齐睿渊观察的很到位,他看到渝北川难堪的脸色,立刻明白了,逆天的能力,恐怕是要付出代价的。

    “对!”渝北川没有隐瞒,反正事实客观存在,不损失现在也损失了。。

    “啊……”方军心里感动至极,“首领,你就是我的祖宗啊!”他抱住渝北川的大腿死死不放开,脸上的眼泪和鼻涕直往渝北川的裤腿上蹭。

    这一句话很熟悉,渝北川立刻警醒了,上一次也是听到这么一句话,结果自己损失惨重,他一脚把方均已踢开,“别……别,我不愿意当你的祖宗哈!”

    “哈哈!”在场的人哈哈大笑起来。

    “诸位!请注意!”齐睿渊大声的说,等到在场的人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身上时,齐睿渊脸色严肃起来。

    “刚才的事情仅限与自己知道,如有外传,军法处置,定斩不饶!”他想了很多,这个怕是首领的最大秘密之一,同时也是蝼蚁联盟最大的秘密。

    “睿渊说得有道理,希望大家保守秘密,否则……”渝北川立刻明白了齐睿渊的意思,事情一旦公布于众,自己怕是……

    “希望你们能做到!”江春月和董秋玲发话了,她们同样想到事情的严重性。

    “首领放心,谁敢泄露秘密,劳资杀谁!”方军杀手腾腾的站了起来,渝北川首领是为了自己才暴露了秘密,倘若因为自己,导致渝北川首领遭受无妄之灾,自己不管上天下地,都要灭杀对方。

    “明白!我们明白。”战场的统领和队长们表情严肃起来,他们齐声回答,他们知道,这肯定是蝼蚁联盟的最高机密。

    在场的人,原来还有心想要渝北川首领帮助自己亲朋好友的,立刻暂时死了这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