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21章移植问题,风帆进化
    任何科技树的点亮,都不是只靠嘴炮就能完成的。

    斐潜脑海之中有非常多的东西,但是受限于天、地、人,很多东西根本就造不出来,用不了,甚至连替代品都没有。

    比如船。

    比车船要先进很多的自然有,可是能造得出来吗?

    就连简单的组合都出现了问题,更不用说还要用一些汉代根本获得不到的材料,一些暂时还做不出来的机械组合了……

    汉代船舶的发展,其实已经算是进入了一个高峰期,但是很遗憾的是也和大多数的『玩具』一样,并没有形成一个有效的系统传承,导致一些造船的技术从西汉并没有传递到东汉来,也没有保留下一些技术性的文献,只是一些文学性的,描述性的语言居多。

    汉代已经有楼船出现,并且有大量辅助船只,比如艨艟之类的协助作战,甚至还有专门的将军校尉职位,『楼船将军』,『楼船校尉』等等,也就证明了其实在汉代,尤其是在西汉时期,对于轮船的重视以及运用,还是很不错的。

    但是到了东汉之后,因为刘秀以及刘秀之后的东汉皇帝,大部分都采用收缩政策,导致原先秦朝在南越修建的灵渠都放弃了,更不用说对于一些水域的控制和船工的培养,以至于斐潜当下在长安之中,竟然找不到什么专职的船工。

    所幸的是,马钧这个家伙的到来,改变了一些斐潜对于船只研究比较尴尬的局面。

    毕竟黄家之中,对于船只的研究并不是很擅长,有很多东西都是一知半解,搭配上了斐潜这个更加半桶水的家伙,组合起来的时候难免晃荡得厉害。

    对于造船,并非是说找几根木头,然后锯一锯,刨一刨,钉一钉就可以用了。斐潜原本以为造船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又不像是后世那种机械铁甲船,就改进一下现有的木质船舶,应该是一件动动嘴皮子就能完成的工作,但是现实则是给斐潜好好的上了一课。

    记住网址oqiu.

    首先的麻烦,不是解构问题,而是木材。

    谁能想象,造一只大约一百料的木船,竟然所用的大小木头要三百到四百多块,或者说片,尺寸大小各异,然后经过造船工匠的修整,一点点的添加组合,最终才能成为一艘船。

    所谓的船料,并不是承载单位,而是造船所用木料的数量。

    古代船只都是用木材来建造到,一艘船需要许多根木料。如造一艘需要用二十根木料才能建成的船,古人就会先计算用料数量。二十料船,意思就是要用二十根木料才能造成这艘船。后来随着称呼的习惯性慢慢演化,船匠用来衡量船只大小,便以木料使用数量多少来计算。

    秦汉时期,料,指的是一根普通的用船木料。这样的木料,一般长度大概在五六米之间,直径约二三十公分之间。由于这样的一根木料在水中的浮力,基本可以承载二至三个成年人的重量,也就在三百多斤左右。因此随着习俗惯性的延续演化,便渐渐的把船木料在水中浮力的承载量,用来计算船只大小。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技术用词传承上的问题,到了宋代的时候,一料又变成了体积单位,一料等于十立方尺(宋尺)……

    因此,华夏这些科技传承的尴尬就出现了,懂得做的人呢,不懂的说,懂得说的人呢,未必懂得写,懂得写的人又不懂如何做,因此在历史记载之中就出现了大量的容易混淆的量词和描述,最终云里雾里混沌不堪。

    如果说只是造一两个小模型,那么骠骑将军府后院的池子也就代替上够用了,但是如果说要做一比一的实体性研究,那么将军府的空间就太小了。因此斐潜就将昆明湖的一角围了起来,专门用来给马钧来做轮船研究。

    一到了昆明湖这里的造船工房,便是被各种木头包围了。

    『船桅当用直杉木,船梁船枋用楠樟,浅板用杂,舵需用榆,关棒亦用榆,船橹用桧,桨当用高山之栎……』马钧一边领着斐潜和黄月英前行,一边对着两边堆积的木材讲解道,『闻珠崖有奇木,材质细腻,光滑紧密,重且耐渍,干之不裂,浸则不腐,奈何不得也……』

    『哦……嗯……』

    斐潜只能发出一些有听没有懂的声音来附和着,装出一副内行的模样来。毕竟马钧所指的木材,斐潜大多数都辨认不出来,只是知道,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

    所以从某个角度来说,后世一些模拟经营类的游戏已经是够良心了,否则真的要按照实际情况来处理,要造一艘轮船,就要十几种不同的木材,然后卡在某一种木材上眼睁睁的就是造不出来,那么玩三国的玩家怕是不当场疯掉才怪……

    再往前走,便是已经做出一个实体来的车船。

    历史上的车船,大概最早出现在东晋末年。《资治通鉴》之中所记载『王镇恶率水军自河入渭以趋长安……镇恶溯渭而上,乘蒙冲小舰,行船者皆在舰内,秦人见舰进而无行船者,皆惊以为神……』

    虽然这个描述当中并没有直言车船,但是『行船者皆在舰内,秦人见舰进而无行船者』,则是说明了当时没有人看见有桨,所以看到船无桨自行,便十分吃惊。也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在东晋这个时候,已经有了将踏轮隐藏起来的技术。

    可是不知道是因为技术保密的原因,还是说战乱所致,一直到了唐代,因为大运河的需求,车船才比较明确的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到了车船的近前的时候,斐潜才真切感受到了船的大小。怎么来说呢,华夏人么,就是喜欢又大又白,呃,又黑又长,嗯,反正就差不多这个意思就是了。马钧也秉承了华夏的优良传统,虽然说是实验作,但是一点都没有模型化的意思,也是造得相当大。

    斐潜有些大概的印象,当年看明朝郑和下西洋的福船和哥伦布的船的对比,简直就像是姚哥和长江哥站在了一起似的,足可见华夏人对于『大』的追求。

    只可惜的是那个该死的兵部尚书……

    斐潜吸了一口气。

    如果将来要控制江南,水军自然必不可少,与其火烧眉毛的时候才来想着要组建水军,那还不如早一些的未雨绸缪。

    退一步来说,即便是不惦记着孙十万,那么想要对于交趾有更好的控制力度,也是一样需要一只能够从川蜀到交趾的水军部队,再次打通当年马援进交趾的水路,承担转运人马和物资的重任。

    汉代当下,船只都是用桨的,越大的船只,便是要用越多的桨。但是问题就在这里,想想后世赛龙舟的运动员,要训练多久才能达成速率一致的桨速?要知道那么多根的桨,若是速度不一的话,别说前进后退了,船桨自个儿都能打成一团。

    车船就弥补了这方面的问题,可以减少训练量,而且在短途冲刺的时候有更高的速度和爆发力。当然,如果说长时间长途的话,那么自然还是以帆船最佳。

    马钧建造的车船,也是有帆的,两帆,只不过现在只有直立的船桅杆立着,帆布都收了起来,成成叠叠的堆在船板之上。车船的翻轮在两侧正中,很明显,甚至有些大得不怎么协调,在其左右两侧还各开了三个桨孔,大概是用来补充动力,亦或是车船翻轮动不了的时候用来辅助航行的。

    『且试行之……』

    是骡子是马,都需要遛一遛,船只也是如此,斐潜在岸上,看着船只在马钧的号令之下,开始运作起来,巨大的轮车在人力的踩踏之下旋转了起来,涌动起大量的水花,离开了岸边,朝着昆明湖内部驶去。

    翻滚的轮车,击打着水面,激扬起巨大的浪花,然后了前进的动力,车船在昆明湖上的新进速度非常快,大概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是走了接近大半圈,然后重新绕了回来,停在了岸边,下了锚。

    一切似乎都对,似乎又不是很对。

    船只在岸边停稳了之后,斐潜登上了船。

    果然,就像是黄月英所说的那样,因为翻板的作用,带出了大量的水,不仅是甲板上有明显的水渍泼溅的痕迹,掀开上面的船板,也能看见在船舱之中也有一些淤积的水。几名船工正在船舱之中清理。

    『嗯……』斐潜有些皱眉。毕竟这样开出去才半个时辰左右,如果说这么一会儿工夫就有了这么多的水,确实是不适合使用,即便是派遣人专门在船舱中清理积水,长时间的浸泡也会导致船底粘合部位容易损坏、腐蚀。

    有什么东西,是没有做好的呢?

    翻车的技术很成熟了,毕竟很多地方用来灌溉农田的就连翻车的二代,改进版的筒车都用上了,所以基本上移植到轮船上,技术层面来说应该是没有什么困难才对啊……

    等等。

    斐潜忽然感觉自己抓住了什么问题,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具体是什么,有些郁闷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脖子,皱着眉头,左看看,右瞅瞅。

    防渗透的水密舱?

    也有了啊,虽然不多,只有纵向的五个,难道说应该再多几个?似乎也是不对。

    水密舱这个东西,一开始斐潜就有和黄月英提及了,毕竟这个玩意是船舶的大杀器,几近于骑兵的马掌一般。汉代这玩意其实也有,只不过没普及而已,到了魏晋时期,才算是船只的标配。

    哦,想起来是什么问题了,斐潜不由得哑然失笑……

    『原来如此!翻车,哈哈,这完全就是一个翻车啊……』斐潜拍着车船旁边的大型轮板笑着说道,『便是这个问题了!』

    黄月英愣了一下,然后似乎略有所思。

    马钧有些皱眉,显然还不是很明白。

    斐潜大笑,『翻车之物,原是何用?』

    马钧渐渐的张大了嘴,然后跺脚叹息,『哎呀!某竟然没想到此处!』

    其实有些事情,没说破之前么,似乎完全不知道究竟哪里出了问题。单看船只么,没问题,再看翻车也没问题,两个加一起,结果就有了问题。找船只的问题,似乎也没有做错什么,再检查翻车,也和之前做的是相同的,也没有什么做错了的地方。

    然而问题就出在了这里。翻车原本的用途,就是从低处将水提到高处来方便浇灌的……

    因此这个车船在行进的时候才会有那么大的水花!

    车船只需要前进的动力,不需要浇水灌溉轮船自身,而严格按照翻车标准制作出来的车轮,那个水量啊,能不出问题么?根本就不是黄月英一开始以为船只身上的孔洞和缝隙的原因。思路错了,自然就走不出来。所以解决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将翻车原本提水的功能去掉就是了。

    当然,站在上帝的视角,就会觉得这个也是笨蛋,那个也是傻瓜,怎么连这么最简单最基础的东西都想不到,但是实际上华夏的历史之中,大部分的发明和创造,就是这些『傻瓜』和『笨蛋』在撞得头破血流之后,依旧执着的去专研,才有了华夏璀璨的文明。

    马钧急急的就要亲自动手改,却被斐潜拦了下来,『此事交给工匠即可……来来,再看看其他事物……』

    斐潜也没有时间天天来盯着昆明湖的造船工房,既然来了一趟,自然尽可能的利用起来,看看还有没有一些可以改进的地方。

    来,如果说不去找越来越无底线有钱就让上的度娘,有几个人真的就能清楚汉代的船只和后世的木质船有多少区别?或者说比宋代,明代还差了什么部件或是结构?

    有龙骨,有水密舱,有船板,有女墙,有橹、桨、舵、帆、锚……

    似乎现在有的,后世的船也有,后世那些船有的,现在看起来似乎也是有。

    斐潜绕着船缓缓的走着,然后站到了帆桅之前。

    帆桅很直,很高。

    其下的帆层层叠叠,堆积在帆桅之下。

    斐潜指着风帆说道『扯起来看看……』当下昆明湖并没有什么风,所以直接扯起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很传统的,长方形的风帆,通过风帆中间的五六根横木和绳索固定着,虽然站在船上的斐潜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风,但是扯起来之后在空中依旧有些微风流动,将风帆撑得有些鼓起来。

    『行了,放下来罢……』斐潜注意到,风帆上下的横杆是不能动的,也就意味着这个风帆实际上是在顺风的时候才能起到最大的功效,平时一般都用桨和橹居多,所以才有赤壁之战孔明一定要借东风么?

    利用风力来推动船舶,可以说是人类最实用、最有效和最有深远影响的航海技术发明了。华夏风帆的发展,和世界其他的文明,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之处。

    众所周知,风从船尾吹来是最好不过的了,因为这是顺风,顺风是航船吸收风力的最佳风向,华夏最常用的祝愿用语『一路顺风』、『一帆风顺』便是如此。

    然而,自然界的风是四面八方来的,逆风之时,风力反倒成了航船前进的阻力,所以汉代船就只能收起风帆,改用人力。

    而想要充分的利用侧面来的风,风帆的方向就必须要能调整,也就是和来袭的风有一定的夹角,然后就能产生垂直于风向的力量,从而分解为将船只向前的推力,所以要求这个风帆应该是可以活动的,可以根据不同的风向来进行调整……

    因此当斐潜将这个想法告诉马钧的时候,马钧顿时如获至宝一般,立刻叫来了几名工匠,开展风帆的改进工作,然后紧紧的跟着斐潜,看看能不能从斐潜那边再得到一些什么其他的指点。

    但是很可惜的是斐潜自己也是半桶水,所有的关于木船的印象全数都来源于后世的网络和影视,具体实务其实一窍不通,所以又转了两圈之后,也没有什么后续的灵感跳出来,便只能是就此作罢,等马钧将改进的车船20版本制作出来之后再来看。

    等斐潜一行回到了骠骑将军府,刚下马,斐潜一眼看见了骠骑府衙前门之处摇曳着的旗帜,忽然心中一跳,又想起了一件事情来,皱起了眉头。

    似乎在某个地方看到,三角帆的适用性比四角帆更高?

    『夫君……』黄月英走到了斐潜身边,问道,『怎么了?』

    『你看那几面旗帜……』斐潜指了指府衙之前的那几根大旗,『像不像风帆?此时风大小应是一样的,那两杆旗帜长短也差不多,可是为什么四角旗帜动得慢,三角旗摆得快呢?若是船上也改用三角形的风帆,会怎样?』

    黄月英也抬起头,盯着府衙之前在风中飘荡着的旗帜,『三角形的风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