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2、一百三十二章
    衡玉睡醒午觉,起身绾发时,才发现了悟为她雕的那根栀子花木簪从中间部分断裂开了。

    木簪是用普通木料雕琢而成,她一戴便是数十年时间,木料本身早就有些脆了,纵使她一直小心护着,还是断了。

    衡玉将断成两截的木簪收起来,她赤脚走下床。

    她本就是冰灵根,体温比寻常人要低上不少。

    这些日子里,她的体温下降得更厉害。现在赤脚踩在地板上,竟是地板反向传来暖意。

    衡玉走到香炉边,往已经燃尽的炉里重新丢入一块雪松香。

    这种清浅而干净的味道弥漫开来,缓解她大脑的锥痛。

    但余光瞥见那盆忘忧草时,衡玉的大脑又开始疼起来。

    窗台上,忘忧草迎风招展,开出炽盛而红艳的花。

    它通体浅绿色,叶片呈锯齿状,生长得格外精神,任哪一个不知情的人路过一瞧,定会觉得这盆花的主人把它照料得极好。

    其实衡玉没怎么照料它,除了从不忘记每月浇灌一次,绝大多数时候,她都是扔在那里把它当作不存在。

    ——只不过是越残忍浇灌出来的植株越动人罢了。

    “花期差不多了,还有半个月就能结果成功了吧。”

    衡玉注视着忘忧草,心底盘算起剩余的时间。

    思索时,她用牙齿慢慢咬掉刀鞘,锋利的刀刃映出她平静的容貌。凑得近了,衡玉仿佛能嗅到刀刃上残存的淡淡血腥味。

    右手要握笔写字画阵,她每一次都是划破自己的左手手掌。

    一年零两个月,十四次浇灌,反反复复,即使是最好的丹药也再也消不去她掌心的刀疤。

    现在是第十五次,也是最后一次。

    鲜血从体内流出来,衡玉体温渐渐降低。

    她攥紧衣服,闻着空气中弥散开的浓烈雪松香,才觉得好受许多。

    当收手时,她脸色早已煞白,而花盆里盛开的忘忧花朵已经凋零,只剩下一颗青涩未成熟的果子。

    抹干净刀刃后,衡玉将匕首归入刀鞘里。

    她沉默着吞服丹药,用细绢给自己包扎伤口,遮挡住那格外狰狞的伤口。

    头疼得似乎更厉害了,还带着失血过多的晕眩感。衡玉压下不适,走到桌案前,用没受伤的右手研墨。

    提起毛笔展开信纸,衡玉思索着要写什么。

    “……罢了,先给他介绍下忘忧果吧。”

    很快,空白的信纸落下第一行字忘忧果的作用

    她只字没提忘忧果是如何培养出来的,只是娓娓将服用忘忧果后会发生何事告知了悟。

    写到‘忘情’二字时,她有些恍惚,一滴墨溅落在信纸上迅速晕染开,让原本漂亮的一页字变得有些脏乱。

    衡玉瞧着不顺眼,将纸张揉作一团,重新展开书写。

    介绍完忘忧草的作用后,衡玉安静站了很久。

    淡薄的秋光斜照入户。

    衡玉垂下眼看了看自己的手腕,才发现自己这短短一年居然瘦削不少。

    她用力咳了两声,开始给了悟写信。

    原本想老老实实遵循写信格式,但她实在太累了,失血过多让她这个元婴修士也格外不好受。于是衡玉干脆直奔主题。。

    [服下忘忧果,度过情劫。]

    开篇第一句话,衡玉便如此写道。

    语气强硬,过于坚决。

    [我曾机缘巧合下得过佛祖指点,并与他有过如下对话。

    你觉得这世上有永远正确的人吗?

    没有……即使是剑祖、阵祖这般先贤。

    但绝大多数时候,他们的话都是正确的。他们给出的解决思路,是穷尽漫长岁月探寻出来的。也许花上同样漫长的时间,后人能找出不同的解决思路,但那耗的时间太长了。不破不立。

    与佛祖这番对话后,我曾于无定宗见过你。

    你看,局势越来越严峻,佛门信徒、你的师弟、无定宗长老、你的师祖他们都在质疑你都在逼你,佛祖降下指引,现在连我也决定放下你,你再没有坚持的理由了]

    写完这些后,衡玉猛地丢掉手中的笔。

    她浑身都透着疲倦,力气仿佛被全部剥夺,连走回床榻都没办法。于是她蜷缩到桌子底下,背脊抵着桌子沉沉睡过去。

    梦里都是惊涛骇浪,她睡得格外不踏实,不自觉紧蹙起眉心。

    封印地清冷而幽寂,这数千上万年来从未变过。

    了悟坐在秋千上翻阅佛经。

    他算着时间,过几日就该离开封印地赶回宗门,进入玄佛镜里面试炼。

    正在想着后续的安排时,了悟感应到十几里地外有修士的灵力波动。

    那抹灵力波动属于师弟了鹤,了悟便没有过多关注。

    小半刻钟后,脚步声在了悟院子外响起,很快,已经晋入结丹期的了鹤走进院子里了悟行礼。

    “怎么突然过来了,是要送什么东西过来吗?”了悟问道。

    了鹤将两个储物袋递给了悟“这是静守祖师命我送来给师兄的。”

    看着那两个储物袋,了悟微微一愣。

    他从中察觉到两种不同的灵力波动——其中一个是洛主的,另一个,是他的。

    也就是说,他当时千里迢迢送去合欢宗的储物袋,她并没有拆开看过,现在全部原封不动还给了他。

    莫名地,他想到一种可能性。

    这种可能性让他觉得自己的心尖被针刺到了。

    绵密的疼蔓延开来,便有了如坠冰窖之感。

    “师兄……”了鹤见他迟迟不接,茫然抬眼看去。

    了悟沉默着,没有失态的接过储物袋“多谢。”指着一处空的厢房,“你远道而来,进里面歇息一晚,明日再启程回宗门吧。”

    了鹤被他的气势所压,只得顺着他的话。

    等院子空下来后,了悟坐回秋千上,先将自己送去的储物袋里的东西取出来。

    ——里面没任何名贵的东西,只有一根蝴蝶形状的玉簪。

    簪子尾部蝴蝶振翅欲飞、栩栩如生。

    玉簪格外精致,可以看出雕刻者的用心程度。

    他捧着玉簪枯坐很久,再开口时声音喑哑低沉下来“这只簪子果然还是雕得不够好看。”

    不够好的东西是不应该给那位姑娘的。

    了悟将玉簪收起来,取出另一个储物袋里的东西。

    里面的东西也很简单,一个木盒、一封书信。

    他最先慢慢撕开信封,将里面的薄薄两页纸展开。

    纸上的字迹格外熟悉。

    他看得很慢很慢,慢到足以将纸上的每一个字都深深印刻心底。

    吃力地将两张信纸阅读完,了悟打开木盒。

    红润而饱满的忘忧果安安静静躺在里面,看起来格外多汁鲜美,似乎是正在诱人将它直接服下。

    “忘忧果……”

    了悟垂首阖目,神情里的隐忍与痛苦格外扎眼。

    “你怎么把它种了出来,这一年多来,你就一直在受着这种煎熬吗……”

    香炉里,雪松香燃得格外旺盛。

    衡玉坐在桌案前写字。这段时间,她对测魔阵法的研究有了突破性进展,现在正在整理自己这段时间的研究成果。

    写字写得累了,衡玉放下毛笔活动手腕,正要再提笔写字,有人站在院子外抬手敲击那扇紧闭的木窗。

    衡玉微愣,起身将木窗支起来。

    舞媚正准备大笑朝她打招呼,瞧见她的模样愣了下,先前打好的腹稿全部咽下“你好像瘦了。”又闻了下那飘逸出来的雪松香,“你熏的什么香,燃得也太多了吧,味道有点重。”

    “是瘦了些。燃的是安神一类的香,我需要借它来静神。”衡玉点头直接承认,移开话题问道,“你出关了?”

    “这个问题还用问吗!”舞媚控诉她,“我现在出现在你眼前就是最好的答案。”

    衡玉唇角上扬,又说“你是怎么进我院子的。”

    “小白让我进来的啊。”舞媚得意洋洋道,“出关得早不如出关得巧,今晚是一年一度的花灯节,怎么样,要不要出门一块儿去逛逛?”

    又到花灯节了吗?

    衡玉原想拒绝,但转念一想,她这一年多时间连自己的院子都很少踏出去,现在事情尘埃落定,也该出去走走了。

    到嘴的拒绝便咽下,衡玉改口道“好啊。”

    衡玉坐在梳妆镜前。

    她原本不想上妆,但难得热闹,又有一众师妹们跟在旁边,她若是表现出自己的哀愁与憔悴,反倒影响了其他人玩闹的兴致。

    这没有必要。

    衡玉慢慢用螺子黛描眉,再往苍白的唇上点抹胭脂。

    铜镜清晰映出她的容貌。

    修真者容貌难衰,她和前一次参加花灯节时变化不大,只是比上回瘦了很多,瞧着反倒没有先时美艳。

    换上青色长裙,戴好面具,衡玉出门去和舞媚他们汇合。

    残阳斜照,华灯初上。

    漂亮的灯笼早已挂满街道两侧。

    和师妹们一块儿用过晚饭后,衡玉提着一盏灯笼慢慢走着。

    这个点已是入夜,各种形制的灯笼全部燃烧起来,昏黄的灯光将衡玉笼罩住,清清楚楚照出她的容貌。

    衡玉走得有些慢,不知不觉间就和师妹们分道扬镳。

    她没有明确的目的地,便顺着人流一路走到街尾。

    街尾这边没什么人烟,自然也没挂有灯笼,天际的月亮投照下月光,勉勉强强让街尾没那么昏暗。

    衡玉在原地站了片刻,觉得无聊便转身,要折返回热闹处猜灯谜。

    转身的刹那,她看到,街尾暗处那棵高大的榕树旁,静静立着一个熟悉的人。

    他站在灯火阑珊处,不知注视了她多久。

    两人目光撞上时,他轻轻朝她微笑。

    衡玉的肩膀下意识颤抖起来,呼吸不自觉急促。

    她想直接转身离开,可在这一刻,她犹如失去自己对身体的把控一般,无论如何都挪不动步子。

    “你瘦了许多。”

    了悟从暗处走出来,来到她面前时自然而然伸手接过灯笼。

    衡玉反应过来时,原本提在她手里的灯笼已经被他接了过去。那灯笼燃烧的烛光映出他的容貌,衡玉又仔细打量他几眼“怎么过来了。”

    了悟说“担心你。”

    “我有什么可担心的。”衡玉扬眉,“吃好喝好,还跟着师妹们一块儿来花灯节玩。反倒是你在宗门里备受众人异样的目光。而且,按理来说你该恨我的绝情才是。”

    了悟没说话。

    他只是伸手牵起她的右手,将她的掌心摊开。

    瞧着没有伤痕,他松开她的右手,就要去牵她的左手。

    “了悟!”衡玉像是恼了般,往后退开一步,“我已经决定放弃你了,你又何必再来见我扰乱彼此的思绪。”

    了悟没别的情绪,他轻声哄道“让贫僧看看你的左手手心好不好?”

    这一刻,两人的相处模式仿佛颠倒过来般。她在退,她在不安,而他温柔地哄。

    衡玉眉间仿佛浸着三分冷意。

    她微微拧着眉注视了悟,很显然,他知道忘忧果是如何培养出来的。

    见她没应,却也没走,了悟便不做强求。他将灯笼往上提了些,目光先是在她那张半面木质面具上停留片刻,才移到她下巴处“洛主瘦了很多。”

    “我现在已经是宗门长老。”

    了悟笑,顺着她的话说“洛长老。”

    衡玉眉梢微挑“……你不会是被刺激得黑化了吧。”

    黑化?

    了悟从字面理解这个词的意思,慢慢摇头。

    “那你还这么心平气和与我对话。”

    “你吻贫僧一下,贫僧就告诉你原因。”了悟含笑说。

    衡玉转身走人,连灯笼也懒得抢回来。

    但才往外走了两步,她就被了悟攥住袖子“贫僧会服下忘忧果。千里迢迢从封印地赶来此处,洛长老连些许时间都不愿意空出来吗?”

    衡玉不得不停住脚步“那你说。”示意他在此地说话。

    了悟说“去茶楼坐着吧,夜间寒凉,你体温太低了。”刚刚触碰她右手时,他便注意到这点。

    两人沉默着往街道走去。

    衡玉快步走在前方,了悟始终不紧不慢提着灯笼跟在她身后。

    他穿了那套她送的青色长衫,头上戴着斗笠,即使是近看,一般人也没法认出他是位佛修。

    走回到刚刚吃饭的酒楼,衡玉直接领着了悟走进三楼包厢。他们订包厢时直接订了一夜,现在正好用上。

    包厢里没人,正适合谈话。

    在椅子上坐好时,衡玉瞥了悟一眼,觉得他应该没吃饭。

    紧抿唇畔,衡玉叫来小厮点了碟枣泥馅的山药糕,以及两碗枣熬的粳米粥。等小二上菜后,她将山药糕摆在中间,又把一碗梗米粥推到他面前“吃完东西再说话吧。”

    了悟解下斗笠,又示意她解下面具。

    瞧见她果然解下面具,了悟无声笑了下,乖乖握起勺子,一口接着一口把梗米粥用完。

    衡玉只是动了两勺梗米粥就没再动过勺子,了悟知道她已经吃饱,只是为了让他用些东西才说自己饿了。

    他握起一块山药糕,迅速解决掉它后,对衡玉说道“好了。”

    “你说吧,我听着。”衡玉点头,顺势放下勺子,把那碗基本没怎么用过的梗米粥推到一旁。

    了悟凝视着她“贫僧收到忘忧果后枯坐多日,始终想不明白很多事情,便去佛殿里继续枯坐。花了足足半个月的时间,想明白一个道理。”

    衡玉直觉这个道理很重要,她抬眸与他对视,等着他的下文。

    “就算服用下忘忧果,忘掉对洛主的感情又如何?贫僧再见到你,依旧会对你爱慕难舍。”

    衡玉仿佛是被这句话烫到般,猛地别开眼睛,不再与他对视。

    了悟从椅子上起身,走到她面前蹲下,去牵她的左手。

    衡玉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想法,她的思绪格外混乱,等她再醒过神时,她的左手手心已在了悟面前摊放开来。

    那不深不浅的刀痕落在她白皙而修长的手上,格外狰狞。

    了悟垂下头,虔诚亲吻她的手心,似乎是想借此抚平她的痛苦。

    “了悟……”

    衡玉不自觉出声。

    她觉得今晚发生的一切,都和她脑海里预期的并不一样。

    了悟轻应一声,吻完手心,他辗转去轻咬她的指尖。

    冰凉的指尖被滚烫的温度覆上,衡玉不自觉想缩手,但被他攥紧着,她轻道了声“别咬,脏。”她用过饭后提着灯笼到处走来走去,肯定蹭到了很多灰。

    了悟松口,仰头看她。烛光掉落进他的眼里,便化成一片星海。

    衡玉被他看得酸涩,再次别开眼。

    “洛主身上的熏香是雪松。”

    “因为我喜欢这种香味。”

    “香味太浓了。”了悟撩起她垂在胸前的一缕碎发,递到鼻尖把玩,“真的很浓,你是不是也要靠着它才能静心了。”

    “你玩够没有。”衡玉平静问他。

    这种平静反倒让了悟轻叹了声。

    “你到底为什么来找我?”衡玉又问他。

    了悟眉间染上怜惜“贫僧的姑娘遭了这么大罪,贫僧想来见见她罢了。”

    衡玉眼里泛上淡淡水色。

    但她眨一下眼,那抹水色便迅速消失不见。

    “你现在见到了。”

    了悟扣紧她的左手,像是要为她暖和身体般,并不在意她现在摆出的拒人姿态“洛长老,你说,如果你以后再也没办法遇到一个比贫僧对你更好的人,该怎么办?”

    衡玉平静道“再养成一个就好了。”

    了悟轻笑了下,照她这句话,他也是被她养成的。

    他觉得有些难耐,就将她左手袖子往上拉起,瞧见那串相思果手链还在她腕间,他眼里的笑意更多了些。他低下头吻她的手腕,动作幅度大了些,手链上的铃铛叮铃作响。

    清脆而动人。

    了悟听了一会儿的铃铛声,才说“不会有人比贫僧更好。”

    “那又如何?我为何非要找个道侣?”

    “也对。但有时候你太孤单了,漫长的生命里,我希望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事物能够陪着你。”停顿片刻,了悟说,“其实说这番话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你,贫僧就是最好的。以前不好意思说,事到如今,若是不说,又怕没有机会了。”

    “你想让我对你心怀愧疚吗?”衡玉表现得格外冷淡,她甚至对了悟亲吻她腕间的举动无动于衷。

    “不是。”了悟抬头看她,“只是想让你更爱贫僧些。日后贫僧再对你爱慕难舍时,你也是同样地深爱着贫僧。”

    这句话他说得很慢,话音落下后,他将一根合欢花玉簪轻轻放到她手心里。

    “之前那根蝴蝶玉簪你没收下,想来应是不喜欢的,这些时日贫僧又重新雕了一根。”

    衡玉不知道她眼尾已是嫣红一片,眼里的水色再也无法遮掩。

    她低头看着那精细到极致的合欢花簪。

    “不恨我,不生我气吗?”衡玉慢慢抿紧唇,“我明明答应会对你越来越好,现在却也转换了立场,和那些人一块儿逼你。你真的……不生气吗?”

    了悟心底泛起细细密密的难过。

    这些时日,她就是这么自我煎熬着的吧。

    “洛主。”

    “你忘了吗,你告诉贫僧,佛祖介入了。”虽然她说出来的用意,在于劝他乖乖服下忘忧果。

    “你会这么做,是因为你知晓,如果你不主动转换立场逼贫僧,再过不久佛祖就会给贫僧降下预兆,那时,所有的折磨都是贫僧的。”

    他若是不辜负佛门,就只能主动辜负对她的承诺。

    她正是想到这点,才会先他一步做出这一系列事情。她所受的煎熬与痛苦,都是代他受的。

    衡玉看着他。

    慢慢地,她抬手扶住他的颊侧。

    了悟握住她的手,不让她再把手挪开“贫僧从未见过比洛主更温柔的人。”

    “你一直是这么看我的吗?”衡玉笑了下。

    她一眨眼,眼尾便迅速划下一滴泪。

    衡玉甚至没注意到自己哭了,直到她察觉到了悟顺着泪痕一点点亲吻到她的眼尾,她才意识到这一点。

    “别哭。”

    了悟的声音里夹了颤抖。

    那滴泪滚烫到他浑身都在发热。

    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忍不住抱紧她,想要为她化去这夜间浓重的寒意。

    “不要难过,不要再自我折磨。贫僧已经想过了,你承受了如此大的痛苦培养出忘忧果,贫僧会服下它渡过情劫的。渡过情劫后,所有人都没有理由再阻止贫僧对你爱慕难舍。”

    “你……”

    衡玉突然有些哭笑不得。

    她无奈地看着他“你就这么确定吗?”

    话没说尽,了悟却轻易猜出她想问的是什么。

    “是的。就算忘了对你的感情和记忆,再见到你,贫僧依旧会为你而神魂颠倒。”

    “更何况现在仅仅只是忘了感情,连记忆都没忘却。”

    了悟去抵她的额,强迫她与自己对视“喜欢你这件事已经成为一种本能。你说,若是连灵魂都在为那人共鸣,服下忘忧草淡忘感情算什么。”

    衡玉忍不住伸手搂住他的脖颈。

    下一刻,克制的吻落在她的唇角。

    察觉到她没有任何抗拒,反而微微启唇无声邀约后,那个吻才精准落到她的唇上。

    他吻得有些生疏,吻到额间出了层薄汗时,才终于找回丢失的技巧,主动得让衡玉最后无力招架。

    “了悟。”衡玉低低喊了他一声,声音从唇齿间溢出来。

    了悟意识到什么,微微退开些许,眼眶湿漉漉地与她对视,让她续上呼吸。

    衡玉在他的眼里看到自己,发现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

    她突然轻笑起来,睫毛乱颤划过他的眼睑:“那我等你啊。”

    她说得很慢很慢。

    到最后时,尾调上扬,声音听起来格外娇俏。

    她的睫毛像是羽毛般,划过他的眼睑时,他的心尖在为她发颤,了悟没忍住,仰头吻她的眼尾。

    衡玉任他吻着。

    两人身上的味道都是雪松香,她将他搂得更紧。

    指尖在他颈间动脉胡乱摸索着,有时会蹭到他的喉结。

    她从未有过这种冲动,想要倾其尽数去喜欢眼前的人。

    他太值得。

    作者有话要说粗长的二更

    居然有人说不给我营养液震惊!

    我可是甜文作者大白牙啊,你们不信我也该信两个崽崽

    快,现在只有用营养液才能哄好我了do

    晚安~

    book888767130198htl

    天才本站地址。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