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5章 真正的龙
    “我认为你的做法欠妥。”阎光海显然是压抑着怒气,扬长而去。

    秦兰芷很想追上去,但又不放心放心,因而左右为难。

    “兰芷姐姐,去追光海吧,也许因为我这一次让光海生气了,你反而有进展了呢。替我好好安慰一下他。”方瑶头也不会,依然在浴室里寻找着什么。

    “那你小心一些。方瑶,我们会好的,等阎光海他气消了就没事了。”秦兰芷说罢,也离开了。

    此时的方瑶,内心倒是出奇地平静,她既然已经“选择卖掉”赵婷,就要像一个魔女那样言行统一,“为祸世界”。

    “原来在这里。”费了好大力气,在浴缸和墙壁夹缝底下,方瑶找到了一个中间被打上了小圆孔的金属残片,之所以称之为残片,是因为这有一定厚度的圆片断裂了一部分。

    “中间这个圆孔,证实了我的猜想呢。”

    “那么,残片肯定留在门缝里,我再去看看吧。”

    自说自话,推理公主在门缝附近果然找到了部分金属片状物的残余,从而证实了她的全部猜测。

    “其实,从绝命医生的反应来看,似乎可以认为,他已经知晓了杀害巧克力的‘员工’究竟是谁,而他却选择了忍气吞声。”

    “这就足以证明,伊达政宗是让绝命医生都颇为忌惮的人,我在这里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弄清楚了这场双杀血腥案件之后,现在去看看岳人吧。不好,已经过了饭点了呢,也不知道岳人怎么样了?”

    确定了方向,方瑶压制了内心长久以来滋生的罪恶感。

    她来到了许岳人的房间前,摁了门铃。

    猫猫打开了门“咦?居然是方瑶!你怎么没和医生大人,还有阎光海大人他们在一起呀?”

    方瑶心说这里就撒个小谎吧,反正自从来到了绝命游戏,我说了无数的谎言,都麻木了。

    “光海和兰芷姐姐不知道去哪里了,调查结束了,如果你在病院找不到他们,那估计他们人应该在机房?我不太清楚。”

    猫猫有些失望地说“光海大人和姓秦的女人在一起了呀那,你来和许岳人说话?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呢。”

    方瑶轻轻摇了摇头“那让他睡。”

    待猫猫出来,关上了门,便离开了。方瑶的脚步下意识地停留在了伊达政宗的房间门前。

    “一个让绝命医生都有所忌惮的人物,一个隐藏颇深把所有存活玩家都骗过的人物,一个武力高到不可想象的人物,一个给人看上去平凡到不行的留学生”

    “伊达政宗,我得再会一会你了。”

    门铃响过,伊达政宗房间的门被打开了,出现在方瑶面前的,是一个穿着整齐的黑色员工制服,面色和善的“独眼龙”。

    “哟,原来是我的方瑶女神,快请进来。”

    二人面对面坐着,茶几上摆放着给客人的咖啡,给主人的矿泉水,以及“梵天景纲”,这把剑身布满了梵文的日本武u士刀!

    “许桑今天没有来呢,我还蛮期待和他相互讲故事呢,看来,我们的茶话会到此就终结了,顿时觉得莫名伤感。”伊达政宗哀伤地抚了抚梵天景纲。

    方瑶面不改色“你只要愿意,也可以把我的头颅削下来,当作战利品永远‘陪伴’你,不是么?”

    伊达政宗顿了顿,说“好快啊,真没想到,我杀了人,这么短的时间内,无人不晓的‘推理公主’就破案了。”

    方瑶微笑着说“呵,我不认为你有意在掩藏自己凶手的身份,正与此相反,你在展示‘肌肉’,你在向我表明若你真的准备杀一个人,那对方就无法逃出生天,只能落得个必死无疑的局面。”

    伊达政宗喝了口水,说“既然如此,那我就把如何杀了那两个恬不知耻的贱女人,全过程告诉你吧。”

    方瑶认真听着对方的叙述,杀人过程几乎和她自己推理得丝毫不差,只不过,杀人动机竟然完全就是因为许岳人说出了“赵婷”这个名字而已。

    “因为就从岳人口中说了出来,‘赵婷’这个名字所属之人就得死,这是为什么?”

    面对方瑶的疑问,伊达政宗缄口不言。

    不一会儿,整个人性别馆第二层广播响了起来“恭喜老板的‘右手’,员工‘龙’大人制裁了绝命游戏余孽玩家赵婷,以及叛变员工巧克力,现在请卫生组的人过去清理一下现场!”

    “也祝贺许岳人先生,秦兰芷小姐,阎光海先生和方瑶小姐四人,从绝命游戏脱颖而出,获得参加本年度绝命游戏终章——‘脑死亡的虚拟狼人杀’活动资格!”

    “今天下午三点钟,请来到人性别馆顶端,你们将在这里同绝命游戏编外人选汇合,然后于明天早晨正式参加终章活动。”

    “最终存活下来的玩家,包括编外人选玩家,有机会独享或者是平分一千万现金大奖,本次绝命游戏最终赢家的谜底也即将揭晓!”

    神秘人的声音消失了,方瑶脑海中一股阴谋论爆棚的预感倾巢而出,她的大脑皮层在嗡嗡作响!

    “这神秘人,又在搞什么呢,脑死亡?狼人杀?这什么鬼!”

    方瑶真的快被逼疯了,阴差阳错下,躲过了“龙”的屠刀,却还要面临生死危局!

    伊达政宗说“我的特殊任务,就是依照老板的指示,从你们当中五位玩家里杀掉一人,这样的情况下,你们会只剩下四人,参加特殊的最终狼人杀游戏。”

    “因为所有绝命游戏存活的正选玩家,必须保持‘虚拟狼人杀身份的统一性’,换言之,这里提前给你剧透也无妨,那就是你们四个,只能统一抓到神牌,狼牌或者民牌,这是游戏的‘潜规则’,但你们拼命活到了今天,我理应给予你这样的情报。”

    方瑶此时心情渐渐平复,看着伊达政宗那只“心眼”,毫不畏惧“所以,你的员工等级是已经高到能剧透规则,触及核心的程度了?”

    “而且,你的员工名,并不是独眼龙,也不是伊达政宗,而简简单单一个‘龙’字,让绝命医生都‘谈龙色变’?”

    伊达政宗说“我只要出手,连绝命医生都可以斩杀,他怕我是应该的。但他也算对老板忠诚,他没有来见我,足以说明他知道是我亲自出手,所以,他就算是有滔天怒火,也得给我憋着。”

    “老板目前不在人性别馆,我的级别权限是最高的。而且我享受这种‘大隐隐于市’的感觉,几乎所有的员工都不知道‘龙’的存在。”

    方瑶无奈地叹气道“唉,所以说,我们一开始才是傻子,主动接触恐怖如斯的你,是嫌命不够长了。”

    伊达政宗说“老板说过,五个里面活四个,参加狼人杀,但是,方瑶不能成为我猎杀的目标。”

    “通过交谈,我认为许桑也是相当重要的人才,我有想过举荐他成为我的同僚,让他负责绝命游戏的机房组。我主外他主内,让来年的绝命游戏更加精彩。”

    方瑶说“无论如何,我始终认为,绝命游戏这种疯狂的东西,能够存在,就已经很离谱了。”

    伊达政宗站了起来,背过身去“价值观不同罢了,多说无益,方瑶,好好参加比赛吧,我只有最后一句忠告,那就是‘别断送了好不容易留下来的性命’。”

    方瑶从此刻起,便知道了,即将到来的“狼人杀”,又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